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 倾城之聘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3本章字数:3347字

        冷冷一笑,推开那丫鬟递过来礼盒,凤倾瑶冷道:“五妹妹有心了,邀月殿下恶疾缠身,所用的药材都是皇宫专供,区区一只人参,还是留着五妹妹自己享用吧。”说完,凤倾瑶就绕过她,迈开脚下的步子。

        “大姐姐以为自己还是高高在上的王妃么?”凤妍转身,冷笑开口,“你别忘了,楚邀月不过是北燕皇族放弃的废皇子,一个质子而已,若不是皇上见他可怜,大家尊他一声殿下,就他,不过是个废物而已!”

        啪!

        一巴掌甩出去,凤倾瑶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凤妍面前,低头俯视着她,眼里一片阴郁,“凤妍,你最好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现在还没有嫁入皇家,而我是凤家嫡女,你敢辱骂我的男人,我岂能容你!”

        凤倾瑶声声掷地,抽她一巴掌根本不足以解恨。

        凤妍低头捂着脸,耳朵里一阵嗡嗡作响,被凤倾瑶毫不留情的打了一巴掌,她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听到这句话,瞬间回神,猛的抬起头,目光逼视着她,狠道:“你不容我?凤倾瑶,你得意什么,嫁给楚邀月,你便连一丝利用价值都没有,你以为,凤家还能容得下你么?”

        话音刚落,凤倾瑶眼中闪过一抹冷厉,指尖一动,凤妍只觉得手腕儿一痛,“啊,你对我做了什么?”

        凤倾瑶一把推开她,“凤妍,不要惹怒我,惹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凤妍一个趔趄,身旁的小丫鬟眼急手快的扶住她,“小姐!”

        凤妍怒的一把将她推开,然后伸手指向凤倾瑶,“你……”

        “怎样?”凤倾瑶抬着下巴,冷眸凛厉。

        看着凤倾瑶露出那样冷冽的目光,凤妍恨恨咬牙,怨恨的目光寸寸剜向她,“凤倾瑶,你狠,你给我等着!”

        怨毒的目光第一次不加任何掩饰的暴露出来,凤妍恨的咬牙切齿,用力一跺脚,然后领着丫鬟气汹汹的走掉了。

        凤倾瑶玩心大起,冲着她的背影吹了个口哨,结果看到凤妍脚步一个错乱,差点儿气的被裙子绊倒。

        “这下得意了?”凤凌不冷不热的声音响在耳边,习惯他神出鬼没来去无踪,凤倾瑶扭头看向他,帅帅酷酷的五官冷若冰块,明明那么好看一人,偏偏如此。

        叹口气,凤倾瑶咂咂舌,“不解气呀,怎么办呢?”

        有些意有所指的冲着凤凌挑眉,凤凌举起冷剑递给她。

        凤倾瑶一把推开,“无趣,回瑶居。”

        凤凌收好剑,目光落在凤倾瑶绝色倾城的小脸儿上,冷道:“秦楼来了。”

        这是凤倾瑶第二次见秦楼,第一次这人给人清爽斯文,睿智温和的感觉,而这一次,凤倾瑶却觉得,这人心思深沉,让人捉摸不透。

        秦楼是来给她送银子来的,五百两雪花银的银票,一张薄薄的纸,交在她手上。

        凤倾瑶接过采月递来的清茶,明眸凝在五百两的数额上,讶异的挑眉,“什么意思?”

        秦楼折扇一摆,笑的几分春风得意,“本月盈利,夙月楼给凤主的脂粉钱。”

        凤倾瑶听完,瞬间就不满了,“你难道不是担心我出嫁的嫁妆丢人?脂粉钱?我人是有多糙,需要那么多脂粉妆点?”

        “呃……”秦楼傻眼,随即讪讪一笑,“凤主倾城姿色,自是无须庸脂俗粉,是秦楼口误,这五百两银子乃是给凤主零花用,至于凤主出嫁的嫁妆,秦楼一定会准备妥当!”

        这还差不多,毫不客气的将银票收入怀中,凤倾瑶瞥向秦楼。

        “圣神棍是你找的?”

        “嗯?”秦楼满脸疑惑,“不是,我与他不熟。”

        不是秦楼?那就是楚邀月了,不然事情不会赶得这么巧。

        现在已经来不及计较那么多,凤倾瑶想到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随手理了下衣角,眉目微抬。

        “最近一段时间,夙月楼的事情只要不涉及到我夺权一事,都不要跟我说,凤凌秦楼你俩决定,另外,抽个时间,我想见一下凤家长老。”

        秦楼非凤家人,所以他的任务只是经营好夙月楼,凤凌是凤家守护使,与凤家长老始终保持着联系。

        所以,凤凌微微颔首,“我会尽快安排。”

        “咦?”采月忽然出声,探头探脑看向门外,“小姐,好像有人来了。”

        凤倾瑶扫了眼秦楼和凤凌,俩人相视一眼,随即同时走进内室。

        采月出门迎人,刚到院子里,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那人插着腰,指挥着几个孔武有力的汉子往院子里抬东西。

        “吕游,你这是在干嘛呀?”采月惊讶不已,看着吕游一脸不解。

        吕游嘻嘻一笑,凑上来张望,“主子呢?”

        采月指了指屋里,吕游一下便窜了进去,像个猴儿似的。

        凤倾瑶虽然坐在屋里,但是一早就听到了采月与他的对话,此番见他闪进来,问道,“你在弄什么?”

