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坤哥的老宅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5:15本章字数:2052字

    咻……

    远空传来一声锐利的声响。

    徐涛被声音惊回神,凝目一看,不觉莞尔。

    那声响来自一道飞剑,也叫飞剑传信,属于一种很传统的修行界技能。

    曾经徐涛也曾怀疑,这飞剑传信的安全度是不是有点儿低了,如果半路被人拦截,岂不是飞剑携带的信息就会被人获知?

    直到某一天,徐涛才意外得知,飞剑传信这种能够延续不绝的技能,自然有它的玄妙之处。

    飞剑本身不是法宝,而是一种灵力的凝聚,视距离而增加灵力的数量。

    而飞剑发出之前,自然的就携带了送达主人的部分信息,只有接收的主人接住,飞剑才会安然无恙。而不是接收的主人拦截,飞剑就会紧急崩溃,自然其中的信息就会一同毁灭。

    不仅如此,凡是拦截别人信息的人,也会被发出飞剑的人感受到,由此结仇。

    在这人人修行的世界,谁知道发飞剑传书的人有啥急事,又是什么牛逼来历,可没有人愿意平白无故的就因为这点小事结仇,所以飞剑传书这项灵术,流传甚广。

    看着飞剑飞来,徐涛一时散去乱思,好奇的打量起来。

    生活这么久,他还没有这么近距离的看过飞剑传书呢,毕竟这是金丹期修士才有能力施展的灵术。

    正看着,徐涛发现不对。

    这飞剑怎么直对我来?难道失控了?

    卧槽,灵术还会出现故障?坑爹呢。

    徐涛下意识的退开。

    要是因为这个问题惹上麻烦,那才叫欲哭无泪呢。

    很快,飞剑就到了徐涛所在的救济房,直接从窗户飞了进来,盘旋在屋内。

    徐涛看到这一幕傻眼了。

    这该不会是给我的飞剑传书吧?可是我也没认识啥能够飞剑传书的厉害人物啊?

    徐涛迟疑了一下,伸手一点。

    顿时,飞剑溃散,同时,一个声音响起。

    “小涛,我是坤哥,如果你还在东昀镇,那就立刻离开东昀镇,走得越远越好,最好是离开东华仙盟。我在仙霞七路的老宅暗室中留有一个黑玉卡,里面有十万灵币,另外还有一个浮空飞艇法器,你去取了自用。”

    声音到了这里,顿了顿,又开始道:“小涛,可惜坤哥不能和你合作一起发财了,不过你小子阵道天赋不错,日后肯定能出人头地,希望坤哥还有机会能和你再会。”

    话落,整个飞剑彻底消失不见,再无一丝灵力波动。

    听到声音开始,徐涛就陷入了震撼之中。

    坤哥,居然是坤哥的声音!他没死!

    不过既然没死,他又在哪里?而且他说让我快点离开东昀镇是为什么?

    难道,坤哥也知道魂族出现,东华仙盟即将出事吗?

    不对,听他的口气,似乎他知道的比薛红衣还要多一些,而且很显然,他并不太看好东华仙盟!

    坤哥,到底是什么身份?他怎么可能用的了金丹期修士才能施展的飞剑传书?是他隐藏了修为,还是有人帮他?

    徐涛心思大乱,百思不解。

    随后,徐涛目光一凝,想起了坤哥飞剑传书中说的仙霞七路老宅。

    这个地方徐涛曾经帮助坤哥运货,去过一次,没想到坤哥居然在哪里给自己留了东西。

    是他出事后留得,还是出事前就有所准备?

    徐涛决定去看看,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

    整理了一下,徐涛就离开了救济房,乘坐一辆灵能动车,三十多分钟后,徐涛在仙霞七路下车。

    坤哥的老宅,是一个非常破旧的院子,据坤哥说,这院子存在已经有数千年了,见证了东昀镇崛起的风风雨雨,是名副其实的老古董。

    徐涛当时还感怀。

    也就是在玄灵界,千年万年的东西到处是。如果是在地球,一个千年古建筑,那绝对是受保护的名胜古迹。

    不过这时候再想想,徐涛就想得更多了。

    数千年的老宅,说明坤哥祖上基本就是东昀镇人,说不定在东昀镇形成之前,就是这一片的人。

    这么一想,那就有意思了。

    没有东昀镇,就没有东华仙盟,那时候,这里可是魂族的地盘。

    在还是魂族地盘的地方生存,坤哥的祖上也是不简单啊!

    徐涛带着万千思绪,来到了坤哥的老宅。

    老宅是一片不小的古院落,前庭后院,主卧厢房,颇具规模。

    走进院子,因为长久无人居住,杂草丛生,一片幽寂。

    徐涛环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痕迹。

    走入前庭,内中也是空旷一片,和第一次所见一般无二。

    徐涛思索着坤哥所言的暗室到底在哪里。

    他既然说了,而且也没有提示确切位置,很显然他一是为了保险,二是认为我能找到。

    认为我能够找到,肯定是曾经他给过我提示。

    而能给我提示的,自然是上次我来过的那一次。

    徐涛思索着当时自己和坤哥说过什么话,聊过什么事,最特别的是走过那几个地方。

    一边思索,徐涛一边移动脚步,很快,他来到了一间偏房。

    在偏房门口站住,徐涛想起了一件事,当时走过这个偏房的时候,坤哥似乎得意的说过,他小时候就在这里住过,里面有他许多的童年回忆,还藏着一个他的秘密。

    秘密?

    徐涛顿了顿,伸手推开了房门。

    门开,一股难闻的气味从里面散发出来。

    徐涛先看了看地面,厚厚的一层灰,好像很久没有人来过的样子。

    不过这是人人皆可修行的世界,为了不暴露痕迹,不破坏环境似乎对于修炼者来说,并不是什么问题。

    徐涛抬脚进入房间,目光在房内缓缓巡视。

    房间内也是一片脏乱,简单的小客厅和卧室分成两个部分,客厅内只有桌椅和普通的挂饰,而卧室内则有一张床和一个衣柜。

    徐涛顺着墙边行走,在床边停下了脚步。

    床已经又破又脏,灰尘就好像积累了几十年一样。

    不过这张床,却给徐涛一个不一样的感觉。

    因为床上的布绒,帘帐已经破烂不堪,但是它的架子却一点也没有破。

    徐涛注视片刻,蹲下来伸手在床架上一抹。

    一层灰抹去,露出了光亮如新的外表。

    看到这个,徐涛就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