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二章老师误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6:47本章字数:3405字

    秦龙靠在莫小萱的门框上,抱着手臂倾听。

    “今天我遇到了我的前夫,我怕他是来跟我抢湾湾的,所以心里害怕。”她低下头,为自己的胆小愧疚。分明是袁鸣对不起她,为什么好像是她做错事一样?

    “你们已经离婚了,他怎么抢得走孩子?”

    “秦大哥,你可能不了解袁鸣这个人,他脑子很好使,如果他想得到湾湾,他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得到,我真怕自己斗不过他。当初如果不是他欠了很多钱跑掉了,估计我也没办法甩开他。”

    莫小萱说到袁鸣的时候眸子里总是带着一点点的恐惧,是什么样的男人居然让莫小萱害怕成这样?

    第二天莫小萱跟安老师请了假,她去了湾湾的幼儿园,秦龙陪着她。

    两人在门卫的地方登了记,门卫给老师打电话确认了秦龙和莫小萱的身份这才放行。

    “其实不用这么小心,这里是寄宿幼儿园,袁鸣是没办法接走孩子的。”

    莫小萱边走边说道:“我还是不放心,我想还是把孩子接回去放在我的身边我才安心。”

    “那安老师那里怎么办?”

    莫小萱如果要照顾湾湾,那肯定会耽误安老师那里。

    “我会跟安老师请假的,实在不行,我想带着湾湾去安老师家。”莫小萱说这话的语气里带了不确定,她不知道带孩子去安老师家是不是可以。

    说话间已经来到了湾湾老师的办公室,莫小萱早早的给老师打过电话,所以老师知道莫小萱是来接走湾湾的,只是她似乎并不赞同莫小萱的做法。

    “湾湾妈,能告诉我为什么一定要接走湾湾吗?”

    老师问湾湾什么时候来上学,莫小萱却说不知道,可能要很长时间,这让老师很不解。

    所以她准备了一肚子话要跟莫小萱说。

    “老师家里有点事情,必须要接走湾湾。”

    “可是为什么不确定回来的时间,哪怕是有事情也会有个期限啊,你这样会耽误孩子的。别以为幼儿园就不重要,孩子的智力开发就是从小开始的,不能因为钱就不给孩子上学。”

    老师显然误会莫小萱了,以为她是舍不得钱才要湾湾回家的,这样的家长也挺多。

    这个幼儿园的学费比一般的幼儿园要贵些,有些家长让孩子上了一学期就走也是常事。

    找各种各样借口的都有,现在莫小萱说不确定回来的时候很容易就让老师误会了。

    “老师你误会了,不是因为钱。”莫小萱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以前她可能会因为钱,可是现在不会了,她在安老师那里经常会接到一些练手的活儿,安老师会给她钱,而且酬劳都不少。再说,她下周就是雪衫集团的设计师了,更不会缺钱。

    “不是因为钱那是因为什么?别骗我了,你们这样的家长我见得多了,为了一点钱就不让孩子上好的幼儿园。”

    秦龙觉得这个老师蛮好玩,说道:“老师其实是有其他原因,方便出来说吗?”

    老师摸了摸湾湾的头:“湾湾乖,老师出去和你爸妈说点事情。”

    “老师,我知道,我会乖的,可是秦叔叔不是我爸爸。”

    老师跟着两人出了办公室,“你不是湾湾的爸爸?”

    “老师,其实我要说的就是,我和湾湾的爸爸离婚了,我怕他来学校接走孩子,所以想带孩子回去。”

    莫小萱解释道。

    十分钟后,三人回来了,湾湾一脸天真的看着莫小萱,她说道:“妈妈,我想在学校。”

    莫小萱摸摸湾湾的头:“乖,妈妈今天不接你回去了。”

    刚刚老师已经告诉莫小萱,除了她是没有任何人可以从学校接走孩子的,让她可以放心。

    她想过了,如果是这样,放在学校比放在她身边还安全点,最后她改变主意了,决定不接走孩子了。

    离开了幼儿园,秦龙轻笑:“怎么了,不会又后悔了吧?”

    莫小萱从昨天晚上就心事重重,而且大脑也不善于思考问题,就像刚刚,那么快就改变主意了。

    “秦大哥,你也笑话我。”莫小萱丢给秦龙一个白眼,她脸上的神色缓和了许多。

    “不笑话你,不过你真的不用我送你去安老师那里?”

    “真的不用了,我坐车去就行。”

    秦龙点头,开着车直接回了公司,莫小萱上了公交车,此时她没有发现的是袁鸣也偷偷上了车。

    袁鸣脸色难看,他刚刚看到莫小萱和秦龙有说有笑,心里很不是滋味。

    到了安老师家的这一站莫小萱下了车,袁鸣紧跟着下了车。

    这一片的环境很清幽,偶尔的能见到几个散步的老人。

    安老师家就在里面的那栋独门独院的小二楼里。

    突然莫小萱的嘴巴被人从后面捂住,她惊慌失措之下拼命捶打,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小萱,是我。”

    这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让莫小萱浑身一震,见手里的人没有再喊,袁鸣放了心,“我松开手,你别喊。”

