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第二次不愉快的交流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5:15本章字数:2311字

    看着荒族野人团灭,徐涛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他施展的是金剑气灵术,本来只能爆发一道,不过上次在比斗场中指点对手的万剑穿心灵术,自己也有所感,终于更进一步,领悟了金剑气分剑之道。

    这是一种有别于万剑穿心的灵术,有着前世仙侠小说中一剑化万剑的味道。

    不过徐涛目前领悟尚浅,分化的金剑气最多只能达到八道,不仅如此,分化后的金剑气,威力大幅度减弱,以他的修为,对付灵师境以下的修行者还能装逼,对付同级就有些够呛了。

    按照徐涛的设想,分剑之道,基本要求,分化的剑气威力同等,分化的数量起码超过一百道才算是小成。

    不过这样也很好了,至少自己找到了金灵诀的修行之路,想想日后一剑化万剑,那种封闭天地,完全覆盖敌人的大型金灵术,徐涛就感觉浑身充满了动力。

    “你没死?”

    正幻想的快要流口水时,突然一个惊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幻想中的徐涛顿时回神,目光不善的瞪视薛如意。

    这是什么混账话?才刚刚救了你好伐,转眼就盼着我死!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

    看到徐涛的目光,薛如意反应过来,俏脸一红,急忙辩解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只是……”

    说着,薛如意看向徐涛死去的假身。

    不过这一看,薛如意发现,那假身不见了,顿时目瞪口呆。

    “哼,亏你还是红莲姐的亲侄女,居然连幻化假身都不知道,平时是怎么学习修行的。”徐涛没好气的鄙视了一句,转过身开始打扫战场。

    “我!”

    薛如意张嘴结舌,说不出话来。

    不过很快,她就瞪大了眼睛,大声道:“你这么厉害,刚才为什么不直接灭了那几个坏人,还看着我那样被欺负。”

    徐涛没有理会,继续观察战场,在薛如意没发现的徐涛正脸上,他的表情也变得很奇怪。

    虽然做了很多心理准备,可是真正的第一次杀人之后,徐涛还是感觉有些恶心和难受。

    这是一种无法言述的感受,让他很不适应。

    不过徐涛更明白,这只是一个开始,如果杀人都不敢,自己也不可能活着离开东华仙盟,所以他必须坚强,必须硬下心肠。徐涛逼迫自己努力的看向那些残破的尸体,流淌的鲜血,还有死不瞑目的面孔,牢记他们的眼神,表情,默默告诉自己,如果自己不谨慎,不克服,这些表情,眼神都将会出现在自己的脸上。

    少顷,徐涛感觉心里稍微好转,手捏法决,一跺脚,顿时一圈灵光扩散,然后地面就变得软绵绵的。遍地的荒族野人尸体缓缓的沉陷,直到消失不见。

    薛如意何曾这样被人无视,委屈的眼睛发红,眼泪快速形成。

    “我说了,别在我面前哭泣,这是弱者的表现。还有,刚才那种情况,你觉得很危险吗?”徐涛干完活,转过身看着薛如意,冷笑问道。

    薛如意抿抿嘴,努力的和徐涛对视,明显再说,怎么可能不危险,没看她差点就死掉了。

    徐涛冷哼:“如果你觉得这样就危险了,那我告诉你,比起这个,后面还有更多更危险,更可怕的事情发生,如果你依然还是现在这样的态度,你会死的很惨。”

    薛如意被徐涛的语气吓得打了一个哆嗦。看徐涛似乎想转身离开,她连忙开口道:“既然知道危险,那你还等着干什么,我们回东昀镇不就好了。”

    徐涛脚步一顿,头也不回的道:“如果我告诉你,东昀镇现在更危险,你相信吗?”

    薛如意傻眼。

    徐涛这时却懒得再废话,抬脚走进洞穴中,继续恢复法力。

    薛如意气的很想转身离开。

    不过看了看四野静悄悄的树林,天色也慢慢的昏暗下来,她的心里突然一紧,离开的念头瞬间散去不少。

    沉默片刻,薛如意轻咬贝齿,默默的走进了山洞。

    山洞内又黑又静还腥臭难闻,薛如意呆了片刻就感觉忍受不了了。很想跑出去,躲得远远的的。

    不过看了看黑暗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个轮廓的徐涛,薛如意一咬牙,又坚持了下来。

    又过了片刻,黑暗中突然传出咕咕咕的叫声。

    叫声一响,薛如意的脸就通红一片。

    叫声正是从她的身上传出,她饿了。

    如果这是在东昀镇,在红莲山庄,她怎么可能会有饿的时候,早就吃的饱饱的,然后躺在舒适的床上舒舒服服的睡觉了。

    可是在这里……

    薛如意摸了摸肚子,目光看向徐涛。眼神闪烁了一下,突然开口道:“喂,我饿了。”

    徐涛没搭理。

    薛如意气结,声音又大了一节:“你听到没有,我说我饿了。”

    徐涛这才动了动,然后一样东西飞向薛如意。

    薛如意下意识的接住。

    看到依然默不作声的徐涛,薛如意嘀咕了几句,一脸臭臭表情。

    不过把徐涛丢的东西打开,薛如意就发现这是一份已经冷却的面包。

    脸上先是一喜,然后又变得难看起来,薛如意不满的道:“我说你就没有别的食物了吗?就一个面包?”

    徐涛的声音终于忍不住的响了起来。

    “薛如意,你是薛红衣的侄女,不是我的,我不惯你这个毛病。就只有面包,爱吃吃,不爱吃就丢了,自己去找吃的。”

    “你!”

    薛如意大怒,气的举手就想把面包丢了,不过手顿了顿,终究没舍得。

    实在是太饿了,肚子都在抗议了,这荒郊野外,也没有人伺候,丢了面包,还真有可能饿死。

    不过想想徐涛的态度,薛如意就感觉委屈至极。

    姑姑明明说好的,会有人保护她,照顾她,直到她的父亲找来。

    可是现在看看,这是保护吗?这是照顾吗?这分明就是虐待,这个家伙,太坏了。

    薛如意泪光闪闪,突然把面包放入嘴中,狠狠的咬了一口,似乎把面包当成了徐涛。

    不过很快,薛如意突然捂住喉咙干咳起来,急促的喊道:“水,我要水。”

    “真是麻烦。”

    徐涛无奈的放弃了继续修炼。

    碰到了这样的拖油瓶,逃亡之路简直一片灰暗啊!

    站起身来,挥手凝聚一团灵水丢在了薛如意的脸上。

    一部分水直接从她口中灌下,把哽住喉咙的面包带入了腹中,不过更多的水洒在了薛如意的身上,让她的精神为之一振。

    “薛如意,我说你够了,现在的你,已经不是什么玄婴真人的亲侄女,也不是红莲山庄的大小姐,你就是一个逃难者,一个乱世求生的小女孩,如果你现在还不能摆正心态,不能认真面对,那么你绝对活不过这一场浩劫。我也绝不可能在危险的时候为了你而放弃逃生的希望。”

    徐涛冷冷的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山洞。

    沉默了好久,薛如意突然蜷缩身体,小声的哭泣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