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一章其实是试探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6:47本章字数:3246字

    这件事的最后决定者还是纳兰嫣,她说道:“我给你们一次机会,三天内谁先谈下业务谁就留在公司,但是不许用龌龊的手段。”

    纳兰嫣说这个话的时候看了眼张亚男,张亚男微微低头,答应道:“谢谢董事长。”

    周敏的眸子里也燃起了希望的火光。

    没有到三天,结果就出来了,同样是在纳兰嫣的办公室,周敏苦笑道:“董事长,能让我自己辞职吗?”

    这次的竞争是公平的,周敏输的心服口服,只是如果被公司开除,她去别的公司应聘都难,别看北海大公司很多,但是消息都是通的,她要是被开除,这事儿是瞒不住的。

    “可以。”纳兰嫣点头道。

    周敏感激的说了声谢谢,然后回去打了辞职报告。

    她抱着箱子出了公司的大楼,琳达却出现在她的面前,周敏有些意外。

    “是董事长的意思,聘请你去燕京的分公司当总经理,怎么样,愿意吗?”

    周敏不可思议的看着琳达,“可是我不是输了吗?”

    “但是你赢了懂事长的信任。”琳达笑道。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纳兰嫣给她们的考验并非是拿下业务,而是评估她们对公司的忠诚度。

    她故意派人试探周敏和张亚男,结果张亚男为了拿到业务出卖了公司的资料,可是周敏却没有,她宁愿辞职。

    纳兰嫣的办公室里,她冷眼看着张亚男,说道:“你被解雇了。”

    张亚男惊讶道:“我拿到了业务为什么要被解雇?”

    而此时周敏抱着箱子跟琳达进来了。

    “你出卖了公司,看在你是秦龙曾经的邻居的份上,你自己辞职吧。”纳兰嫣面无表情的说道。

    她不需要对公司不忠诚的员工,这样的人她不敢用。

    张亚男已经知道事情出在哪里了,还是问道:“这次的机会根本就是个局?”

    “张小姐,你还是快走吧。”琳达说道。

    是她帮秦龙招了张亚男进公司,结果这个女人野心很大,并不能踏实工作。

    张亚男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可说了,她黯然的离开了纳兰嫣的办公室。

    秦龙回到学士公寓,接到琳达的电话,“秦龙,张亚男走了。”

    “我知道,这件事本来就是我给嫣儿的提议,她没有通过考核,走是正常的。”

    沈君看到秦龙在打电话,就没有打扰他,对他点点头,就去忙着摆碗筷了。她路过旁边的小饭店,带了些菜回来,然后煮了点饭,等秦龙和莫小萱回来吃。

    他们现在经常这样,有时候秦龙带菜,有时候沈君带菜,有时候莫小萱买菜回来烧,基本上都不用单独去外面吃。

    跟琳达又聊了几句,秦龙挂了电话。

    看到桌上的菜笑道:“这老板是换厨师了,菜做的好多了。”

    平时他们都不愿意在附近吃,因为旁边的那家小饭店的饭菜味道实在不怎么样,不过今天看上去很好,秦龙一看就知道不是原来那个厨师做的。

    他拿筷子夹了一口送进嘴里,点点头:“味道不错,以后可以不用跑远路了。”

    “是吗,我尝尝。”沈君并不知道附近的小饭店换了厨师,她只是图方便。

    “怎么样,好吃吗?”秦龙对厨艺也是有研究的,一看菜色他就知道这调料火候都掌握的很好。

    沈君点头,“味道真好,比小萱姐做的都不差了,对了,小萱姐怎么还没有回来?平时不加班这个点都回来了。”

    “我出去看看。”

    莫小萱拎着菜往回走,那边工地上一个民工看着莫小萱说道:“好漂亮的女人,老子要是有这样一个老婆真是少活几年都甘心。”

    另一个穿着灰色外套的男人说道:“能有多漂亮,我老婆才漂亮。”

    “你别吹牛了,你整天说你老婆漂亮,可是我们都没有见过。别妨碍我看美女。”

    穿着灰色外套的男人视线顺着男人的视线看过去,就见到拎着菜的莫小萱。

    他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眼花,这不是自己的老婆吗?

    他大喊,“老婆。”

    莫小萱下意识的转头,看到袁鸣吓了一跳。

    脚下加快了脚步,想装作不认识,可是最近都是穿的高跟鞋,一时间没留神,高跟鞋的鞋跟断了,她差点摔倒。

    袁鸣的工友都以为他疯了,这么漂亮女人怎么可能是他老婆。

    “袁鸣,你在做梦吧?”有工友用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被袁鸣拍开。

    袁鸣的眼珠子盯着莫小萱转都不转,本来他也不敢认,可是莫小萱看到他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让他心里一喜,这不是他的老婆莫小萱又是谁。

    莫小萱根本不想再见到袁鸣,当初的他一声不响的离开,还欠了那么多钱,差点让她万劫不复,现在她要是再理他,那她真是愚蠢的可以。

    秦龙看到莫小萱喊道:“小萱。”

