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七章段村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6:47本章字数:3336字

    走山路对于秦龙和柳月来说小菜一碟,两人翻山越岭,最后终于到了一个小山村。

    这便是柳月的家乡,段村。

    之所以叫段村,因为这里的人都姓段,据说是大理段家一脉传下来的,柳月其实属于外姓人,并非真正的段村人。

    年代久了总会有点外面的人进来,除了柳月段村其实也还有一些别的姓氏,不过这些人跟段家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渊源,否则也是没办法在段村生活的。

    别看这里地处偏僻,在段村,上至八十岁的老人,下至三岁孩童,都习武,而且不是普通的花拳绣腿,是真正的古武。

    秦龙好奇:“除了段村,在华夏还有别的古武门派和家族吗?”

    “有,很多,都分散在华夏各个地方。其实古武门派和家族都是有联系的,在遇到重大事件,或者各家之间比武切磋的时候都会聚在一起。”

    段家村的房子盖的都很漂亮,而且风格各异,这地方山清水秀很适合隐居。

    一路上不少人都认识柳月,有的扛着锄头下地,在这里除了种些蔬菜,其他的生活用品都会有专门的人出去采购。

    至于经济来源,柳月说村里在外面有生意,会有人打理,股份村里人人有份。

    虽然柳月没有说是什么生意,但是从村子的状况来看,生意应该不小。

    “小月姐回来了。”这时候村里的几个孩子蜂拥而来,貌似柳月在村里还很受欢迎。

    “小月姐,你是为了下个月的比武回来的?”

    “是啊,每年一次的比武我怎么能错过。”柳月笑道,摸了摸一个七八岁孩子的脑袋,这孩子虎头虎脑的可爱的很。

    “小月姐,你回来了就好,淑婶婶病了,都好多天了,也不见好。”其中一个少打点的孩子满脸的担忧。

    柳月脸色变了变:“为什么没有人给我打电话告诉我我师父病了?”

    秦龙从这简单的对话里知道,孩子们嘴里的淑婶婶就是柳月的师父,但是他心里很奇怪,柳月的师父似乎并不喜欢柳月,不然也不会那么不专心的教柳月,也可以说是故意的,她到底是想柳月好呢,还是害柳月呢?

    柳月有内力,却不会用,这样遇到高手真是死的不能再死。

    对有这样内力的人,高手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可是柳月却根本不能把她的内力和所学的功夫融合起来,简直就死送死。

    柳月加快了脚步,秦龙紧随其后。

    来到一个木门的小院子,柳月推开门进去。

    秦龙有些错愕,院子里只有几间小平房,跟村子里其他古朴的建筑都有些出入,可以说是格格不入。

    “师父……”

    柳月的声音里有着明显的焦急。

    从正房里出来一个五十几岁的妇人,她应该就是柳月的师父,她面相温和,却在看到柳月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厌恶。

    “师父,您病了?”

    柳月过去扶着她师父在院子里的藤椅上坐下。

    “怎么回来这么早,不是下个月才比武吗?”柳月的师父语气温和,那丝厌恶也不见了,好像根本没有这么回事。

    “想提前回来陪您住一段时间,我听村里的孩子们说您病了,什么时候的事情,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没有事,老毛病了,现在也已经好多了。”柳月的师父视线移到秦龙的身上,很温和的眼神,并没有什么让人不舒服的感觉,反而让人觉得亲近。秦龙更奇怪了,这个老妇人对一个陌生人都能这么温和,为什么对自己的徒弟却……

    “师父,这是在军区的时候我的教练,他叫秦龙。”

    柳月的师父对秦龙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村里有规定不能带外人进来,你一会儿去趟村子那里,省的让人说话。”

    “我现在就去。”柳月对秦龙说道:“秦龙,你就留在这里,我很快就回来。”

    “秦先生作吧。”柳月的师父指了指旁边的一把木椅子,然后起身一声不响的走进了房子里。

    秦龙初来乍到,对柳月这个古怪的师父并不了解,也就没有多事。

    只是很快柳月的师父就出来了,她的手里端着一杯茶,茶杯很漂亮,并非是便宜的地摊货。

    柳月的师父把茶杯放到秦龙手边的小圆桌上,“秦先生,这茶叶还是去年村里的村长给我的,家里没有谁喝茶,也没有买今年的新茶,你担待一下。”

    这么客气礼貌,弄得秦龙都不好意思起来。

    “前辈,怎么敢当,我自己去水缸里弄点冷水喝就可以了。”

    这里没有自来水,都是山上的泉水打来用,秦龙已经在院子里看到水缸了。

    在现代的都市,这里还沿袭着古朴的生活方式。

    “来者是客,怎么可以让秦先生你喝冷水呢。”柳月的师父温和的笑笑,坐回了藤椅上。

    秦龙也不是个粗心的人,眼前的妇人举止优雅,待人温和,绝对和他想象的不一样。

    柳月的师父也看出秦龙在审视她,笑道:“秦先生既然能当柳月的教练,想必功夫不浅吧,不知是哪个古武门派和家族的子弟?”

