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危机和规划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5:13本章字数:2015字

    徐涛虽然幻化了面容,不过也没给自己整的很难看,相反弄得还挺清秀帅气。让人一见就心生好感。

    所以徐涛温和的询问,得到了几个学生的回应。

    一个圆脸学生道:“你想问什么?”

    徐涛含笑道:“我想问,那边不是有个百用杂货店嘛,怎么突然变成废墟了?”

    听到这话,本来几个面色平常的学生瞬间变色。

    虽然天色有些昏暗,徐涛却看得十分清楚,他们眼中明显出现了畏惧和躲避,似乎不想和这事扯上关系似的。

    果然,几个学生相视几眼,没有一个开口,很是忌讳。

    徐涛连忙继续道:“你们不要担心,我只是和这家店的老板认识,有生意上的来往,今天本来过来送货,可是看店面变成了废墟,心里实在搞不懂。”

    兴许是看清秀帅气的徐涛不像是坏人,几个学生中的一个娇小女孩开口道:“其实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是第二天早上起来听说这个杂货店被烧了,据说连左邻右舍的人都没感觉到,特别诡异,我们学院的导师告诫我们,不要在外面乱议论这事,免惹是非。”

    徐涛笑道;“原来是这样,的确是挺诡异的,嗯,多谢几位同学的告知,你们这顿夜宵我请了,老板,结账。”

    等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过来笑呵呵的接过徐涛的黑玉卡,座位上的几个学生看徐涛越发顺眼了。

    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他们也不好意思再拒人于千里之外。

    圆脸学生开口道:“这位大哥,关于百用杂货店的事,如果可以,大哥还是不要再询问了,听我们导师说,能够无人察觉之下毁灭一个小店,最少也是掌握了一门空间神通类阵法的金丹期上师,你问的多了,或许会引来麻烦。”

    徐涛一边拿回黑玉卡,一边笑道;“多谢指点,其实我也只是问问,既然店面都没有了,这生意自然是没办法做下去了,嗯,你们慢吃,我也该走了。”

    说完,徐涛不给几个学生挽留的机会,转身离去,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等走到了一处无人的街道,徐涛的脸色阴沉下来。

    掌握了神通阵法的金丹期上师吗?还真是令人一听就不敢造次的大人物啊!

    不过坤哥这样一个普通的小店长,怎么会引来这样可怕的敌人?

    难道说表面上普通的坤哥,实际上另有身份?

    徐涛百思不解,不过圆脸学生透露出来的消息,却也让徐涛不敢随意乱动了。

    毁灭杂货店的凶手,不管是金丹期那个级别的上师,都不是现在的徐涛能够对付的。

    没有那个实力,就不要逞那个能,自家可不是电视剧里的主角,不可能任何情况都死不了。

    看来此事,还是暂时不要管的好,等日后修为变强了,再来调查吧。

    回转救济房的时候,已经是转钟两三点了,徐涛简单的洗漱了一下,没有修炼,没有学习,直接躺在了床上,仰望着天花板,目光中透着思索。

    短短的几天,他发现未来出现了巨大的改变。

    首先是自己参与了仙盟新人赛,莫名其妙的就出名了,还是那种不敢暴露身份的出名。

    其次是坤哥出现的意外,先不说他的不知生死,对自己算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就说他出了事,算是断了徐涛的经济来源了,目前除了努力闯入新人赛一千名内,徐涛已经别无他法。

    不过说到比赛,徐涛有些纳闷。

    自身所学的阵法被广大观众们称之为阵道至高境界。

    徐涛不知道阵道至高境界是个什么样的境界,他就是钻研这个世界的阵法,然后结合前世所学知识,再加上一点胆大,一点脑洞,就形成了现在的阵法修为。

    厉害嘛,徐涛自己是没啥感觉的,毕竟一路比赛走来,他基本靠阴人取胜,胜的毫无底气,也不算光彩。自然也不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

    不过徐涛发现,从金神中的仙关内,却能快速学到其他各系灵诀,这却是一个了不起的地方。

    虽然对于修行也是一知半解,不过徐涛也明白,真正的修行者,基本上在前期都是根据自身最强的属性选择两门灵诀修行,一门主修,一门辅修。相辅相成,最终在成就玄婴境界后,以主修灵诀,构造本命神通。

    也不是没有人尝试在前期多修灵诀,但是在修行者最大的威胁——寿命面前,学的越多,进步越慢,最终都含恨而终。

    所以一般人在没有金丹期修为前,就敢学习三门以上的灵诀,不是天赋实在过人,就是二愣傻逼。

    徐涛如果没有遇到仙关,他或许也不会学习第二门灵诀,毕竟这会消耗他不少的时间去钻研修行,继而就会拖累自己的阵道修炼,最终一事无成。

    不过有了仙关,却能够让徐涛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各系灵诀,这就是一个登天的捷径了。

    哪怕只能掌握各系基础灵诀,对于徐涛来说,那也是巨大的实力进步,甚至影响他未来的发展。

    这个应该是很厉害的,等五行四相,外道佛门全部掌握,自家十门灵诀护身,运用自如,应该也可以称得上天才了吧。

    当然,如今明白了自身在东昀镇已经是名人的情况下,徐涛心中也时刻警戒着。

    目前已经透露了阵法,水灵决,火灵诀的他,在迫不得已之前,不能继续透露日后学会的其他任何一门灵诀了。

    毕竟再有天赋的人,年纪轻轻精通三门灵诀,已经是超乎人想象了,如果徐涛表现出阵法精通,五行四相齐全,甚至外道佛门也非常拿手的话,那就不是天才的问题了,那时候任何一个势力,任何一个强者都不可能放过他。

    届时,上天下地,他也无处藏身。

    “真是好大的压力啊,不出名,被债务压得喘不过气,现在出了名,却又不敢随意暴露,这二世新生,怎么这么无趣。”

    徐涛叹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