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当堂释放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1本章字数:1417字

        “嗯啊。”猥琐男笑嘻嘻的点头,然后靠近她,“如果我见过你我一定不会这么说的。”

        凤倾瑶纤眉一挑,“哦?”猥琐男认真的点头,“真的!”

        “大人,他说他没有看见我杀人。”凤倾瑶唇瓣含笑,分分钟出卖他。

        猥琐男震惊了,“你!”

        凤倾瑶倨傲的冲他挑眉。

        王参听到声音抬起头,“堂下证人,她所说是否属实?”

        猥琐男无奈叹气,然后幽怨的目光从凤倾瑶身上移开,“大人,小人的确是没有看见她杀人。”

        王参冷喝,“放肆,你既然没有看清楚,为何前来报案,还指出凤倾瑶是杀人凶手?”

        吕游挠挠头皮,“其实是有人让我这样做的。”

        话音一落,不止是王参,连凤倾瑶和凤芸都转头看向他。

        “那你为何不早说?”凤倾瑶咬牙。

        吕游朝她挤眼,“我得上公堂啊,不然多没劲儿。”

        靠之……“你真有病!”凤倾瑶无语。

        “堂下证人,你说有人指使你,那人是谁?”王参拍响惊堂木,语气多了抹凌厉。

        吕游不假思索道:“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大人你啊……”

        “荒唐!”啪的一声,惊堂木从公案上跌落,王参气的脸色发白,“堂下之人,休得胡言乱语,本官何曾指使你诬陷他人?”

        “大人难道忘了?”吕游故作惊讶,表情夸张,“方才小人前来报案,大人让小人指出那杀人凶手。”

        “你!”王参气的几欲晕过去,“我让你指认杀人凶手,却没让你诬陷他人。”

        “所以,我当时就是胡乱一指。”

        王参怒了,“来人,将这扰乱公堂之人重打三十大板,逐出衙门!”

        “是。”

        猥琐男大叫着冤枉被拖出去打板子了,王参怒气未平,胸中郁闷不已,偏在此时,有人匆匆跑进来,“启禀大人,邀月殿下旧疾发作,所以闭门谢客!”

        闭门谢客?这男人玩儿什么阴谋?不管了,机会难得!凤倾瑶冷眸一眯,倨傲的抬头,“王大人,方才那人证词并不可信,是不是可以洗脱民女杀人的嫌疑,将民女放了?”

        王参挥手示意那人出去,然后拍响惊堂木,“关于凤倾瑶杀人一案,证据不足,当堂释放,但你方才指出邀月殿下因救你杀人,此时还需问过邀月殿下才能定夺,因此,本案暂时不能结案,将记录在册,你且回府听传,切记,不可离开京都。”

        凤倾瑶连忙点头,“是,民女记下了。”

        被松了绑,凤倾瑶开心的站起来,一边的凤芸却是急眼了,“大人,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走了?”

        王参瞥了她一眼,喊住要走的凤倾瑶,“凤小姐,你是否要状告凤芸买凶害你一事?”

        凤倾瑶回头,“当然,凤芸买通乞丐欲辱我清白毁我容貌,幸得邀月殿下相救,方能逃过一劫,但并不代表,我会让害我之人逍遥自在。”

        阴冷的目光射向凤芸,凤倾瑶只恨官府规矩太多,不然,她定直接解决了凤芸,不过不能明目张胆的杀人,还真是不爽。

        既如此,那便让凤芸吃点儿苦头!

        “如此,还请凤大小姐递上状纸,本官接下案件,明日派人调查。”王参站起身,指着凤芸吩咐衙役,“待凤大小姐递上状纸,便将凤芸收监候审!”

        “什么?大人,你不能这样做,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凤芸嘶声大喊,奈何王参已经转身离开。

        凤倾瑶轻佻的吹了声口哨,“王大人廉洁公正,刚正不阿,实乃东陵之福啊。”人虽走了,马屁还是要照拍,挑衅的看了一眼凤芸,凤倾瑶大步上前,执笔写状纸,状告凤芸买凶害人!

        “凤倾瑶,你若告我,父亲必定饶不了你!”凤芸想要站起来上前阻止凤倾瑶,奈何衙役一把按住她的肩膀,令她挣扎不得。

        凤芸心急如焚,眼看着凤倾瑶一气呵成,顿时面如死灰,“凤倾瑶,你这个贱人!”

        “呵……”冷笑一声,凤倾瑶在手中摇了摇笔,“三妹刚刚是在骂我么,那我便再加一条,辱骂长姐,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