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章角逐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6:47本章字数:3256字

    段村一年一度的比武大会终于开始了。

    偌大的比武场周围坐满了人,除了姓段的,还有几十户外姓人。

    比武是不分姓氏的,只要敢上台能赢,就是段村的好子弟。

    得了第一的人可以提出一个要求,只要不违背段氏的祖训,什么都可以。

    “秦龙,我好紧张,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得到第一。”柳月已经想通了,不管其他人怎么想,也不管是不是会伤害到段浩的感情,她都要解除婚约。

    只要她得了第一,她就能提出解除婚约,可是她没有把握。

    “你不用紧张,你的内力其实在段村年轻人一代里算高的,只是以前没有很好的发挥出来,如果你身体的问题已经解决,只要你好好发挥,进入前三肯定没有问题。”

    秦龙这些日子把段村的年轻人都分析了一下,能跟柳月抗衡的还真不多。

    但是也有一个比较厉害的,他就是柳月这次能不能得到第一的关键。

    “我没有信心打败段鹏,他是个武痴,一直专心练武,两耳不闻窗外事,这次比武他也会参加。”柳月说道。

    “每个人都有弱点,在他比武的这几天,你细心观察,只要找到他的弱点,不怕打不过他。”秦龙抱着手臂说道。

    柳月看着秦龙歪着头问道:“秦龙,你这么厉害,也有弱点吗?”

    “有。”

    “是什么?”

    “都说了是弱点了,我能告诉你吗?”秦龙笑道。

    柳月不满的撇撇嘴,“这话是你说的,我以后肯定会找到你的弱点的。”

    “你还是先找到段鹏的弱点再说吧。”秦龙打量了一眼柳月,这眼神那是赤果果的小看。

    柳月气结。

    前三天都是年轻一代的子弟混打,反正是最后剩下三个,再从中比试出第一,第二,第三。

    混打时,柳月都是刻意观察着段鹏的,在段鹏打的时候,她尽量不参加战斗。

    “段氏的功夫果然名不虚传,除了六脉神剑一阳指,这五罗轻烟掌也相当了得。”

    秦龙赞道。

    五罗轻烟掌也是段家的绝学之一,但是没有一阳指和六脉神剑那么出名,段鹏现在还处于五罗轻烟掌的初期,如果到了中期后期,那威力更惊人。

    “是啊,我们虽然从小跟段家的子弟一起长大,但是段家有祖训,段氏的功夫除了段氏心法其他的都不可以传给外人。所以段鹏是这一代里的领军人物,他得到了段家正宗武学的嫡传。虽然他有也练不成六脉神剑,但是他在其他武学上都天赋极高,据说村长打算培养他当接班人,一阳指以后都会传给他。如果段浩不傻,可能就没有段鹏什么事儿了。”柳月唏嘘不已。

    段浩是村长的儿子,段鹏是村长的侄子,如果段浩不傻,村长会选谁当接班人不言而喻。

    秦龙的脸上露出一抹神秘的笑,“你觉得段浩有可能不傻吗?”

    “什么意思?”

    柳月正要追问,台上比武的结果出来了,段鹏毫无悬念的成功进入前三。

    下面就是柳月要上台了,这一场胜出的也能成功进入前三。

    柳月深呼口气,她轻盈的跃到了台上。

    轻功并没有电视剧上的那么夸张,其实就是比普通人的步伐轻盈,看上去好似毫不费力。

    台上有十几个人,各自混战,有的聪明点,开始的时候尽量保持体力,但是谁都不是傻子,你不打,自然有人找你打。

    很快上面就两两对决,厉害的留下,最后只剩下柳月一个人。

    第二场胜出的是柳月,现在只剩下第三场了,等第三场结束就能选出前三。

    柳月下台来,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

    “秦龙,我现在挥掌已经没有一点阻碍了,内力也能收放自如了。”

    她很兴奋,这么多年,这次是她打的最痛快的一次。

    “能进入前三是肯定,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打赢段鹏。对段明你还是有胜算的。”秦龙抱着手臂观看台上的战斗。

    后面时不时的发出喝彩声,台上的打斗还在继续。

    “还没有分出胜负你怎么知道是段明胜?”

    柳月好奇道。

    “这还用说吗,明摆着的事情。”

    秦龙懒得搭理柳月问的问题,他看了看表,大概再有十分钟这场比试就要结束。

    段浩今天被罚给大家端茶倒水,看到柳月打完下来,他殷勤的过来给柳月倒水。

    “小月,你喝这个,这个是我特意给你准备的蜂蜜水。”

    段浩放下水壶,把一个玻璃杯递到柳月面前。

    柳月顿时有些尴尬,也有些愧疚,她这么努力想得到第一其实是为了和段浩解除婚约。

    可是段浩还是一门心思的对她好,她有些于心不忍。

    这时候段鹏看了眼这里,却没有说话,若无其事的移开了视线。

    视线在空中和秦龙相撞,他的眼里有来不及掩饰的野心,被秦龙看个正着。

    秦龙的眼眸深不见底,暗藏杀机,饶是段鹏也愣了下。

    等他再看,秦龙早就移开了视线,好像刚刚只是他的错觉。

    他的垂下眼帘,藏住了自己所有的情绪。

    村长走过来拍拍段鹏的肩膀,“鹏儿,你表现的很好,没让叔叔失望。”

