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灵能飞船上的赌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6:05:15本章字数:2185字

    安静的修行,一直持续了五天。

    徐涛和薛如意慢慢适应了灵能飞船上的生活。

    吃有食堂,住有套房,无人打扰,行动自由。

    这样的舒适环境中,徐涛终于沉下心进入了熟悉的修炼程序。

    早上起来进入金神修炼风灵诀,下午淬炼法力,晚上研究五行灵阵盘,直到深夜休息前,拿出三昧灵火诀看看。

    这种没有外物影响的修炼,让徐涛很享受。也明显的感觉到了实力的巨大提升。

    这一天中午,徐涛盘坐于卧室床上,精气神聚,心与法合,意念內视。

    一道五色的法力在他体内流转,按照小周天运转。

    五色法力,正是徐涛五行筑基后形成的五行法力。

    说来,徐涛曾经修炼的是东华灵行提供的大众货,古炼气决。

    古炼气决,顾名思义,乃是自上古时期就流传下来的修行法决,其法行脉简略,性质平和,注重养生健体,威力平平。

    不过古炼气决有一个很大的优点,它和任何一门灵诀都不冲突,随时都可以转修其他灵诀。因此,不论是平凡修士,还是大族名门,有许多人第一次修行,都会选择古炼气决打基础。

    徐涛五行筑基,古炼气决自然就变成了五行法诀。

    这种提升,让徐涛在筑基后,直接就拥有了堪比三级灵师境的修为。

    但是也因此,徐涛的法力提升也变得更加困难,最少是其他灵师境修行者的一倍还多。

    这种难度造就了,徐涛即便是每天服用灵师境三件套辅助修行,每日提升的法力量也是极有限度。

    不过对此,徐涛一点儿也没有心急。

    前世他不知道听了多少相关的大道理。

    水滴石穿,积少成多,铁杵磨成针??

    反正只要坚持不懈,终有厚积薄发的一天。

    一番努力,不过是法力搬运了两个周天,徐涛就发现时间到了下午。不由的暗叹,真是修行无岁月,难怪很多修行者修炼到了一定境界都要闭关。

    把法力归拢丹府,徐涛走出了卧室,准备喊薛如意去吃晚饭。

    毕竟是人家的地盘,生活作息不能自主,只能随从。

    不过很快,徐涛发现薛如意居然不在房内。

    “这死丫头,又跑哪里疯去了?连个招呼都不打!”

    徐涛有些不喜。

    不管怎么说,自己都算是薛如意目前的临时监护人。

    这干什么都不和自己打招呼,也太不把自己当回事了吧。

    也罢,反正这丫头的父亲很快就能找来,到时候各奔东西,说不定就再也没有见面的可能了,暂时就由着她了。

    这么一想,徐涛就心情平和了。

    随后徐涛离开套房,向灵能飞船的食堂走去,准备填饱肚子,然后开始晚上的修炼。

    刚离开套房不远,突然徐涛脚步顿住。目光看向一个墙角。

    他看到了一个小女孩蹲在墙角,蜷缩着身体,把脑袋埋在双腿上,给人一种很悲伤的感觉。

    徐涛感觉这小女孩很有些眼熟。

    仔细打量,徐涛眼睛一睁。

    我去,这不是薛如意嘛。

    这死丫头,蹲在墙角干嘛?

    徐涛气不打一处来,连忙走过去,呵斥道:“薛如意,你在这里干什么?”

    薛如意身体动了动,却依旧没反应,依旧蜷缩角落。

    徐涛眉头一皱,直接伸手把薛如意抓了起来。

    不过这一抓,徐涛愣住了。

    薛如意满脸泪水,双眼通红。

    徐涛急忙问道:“怎么哭了?又想你姑姑了?我不是说了嘛,你姑姑不会有事的。”

    薛如意抿抿嘴唇,哭哭啼啼的道:“不是的,我输了。”

    “输了?什么输了?你说明白点?”

    薛如意低下头,又委屈又后悔的道:“我和人比斗,把姑姑给我的玄灵珠还有斩灵剑输了。”

    徐涛一愣,随后瞪大了眼睛道:“你去赌博了?”

    薛如意悔恨的低下头,不敢说话。

    徐涛那叫一个气啊!

    这死丫头,就知道一天不打,上梁揭瓦。小小年纪,居然就开始学赌博了,而且还赌得这么大,斩灵剑啊,这可是法宝,还有玄灵珠,肯定也是一个很厉害的法宝。居然就这么输给别人了。

    “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徐涛指着薛如意,都不知道该如何骂她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的,我以为,我以为……”薛如意低着头不敢看徐涛,眼中的泪水大颗大颗的滴落。

    徐涛看的头疼,沉默片刻,开口道:“起来,带我去。”

    “去哪?”薛如意一愣,下意识的问道。

    徐涛没好气的道:“还能去哪,去帮你要回斩灵剑和玄灵珠。那可是红莲姐给你的护身法宝,绝对不可以输给别人”

    “怎么能要回来,他们不可能还给我的。”薛如意情绪低落的说道。

    “哼,不试试怎么知道,你还楞着干什么,起来走啊。”

    “哦~”

    薛如意不敢反驳,怯怯弱弱的起身,带着徐涛走。

    七转八转,两人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大厅。

    大厅内人来人往,一片喧哗,看起来很热闹。

    徐涛扫视了一眼,发现大厅内划分好几个区域,每个区域都有一个看起来很好玩的游戏。

    徐涛似笑非笑的看向薛如意:“看不出来嘛,你还挺会玩的。”

    薛如意羞红了脸,不敢反驳。

    “说吧,你是在那边输的?”徐涛继续问。

    薛如意伸手指了指。

    徐涛就漫步走去。

    很快,徐涛就来到了薛如意所指的区域。

    观看了片刻后,徐涛算是对这个区域的游戏有了一点了解。

    游戏很简单,区域内有一个台子,台子上摆放了一个大盆子,盆子中堆积了数以千记的灵种。

    这些灵种颜色,大小,品种都不一样,而且有的灵光闪闪,有的平平无奇,看起来很好分辨。

    游戏的过程就是,任意两个人,从盆子中选择一颗豆子,然后到旁边的灵土中种植。以灵力催生,按照成长出的灵种品质论输赢。

    听起来是不是很简单,可是要真的以为简单,那就错了。

    大盆子中的灵种,别看很好分辨,其实只不过是蒙人的表象。

    真实的情况就是,大盆子中的灵种,有七成是死种,三成才是活种。这本身就是一个拼人品运气的问题。

    也别以为有灵光的就是活的,或者高级的,薛如意站在徐涛身后,已经小声的提醒他,自己就是这样认为,所以才输了两件法宝。

    徐涛好奇的从挑选出已经被确认是死种的灵光种子中拿出了一颗,用灵力略微一探,表情一怔。

    随后徐涛换了好几颗,嘴角忍不住扬起一丝古怪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