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2本章字数:3417字

        “小姐小心!”采月慌乱间惊叫一声,伸长手臂想要上前拉住她,然而,凤倾瑶想收脚却已经收不住了。

        脚下的地面瞬间便塌陷出一个洞,凤倾瑶只觉得身下悬空,心头一惊,便扑通一声,掉入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屁股朝下啪的一声摔在地上,顿时传来四分五裂般的疼痛。

        凤倾瑶低咒一声,头顶上传来采月焦急的呼喊,“小姐,小姐!小姐你应我一声,小姐你不要吓我……”采月的声音里夹带了浓浓的担忧和哽咽,想来那丫头是吓坏了。

        凤倾瑶扯着嗓子冲着上面的采月大喊一声,“我没事。”

        采月听到了她的声音,趴在洞口,冲着她喊道:“小姐,你等等我,我去找人来救你。”洞里传来回声,在耳边绕了一阵儿消失。

        凤倾瑶看着距离自己有好段距离的洞口,隐隐透进光来,可是那光却照不见她所在的位置,这就是说明,这洞很深。

        不过,这里为什么会有一个洞?或者说是一口枯井?

        楚邀月……如果不是为了给他送药,她也不会掉到这个地方来,果然只要跟那个男人扯上关系的事情,就没有一件好事。

        深吸一口气,凤倾瑶揉着酸疼的屁股从地上爬起来,像黑瞎子一样在周围的墙壁上摸了几下,湿湿滑滑的,像是青石长了苔,可惜没有光也没有火,无法看清楚自己到底在什么样的地方。

        手沿着墙壁一点点摸,像是有许多平滑的石块垒在一起,突然,凤倾瑶摸到了一块儿异样的凸起,特工的直觉告诉她这不正常,按照推理,这个凸起的石头很可能是某个机关的开关,想了一下,正决定按下去,颈后便传来一阵幽凉的风。

        阴邪而又诡异的风……

        凤倾瑶呼吸莫名一滞,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脚下像是灌了铅一般,竟然半分都移动不得。

        而那背后,似乎是有个阴森的目光在盯着她看,明明没有丝毫声音,她却觉得恐惧……

        贴在墙壁上的手,缓缓攥成拳,凤倾瑶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咬住唇瓣,滴答……

        滴答……

        耳边传来水流滴落到地上的声音,一下一下,敲在心口上。

        来不及多想了,身后那个分不清是什么的诡异气息已经动了。

        他动了,凤倾瑶也动了。

        凤倾瑶用最快的速度转身,一拳变掌拍出去,啪的一声,却打在了虚无处。

        凤倾瑶只感觉自己面前一阵罡风闪过,有冰凉的布料刮过脸颊,刺刺的疼。

        这时的头顶上隐隐有光透进来,那一刹那,凤倾瑶突然看见了一张惨白的鬼脸,躲在黑色的斗篷里,那个身影躲开了凤倾瑶的掌法,站在离她较远的距离,一双死人般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那双眼睛,怨毒如蛇眼。

        凤倾瑶心头猛地一颤,冷汗瞬间流下,她紧张的连呼吸都屏住。

        她眼睁睁的看着那穿斗篷的家伙的背后,开了一道门,那影子冲着她露出一个诡异而又阴森的笑,嗖的一下身形后退,退到那门里,那扇门像是感应到一样,瞬间合上,一切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凤倾瑶难以置信,反应过来时,连忙扑上前,却只碰到一壁冰凉的滑苔。

        她大骇不已。

        拳头用力砸在墙壁上,却感受不到墙壁后面是空的。

        难道这只是幻觉,她撞到了鬼打墙,还是一切是真实的,那么刚刚那个,是人,是鬼?

        “凤小姐!”身后突然传来一个粗噶的声音,带着几分沧桑,凤倾瑶猛地一惊,转身。

        一张惨白的脸突然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凤倾瑶只觉得呼吸蓦地一滞,喉咙像是被人掐住一般,眼前那张脸距离自己极近,近的她都能感受到来自那人身上的味道,像是腐烂的尸体一般。

        胃里翻滚,恶心的感觉直冲头顶,凤倾瑶被这股莫名的恐慌弄得想要大叫,可是嗓子却丝毫声音也发不出,她就那么直腾腾的盯着那张脸,看着那张脸上露出阴测测的笑……

        “小姐,小姐?”有人在拼命地晃她,凤倾瑶瞬间惊醒,蓦地睁开眼,明亮的光一下扑面而来。

        定睛一看,采月破涕为笑,回头冲着一个魁梧的背影喊道:“忠叔,我家小姐醒了。”

        那人转过身来,藏蓝色的袍子下裹着魁梧的身材,那张沧桑的脸,似曾相识。

        他走过来,对着凤倾瑶简单见了礼,“凤大小姐醒了,我听你的丫头说,是圣先生托你给我家殿下送药。”

        “你……”凤倾瑶觉得自己像是在哪儿见过他,听他一说殿下,便想起来了。

        “你是楚邀月的人?”

        忠叔微微一滞,表情古怪的看着她,“是。”

        凤倾瑶哦了一声,连忙从地上站起来,对着忠叔道:“邀月殿下在哪儿,我可以去看他么?”