    莫小萱抬头眼泪一下子下来了,秦龙一愣,朝着莫小萱跑过来。

    视线移到莫小萱的脚上,右脚高跟鞋的后跟没有了,然后菜又掉到地上,土豆滚到地上好几个。

    他过来扶着莫小萱,“怎么这么不小心。”

    莫小萱的余光看到袁鸣正往这里走,她赶紧说道:“秦龙,我们快回去吧。”

    这么着急的语速让秦龙有些意外,莫小萱很少露出这样的神色,但是还是很贴心的捡起土豆拎着菜扶着莫小萱离开。

    袁鸣看着莫小萱和秦龙的背影,脸上露出怨愤的神色。

    “玛德,臭女人,居然敢给老子戴绿帽子。”可是他忘记了,他早就和莫小萱离婚了,就算莫小萱怎么样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显然袁鸣不是这么想,他认为是莫小萱给他带了绿帽子。

    沈君看到莫小萱被秦龙扶着回来,惊了一跳:“怎么了小萱姐?”

    “没事,只是崴了脚。”

    莫小萱被扶着坐到沙发上,沈君去拿药箱,可是药箱里的那瓶跌打药酒没有了。

    “我去买。”沈君拿起钱包和钥匙就要出门,莫小萱制止道:“算了,只是小伤,别去买了,这时候路上车挺多的,我也不放心你去。”

    莫小萱心不在焉的,沈君用眼神询问秦龙,秦龙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小萱姐,咱们旁边的那家小饭店换了厨师,这菜的味道可好了,快来吃饭吧,菜都快凉了。”

    莫小萱却说:“我没胃口,你们吃吧,我回房间了。”

    她一瘸一拐的回了房间,买的菜还在客厅,沈君觉得奇怪,“小萱姐这不是打算做饭吗,怎么会没胃口?”

    如果没有胃口怎么会打算做菜?

    “应该是回来的路上遇到什么事情了。”

    “能遇到什么事情呢?小萱姐好像心事重重的。”

    沈君有点担心,莫小萱过的不容易,一个女人带着孩子,总算这些日子有熬出头的苗头,可别又出事了。

    “不知道,我们吃饭吧,小萱要是真遇到什么事情她肯定会说的。”

    沈君点点头,两人开始吃饭。

    莫小萱一个人忐忑的坐在自己的床上,怎么会遇到袁鸣呢,他会不会来跟她抢女儿?

    她想了很多,如果袁鸣来跟她抢女儿她要怎么办?

    袁鸣会不会知道湾湾在哪里上幼儿园?他是不是特意来找她们母女的。

    咚咚咚的敲门声惊了莫小萱一跳,这才回过神来她自己在学士公寓,袁鸣暂时是找不到这里的。

    打开门,秦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瓶跌打酒。

    “差点忘记了,我那里有一瓶跌打酒,给你。”

    莫小萱接过来,说道:“谢谢。”

    她的脸色依旧很差,眸子里有不安,秦龙不知道她遇到了什么,怎么会这么忐忑。

    “需要我帮忙吗?我看还是我来帮你吧。”秦龙从莫小萱的手里又拿回了跌打酒,然后就进了莫小萱的房间。

    莫小萱怕沈君看到,干脆把房门大开着,这样总比关着门她和秦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好。

    在客厅共处一室没事,要是在她的卧室,那就不一样了。

    秦龙看到莫小萱的动作无奈的笑笑:“我是不是不受欢迎?”

    莫小萱尴尬道:“秦大哥你别误会,我只是觉得孤男寡女这样不好。”

    “哪样不好?”

    秦龙故意问道,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莫小萱更加尴尬了,这种事情怎么去说清楚。

    莫小萱憋的脸通红,可是不知道怎么说下去,秦龙大笑,“好了不逗你了,我比你专业一点,你脚上有伤就别在意这些了。”

    他脱了莫小萱的袜子,然后把药酒倒在手心里双手掌搓热后在莫小萱的脚踝处用力揉搓。

    莫小萱开始还有点痛,后面就很舒服了,她好奇道:“秦大哥,你对跌打损伤也有研究?”

    “没研究,只是伤的多了,自然就会了。”

    “伤的多了?秦大哥你经常受伤吗?”

    秦龙的手顿了顿,他根本不记得自己是不是经常受伤,只是这跌打损伤的揉法好像跟吃饭一样的自然,那句受伤多了自然就会了这句话也是像刻在脑子里一样。

    “秦大哥,你怎么了?”没见到秦龙回答,莫小萱小声问道。

    “没事,就是想问问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怎么回来脸色就不对。”秦龙放下莫小萱的脚,蹲在她的脚边看着她,莫小萱躲开秦龙的视线,她支支吾吾的。

    “不方便说就算了,你的脚没事了,休息一晚明天就能走路,只是短时间里不要再扭伤,不然就麻烦了。”

    秦龙站起身拿着药酒准备走,想想还是把药酒放在了莫小萱的床头柜上。

    “秦大哥,你别走,其实也没什么不方便的。”

    莫小萱鼓起勇气说道,她的婚姻是她一直避讳的事情,特别是在秦龙面前,她根本不愿意提起那个男人,和那段失败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