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两男交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3本章字数:3472字

        “你闭嘴!”凤镇远扭头喝住她,转身又看向凤倾瑶。

        凤倾瑶淡淡一笑,将赵玉兰的表情看在眼里,浅道:“不劳烦父亲了,东西放在女儿身上安全的很,况且,还有殿下,殿下会帮着女儿一起保护好的。”

        凤镇远脸色瞬间沉下,可是当着楚邀月的面儿,不好说其他的话,只能是咬紧牙,“如此也好,你觉得妥当就行。”

        “有劳岳父大人挂心。”楚邀月淡淡开口,唇瓣浅笑,如三月春风。

        握紧了凤倾瑶的手,楚邀月凤眸含笑挑向她,“瑶儿,我有些累了,我们去你的院子休息下吧。”

        俊美的五官带着温柔的笑,直让凤倾瑶无力招架。

        抬眼看向凤镇远,凤倾瑶漫不经心的道:“父亲,殿下身体不适,我们就先去休息了。”

        凤镇远冷眼看着她对自己不恭不敬,无可奈何挥挥手,“去吧!”

        从忠叔手里接过轮椅,凤倾瑶将楚邀月推出主院。

        出了主院,凤倾瑶便松开了,也不管那人,径自一个人往前走。

        楚邀月狭长的凤眸微滞,忠叔连忙上前,“殿下。”

        皱了皱眉,楚邀月淡道:“跟上去!”

        凤倾瑶回到瑶居,凤凌已经归来,简单交代了一下采月的情况,就听到院儿外传来轱辘咕噜的声音。

        凤倾瑶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将怀里的房地契塞给凤凌,“帮我收好!”

        凤凌没有细究那是什么东西,直接塞到怀里。

        楚邀月出现在瑶居门口时,恰好看见凤倾瑶的手收回来,从他的角度看到的画面,便是凤凌要拉她的手,凤倾瑶不肯。

        楚邀月顿时沉了脸色,眼中寒光一闪。

        轮椅进了院子,凤倾瑶和凤凌走出来,男子五官清俊,女子容貌倾城,站在一起搭眼的很。

        楚邀月眼底一抹暗沉的光芒迸开,唇瓣冷勾,目光睇向凤倾瑶,“瑶儿,你不打算给为夫介绍一下么?”

        幽冷的目光,锋利的射向凤凌。

        凤凌是男人,自然明白楚邀月的意思,而他,也好奇,凤倾瑶会如何介绍他。

        不过,此时的凤倾瑶却是纠结在楚邀月为夫那两个字上。

        不悦的皱了皱眉,尤其是想起昨晚那个自称是他未婚妻的姑娘,凤倾瑶哼了一声,“邀月殿下搞错了吧,我可不是你娘子,所以当不起你这样的称呼。”

        楚邀月凤眸动了动,勾唇笑道,“瑶儿收了我的聘礼,我们已经是未婚夫妻,这称呼并无不妥。”

        男人的笑,令人炫目,他眼中一片诚恳,无半分虚情假意。

        凤倾瑶还是皱眉,心里不舒服,猛然一惊,她下意识眼皮一跳,一个惊骇的想法出现在脑海中,她,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即便是对楚邀月没有感情,可是已经接受了要嫁给他的事实,所以才会因为他跟别的女人的关系而别扭!

        意识到这一点,凤倾瑶只觉得恐惧,太可怕了,不过就是个婚约,竟然影响到她的心情。

        烦躁!

        按了下太阳穴,凤倾瑶瞅他一眼,“你随便吧,我累了,我想休息,你请便。”

        被下逐客令,楚邀月摸了摸性感的唇瓣,眼底有妖娆的颜色浮上来。

        “瑶儿,你还没有告诉我他是谁?”

        纤长的指,直指凤凌。

        凤倾瑶眨眨眼,唇角弯弯,单手勾过凤凌的腰带,冲着他的眨眨眼,“他呀,我的男人,小凌子,走,我们去休息。”

        气死那妖男!

