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你是在求我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1本章字数:1475字

        这个小丫头,在凤倾瑶的记忆里,是从小与她一起长大,两人可以说,真的算得上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了。

        拍拍她的肩膀,凤倾瑶安慰道:“好啦,傻丫头,我没事了。”

        “小姐。”采月擦擦眼泪,“你没事真的太好了,担心死采月了。”

        “你就放心吧,你家小姐我的主子真的没事了。”吕游在旁边插话,有他家殿下在,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大事好么。

        “恩?”采月好奇的看着他,“你是谁?”

        “我是……”

        “有人来了?”吕游警觉的跳起来,瞟了一眼凤倾瑶,然后蹭的一声,跃到院子里的树上,浓密的树影挡住他的身形。

        凤倾瑶收回目光,她也听到了似乎是有人朝着院子里走来。

        拉着采月的手,凤倾瑶低声道:“我们进屋。”

        她们刚进屋点燃蜡烛,瑶居的门就被人用力推开,佟玉梅领着几个丫鬟婆子怒气冲冲的走进来。

        凤倾瑶此刻端坐在椅子上,喝了口采月倒的茶,目光看向来势汹汹的佟玉梅,突然手里的杯子向前一滑,啪的一声,那杯子直接砸到了佟玉梅的脚下。

        佟玉梅脚步猛地顿住,早已经不精致的妆容显得有些狼狈,但是脾性却是极差,“凤倾瑶,你竟然敢用杯子摔我?”

        “三姨娘搞错了吧,我手滑没拿住一不小心掉了,怎么就成了摔你了?”

        佟玉梅没想到以前那个唯唯诺诺的凤倾瑶竟然敢如此说话,从晚上在后山回来之后,她就觉得凤倾瑶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不止面对一地的死人面不改色,甚至还能在王参面前把事情分析的头头是道,关键是,凤芸还被她的一句话,给下了狱!

        心里又气又怒,可是想到自己那被关在监牢里的女儿,佟玉梅只好强行压下怒气,“凤倾瑶,我念你是凤家嫡女,也就不指责你的过错了,但是芸儿是你的妹妹,你怎么可以污蔑她买凶杀人?”

        “污蔑?”凤倾瑶好笑的看着她,“三姨娘,你知道么,那些乞丐死之前亲口告诉我,是凤芸她给了他们银子,让他们毁我清白划花我的脸,如果你不相信,还有邀月殿下可以作证。”

        屋外树上的吕游偷笑,哎吆我的爷哎,凤大小姐又一次把你拉下水了。

        看着凤倾瑶那侃侃而谈的模样,吕游心中膜拜啊。

        凤大小姐太帅了,而此时,面对极帅的凤大小姐,佟玉梅只能是再一次把恨咽进肚子里,邀月殿下邀月殿下,她虽然不知道凤倾瑶怎么就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但是显然与邀月殿下脱不了干系!

        她也不傻,自然知道一旦邀月殿下作证,那么凤芸必死无疑。

        所以,她现在能做的,只能是尽量稳住凤倾瑶,然后明日再让凤镇远想办法。

        况且,她虽然痛恨凤倾瑶,但是她好歹也掌管整个相府,自然是不能在阮红绡那个贱人生的孽种面前失了身份。

        于是,咽下那口气,佟玉梅咬牙,“好,芸儿是否买凶杀人一时暂且不说,但是县衙大牢那样的地方怎么是人住的,况且,后日便是你父亲的生辰了,瑶儿,你能不能先撤回诉状,让芸儿先回来。”

        凤镇远的生辰?这她还真给忘了。

        “所以说,三姨娘是在求我么?”凤倾瑶坏笑着睨向她,看着佟玉梅一张老脸色彩变换,不由得心情大爽。

        她以为佟玉梅是来找她算账来了,却不想,竟然是要她撤回状子,呵,她真是想的太美了,天方夜谭!

        佟玉梅经过今天的事情,已经知道凤倾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这个小贱人八成以前是装模作样,她就说么,阮红绡那个贱人的丫头,怎么就可能那么多年胆小怕事,任人欺凌,敢情是在韬光养晦,但是,她绝对不允许她就这么骑到她的头上,所以……

        佟玉梅深吸一口气,“瑶儿,我好歹也是你的母亲,你娘去世以后,三姨娘待你可不薄,吃穿用度从来没有短了你的,如今你妹妹出事,你这个做姐姐的,难道不该出分力么?”

        呵,跟她扯这个?

        “三姨娘,你似乎忘了一件事吧,我是凤家嫡女,您是凤家的妾,凤芸是庶女,嫡庶有别,嫡妻庶妾,嫡女庶女,这区别三姨娘不会不知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