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神棍出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2本章字数:3354字

        坐在茶楼的包间里,凤倾瑶和圣神棍相对而坐。

        如玉般清透的手指搭在凤倾瑶的腕儿上,圣神棍闭上双眸,细细诊脉。

        凤倾瑶有些无聊,于是仔仔细细打量那神棍的面具,试图通过面具看到下面那张脸,难道说,是因为长得太丑,所以不敢见人?还是长得太好,怕被人缠上?

        不过,貌似牛X的人都喜欢这样,把自己弄成很神秘的样子,让别人敬仰。

        不过这个神棍,从凤镇远寿宴那天看来,倒像是有些能耐,不然怎么会算出丢失的手札在凤芸的房间里,那手札是吕游放进去的,知道的人,只有采月和吕游,而这个神棍,竟然也知道,要么就是他早就到了相府,撞见了吕游行事,可是事后她问过管家凤平,凤平说,这神棍一来就直接奔着宴客厅去,所以是不可能撞见吕游的。

        除此之外,他那天还说出凤倾瑶已死的事实,甚至连她重获生机都知道,这就有些玄了。

        或许这个家伙,真的是个会算的?

        毫不隐晦的赤果果的打量着他,凤倾瑶细细眯着眼,脑海中思绪万千。

        “凤大小姐。”神棍突然开口叫她,凤倾瑶连忙睁大眼,应了声,“我在。”

        神棍幽幽的眸光扫过来,“你体内曾经被人强行用银针封住穴道,所以导致经脉不畅,身体的痼疾也是因此形成,若想彻底治好病症,唯一的办法,就是逼出银针,通络经脉。”

        “所以我已经跑了四家医馆,可惜那些大夫都做不到。”

        凤倾瑶无力的叹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跟这个神棍呆在一起的时候,自己会莫名的放松下来。

        却不想,神棍竟然是个登徒子,因为,他突然抓住凤倾瑶的手,和她手掌相对,十指相握!

        凤倾瑶一惊,脸色一赧,就要出言骂他,却蓦地浑身一震,只觉得一股气流自男人的掌中传过来,沿着她的手臂直接进入她的五脏六腑,那股气流,像是虫子一样,让她浑身不自在……

        “喂……”

        “别乱说话,气沉丹田,闭上眼睛,静下心来!”

        圣神棍淡漠的吩咐,随即更强大的一股气流从他的掌心涌入她的身体。

        凤倾瑶连忙闭上眼睛,按照他刚才的话去做,只觉得浑身开始热起来,那股气流,像是调皮的孩子一样,在她的体内横冲直撞。

        沿着她的身体脉络,逐渐汇聚至一处……

        凤倾瑶猛地打了个颤,只觉得被那股气流汇聚的地方,似乎是受到冲撞,难道说,这神棍在给她输送内力,冲穴道?

        不会有其他的了。

        凤倾瑶睁开眼,蓦地对上那神棍那双冷漠的眸……

        淡漠,疏离,不带任何感情。

        四目相对,一个颇为复杂,一个淡漠如冰。

        “啊……”唇瓣中突然溢出一声痛苦的低叫,凤倾瑶只觉得身体轰的一下,像是有道阀门突然被打开,冷汗不知为何一下流出来。

        “小姐,你怎么了?”采月在一旁担忧的开口。

        凤倾瑶摆摆手,“我没事。”

        随即看向圣神棍,“你帮我把穴道冲开了?”

        神棍不说话,只是抬起手,轻落落在凤倾瑶的头上,凤倾瑶心头一跳,刚想躲开,那神棍却突然捏住什么东西,在她的头上用力一拔!

        “嘶……”凤倾瑶疼的眼前发黑。

        再睁开眼,眼前一枚银针被男人捏在指尖,散发着阵阵寒光。

        “这就是封住我穴道的那枚银针?”凤倾瑶惊讶的看向他。

        圣神棍点头,“不错。”

        凤倾瑶好奇的靠向身后的椅背,“谢谢你,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何一而再再而三的帮我?”

        圣神棍淡漠的撩她一眼,“不过看你顺眼罢了。”

        看她顺眼?

        “呵,那我是不是该感激涕零了?”

        神棍嘴角微抽,不动声色道:“随你!”

        “咳咳,好吧。”凤倾瑶觉得有些冷场,有些尴尬,可到底这神棍是帮了她好大一个忙的,拍拍桌子,凤倾瑶大方开口,“你想吃什么,我请客。”

        圣神棍冷睨着她,“凤大小姐,一顿饭钱我还是付得起的。”

        “是,您是全天下人人敬佩的神算先生嘛,当然付得起,不过我是为了感激你,所以,还请圣先生笑纳!”

        凤倾瑶什么时候这么软气过,果然,拿人手短啊。

        圣神棍幽幽扫她一眼,“凤大小姐想请客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确定,你带了足够的钱么?”

        “纳尼?”凤倾瑶竟然瞬间爆出了日语,连忙吐吐舌头,“不是你什么意思啊?”

        说她钱不够,凤倾瑶连忙从采月手里要过钱袋,打开一看,不由得傻眼,“采月,怎么就带了这么点儿钱?”