        凤凌表情一呆,就那么被她牵着腰带走了。

        胸口处却是揣了活泼的兔子一样,跳啊跳不停。

        “凤……凤主。”砰的一声,两人还没等迈过门槛儿,就听到院子里一声巨响,齐齐回头看。

        院子里,凤倾瑶之前最喜欢的藤椅已经四分五裂,还有的碎片飞到了墙上。

        “楚邀月!”凤倾瑶怒了,“你疯了?”

        松开凤凌,大步冲到他面前,怒瞪着他,伸手一指,“你凭什么弄坏我的东西?”

        楚邀月淡淡扬眉,神情不悦,“你说呢?”

        修长的指带着淡淡的药香,捏住了她的腕儿。

        凤倾瑶下意识挣扎,却被男人抓的紧。

        凤凌见状,皱了皱眉,大步上前,一把抽出手中的剑,指向楚邀月,“放开她!”

        “凤凌,放下剑!”凤倾瑶回头对着凤凌摇头,凤凌唇角紧绷,眼里带着杀伐的冷气,长剑不动,依旧指着楚邀月,“我说放开她!”

        “我若不放呢?”男人眉目深沉,深黑的瞳孔渐渐泛起琉璃般诡异的色彩。

        两个男人,四目相对。

        眼神交锋,周围的空气仿若碎裂成冰!

        “够了!”凤倾瑶实在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厉喝一声,“你们两个大男人幼不幼稚?”

        使劲儿挣开手腕儿,然后一把夺过凤凌的剑,插入刀鞘。

        “瑶儿,你不解释一下他是谁么?”楚邀月依然对凤凌的身份耿耿于怀,不,他是对方才凤倾瑶说的那句话耿耿于怀。

        男人唇瓣冷勾,眼角阴冷,睨向凤凌,似笑非笑,“这位少侠,你究竟,与我的未婚妻是何关系?”

        “你闭嘴!”凤镇远扭头喝住她,转身又看向凤倾瑶。

        凤倾瑶淡淡一笑,将赵玉兰的表情看在眼里,浅道:“不劳烦父亲了,东西放在女儿身上安全的很,况且,还有殿下,殿下会帮着女儿一起保护好的。”

        凤镇远脸色瞬间沉下,可是当着楚邀月的面儿,不好说其他的话,只能是咬紧牙,“如此也好,你觉得妥当就行。”

        “有劳岳父大人挂心。”楚邀月淡淡开口,唇瓣浅笑,如三月春风。

        握紧了凤倾瑶的手,楚邀月凤眸含笑挑向她,“瑶儿,我有些累了,我们去你的院子休息下吧。”

        俊美的五官带着温柔的笑,直让凤倾瑶无力招架。

        抬眼看向凤镇远,凤倾瑶漫不经心的道:“父亲,殿下身体不适,我们就先去休息了。”

        凤镇远冷眼看着她对自己不恭不敬,无可奈何挥挥手,“去吧!”

        从忠叔手里接过轮椅,凤倾瑶将楚邀月推出主院。

        出了主院,凤倾瑶便松开了,也不管那人,径自一个人往前走。

        楚邀月狭长的凤眸微滞,忠叔连忙上前,“殿下。”

        皱了皱眉,楚邀月淡道:“跟上去!”

        凤倾瑶回到瑶居,凤凌已经归来,简单交代了一下采月的情况,就听到院儿外传来轱辘咕噜的声音。

        凤倾瑶回头看了一眼,然后将怀里的房地契塞给凤凌,“帮我收好!”

        凤凌没有细究那是什么东西,直接塞到怀里。

        楚邀月出现在瑶居门口时,恰好看见凤倾瑶的手收回来,从他的角度看到的画面,便是凤凌要拉她的手,凤倾瑶不肯。

        楚邀月顿时沉了脸色,眼中寒光一闪。

        轮椅进了院子,凤倾瑶和凤凌走出来,男子五官清俊,女子容貌倾城,站在一起搭眼的很。

        楚邀月眼底一抹暗沉的光芒迸开,唇瓣冷勾,目光睇向凤倾瑶,“瑶儿,你不打算给为夫介绍一下么?”

