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被迫接旨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3本章字数:3296字

        婚已赐下,凤倾瑶被请出朝政殿,整个人有些不在状态,想来那皇上不会莫名其妙的任由她拒绝了昭王的婚事,更不会随便将她赐给楚邀月,唯一的解释,便是那位依旧在朝政殿里的神棍,跟他说了些什么。

        可是凤倾瑶不知道他到底说了什么,能够影响皇帝的决定。

        刘全站在她旁边,笑容有些轻蔑有些冷嘲,阴阴一笑,“恭喜凤小姐,虽说邀月殿下不及昭王殿下身份尊贵,但好歹也是一国皇子,更是深得咱们圣上厚待,凤小姐得此良婿,真是可喜可贺!”

        贺贺贺,贺你个头呀!

        凤倾瑶不能胡言乱语,只能是心中暗骂,然后冲着刘全那个大太监傻傻一笑。

        朝政殿内,皇上对着圣先生,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

        “若不是圣先生今日入宫,恐怕朕不会那么轻易否了凤倾瑶和昭王的婚事,不过将她指给北燕皇子,若有朝一日,楚邀月觊觎北燕皇位,那朕岂不是给了他最大的助力?”

        圣神棍淡然一笑,长袖微动,唇边的笑容高深莫测,“皇上大可放心,北燕四皇子楚邀月,恶疾缠身,不良于行,对皇位没有半分威胁,凤倾瑶虽为凤镇远嫡女,但是父女关系势如水火,即便将来凤倾瑶受难于北燕,凤镇远也不会相助,如此一来,没有了威胁,皇上大可安枕无忧。”

        “此外,北燕太子生母凤贵妃还是凤镇远的姐姐,若是皇上只是担心凤镇远背后的势力,大可不必如此!”

        圣先生一番分析,顿时让陵帝茅塞顿开,大掌拍在桌案上,哈哈一笑,“圣先生所言极是,如此朕便放心了。”

        圣神棍莲唇浅浅勾弄起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出了皇宫,凤倾瑶不愿回府,她知道,绝对不出一个时辰,赐婚的圣旨便会到达相府,她才不要傻缺缺的在那儿领旨。

        而且这事,绝对与那个神棍有关,否则,陵帝不会闲的将她一个手握重兵的右相之女赐婚给楚邀月,那不是把好事都送给人家么!

        所以,凤倾瑶踢了踢脚下的石头,站在宫门口,她要等那神棍出来,问问他到底为何。

        “石子莫非惹凤大小姐生气了么?”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凤倾瑶嚯的转身,恼怒的瞪着他。

        “圣先生总算出来了,我倒是想知道我是哪里得罪了圣先生?”

        紫袍男人长袖飘飘,淡漠的眸光扫过来,“凤大小姐何出此言?”

        凤倾瑶冷嘲,“圣先生不要告诉我今日朝政殿的事情与你无关。”

        神棍眼角微抽,淡淡道:“你与楚邀月的婚事的确是我一手促成,至于原因,我想你应该知道。”

        凤倾瑶心底冷哼,“所以说,你是收了楚邀月的好处?”所以就帮他……

        楚邀月这厮,果然不简单。

        “凤大小姐错了。”神棍眼神疏冷,“我只是好意,若你母亲还在,今日之事自然轮不到我来做主,可你母亲已去,我只是代她完成遗愿。”

        又是阮红绡的安排?

        凤倾瑶甚是好奇,这阮红绡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从那本让凤镇远日思夜想的手札,到一个神秘的夙月楼,再到这个邪乎其神的神棍,到她的婚姻大事,哪里都少不了她的安排。

        可是为什么她心里隐隐觉得有些奇怪,似乎哪里不太对劲儿?

        凤倾瑶紧锁眉头,看向神棍,“如此说来,圣先生必定与我母亲熟识了?”

        神棍表情冷漠,淡道:“这些事你慢慢就知道了,我离开朝政殿时,皇上已经让人去相府宣旨了,若你这会儿回去还能赶上。”

        就是为了不赶圣旨所以才不回去,凤倾瑶耸耸肩,“那样的圣旨,我才不要接。”

        圣神棍眸光一冷,长袖一去甩,下一刻,凤倾瑶就感觉手腕儿被一只冰凉的大掌抓住了。

        “喂,你放开我!”凤倾瑶恼怒,俏眉一横。

        圣神棍却是用力抓紧她的手,“事已至此,容不得你犹豫。”话毕,拉着她就上了他的马车。

        结果,凤倾瑶是被他一路押回相府的。

        刚回到相府,皇宫里宣旨的太监就紧随其后到了。

        那太监下马,见到圣神棍,恭恭敬敬的见礼,然后站在相府门口高呼,“圣旨到!”

        尖细的声音穿透整个相府。

        然后,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相府院内,就哗啦啦的跪了一地的人,凤倾瑶也被圣神棍推出去,跪在了凤镇远的身旁,凤镇远本想说她几句,可是瞧见圣神棍便什么话都不说了,只是瞪了她一眼,然后等待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右相府大小姐凤倾瑶与昭王殿下,心意相离,特此解除婚约,但念凤大小姐才貌双全,另择良婿匹配,北燕皇子楚邀月,性情温厚,深得朕心,特此赐婚,许凤家小姐凤倾瑶为妃,以示朕心,共结两国姻亲之好!钦此!”

