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九章比武第一名的奖励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6:47本章字数:3395字

    柳月身上的问题一直是个隐患,只是她没有遇到真正的高手跟她打,唯一的一次受了重伤秦龙用千年灵芝治好了她。

    秦龙查看柳月的伤势,比起上次这次更重,上次他好歹手下留情,这次对方是一点没有留情。

    柳月的师父冷冷的看着村长,“村长,小月只是个晚辈,你何须下此重手。”

    看到自己的徒弟像个破布娃娃一样面无血色的躺在地上,她的心里也是揪着痛。

    “这是治疗受伤的药,给她吃下吧。”村长丢给秦龙一瓶药,秦龙打开给柳月喂了一粒。

    村长又说道:“你是她师父,你居然就是这么教她的,虽然因为浩儿的事情我对她很不满,但是毕竟是晚辈,我不会对她下狠手的。”

    柳月的师父脸上的表情变了变,村长已经发现她并没有真心教导柳月,而且他说的是事实,如果村长真的想柳月死,这会儿柳月已经不可能还活着了。

    村长给的是段家的疗伤圣药,确实有用,柳月的伤势好多了,最起码不会威胁到生命。

    “小月伤的这么重,半个月后的比武可能没办法参加了。”

    柳月的师父有点焦心,秦龙说道:“其实只是一场比武而已,如果身体不适,那就不参加好了。”

    “不行,小月必须参加,而且要拿到第一。”

    “为什么?前辈,您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柳月的师父犹豫着,最终还是告诉了秦龙。

    本来她是想柳月死,也就无所谓她参不参加比武,可是现在,她放下了,她所有的想法也就全部改变了。

    “只有拿到第一,她才能跟段浩解出婚约,否则三年后,哪怕段浩死了,她也要跟他配成冥婚。”

    “柳月知道吗?”秦龙露出错愕的神色,这种要求实在是太过分了。

    怪不得村长一点不着急催婚,原来还有这么一出。

    柳月的师父摇头,“小月不知道。”

    除了段氏的疗伤圣药,秦龙还给柳月吃了一点千年灵芝,她恢复的很快。

    只有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了,想要学什么新的功夫是不可能了,秦龙能做的就是帮柳月化解身体的问题,让她把这么多年学的内力发挥出来。

    秦龙的脑袋里有很多古老的方法,交给柳月的就是其中一种,并不难,只需要每天按照他交给的姿势站立一个小时,十天内就能化解掉她身体里所有的郁结,然后她就能自然而然的在使用招式的时候同时发出内力。

    十天,正好是比武的头一天。

    柳月心里明白自己会这样是她师父故意,可是她一句关于这个话题都没提,她怕她师父内疚。

    其实她很想知道她师父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她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

    还是没有段浩的消息,诡异的是,村长家的六脉神剑秘籍不见了。

    村里段氏的子弟都是公开测验的,每个人都有资格学六脉神剑,所以他们偷走六脉神剑的动机就不大,这样一来外姓人就成了被怀疑的对象。

    “放开我,不是我偷的。”

    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被抓起来,他也是外姓人,叫沈行。

    沈行一直在村长家干活,从小也学了段氏的心法,只是是最基本的,村长会怀疑他,因为只有他有那个动机和条件偷走六脉神剑。

    全村的人都来观看,也有人帮沈行说话:“沈行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他不是这种人,村长还是再调查一下吧。”

    “就是啊,我们村子一直以来都和睦相处,遇到这种事情虽然让人揪心,可是也不能随便就抓人啊。”

    “村长,我们知道,小浩的事情你伤心难过,可是已经伤了一个小月了,何必又再伤害其他人。六脉神剑这么多年都没有人能练,就算谁偷走了也是没有用的,就放了沈行吧。”

    村里的大多数人都是帮着沈行说话的,他们习惯了隐居的生活,淡泊名利,也就没有什么争利之心。

    看到从小在段村长大的孩子被五花大绑,他们也是于心不忍。

    “各位,你们难道忘记了吗,六脉神剑的秘籍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你们这是要忘记祖宗吗?”

    村长的这顶帽子可不小,一时间没有谁说话了。

    有人叹息着离开,眼不见为净。

    “沈行,快说六脉神剑的秘籍在哪里?”

    村长板着脸问道。

    “村长,我真不知道啊,我没偷。我要是偷干嘛等到现在,早就偷了。”

    沈行哭喊道。

    “你还在狡辩,只有你有动机和条件,到底说不说?”

    村长的脸色很不好看,最近糟心的事情都赶一块了,到现在都没有找到段浩。

    “我真的没偷。”

    “关起来,三天后处死。”

    村长发了话没人敢违抗,但是毕竟村子平时很少会处死人,还是有人犹豫了。

    “怎么?我的话都不听了?”