        幽冷的目光,锋利的射向凤凌。

        凤凌是男人,自然明白楚邀月的意思,而他,也好奇,凤倾瑶会如何介绍他。

        不过,此时的凤倾瑶却是纠结在楚邀月为夫那两个字上。

        不悦的皱了皱眉,尤其是想起昨晚那个自称是他未婚妻的姑娘,凤倾瑶哼了一声,“邀月殿下搞错了吧,我可不是你娘子,所以当不起你这样的称呼。”

        楚邀月凤眸动了动,勾唇笑道,“瑶儿收了我的聘礼,我们已经是未婚夫妻,这称呼并无不妥。”

        男人的笑,令人炫目,他眼中一片诚恳,无半分虚情假意。

        凤倾瑶还是皱眉,心里不舒服,猛然一惊,她下意识眼皮一跳,一个惊骇的想法出现在脑海中,她,该不会是在吃醋吧?

        即便是对楚邀月没有感情,可是已经接受了要嫁给他的事实,所以才会因为他跟别的女人的关系而别扭!

        意识到这一点,凤倾瑶只觉得恐惧,太可怕了,不过就是个婚约,竟然影响到她的心情。

        烦躁!

        按了下太阳穴,凤倾瑶瞅他一眼,“你随便吧,我累了,我想休息,你请便。”

        被下逐客令,楚邀月摸了摸性感的唇瓣,眼底有妖娆的颜色浮上来。

        “瑶儿,你还没有告诉我他是谁?”

        纤长的指,直指凤凌。

        凤倾瑶眨眨眼,唇角弯弯,单手勾过凤凌的腰带,冲着他的眨眨眼,“他呀,我的男人,小凌子,走,我们去休息。”

        气死那妖男!

        凤凌表情一呆,就那么被她牵着腰带走了。

        胸口处却是揣了活泼的兔子一样,跳啊跳不停。

        “凤……凤主。”砰的一声,两人还没等迈过门槛儿,就听到院子里一声巨响,齐齐回头看。

        院子里,凤倾瑶之前最喜欢的藤椅已经四分五裂,还有的碎片飞到了墙上。

        “楚邀月!”凤倾瑶怒了,“你疯了?”

        松开凤凌,大步冲到他面前,怒瞪着他,伸手一指,“你凭什么弄坏我的东西?”

        楚邀月淡淡扬眉,神情不悦,“你说呢?”

        修长的指带着淡淡的药香,捏住了她的腕儿。

        凤倾瑶下意识挣扎,却被男人抓的紧。

        凤凌见状,皱了皱眉,大步上前,一把抽出手中的剑,指向楚邀月,“放开她!”

        “凤凌,放下剑!”凤倾瑶回头对着凤凌摇头,凤凌唇角紧绷,眼里带着杀伐的冷气,长剑不动,依旧指着楚邀月,“我说放开她!”

        “我若不放呢?”男人眉目深沉,深黑的瞳孔渐渐泛起琉璃般诡异的色彩。

        两个男人,四目相对。

        眼神交锋,周围的空气仿若碎裂成冰!

        “够了!”凤倾瑶实在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厉喝一声,“你们两个大男人幼不幼稚?”

        使劲儿挣开手腕儿,然后一把夺过凤凌的剑,插入刀鞘。

        “瑶儿,你不解释一下他是谁么?”楚邀月依然对凤凌的身份耿耿于怀,不,他是对方才凤倾瑶说的那句话耿耿于怀。

        男人唇瓣冷勾,眼角阴冷,睨向凤凌,似笑非笑,“这位少侠,你究竟,与我的未婚妻是何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