        太监宣旨完毕,除了凤倾瑶懒懒的叩谢接旨,其他人都是一脸的目瞪口呆。

        凤镇远更是难以相信,惊愕的看着凤倾瑶,也顾不得招待那宣旨之人,用力一甩袖站起,冷着一张脸,“你跟我来书房!”

        凤倾瑶无力叹口气,站起身,经过圣神棍身边,用力撞向他的肩头,表示自己愤怒无比。

        神棍没吱声,只是一双薄凉至极的眸盯着她的背影,瞬间卷起一片汹涌的波涛。

        凤镇远书房内,凤倾瑶冷漠的看着这个被称作父亲的男人,唇边勾起一抹讥诮的冷笑。

        “父亲有话就直说吧,我在这听着呢。”语气不善,态度不好。

        凤镇远拧紧眉头,脸色阴沉,“你瞧瞧你现在是什么样子,目无尊长,不知恭谨,你亲手搅黄了与昭王的婚事,偏偏要去嫁个残废,还是北燕的皇族,你这是要把我凤家推入万劫不复之地么?”

        哗的一声,凤镇远将桌子上的所有东西扫落在地,一把夺过她手中的圣旨,翻开看了两眼,冷哼一声,甩在地上。

        “真是打的好主意,将我凤镇远的女儿,送去北燕做皇子妃,难道他就不怕我手中的兵权么?”

        “父亲何必动怒?”凤倾瑶自然明白凤镇远的震怒从何而来,不过是陵帝怕他一家独大,拥兵自重,有朝一日起兵造反,所以也就顺水推舟,把她这个正牌儿昭王妃推了出去,借此牵制凤镇远,可是陵帝不知,她与凤镇远向来就不是一路人呢。

        弯唇浅笑,凤倾瑶捡起地上的圣旨,看向凤镇远,“父亲难道不明白,皇上是怕我凤家权势过大,所以才有此举!”

        “哼!”看着这个女儿与死去的阮红绡那相似的眉目,凤镇远冷哼一声,“此事你究竟参与了多少,别以为我不知道,前些日子给妍儿赐婚时,你就想要与昭王解除婚约,你在皇宫中与楚邀月眉来眼去,不清不白,被人撞见,竟然还顶撞太后,真是丢尽了我凤家的脸面。”

        心中又愤又怒,却又不好发作,毕竟他想要得到的那本手札还不清楚是不是在凤倾瑶的手中,凤镇远想起阮红绡留下的那份证据,立刻双拳紧握,恨不能将过去的一切全数抹杀干净!

        一拳捶在桌案上,桌子瞬间被砸出一个坑,凤镇远阴冷的目光冷睨着凤倾瑶,“事已至此,你只能嫁给楚邀月。”不过出嫁之前,那份手札,他必须拿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这个女儿,怕是不能留了。

        眼底深处,杀机隐现。

        凤镇远收回目光,冷道:“这场婚事,你好自为之!”

        冷冷甩袖怒哼,大步离去。

        凤倾瑶嗤笑一声,凤镇远以为她没有看见么?作为杀手,天生便对杀气敏感,他方才说话时,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气,那一刻,凤倾瑶就已经明白,凤镇远是绝对不会让她顺利嫁给楚邀月的。

        幸好,她的凤青决已小有所成,加上夙月楼的力量,凤镇远即便是想杀她,也没那么容易。

        何况,还有楚邀月那个腹黑妖男,一心想娶她,怎么能容忍别人欺负她?

        “大小姐!”凤镇远走后,凤平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书房外面,唤了凤倾瑶一声。

        凤倾瑶转身走出去,“什么事?”

        凤平见四下无人,才上前低声道:“如今圣旨赐婚,婚事已经不能更改,邀月殿下少年受恩于你母亲,必然不会亏待了你,婚期将近,大小姐更要小心,凤镇远肯定会加紧搜查下半部分手札的下落,这几日,不要让凤凌离开你的身边。”

        凤倾瑶点头,“我知道了,管家也要小心,不要被人瞧出异样。”

        凤平颔首,然后看着凤倾瑶离开凤镇远的书房。

        已经预料到这场赐婚,会引来风波无数,这不,凤倾瑶刚走出主院,就撞见了一身罗裙美艳柔婉的凤妍。

        凤妍勾着柔柔的笑,眼里却是些幸灾乐祸的意味。

        “恭喜大姐姐再得良缘,妹妹原本想着可以和大姐姐一同嫁入昭王府,我们姐妹共侍一夫,那该多好,却不想大姐姐改嫁邀月殿下,倒是有些可惜了。”

        凤妍眼中带笑,分明是挖苦讽刺。

        这下凤倾瑶与昭王彻底没了机会,而她只要顺利进入王府,就会用尽一切办法,当上正妃,到时,这些人,都会被她踩在脚下。

        给身边的丫鬟递了个眼色,丫鬟手里端着一个红色的礼盒。

        凤倾瑶眯了眯眼。

        “妍儿听说邀月殿下身体不太好,所以特意挑了上好的千年人参,希望大姐姐可以收下,一只人参或许不能治愈邀月殿下的病症,这只是妍儿的一点心意而已。”凤妍声音婉转动听,可是凤倾瑶却只听出了嘲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