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凤家家主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2本章字数:3282字

        “十五年前,我被从北燕送到东陵,成为质子,入住右相府,等待圣旨传召,那时我年幼,母妃去世的早,皇后又不是我生母,你能想象得到,我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越是没有母亲,便越渴望母亲的那份爱,幸运的是,我在右相府,遇见了你的母亲,她很照顾我。那时她才嫁给凤镇远不到一年的时间,她怀了孩子,那个孩子便是你。没多久你就出生了,可是我却发现绡姨变得越来越不快乐,她经常抱着襁褓中的你发呆,于是我便问她怎么了,她告诉我,长大以后千万不要做那薄情寡义的男子,要做就要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儿,她还告诉我,若有朝一日,她不在了,让我带着你,远走高飞。”

        楚邀月想起了当年的场景,那个一身骄傲的女子说起远走高飞时,满眼都是海阔天空一样璀璨的光芒。

        她是那样渴望外面的世界,却终其一生,都被锁在宅门大院里,至死不得离开。

        “后来呢,后来怎样?”凤倾瑶忍不住催促,阮红绡的过往,在她的记忆里,只有那么一星半点,其余记在手札里的,却并不完整,甚至有些匆忙,她没有想到,楚邀月竟然会跟阮红绡在一起呆过那么久,那样令人人魂牵梦萦的一个女子,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记录下那样悲伤而又怨恨的文字,留给自己唯一的女儿。

        她迫切的想要知道,想要知道那些秘密,或许在那些秘密的背后,又有其他的什么,她虽然不知道,但是那种感觉,格外强烈。

        楚邀月睨了她一眼,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他顿了顿,继续说下去:“绡姨死了,七窍流血而死,他们都说绡姨是病死的,就连她的贴身丫鬟也说绡姨恶疾缠身,命数已尽。但我却不信,我要查出绡姨的死因,结果却中了别人的奸计,我从屋顶上摔下来,摔断了腿,没有人救我,那天下着大雨,我在雨里泥里一直爬,然后我遇到了一个人……”

        楚邀月说到这儿突然顿住了,凤倾瑶跟着揪心,百般滋味煎熬着。

        见他凤眸冷冽的眯起,继续道:“遇到那个人,造就了我此生的噩梦,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站起来过。”

        眸光淡漠的扫了一眼自己的双腿,楚邀月自嘲的笑了笑,“我的一双腿断送在了相府里,可我记得绡姨的话,我要带你远走高飞,可是,折了翅膀的鹰,怎么远走高飞?我连你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就被人带离了相府,一道圣旨,将我送入皇宫,东陵的皇帝似乎是害怕北燕找他们的晦气,于是百般补偿我,让我跟着皇子们一起读书,让所有的人把我当皇子一样看待,可是,我却再也没有机会,回去找你,回去查找绡姨的死因。”

        “一直到四年前,忠叔来东陵寻我,为了方便寻你以及调查绡姨的死因,我让忠叔买下这座宅子,跟皇上请求搬出皇宫,我才终于可以有机会见你。”

        “但是,这四年来,你一直没有去见我,直到前几天?”凤倾瑶冷眸挑向他。

        “对。”楚邀月咳了咳,大概是话说的多了些,声音有些沙哑不清。

        凤倾瑶神色复杂的看着他,没有想到,他竟然经历了这么多,而他与自己原身的渊源竟真的这么复杂,心中一软,又看他挺不容易的样子,凤倾瑶转身倒了杯茶端给他。

        楚邀月微微一愣,随即笑开了,柔柔的唤了她一句,“瑶儿……”像是找到了宝。

        凤倾瑶有些尴尬,用力塞到他手里,“你快喝!”

        “额……”楚邀月低笑出声,这一笑,便引得屋内万般光辉璀璨,凤倾瑶痴痴地看出了神儿。

        蓦的一回神儿,暗叹男色害人。

        为了掩盖自己的不自然,凤倾瑶清了清嗓子,问道:“那你这些年,有没有查到我母亲的死因?”

        阮红绡是被人害死的她知道,根据阮红绡手札的记载,是她的饮食中被人下了慢性毒药,那些毒药长年累月在体内堆积,最终汇聚到一起,毒发而死。

        那么,楚邀月查到的呢?

        “绡姨是被人下毒害死的。”楚邀月拳头用力握紧,眉头深锁,眼中寒光一闪,“不止如此,还有你。”

        楚邀月看向凤倾瑶,握紧的拳头松开,他伸出手,下意识想要触碰凤倾瑶,凤倾瑶轻灵的闪开,不去看他失落的表情,“我怎么了?”

        楚邀月的手僵在半空中,笑容苍白而无奈。

        他看向她,目光里柔柔的一片,“瑶儿,你知不知道,你真正的身份?”

        “我真正的身份?”凤倾瑶惊疑,竟发觉自己有些紧张,惶惶问道:“什么意思?”

