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昭王侧妃又如何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4本章字数:3545字

        这人……凤倾瑶下意识皱紧眉,不悦的瞪他,随即手摸上脖子那处被楚邀月噬咬的地方,果然火辣辣的疼。

        恼怒的瞪那人一眼,凤倾瑶扭头看向凤凌,“凌,我们走。”

        “凤小姐别生气,在下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萧桓之忽然站起来,挡在她面前。

        凤倾瑶心里的火更大,语气也不善,“让开!”

        萧桓之淡淡一笑,“邀月殿下中了毒,此毒已解,但凤大小姐身上的毒,正在慢慢地渗透你的经脉,你确定,你要我让开!”

        那人得意的扬着眉,一副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让开的样子。

        凤倾瑶暗暗咬牙,一大早一个个的都找她不痛快么?

        “好,你不让,我走还不成。”惹不起她还躲不起了。

        “凤主……”凤凌和秦楼同时紧张的喊她,一个上前抓她,一个拦她,凤倾瑶一闪一躲,全都错开,然后刚一转身,啪的一下,就有人在她的颈后一点,她就不能动了。

        点她穴道的人现出身形,青衣随意动了动,萧桓之站在她面前,若有所思的盯着她,“凤大小姐还真是我让我大吃一惊,看来传言实在是太不可信了。”

        凤倾瑶咬牙,“不关你的事,快解开我的穴道。”

        萧桓之摊了摊手,“我受人之托,总得终人之事。”言毕,忽然伸手在凤倾瑶耳后一敲,然后一粒黑色的东西就塞到了凤倾瑶口中。

        凤倾瑶一不留神就咽了下去,“你给我吃了什么?”

        “活血化瘀丸,难道你要顶着一副被人蹂躏的样子去见人?”萧神医轻蔑一笑,然后看向秦楼,“托我办的事,已经办妥,告辞!”

        转身,洋洋洒洒而去。

        凤倾瑶气的肺都要炸了,凤凌刚解开她的穴道,她就要冲出去找那毒舌男算账,却被凤凌一下抓回来,“凤主,你冷静点儿!”

        他用力抓住凤倾瑶的肩膀,晃了晃。

        凤倾瑶被他晃得烦躁,推开他的手,“凤凌,你告诉我,你要我怎么冷静,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子,还有楚邀月,他根本就是个骗子!”

        “所以说,凤主你是因为邀月殿下而生气。”秦楼在一旁看的分明,一下指出问题的原因所在。

        凤倾瑶蓦地语气一滞,冷冷一笑,“不要跟我提他,凤凌,走。”

        说完,扯着凤凌就往外走。

        秦楼看着她的背影,无奈的叹口气。

        他原以为促成他们在一起,是为了她好,可到底还是给她惹了烦恼了么。

        “秦先生……”吕游忽然出现在他的身后。

        秦楼回眸,“何事?”

        “殿下醒了,要见你。”

        凤家。

        凤镇远和凤妍是在天亮时,才从皇宫里回来,昨晚为了追查凶手以及找寻楚邀月和失踪的凤倾瑶,宫门封锁,所有人都是今早才放出来。

        凤镇远和凤妍一进大门,五夫人白梦芝就迎出来,满脸的担忧,“老爷,妍儿,你们怎么才回来,出了什么事?”

        凤镇远叹口气,摇摇头,大步朝着书房而去,走的时候,喊了一声凤平,凤平连忙跟上去。

        “老爷……”赵玉兰见凤镇远没有理她,连忙上前抓住凤妍的胳膊,“妍儿,你爹他怎么了?”

        一夜未睡,凤妍满脸疲惫,脸色更是难看,“他能怎样,还不是因为凤倾瑶那个小贱人!”

        “凤倾瑶?”赵玉兰一惊,“她又怎么了?”目光一扫,却不见凤倾瑶。

        “妍儿,她不是也跟着你们入宫了么,她人呢?”

        “谁知道她死哪儿去了。”凤妍想起昨晚的计划失败,还害得沐婉莹毁容,这事儿若是被沐婉莹说出来,她也吃不了兜着走,还有凤倾瑶,从昨晚被从大殿上引开就再没出现过,凤妍握了握手掌,脸上露出一丝阴狠。

        凤倾瑶,你最好永远都别出现,最好,死在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

        不过,万一沐婉莹醒过来……

        凤妍有些后悔,早知道她昨晚就不以真面目去见沐婉莹好了,这下……

        忽然间想到什么,凤妍一下抓住赵玉兰的手,“娘,你跟贵妃娘娘是表姐妹,你能不能想办法,让我进宫。”

        “进宫?”赵玉兰讶异,“你要进宫做什么?”

        “我自然有我要做的事,娘,你就帮帮我吧。”

        凤妍讨好的摇着赵玉兰的手臂,赵玉兰被她弄得没办法,笑道:“好啦好啦,娘会帮你的,我今天就让人给贵妃娘娘带口信,让她宣我入宫。”

        凤妍得意的笑了。

        凤倾瑶,这一次,我必然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就在凤妍和凤镇远回府不到一个时辰,凤倾瑶和凤凌,也悄悄回了相府。

        只不过不巧的是,凤倾瑶回府时,被凤妍院子里的丫头看见了,所以,听说凤倾瑶回来了,正在用早餐的凤妍立刻眉飞色舞起来,满脸的惊喜,“真的,她回来了?”