        采月欲哭无泪,“小姐,这是我们所有的积蓄了。”

        凤倾瑶泄气的将钱袋扔到桌子上,颓然道:“圣先生,今天恐怕报答不了你了,改天我一定请你吃顿好的。”

        “不必改天了,就今天吧,你也不用请我吃饭,你只需答应帮我做一件事。”

        凤倾瑶脸色一黑,果然天下是没有免费的午餐的!

        “好吧,圣先生请说,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圣神棍从宽大的衣袖中取出方才在药店买的药,“这是邀月殿下的药,他府上的人拖我买给他,但是我有事暂时无法前去,所以,劳烦凤大小姐走一趟,帮我这个忙。”

        给楚邀月那个妖男送药?

        凤倾瑶眨眨眼,“就这么点儿事?”

        “没错。”神棍淡漠看她一眼,“这比起我帮凤大小姐治愈多年痼疾,不过是小事一桩。”

        凤倾瑶眼角抽动,无奈,“那是当然,这件事我答应你就是。”给采月使了个眼色,让采月收起那些药。

        凤倾瑶随手拿起一个茶杯在手心里把玩儿,“圣先生,有一事我还是想问你。”

        “凤大小姐请讲。”

        “那我就直说了,你到底能算的多准?”

        圣神棍疏离的眼眸淡漠如水,冷睨过来,“世间大多数事情都能算出,凤大小姐为什么这样问?”

        “圣先生可记得昨天在家父寿宴上,你说我早已命丧他人之手,却又重获生机一事?”

        神棍眉目深深,冰冷的目光落在凤倾瑶的脸上,像是带着某种审视一般。

        “没错,卦象显示的确如此,卦象还显示,你并不是凤倾瑶,或者说,你是凤倾瑶,却不应该是这里的凤倾瑶。”

        隐藏在心底深处的话就要脱口而出,却在到嘴边的那一刻,生生止住。

        凤倾瑶心悸的看向他,突然嗤笑一声。

        “圣先生这一卦算的不准呢。”

        “不准么?”神棍幽凉的唇瓣有些讥诮,“凤大小姐若认为不准那便不准吧。”

        “呵呵……”凤倾瑶低笑,“好了,这件事翻篇,再不提了。”伸手夺过神棍手里的茶杯,凤倾瑶亲自斟了杯茶给他。

        “圣先生交代的事,我一定办好,至于今日之前的事情,圣先生帮我也好,还是我言语之中多有得罪,咱们都不计较了,我以茶代酒,敬圣先生一杯,希望咱们相处愉快!”

        圣神棍眉峰上挑,接过那杯茶,“如此,那在下便却之不恭了。”

        一杯茶饮尽,一笑泯恩仇。

        放下酒杯,凤倾瑶站起来,“时间不早了,我去做圣先生交代的事情,先告辞了。”

        圣神棍微微颔首,凤倾瑶拉着采月出了茶馆。

        紫袍男子目光落在楼下的长街上,如玉的指尖凭空出现一朵雪色莲花,那莲花像是刚刚绽放一般,上面还带着露珠,手指微微一动,那露珠便滴落在茶杯里,荡开一圈涟漪,接着便散去。

        包厢的门突然被敲响,三声过后,一灰色粗布衫的汉子拉开门走进来,恭敬地抱拳:

        “先生。”

        “查的如何了?”

        那汉子表情有些挫败,“属下将所有能找的地方都找了,一无所获。”

        神棍长袍一挥,站起身,神情淡漠,“我知道了,凤镇远如此宝贝那样东西,一定会贴身带着,你盯紧他,伺机动手。”

        “是。”

        “对了,属下还发现一件事。”

        “说。”

        “凤镇远今天上午趁着凤倾瑶不在的时候,去她的院子搜寻了一番,看那样子是在找什么东西。”

        “那凤大小姐回来以后,有什么异常?”

        “并无半点异常。”

        “我知道了,你去吧。”

        那汉子应声,转身离去。

        紫袍神棍指尖轻捏莲花瓣,那一片片花瓣落入杯中,瞬间变成血红的颜色。

        神棍目光深邃,落在热闹的长街上,许久,不曾移开。

        长街很长,可是凤倾瑶却不知道楚邀月住在哪里。

        早知道就问下那个神棍好了。

        “采月,你去找人打听一下,看看楚邀月住在哪里。”

        采月哦了一声,拉了个路人询问,那路人伸手朝着她们相反的方向指去。

        “小姐,打听到了,他们说邀月殿下住在城西的一所宅子里。”

        “城西?”她们现在在城东好么?

        本不想去了,可是想到那神棍帮自己打通经脉恢复武功,凤倾瑶只能是咬咬牙,奔着城西的方向走。

        大约走了快大半个时辰,才走到城西。

        可是到了那里,却也不知道哪一个才是楚邀月的府邸,只能是再次问人,最后,被路人引到一座非常破落的荒宅里。

        “你确定这是邀月殿下的府邸?”

        那路人点点头,“没错,就是这儿。”

        “可是这里连个鬼影都没有?”采月瞪着那人,“你是不是耍我们?”

        那人愣住,随即不耐烦,“你们爱信就信,不信拉倒!”说完,就转身走掉了。

        “小姐!”采月跺脚。

        凤倾瑶伸手拉住她不让她乱喊乱叫,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蜘蛛网,往前走,然而,刚刚踩在地上,就觉得脚下的地面一动,瞬间塌陷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