    袁鸣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他才放的手,这么久没有见莫小萱,他已经不确定莫小萱是不是真的会再次喊出声。

    莫小萱没有再喊出声,只是冷冷的看着袁鸣,带着愤怒和一点惊惧,“袁鸣,我们已经离婚了,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袁鸣就是她的噩梦,好不容易梦醒,她怎么可能再次陷进去。

    看袁鸣如今的模样,比以前憔悴了很多,不知道他这几年都经历了什么,总之这些不关她的事情,她是不会再对这个男人有任何期待的。

    他总是这么带着点点的忧郁,看上去是那么让人着迷,可是她知道,这个男人骨子里是个狠心的人,他可以为了自己放弃任何人。

    “我们是离婚了,可是那时候我是被逼的,我从心里不想跟你离婚。小萱,既然上天让我们重逢,你就说明我们缘分未尽。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你和孩子的,对了孩子呢?”

    袁鸣近似表白的忏悔,如果换做十年前的她肯定会感动,而是如今的她除了觉得恶心便没有了其他的感觉。

    “你好意思提孩子吗?你为了那个女人跟我离婚,这么多年你尽过当父亲的责任吗?那时候你欠了一屁股债跑了,害的我多惨知道吗?”

    袁鸣被一个富家女看上,他便很绝情的跟莫小萱离婚了,可惜那个女人没多久就知道袁鸣不是个好男人甩了他,他赌博欠了一屁股债,结果他是走了,可是却把莫小萱给推了出去。

    她要不是跑得快,现在估计已经是哪个KTV的小姐了。

    而且那天要不是秦龙帮忙,她也一样逃不过。

    “小萱,我承认以前是我不对,可谁还没有个年轻的时候,年少轻狂在所难免,你就不要揪着不放了,我以后肯定会好好照顾你们母女的。”袁鸣打量着莫小萱的穿着,心里有数,这个女人现在混得肯定不错,而且还出入这样高档的小区,跟她和好了他就不用每天累死累活在工地做事了。

    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放过这次的机会,工地的活儿就不是人干的,太特么累了。

    莫小萱沉默了,她可不是考虑要不要跟袁鸣复合,她是在考虑怎么甩开这个男人。

    而且不能让她知道她去安老师家,不然这个无赖一样的男人肯定会找上门去的。

    这时候莫小萱想到了秦龙,如果秦龙在肯定有办法让这个男人不敢再缠着她。

    莫小萱看着袁鸣说道:“你现在住在哪里?”

    袁鸣面上一喜,看来这个女人对他还有感情,他假装叹气,“还能住在哪里,住工地上呗,几十个人住在一起,什么气味都有。我今天来见你是特意洗过澡的,不然那味道可难闻了。不过我是男人,你放心,以后就是再苦再累,我都会挣钱养活你们母女的。”

    莫小萱听着袁鸣这虚情假意的话,心里直作呕,不过她太了解这个男人了,如果现在她跟他来硬的,还不知道他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我住在学士公寓,不如你跟我回去吧。”

    袁鸣面上一喜,但很快意识到自己得意忘形了,他现在可不能让莫小萱察觉他的意图。

    “小萱,你放心,我会努力挣钱的。”袁鸣顾左右而言他,他巴不得跟莫小萱回去,肯定不会说他不去的话,他可不想错过可以名正言顺白吃白喝的机会。

    至于努力挣钱他肯定会挣,但是能不能挣到那又是一回事了。

    莫小萱借口去公共厕所,给安老师打了电话请了假,又给秦龙发了消息:秦大哥,求救,速回。

    她不好意思当面给秦龙打电话,但是现在除了秦龙她想不到还有谁能帮她。

    出租车上袁鸣都含情脉脉的看着莫小萱,让莫小萱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恨不得现在就下车。

    “小萱,你去刚刚那里做什么?那里住的口都是有钱人。”袁鸣想试探出莫小萱去安老师那个小区的意图,莫小萱肯定不会说真话。

    “没什么事,我听说这里在找保姆,想来试试。”莫小萱眼睛都不眨的说假话,她早就不是那个单纯到愚蠢的莫小萱了,她不会告诉他,她现在是雪衫集团的设计师。

    袁鸣的眼里闪过失望,怎么会是保姆呢,看莫小萱的穿着怎么也不像是去当保姆的。

    莫小萱似乎看出了袁鸣的想法,煞有其事地说道:“公司说了,让来面试的时候穿好点。”

    “小萱,下次面试还是不要穿的太好,否认很难面试成功的,哪一家的女主人愿意保姆比自己还漂亮呢?”

    莫小萱心里苦笑,袁鸣一向这么会说话,以前的自己就是这样被他骗到手的。

    到了学士公寓门口,袁鸣惊讶的瞪大眼睛,“小萱,你一个人带孩子住这么大的地方?”

    “不是,我和别人合租的。”

    用钥匙开了院门,然后又开了里面的门,沈君正在拖地,看到莫小萱回来打招呼道:“小萱姐你回来啦。”

    然后就看到后面跟着个男人,长得还不错,跟湾湾的眉眼有些相似,应该说湾湾跟这个男人的眉眼有些相似。

    她一下子就想到了莫小萱那个前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