    村长环视一圈,最后沈行还是被带走关起来了,据说三天后会被处死。

    回去后,柳月皱眉:“段村就是这样,平时还好说,可是遇到什么事情首先就拿外姓人开刀。”

    “是啊,谁让这里大多数都是姓段呢,有实力才有势力,才能有话语权。”

    柳月的师父躺在摇椅上,她的表情落寞。

    “这件事很蹊跷,段家人不会偷六脉神剑,因为他们不需要偷,可以光明正大的学。确实是外姓人的嫌疑最大,而且也不排除还有外面的人进来偷走了六脉神剑的秘籍。”

    秦龙单手摸着下巴说道。

    像今天这种事情,他就不会硬出头,从表面看,深行的嫌疑确实大。

    “秦龙,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了?”柳月尽管不愿意相信是沈行所为,但是秦龙说的没错,根据分析也确实是外姓人的嫌疑最大,而沈行是唯一一个可以接触六脉神剑秘籍的外姓人。

    “暂时还没有,不过就是觉得偷走六脉神剑秘籍的人肯定还在段村。”

    夜里,万籁俱寂,只有山上的泉水流淌的声音,一个黑影悉悉索索的往村长家的厨房走去。

    厨房门口,他东张西望,黑夜里能看出来这是个男人,而且对地形和村长家都很熟悉。

    正当男人在厨房偷吃东西时候,黑压压的一群人都站在了厨房里,男人似乎也发现了不对,嘴里嚼着馒头,手里拿着两个,转过头来,顿时惊得瞪大眼睛,连嘴巴也不动了。

    “段浩你在搞什么鬼?”村长气不打一处来,他担心了这么多天,结果这小子好好的站在他面前不说,还跑回来偷吃东西,换哪个当爹的肯定都生气。

    秦龙和村子里的其他人都默然不语,段浩吃掉嘴里的馒头,脸上是害怕的神色:“爸,我……”

    “你什么你,悬崖边的鞋子是不是你故意丢的?”村长咬牙切齿地问道。

    “我只是想,想……”

    “你想什么,老子揍死你。”村长对着段浩的脸就是一巴掌,然后就见到段浩满厨房乱窜,手里的馒头也掉了。

    不过毕竟是自己的儿子,村长并没有用内力,只是纯粹的在用手打。

    也不怪村长生气,段浩这是把大家耍的团团转啊,大家都以为他出意外了,谁知道根本是他故意的。

    都说他傻了,这是傻子能干出来的的事情吗。

    这么多天段浩估计都没有洗澡换衣服,身上脏的跟乞丐一样了。

    村长抓住他,在他的身上用力拍了几下,问道:“说,六脉神剑的秘籍是不是你拿的?”

    本来是秦龙出的主意守株待兔抓偷六脉神剑的人,结果没有想到却抓了他,村长现在很怀疑六脉神剑的秘籍也是他拿的,不然他这么偷偷摸摸的做什么。

    秦龙断定偷走六脉神剑秘籍的人肯定还在段村,在段村就肯定要出来找吃的,只要守株待兔,肯定能抓住。

    其实段浩这一个月以来都回来偷东西吃,顺便把六脉神剑的秘籍也偷走了,只是他对家里太熟悉了,别人又没有往这方面想,所以就没有抓住他。

    “我……”

    “我什么我,到底是不是?”村长又要打段浩,段浩吓得赶紧说道:“是我。”

    这下子真相大白了,冤枉了人家沈行。

    村长的火蹭蹭蹭网上冒,段浩是他儿子,如果想学六脉神剑根本不是难事,他干什么要偷六脉神剑的秘籍,还造成假象让大家以为他死了。

    他都不敢确定这是不是他这个傻儿子能做出来的事情。

    “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偷六脉神剑的秘籍?”

    不光是村长,其他人也很想知道,这样的做法也太奇葩了。

    村长今天的脸是丢尽了,他前脚抓了沈行,后脚事实就告诉他,其实是他儿子偷的,他这脸还往哪里搁。

    “我想练成六脉神剑小月肯定就会嫁给我了,我偷是因为,我怕大家知道我练六脉神剑笑话我。”

    段浩会变成这样就是练六脉神剑造成的,尽管他的智商现在退化成孩子一样的,但是有些事情他还是知道的,比如偶尔的听到村里人说他,他表面上没放在心上,其实他都记着。

    村长又要打段浩,被村里其他人拉住,“村长,别打了,小浩也是一时贪玩,算了吧。”

    “是啊村长,赶快放了沈行吧,也别怪浩儿了。”

    都是看着段浩长大的,再说了谁也不会去跟一个智商只有孩子的人计较。

    村长骂道:“你给我在家好好待着,一个月不许出门。”

    “爸,这可不行,过几天就是大比武了,我怎么能在家待着呢?”

    段浩梗着脖子,倒是有几分有趣,村长还要骂,旁边有人说情:“村长,我看就让浩儿大比武那几天当苦力吧,端茶倒水的也需要人,将功补过。”

    “好啊好啊,我愿意。”段浩高兴的手舞足蹈,一个多月头发都长长了许多,村长见到他这模样就不忍直视。

    想想就心痛,自己好好一个儿子,结果就变成这样了。

    村长对秦龙说道:“秦先生,这次多亏你,你快回去休息吧。”

    秦龙知道,这是村长不想让他这个外人掺和段家的事情,他当然不会多管闲事:“好。”

    等亲历了走后,村长命人放了沈行,把段浩关到他自己的房间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