• 第一百二十一章不是车祸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6:46本章字数:3318字

    一路上都是叶冷青的妈在说,秦龙只是当个听众,下车后,老太太感慨,真是人不可貌相,多好的小伙子。

    貌似如果不是穿的太花哨,也是很帅气的。

    叶冷青这时间观念还是很强的,她妈前脚下车,后面她的电话都打来了。

    “秦龙,我妈到家了?”

    “到了。”秦龙轻笑,想到刚刚她老妈说的她那些相亲糗事,他就想笑。

    “我妈是不是跟你说什么了?”叶冷青很怀疑,以她对她妈的了解,要是她老妈不说什么才很奇怪,还有秦龙好像在偷笑?

    “就是说了些某人相亲的事情。”秦龙的语气里都带着笑意,叶冷青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让秦龙送她妈回家是不是个错误?

    “秦龙不许笑。”叶冷青跟她的同事押着这些小偷回警局,她身上还穿着相亲时的裙子,脸上是恶狠狠的表情,样子滑稽极了,那些同事憋笑憋得辛苦。

    但是暴力警花叶冷青的虎威在外,没人敢当着她的面笑出声,最后一路上就造成了一个很喜剧的效果。

    秦龙回了学士公寓,莫小萱在家做饭,见到秦龙回来,还是很高兴的。

    “秦龙,你回来了。”

    秦龙问道:“沈君还好吧?”

    他为了不让沈君尴尬,所以出去住了两天,但是还是有些担心沈君的。

    莫小萱摇头,“特别不好,沈君被学校开除了,不知道是谁把沈君在夜总会的照片发到了学校的校园网上,学校说沈君给学校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学校不能纵容不检点的学生,就把她开除了。”

    “沈君呢?”秦龙看了眼沈君的紧闭的房门,受了这么大的打击,恐怕很难承受吧。

    “在房里呢。”

    秦龙说道:“我上去看看。”

    莫小萱点头,继续去忙着烧菜。

    秦龙上楼敲了敲沈君的房门,可是没有人开门,秦龙又敲了几下,还是没有人开门,秦龙说道:“沈君,是我。”

    可是依旧没有人开门。

    莫小萱也听到了上面的动静,擦了擦手,往楼上走去。

    “没人开门吗?可是我一直没有见沈君出去啊,我只是去出去买了点菜。难道沈君出去了?”

    沈君的这个门在沈君发烧的那天已经被秦龙踹过一次,这个锁是刚刚换的,秦龙二话不说又一脚踹上去,一边的莫小萱只能做好再给沈君换锁的准备。

    沈君受了这么大的打击哪有心思换锁,都是莫小萱给换的。

    门被踹开,秦龙没有立刻进去,毕竟这是女人的房间,要是莽撞的冲进去看到不该看到的就不好了。

    莫小萱先进去,房间就那么大,一眼就能看个通透,没人,房间的小厕所里也没有人。

    她神色担心,“肯定是在我买菜的时候出去的,沈君这时候能去哪里呢,她也没什么朋友。”

    就在这时候,莫小萱的手机响了。

    “是沈君。”她接起来一听,立刻说道:“沈君……你是谁?”

    “我是我是,请问你们在哪里?”

    “好,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莫小萱面露惊喜,“沈君在医院。”但是随即想到一个问题,沈君怎么会在医院?

    她背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根本不需要去医院,而且为什么是个陌生的男人打来的电话,沈君呢?

    秦龙和莫小萱赶到医院的时候,那个打电话的男人早就走了,从护士的嘴里知道,沈君是被车撞了。

    那个打电话的男人可能就是肇事司机。

    肇事司机还算有良心,付了沈君住院的押金,还给莫小萱打了电话。

    沈君没有生命危险,应该很快就能醒过来。

    可是沈君兴醒过来的第一句话是,“你们为什么要救我?”

    此时莫小萱和秦龙都明白了,沈君并不是出车祸而是自寻短见。

    莫小萱留在这里安慰沈君,秦龙去外面抽烟。

    过了好一会儿,莫小萱才出来,说道:“她睡着了,可是她的情绪依旧很激动,一直在说我们为什么救她,我怕她还会想不开。”

    “玛德,是谁跟沈君有仇吗,居然这么害她?”秦龙忍不住骂道。

    一个女孩子被人把那些照片传上网还怎么做人,而且还是学校的网。

    “如果能让抓到那个上传照片的人,再让学校改变主意,沈君大概就能过了这一关。”莫小萱叹气。

    不管是谁遇到沈君这样的事情,大概都会想不开。

    “小萱,还是要辛苦你几天在这里照顾沈君,我去把那个人揪出来。”

    秦龙回了玫瑰园,用电脑侵入了沈君学校的网站,查到了上传那些照片的IP地址,是一家学校附近网吧的地址。

    秦龙打电话给叶冷青,找她帮忙,这种事情当然是找警察最好查。

    两人去了网吧,找到网吧的老板。

    “两位,找我有事?”