    “叔叔,您放心,我肯定会拿到第一的。”

    村长点头,意味深长的道:“你大哥的幸福就靠你了。”

    这话别人大概听不清,可是秦龙经过改造的耳朵却听清了。

    看来村长是知道柳月这次比武的意图的,他对段鹏也很有信心。

    第三场不出秦龙所料,果然是段明胜出。

    最后的角逐定在三天后。

    回到家,柳月刚刚到了院子就喊道:“师父,我进前三了。”

    但是没有人回应,柳月推开院门,就发现她师父躺在躺椅上闭着眼睛。

    两人小心的走进,柳月用手去探她师父的鼻息,手指刚刚到了人中的地方,她师父就睁开了眼睛。

    “师父没事,不用这么小心。”

    柳月的师父现在已经彻底放下了仇恨,她唯一想的就是让柳月跟段浩解除婚约。

    当年这个婚约就是她和村长定下的,现在她却解除不了,唯一的办法就是柳月得到比武第一,就能让村长答应解除婚约。

    柳月自从知道她师父病了,每次就会很小心的观察她的身体,只是平时根本看不出什么,唯一不一样的就是,每次她师父躺在这里休息脸色都苍白如纸,明显的病态。

    “师父,您到底得了什么病?为什么不肯告诉我?”

    柳月蹲下身子,依偎在她师父身边。

    “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越来越使不出力了。”柳月的师父眼神悠远,好像对一切都不上心,又好像在看谁,亦或者是现在脑海里想着谁。

    柳月很担心她师父,秦龙倒是想起怪医来:“前辈,我还认识一个前辈,他的医术很好,不如等大比过后,你跟我们离开段村吧。那位怪医前辈或许能治得了你的病。”

    柳月的师父摇摇头,“在这里生活这么久了,我已经习惯了,出去可能不能适应了。”

    秦龙说道:“前辈,其实怪医前辈并非生活在都市里,他住在山顶,那里风景很美,是个世外桃源。”

    柳月的师父喃喃道:“他以前就说过,将来住到山上去。”

    “师父,他是谁?”

    柳月的师父笑道:“是个很古怪的人,但是医术很高。”

    “师父,你们说的会不会是同一个人?”

    柳月说道。

    “不会,因为我说的那个他已经死了。”柳月的师父眸子里满是伤感。

    日落西山,总是有淡淡的愁绪,一时间院子里安静了。

    柳月也陷入了沉默,她觉得她师父说的那个他的死跟她的爸妈有关,不然她师父又怎么会带走她呢。

    三天很快就到了,是用抽签的形式决定比试的对手的,柳月运气不好,抽到了第一场,这样就要打两场。

    第一场是柳月和段明比,第二场是胜者和段鹏比,一共只有两场,分两天比试。

    毫无悬念的,柳月和段明比试的这一场柳月胜出了。

    现在第一名就在柳月和段鹏之间角逐了。

    “小月姐,加油啊。”段明对柳月比了个加油的姿势。

    其实真正打起来,柳月和段明还是有的较量的,只是说柳月的内力更甚一筹,但是今天这场胜的也太轻松了。

    “你今天故意输的这么快?”柳月问道。

    “也不能算故意啊,只是明知道不会赢何必让段鹏占了便宜。如果我跟你打个两败俱伤,明天还怎么跟段鹏打?”

    “你很讨厌段鹏?”

    柳月其实跟段明不太熟,可以说外姓人跟段家的子弟都不熟,她和段浩是个例外,像今天这样段明找她说话是很罕见的事情。

    “你不讨厌他吗?整天一副拽拽的模样,那张脸臭的比我的袜子还臭。再说了,当年浩哥会成这样,真的跟他没关系?”

    “你是说?”柳月没有说下去,这种话可不是随便能乱说的,那是会招惹麻烦的。

    “浩哥出事了,谁能得到最大的利益?想想吧。”

    段明走了,柳月想起秦龙的话,再结合段明的话,一时间她有点明白了什么。

    一直以来她都在愧疚,以为段浩是因为练成六脉神剑娶她才变成这样的,现在想想,这当中恐怕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阳光明媚的早成,一年一度段村的比武大会最后一场就在今天。

    台上,柳月和段鹏各自站一边,柳月的手里多了把软剑。

    段鹏什么兵器都没有。

    柳月说道:“段鹏,你也选把兵器吧。”

    段鹏看了眼台下那些棍棒,说道:“不用。”

    见此,柳月干脆也丢了剑,不是她矫情,而是她要杜绝这场比试有让人说话的地方。

    如果她拿着剑胜了段鹏,说不定话到别人嘴里就不好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