        吕游笑的眼角都是褶儿,双手抱拳一拱,“主子,奉我家殿下之命,送来聘礼。”

        聘礼?楚邀月的动作未免太快了些吧?

        她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就这么嫁他呢。

        俏眉微簇,凤倾瑶斜了一眼吕游,“怎么直接抬这儿来了,门房怎么让你进来的?”

        吕游摸了摸那两撇小胡子,嘿嘿一笑,“打着殿下的名号哪里去不得,殿下说了,东西直接送到瑶居,凤家的其他人,不配看。”

        这么嚣张……凤倾瑶指腹擦过殷红的唇瓣,不得不说,有些时候,楚邀月很对她的脾气。

        也许两个人的相处不是件太糟糕的事情,但是……怎么就有一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呢?

        很不爽啊!

        凤倾瑶不爽着喝完了一盅茶,才慢悠悠的走到院子里,看了一圈儿楚邀月送来的聘礼,金银珠宝,绫罗绸缎,满满的共五大箱子。

        倒是不少。

        除此之外,吕游还给她几张叠在一起的纸,凤倾瑶在手里摆弄半天,隐约辨认出几个字:房契,还有地契……

        而且数量不少呢,总共加起来约有五百多亩地及十几家商铺。

        这些房产地产加上价值连城的珠宝,敢情楚邀月真人不露相,这么有钱?

        凤倾瑶眼睛亮了,与此同时,也觉得犯愁。

        这么多钱,她该怎么使用呢?

        钱可是好东西啊,可是眼下她却并不缺什么。

        “秦楼!”对着屋里喊了声,也不管会不会被人看见,凤倾瑶直接把秦楼喊了出来,秦楼出来一瞧,眼中光芒立现。

        好多钱啊……

        “凤主。”秦楼兴味十足的看向她。

        凤倾瑶冲他挑眉,“收了。”

        秦楼唇角一勾,啪的一声收起折扇,“好嘞!”接着,打了个口哨,立刻就不知道从哪儿窜出些黑衣劲装的男子,齐齐对着秦楼拱手。

        秦楼手握白玉扇,遥遥指向那五大箱子珠宝,“全都搬走。”

        吕游一听,顿时傻眼,“喂……你们……”

        吕游看着自己面前一只白皙柔嫩的手,眨眼,抬头,“主子?”

        凤倾瑶收回拦住他的手,笑道:“回去告诉楚邀月,聘礼我收了。”

        “另外……”想起那个男人,凤倾瑶手指搅着自己的发梢儿,“告诉邀月殿下,我明日会去看他。”

        诚然,如凤平所说,婚事已经定下,不能更改,比起沐流昭,最起码楚邀月的身边没有别的女人。所以,看在钱的面子上,她决定,那就嫁吧!

        楚邀月送来的贺礼全数都被秦楼的人搬去了夙月楼,即便吕游一脸的不理解,凤倾瑶还是一脚将他踹出了瑶居。

        直听到吕游在门外嚎叫,“主子,你不仁……”

        哐当一声,关了大门。

        采月搬了藤椅在院子里,凤倾瑶悠闲地坐下来,嗑着瓜子喝着清茶,看着美男。

        秦楼爽朗一笑,折扇合起,“凤主,这笔钱你打算怎么用?”

        凤倾瑶的目光落在刚刚从屋子里走出来的凤凌身上,脑海中突然有了个主意。

        “这笔钱,我打算用来做笔生意。”

        “做生意?”秦楼眉毛一挑,下意识看向凤凌,凤凌俊眉轻蹙,扭头看向凤倾瑶。

        凤倾瑶淡淡一笑,“我知道夙月楼生意不错,楼下包含了酒楼、茶肆、客栈、钱庄等,但是这些远远不够,夙月楼不仅是凤家的眼睛和耳朵,还是凤家的最后一道屏障,如果生意做得过大会太惹眼,引人怀疑,所以,我要摆脱夙月楼,单独走一条路,表面上同夙月楼形成竞争关系,以此淡化夙月楼在江湖中的视线。”

        秦楼的眼睛亮了,也来了兴趣。

        “不知凤主打算如何做呢?”

        凤倾瑶倒了杯茶,手腕儿微微用力向前一托,茶杯凭空飞出去,秦楼伸手一握,稳稳妥妥的一滴未落。

        凤倾瑶初次使用内力,感觉还不错。

        以同样的方式给凤凌一杯茶,然后举杯相邀,“我打算开一家综合性的商铺,集酒楼、歌舞坊、客栈、赌坊于一体,专门承办王公贵胄家的各种大小型活动,此举目的,在于收集情报与赚钱,同夙月楼做的是一样的买卖,但是出发点不同,夙月楼的生意是不分高低贵贱,人人皆可接待,而我这个,只针对各国权贵,不接待普通老百姓。”

        新瓶装旧酒,凤倾瑶迁移了二十一世纪的某些工作室经营办法,来适应这个地方的生存法则。

        凤家传承百年,一代不如一代,她倒是没有什么振兴凤家的雄心壮志,但是她要做的事情,一旦认真了,就会拼尽全力做好。

        这想法在古代未曾有人效仿,所以也不知道会不会如她所想那般火起来,但既然已经决定了,她就打算试上一试。

        见秦楼和凤凌都是一副惊讶又凝重的表情,凤倾瑶目光扫过他们,“你们觉得这想法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