    网吧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看到秦龙和叶冷青不是学生,而且样子也不像是来网吧玩的,他不着痕迹的打量着两人。

    叶冷青拿出警官证,“我们是警察,现在要跟你了解一些情况。”

    网吧老板一听是警察,立刻态度更好了。

    像他这样的网吧老板可不想得罪警察,谁没有个违规的时候,要是被警察盯上,那绝对不是好事。

    “两位里面谈吧。”

    他带着秦龙和叶冷青往里面的一个小隔间走。

    小隔间不大,一张沙发,一个茶几。

    三人坐下后,网吧老板问道:“两位想知道什么?”

    秦龙拿出手机,调出沈君那些照片,老板看过后神色没变,并不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什么。

    “这些照片你见过没有?”

    秦龙问道。

    “没。”网吧老板摇头,又说道:“这照片上的人我倒是见过,不过也是见得照片。”

    “什么时候?在哪里?”

    沈君这次的事情肯定是有人故意害她,如果说网吧老板见过沈君的照片,那么肯定不是沈君本人给他看的,那拿着照片的人很大程度上就是害沈君的人。

    “有一个多月了,两个来我这里上网的老师,我看到他们手里有这张照片,因为照片上的女人很漂亮,我就多看了两眼。”

    “那两个老师叫什么,或者有什么特征?”叶冷青问道。

    她审讯犯人惯了,这模样还真是有点吓到网吧老板了,网吧老板说道:“两位,不是这个女人出了什么事请吧?我可不认识她,我只见过她的照片。”

    “你把你知道的斗殴说出来就没你事了,不然你就是包庇罪。”

    叶冷青吓唬网吧老板,这老板一听,无缘无故惹上麻烦了,他赶紧说道:“我肯定什么都说,那两个老师我不知道叫什么,但是我知道其中一个姓石。”

    两个老师拿着沈君的照片来网吧,本身就是件奇怪的事情。

    根据网吧老板的描述,很快找到了那个姓石的老师。

    学校外面的院墙旁边,石老师皱着眉头问道:“你们是谁?为什么拦着我的路?”

    石老师高高瘦瘦的,很斯文,可是看上去斯文不一定就是真的斯文。

    叶冷青拿出警官证,“我们是警察,现在有件事要跟你了解。”

    听到是警察石老师的脸色稍稍缓和点。

    “找我什么事情?”

    秦龙拿出手机,翻出沈君的照片,“你认识她吗?”

    石老师点头:“认识,我们学校的研究生沈君,可是已经被学校开除了。”

    石老师很镇定,完全看不出异样,如果不是网吧老板很准确的描述出他的姓氏特征,秦龙和叶冷青还真不可能找上他。

    “你曾经和另一个男人拿着沈君的照片去过网吧是不是?”叶冷青时常会审讯犯人,她问话的时候会有种压迫感,石老师可能就是感觉到了这种压迫感,很不适应,皱眉道:“没有,我跟沈君不熟,你们找错人了。”

    他和网吧老板之间肯定有一个人在说谎,网吧老板没有必要骗他们,只能说这个姓石的怕惹上麻烦,不肯合作。

    秦龙把他抵到墙壁上,右手反剪到身后,石老师的脸贴在墙上,怒喝道:“你要干什么?”

    “老实把你知道的说出来,不然我的拳头可不长眼。”秦龙冷笑。

    果然暴力有时候比讲道理还好使,刚刚还不肯配合的石老师,这会儿什么都说了。

    跟他一起去网吧的男人叫张强,他不是学校的老师,只是在这一片混的,他喜欢沈君,可是沈君不喜欢他。

    张强跟他有点交情,那天约他到网吧,把他偷拍的沈君的照片给他看,问他认不认识,能不能介绍他们认识,他说不熟。

    后来张强又找过他两次,他都推拒了,他也就再没有找过他。

    张强正无所事事的在街上晃荡,突然一男一女拦住了他的去路,他脸色不善的说道:“滚开。”

    这一男一女就是秦龙和叶冷青,他们当然不可能滚开,秦龙一只手拎着就往路边的树下拽。

    揍人当然要找个僻静的地方,这学校附近除了学生和一些做生意的店铺,本来就没有什么人,这会儿大中午的,更没人,被拽到树下的张强有点心虚。

    “大哥,你们是来要钱的?再缓我两天吧,就两天。”

    他一副讨好的嘴脸,跟刚刚的气焰嚣张完全两个人。

    他可能以为秦龙和叶冷青是来追债的,秦龙问道:“认识沈君吗?”

    “沈君?”张强有点懵,随即意识到秦龙和叶冷青不是来要债的,这态度又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他要搭理不搭理的模样,说道:“我告诉你们有什么好处?”

    秦龙揪住他的衣领就这么把他拎起来了,“现在还要好处吗?”

    张强哪里会想到眼前的男人二话不说就动手啊,而且还这么彪悍,直接把他给拎起来了,被人一只手提着的感觉特么的绝对不会好。

    “不要了,不要了。”张强手舞足蹈,惊慌失措的模样。

    叶冷青在一边想笑,要是警局有个像秦龙这样的真不错,以后审讯都省了很多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