        “是,奴婢亲眼看见的呢。”

        凤妍狠笑道:“真是老天爷都帮我。”看了眼那丫鬟,凤妍吩咐道:“你马上去叫几个护院,跟我去瑶居。”

        “是。”那丫鬟脆生生的答道,然后转身出去。

        瑶居。

        凤倾瑶换了身衣服,准备出去见凤镇远,关于昨晚的事情,她一点儿都不担心,只不过凤凌的存在提醒了她,她不能一意孤行,必须要考虑到凤家。

        她是凤家家主,身上背负着光耀凤家的责任。

        而沐婉莹毁容一事,以沐婉莹对她的厌恶和仇恨,她是一定会被牵扯进去的,到时候,恐怕会连累整个凤家。

        深吸一口气,凤倾瑶转身看向凤凌。

        凤凌皱着一张冷峻的脸,毫不赞成的道:“凤主,你去找凤镇远又能怎么样,你才是命定的家主,凤家为保护家主,也是会不惜一切的,可是你却想要同凤镇远解除关系,来保全凤家,我不同意!”

        “凌!”凤倾瑶无奈的看着他,“眼下只能暂时这样,我必须未雨绸缪,如果到时候一切真的如我所想那样,沐婉莹必定不会放过我,皇上也不会放过我,毕竟沐婉莹毁容,是我一手造成。”

        那场大火是意外,但是那样对待沐婉莹她并不后悔,事情到了那个地步,人的情绪到了那个地步,一切都是顺其自然而发生的。

        这便是她,爱恨分明的她。

        所以,她已经想好了退路,如果陵帝真的要治她的罪,她不会认,相信楚邀月也不会袖手旁观,她会反抗,那就意味着她可能要同东陵皇族敌对,那时候,她背后的凤家实力再雄厚,也是躲不过去的。

        “凤主……”凤凌无奈低唤,如果当时他跟着进宫,也许事情就不会发生了,但真的设身处地的想一下,如果他在的话,事情或许会更加严重吧。

        “我已经想好了,你不要再劝我了。”

        “凤倾瑶!”

        砰地一声,凤倾瑶刚说完这句话,瑶居的大门就被人用力砸开。

        她和凤凌对视一眼,连忙走到门口一看,院外,凤妍正领着一帮拿着棍棒的家丁气势汹汹的走来。

        凤妍气势十足,满脸高傲的走进来,脸上带着轻蔑的狠劲儿。

        “凤倾瑶,你还敢回来?”

        凤倾瑶蓦地轻笑,冰冷的眸看向她,讥诮的勾勾嘴角,“这是我的家,我怎么就不敢回来了?”

        “呵……”凤妍冷笑一声,喝道:“昨晚你和邀月殿下联手点着了昭阳殿,害的婉莹公主容貌尽毁,皇上已经下令全城搜查你们,凤倾瑶,我最后再叫你一声大姐姐,识相的话,你就立马认罪,然后跟我入宫,认罪伏法!”

        沐婉莹说完,立刻给那些家丁使眼色,那些家丁扬起手中的棍棒,迅速上前将凤倾瑶和凤凌围起来。

        凤凌作势就要拔剑,凤倾瑶按住他的手。

        摇摇头。

        “凤主……”凤凌没想到最先落井下石的竟然会是凤家的人,凤家,越来越令人失望了。

        “怎么样,你想好了么?”见凤倾瑶不说话,凤妍出言‘提醒’。

        凤倾瑶却是满眼嘲讽的扫了一圈儿那些家丁,然后看向凤妍。

        “凤妍,你又不是皇上,你叫我认罪我就认罪?再说了,你哪只眼睛看到了是我和邀月殿下纵火?”

        “诬赖人也是要讲证据的,难道说,五妹妹你亲眼看见了?”

        “我……”凤妍一滞,她自然是没有亲眼看见是凤倾瑶放的火,这样说,只不过是想要抢先给凤倾瑶定了罪,最好趁机先将她看押起来,等她进宫见过婉莹公主,再做其他打算。

        “好,就算我没有看见,可是你怎么解释昨晚昭阳殿失火之后,你和邀月殿下就都不见了。”凤妍咄咄逼人,只想将时间拖长一点儿,她刚才来这儿的路上,已经让人去昭王府请沐流昭了,只要沐流昭一来,凤倾瑶绝对跑不了。

        满脸自信的抬起下巴,凤妍傲气十足的看向凤倾瑶。

        凤倾瑶一大早就脾气暴躁,心情郁闷,如今凤妍又主动来挑她的火,她自然也没什么耐性跟她耗。

        冷冷一扫,凤倾瑶哼道:“我昨晚去哪儿,凭什么要跟你解释,你以为你是谁?”

        “你……”凤妍最讨厌别人提她的身份,她和凤芸一样,一心想做凤家嫡女,可凤芸手段不行,早就被打压的不敢出来,而她凤妍,却是靠着自己的聪明和智慧,一路走到今天,只差一朝,只要凤倾瑶死,她就可以成为凤家嫡女。

        深吸一口气,凤妍阴狠的瞪向她,“我是谁,我是昭王侧妃,对了,你可不要拿出楚邀月的身份来压我,楚邀月算什么东西,他不过是北燕人人唾弃的废物,而我,可是名正言顺的昭王侧妃,所以,你觉得你不该跟我交代吗?”

        “昭王侧妃,跟你交代?”凤倾瑶咯咯的笑了,笑的前仰后合。

        “你……你笑什么?”凤倾瑶的放声大笑,让凤妍心神不宁,她跺了跺脚,恨恨道:“你别笑了!”

        凤倾瑶挑了挑眉,收起大笑,嘴边却还是带着不屑一顾的浅笑。

        “我说五妹妹啊,你还真把自己昭王侧妃的身份当回事儿了,你就算是昭王侧妃又如何,昭王侧妃,难道就可以藐视皇威,代行皇权么?”

        “她不可以,那我总可以吧!”冰冷的男声忽然传来,凤倾瑶抬眼望去,瑶居门口,一身宫装的沐流昭俊脸黑的像是谁欠了他八百万一样,森森走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