    秦龙摇头,“前辈误会了,我并非古武世家的人,只是对古武一直好奇,也知道一点华夏的古武。”

    “原来是这样,可是只是知道一点,小月是不会带回来的。”就在这时候,柳月的师父手一挥,离她足有三米的一块西瓜大小的石头冲着秦龙飞来,速度惊人,若不是秦龙身手好,此时的大石肯定就砸到他的身上了。

    他坐的那把椅子被石头砸的四分五裂,威力着实吓人。

    “前辈好深厚的内力。”

    秦龙抱拳钦佩道。

    在如今的社会,已经很难见到有这么深厚内家功夫的人了。

    谁知柳月的师父摆摆手,“雕虫小技,在段村比我厉害的人大有人在。”

    秦龙惊骇,这个村子真是深藏不露。

    “前辈,初来乍到,不知道有件事当问不当问。”

    秦龙抱拳脸上是犹豫的神色,他怎么看都不觉得眼前的妇人是个恶毒的人,可是她为什么那么对待柳月?

    柳月的师父面上并无意外的神色,只是说道:“秦先生,还是不要问了吧。段村下个月会有一场比武,你好好欣赏一下,外面很难见到这样的场面。”

    秦龙一愣,柳月的师父除了在见到柳月的时候露出了一丝厌恶的表情,自始至终都是淡然自若的,好似已经看破红尘。

    哪怕在柳月心目中如此重要的比武,在她的眼里也不过如此。

    她是个有故事的人,这是秦龙此时的感觉。

    谁没有故事呢,就是他自己,说起来也是个悬疑故事,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柳月回来了,晚上柳月露了一手做了几个菜。

    “师父,我不在家的这些日子,您怎么也不给自己做点好吃的。”

    她看到厨房和地窖里什么都没有,除了有几斤米,什么新鲜的蔬菜都没有。

    这里没有通电,要打电话或者上网需要去村子外面,所以这里可以说是比较封闭的。

    “我一个人吃饱了就行了。”柳月的师父笑笑。

    除了见面时稍纵即逝的那一抹厌恶,秦龙并未看出柳月的师父对柳月有什么异样,完全就是一个慈爱的师父。

    吃完饭,柳月带着秦龙在村里走动。

    有柳月带着,村里人对秦龙都很热情,秦龙在这里并没有遇到传闻里的那种被人往外赶的事情。

    都说古武世家的人很排外,不准外人进入他们的地盘,这话也不尽然,在他看来,段村的人很好,对他很客气。

    “听说段氏有两门绝学,一门是一阳指,另外一门是六脉神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两人在小路上散步,小溪水哗啦啦的流着,意境很好。

    “是真的,村长就会一阳指,不过他不轻易使出来,我还是小时候见过一次,这么多年就再也没有见过。至于六脉神剑,虽然有秘籍,可是从没有人练成过。凡是姓段的子弟在到了六岁的时候都会去测试。”

    “测试什么?”

    “测试有没有练六脉神剑的天赋,可是这么多年,就没有一个孩子成功,那本秘籍也快成了废书了。”

    柳月在旁边的草地坐下,秦龙也跟着在旁边坐下。

    “你也去试过?”

    秦龙问道。

    柳月摇头,“没有,六脉神剑只能传给段姓的子弟,而我是外姓人。”

    “回来怎么没有看到你爸妈?”

    “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我是我师父养大的。从我懂事我就只知道我有个师父,却不知道父母是谁,师父也不让我问,每次问了她就会生气。所以我长大后也就没再问过。”

    “小月!”

    这时候一个年轻的男人跑过来,他看到秦龙脸上带上了敌意:“小月,你这么久不回来,回来了也不来找我,他是谁?”

    秦龙听他的语气不太对,他看了眼柳月,柳月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段浩乖,我不是准备明天去看你吗,我还给你准备了礼物。”

    柳月哄孩子一样的语气,可是段浩似乎还是很不高兴。

    “为什么不是今天去看我,你还没有回答我他是谁?”

    他用手指着秦龙,脸上满脸的不高兴。

    “段浩,才多久没见,你就不听我话了,不是说了吗,我打算明天去看你,你还胡搅蛮缠什么?”

    段浩眼泪都下来了,“小月,你不喜欢我了?”

    柳月有点尴尬,“怎么会,我不是一直喜欢段浩吗?”

    “可是如果你喜欢我,为什么对我凶,而且我爸说你总是拖着我们结婚的日子,你是不是不想和我结婚?”

    段浩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说出的内容有些让人震惊。

    秦龙眼里闪过意外,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柳月这么漂亮优秀的女人会跟眼前的傻子订了亲。

    柳月真的生气了,呵斥道:“段浩,不许再说了,快回去。”

    段浩脸上露出害怕的神色,他不舍的回头,最后见柳月一直黑着脸,没再敢说什么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