        忠叔颔首,“凤大小姐请跟我来。”

        凤倾瑶刚要迈开脚步,忽然想到自己刚才掉下去的那个洞,那个诡异的斗篷鬼脸人,还有之后。

        “等一下。”凤倾瑶顿了顿,转身快步走到自己刚才掉下去的位置,那里的地面,依然平坦如初。

        她试探着将脚踩下去。

        “凤大小姐小心,那下面是一口枯井,常年搁置,你方才就是无意间踩错了地方,所以掉了下去。”忠叔站在她的旁边,表情有些严肃。

        凤倾瑶侧头看向他,有些疑惑道:“方才是你救我上来的?”

        “是,我下去的时候,凤大小姐昏倒在地上,所幸的是,凤大小姐并没有受伤。”

        忠叔眼中精光一闪,继续道:“凤大小姐,我家殿下身体不好,我不能离开太久,我们走吧。”

        凤倾瑶心有疑惑,收回脚,扭头看向脚步略有急促的忠叔。

        莫非他是知道什么?刚才在那井下面,最后的时候,她看见的那张脸,有些熟悉……脑海中突然闪过一道光,凤倾瑶顿时睁大眼,那最后一刻,她看见的那张脸,分明就是忠叔!

        所以说,忠叔在骗人!

        还有,她根本不是自己晕倒的,她分明就是被吓到了,呼吸困难,然后被一股尸体腐烂的味道恶心到,可是她到底是怎么晕倒的?

        忠叔,楚邀月,他们,到底在隐瞒什么?

        再次看了一眼那枯井的位置,凤倾瑶咬了咬牙,喊上采月跟上忠叔。

        一路所走,断壁残垣,杂草丛生,这所荒宅其实并不大,但是因为常年荒芜,生了许多野草野菇,脚下的步伐便成了深一脚浅一脚。

        幸好有忠叔引路,没多久,他们就走出了荒宅,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幽静的院子。

        说是院子,其实并没有墙,像是一片空地被人用篱笆围了起来,盖了几间房子,颇有一种与世隔绝的安宁。

        院子里有两棵高大的梧桐树,树下有桌有椅,有棋盘,可见主人是个高雅之人。

        凤倾瑶自是想不到这么多,她只是好奇,楚邀月竟然会住在这样一个地方,当真是有些奇怪。

        忠叔将她们引到院子里,让她们稍等片刻,然后进了一间屋子里。

        隐约听到屋内淡淡的说话声,接着忠叔便走出来,让她一个人进去。

        凤倾瑶睨了忠叔一眼,并未从他的脸上看到异样。

        但是她不会看错,在井下后来见到的那个人,就是他。

        所以,她要弄清楚么?还是算了……

        亦或是问问楚邀月?

        “小姐,圣先生交代的药。”

        凤倾瑶正愣神儿,采月走到她身边碰了碰她,凤倾瑶接过药,进了屋子。

        一进屋,迎面扑来一股浓烈的中药味儿,有些呛,凤倾瑶掀了珠帘进了里间,床榻后,隔着帘子,听到楚邀月断断续续的咳嗽声。

        见他这病怏怏的样子,凤倾瑶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按理说,她该幸灾乐祸的,毕竟这妖男在宫里又将她摆了一道,还害她差点儿被乱棍打死,可是撑着那破烂的身体,救她的也是他。

        这种心情,复杂而又纠结。

        上前两步,凤倾瑶的手落在那帘子上,正准备掀开,里面的人就开口了。

        “咳咳,凤大小姐,你来了……”那人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凤倾瑶刷的一下掀开帘子,楚邀月那张苍白却俊美的面孔就映入眼帘。

        “你怎么知道我要来?”凤倾瑶问的直白,丝毫没有犹豫。

        楚邀月不答,咳了两声,抬眼看向她。

        四目相对,有些尴尬,凤倾瑶别过眼,“我来给你送药,哦,是圣先生让我送过来的。”

        “圣先生?”楚邀月凤眸里闪过一抹疑惑。

        “对,我欠他份人情,便帮他跑这一趟。”

        楚邀月眸色微敛,唇角动了动。

        “今天宫里的事……”

        “对,我正想问你,楚邀月,你今天在宫里是故意的对不对?”

        凤倾瑶的眼神儿有点儿凶,脸色微冷,她心里恼着,手里的药一股脑砸到他的身上。

        那点儿力道对楚邀月来说不算什么,想起今天在宫里,他故意让太后等人误会她和他的关系,唇角扯开,墨眸流光闪闪,挑向她。

        “左右你也不想嫁予昭王,我帮你不正好?”楚邀月声音懒懒地说道。

        滚他娘的正好啊!

        凤倾瑶美眸怒瞪,双手恨不得上去掐他的脖子。

        看着她怒气凶凶的样子,反倒有些女儿家的娇嗔味儿,楚邀月咳了咳,眼角眉梢都带了戏谑的意味。

        “凤大小姐若是嫌我多事,那我明儿就入宫回了太后,说今日之事,全是邀月一人自作多情,求太后成全了你跟昭王!”

        看着楚邀月那妖孽的脸上带着明显戏谑的笑,凤倾瑶羞怒,“谁稀罕你的帮忙,如果不是你,我至于一下子得罪了昭王和太后,楚邀月,我真怀疑我是不是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要你如此算计我!”

        “凤大小姐好聪明!”

        楚邀月忽然抬起眼,一派从容的看着她,唇瓣微扬,宛若沾了胭脂的红,眉目渐深,幽幽道:“我们之间的仇恨,就一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