        “瑶儿。”

        楚邀月淡淡的看向她,目光深邃似有深意,“凤家的家主,并非凤镇远。”

        凤倾瑶心头猛烈一惊。

        他怎么会知道?

        “是我娘告诉你的?”凤倾瑶隐藏住眼底的骇然,表现出惊讶的样子,藏在衣袖里的双手不由握紧。

        “绡姨从来没有跟我说过,是我无意间发现的。”

        这样么?凤倾瑶拨弄了一下头发,“这样啊,那,凤家的家主,应该是谁?”

        楚邀月一双黑曜石般的眸深深锁住她,唇边的笑俊雅而温柔,“我以为你知道。”

        “恩?”凤倾瑶挑眉。

        “是你。”楚邀月认真的看向她,目光坚定,“瑶儿,凤家真正的家主,是你!”

        “我……”凤倾瑶掩去心中的异样,睁大眼,愣愣的,“是……我?”

        “没错,是你。”楚邀月淡淡一笑,“你是凤家家主,是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所以瑶儿,你必须选择跟我站在一起,而我,也会帮助你,一起夺回家主之位,然后找出害死绡姨的凶手,帮她报仇!”

        说的倒是很有道理,甚至令她有些心动,可是想到那些不确定的因素……凤倾瑶皱了皱眉,“然后呢?我坐上了凤家家主之位,是不是要帮你找出害你双腿残废的凶手?”

        尽管这一切跟凤家有扯不开的关系,但是,楚邀月是北燕皇子。

        历代皇室子孙,没有一个肯居于人后,更何况是楚邀月,神神秘秘的,如此忍辱负重的人。

        还不止如此,凤家家主,历来都是东陵的权臣,掌管兵权,一旦她有了兵权,那么楚邀月,会不会还有别的什么要求?

        万事皆有可能,所以,她必须谨慎。

        “瑶儿不相信我?”楚邀月眼底一沉,身子慵懒的靠在软枕上,冷冷的看着她。

        男人嘴角的笑看起来温柔,可却没有丝毫的温度,冷漠,疏离,甚至有些让人瘆的慌。

        凤倾瑶头皮发紧,抿着唇,许久才开口,目光对上他,“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不确定。”

        不确定是不是要跟他统一战线,不确定是不是要完全相信他,虽然,关于阮红绡的那一部分,她猜想是真的,但到底,她跟楚邀月不熟。

        因为不熟,所以她需要考虑。深深地看了楚邀月一眼,凤倾瑶抬起下巴,“我需要时间想一想,当然,希望我想清楚的时候,邀月殿下也能拿出诚意来。”

        “诚意?”楚邀月蹙眉。

        “对,邀月殿下的诚意,不是空口说白话就可以赢得盟友,我希望听到的是,邀月殿下,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为阮红绡报仇,绝对不是楚邀月的真实目的,而他的真实目的……

        凤倾瑶不确定,到底是不是。

        颇为复杂的从他身上收回目光,凤倾瑶衣裙翻动,转身欲走。

        “瑶儿,你对昭王的感情是真的么?”身后那男人突然开口,凤倾瑶脚步顿住,“什么意思?”

        “若你想要嫁给昭王……”

        “不会的,我是不会嫁给他的。”

        “呵呵……”男人满意的笑了,“如此,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凤倾瑶拧着眉,扭头瞪他。

        “瑶儿,我答应过绡姨,一定会好好照顾你,所以,我会为你寻找一个天下最好的夫君来配你。”

        这话,竟又像是要掌控她的人生似的。

        凤倾瑶表情冷了下来,“不牢殿下费心,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做主!”言罢,凤倾瑶提起裙角,头也不回的走出楚邀月的房间。

        院子里,采月正焦急的张望,见她出来,连忙迎上来,“小姐,你终于出来了,邀月殿下没有为难你吧?怎么送个药要那么久,我方才好像还听到你们吵架来的。”

        凤倾瑶捏捏她鼓鼓的脸颊,心情顿时好了不少。

        亲切的拍拍她的头,“傻丫头,吵架是为了更好地沟通,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吧。”

        采月哦了一声,有些不解的琢磨,什么叫做更好地沟通啊……吵架还能好好沟通了?

        “凤大小姐,我送你们出去吧。”忠叔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站在她面前,锐利的目光像是寒光闪烁的冷箭一般射向她。

        凤倾瑶忽然想起来时掉下去的那口枯井,以及那鬼脸的怪异人,“忠叔,我问一句,你在井下救我时,有没有看到什么人,穿着一件黑色的斗篷,整张脸惨白兮兮,像是鬼一样?”

        忠叔脸色骤然一变,喝道:“凤大小姐看花了眼吧,那不过就是一口普通的枯井,好了,时间不早了,凤大小姐请吧!”

        逐客令一下,凤倾瑶顿时明了。

        这个忠叔绝对有问题,至于里面那个病秧子……

        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

        “忠叔你真的没有看见么?”

        凤倾瑶不死心,再度问出口。

        忠叔却是冷了脸,再不开口,只是看着她的目光,多了几抹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