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入宫对峙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4本章字数:3380字

        “王爷!”听到沐流昭的声音,凤妍脸上立刻扬起一抹欣喜的笑,她转身迎上去,沐流昭目光森寒的瞅了她一眼,然后走到凤倾瑶面前。

        凤倾瑶没想到凤妍竟然搬来了沐流昭,怪不得凤芸斗不过她,就凤妍这心思这手段,怕是十个凤芸也不及的。

        目光坦坦荡荡的看向沐流昭,凤倾瑶冷道:“我说五妹妹怎么这么理直气壮,原来是有昭王殿下来撑腰啊。”

        沐流昭听见凤倾瑶阴阳怪气的声音,皱了皱眉,“凤倾瑶,你休要胡言乱语,本王刚从宫里来,婉莹已经醒了,而且是她亲口指认,是你故意推翻了昭阳殿的烛台,放的那把火,现在,本王就要将你拿下,带回皇宫,交由皇上亲自审问!”

        沐婉莹醒了?

        凤倾瑶瞳孔一紧,下意识看向凤凌,凤凌心头狠狠一颤,便知道,一切都来不及了。

        “王爷,公主她真的醒了?”凤妍也是心头一慌,又惊又怕,试探着问了下沐流昭。

        沐流昭颔首,声音冷冽,“没错,辰时公主醒了一会儿,并且亲自指认,害她的人,就是凤大小姐!”

        目光森寒而怒的射向凤倾瑶,沐流昭强忍住心中的滔天怒火,拍了拍手掌,立刻就有皇宫的禁军侍卫铿锵跑进来,齐齐一拜,“王爷!”

        沐流昭伸手一指,“给本王把她拿下,押回皇宫。”

        “是。”侍卫们一声应下,齐齐上前。

        “慢着。”凤倾瑶忽然开口,沐流昭目光一沉,冷道:“你还想说什么?”

        已经人证物证俱全了,他到要看看,凤倾瑶还有什么手段能够使自己脱罪!

        想到这个可恶的女人,曾经还是自己的昭王妃,沐流昭顿时觉得无比的耻辱,这样的女人,怎么配成为他的王妃,这样的女人,也就和楚邀月那个残废相配!

        看着沐流昭满眼的厌恶,凤倾瑶想说的话,忽然没了。

        她侧头看向凤凌,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凤凌却是满脸焦急,“凤主,你不能跟他们入宫。”

        凤倾瑶冲他笑了笑,“凌,相信我,我会让我自己没事的。”

        “不行!”凤凌冷峻的面容一片担忧,“若你执意要随他们入宫,我也去。”

        “凌!”凤倾瑶语气沉了沉,“你不能跟我去,你去做你该做的事情,我不在的时候,你知道该怎么做。”

        “凤主……”凤凌小声低唤,满脸的不赞同。

        凤倾瑶却已经打定了主意。

        抬眼看向沐流昭,凤倾瑶满脸倨傲,“好,我随王爷入宫。”

        沐流昭一挥手,便有人上前,将凤倾瑶双手绑在身后,然后厉喝,“走!”

        沐流昭哼了一声,道:“回宫。”

        “王爷。”凤妍见状,连忙上前,紧紧抓住沐流昭的胳膊,“王爷,我也想入宫。”

        沐流昭低头看她,皱眉,“你入宫去做什么?”

        “我……我想去看看公主。”凤妍低声说道,“公主殿下这会儿肯定非常难过,所以,我想去陪陪她。”

        沐流昭突然便觉得凤妍识大体,连忙感动的握住她的手,“妍儿,你真好,本王这就带你入宫,入宫之后,你就陪在婉莹的身边,多多开解她。”

        凤妍小计谋得逞,连忙柔柔一笑,“是,妍儿一定不会让王爷失望的。”

        把凤倾瑶从瑶居押出来的路上,撞见了匆匆赶来的凤镇远。

        凤镇远本来正在用早膳,结果就听到说沐流昭带了一队禁军闯入了瑶居,凤镇远顿觉得大事不妙,匆匆跑来。

        就看见了凤倾瑶被禁军压着。

        “王爷,老臣参见王爷。”凤镇远见了礼,目光扫过站在沐流昭身边满脸笑容的凤妍,脸色不由得凝重起来。

        沐流昭摆摆手,“相爷免礼。”

        凤镇远站直身体,看了眼凤倾瑶,然后冲着沐流昭问道:“王爷,不知道瑶儿她犯了什么错,要如此?”

        “犯错?”沐流昭像是听到了笑话一般,“相爷,凤大小姐可不是犯错,而是犯罪,她蓄意谋害公主,人证物证俱全,如今,本王受皇上之命将她捉拿归案,还请相爷体谅。”

        “谋害公主?”凤镇远一惊,虽然之前有所猜测,但是他还是不敢相信,凤倾瑶竟然胆大的谋害公主?

        “王爷,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瑶儿她……”

        “没有误会!”沐流昭有些不耐烦的冷道:“是公主亲自指证,纵火之人就是凤倾瑶。”

        凤镇远脸色一变,顿时看向凤倾瑶。

        凤倾瑶迎上他的目光,面色沉着冷静。

        见她衣服不卑不亢的坦然之态,凤镇远忽然觉得,他看不透这个女儿了,都已经这个时候,她竟然一点儿都不害怕?

        莫非此事,另有隐情?

        不管凤镇远如何想,凤倾瑶还是被沐流昭押回了皇宫,压至朝政殿。

        此案涉及皇室,所以由陵帝亲自审问,皇后和太子陪同,其他人全都在朝政殿外。

        凤倾瑶是实在不想闹得太大,所以束手就擒。

        跪于堂下,凤倾瑶脊背挺得笔直,面不改色。

        陵帝则是脸色阴沉,想起沐婉莹醒来知道自己毁容之后,惊天动地的恸哭,皇后问她为何昭阳殿会起火,沐婉莹神色躲闪,用被子捂住脸,凄凄的说出自己的所作所为,直叫他听了又气又怒又无奈。

        是他没管教好自己的女儿,要她竟然学外面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去给楚邀月下毒。

        可是又想到,沐婉莹一张脸是被凤倾瑶所毁,陵帝气的一下把桌上的奏折扫到地上,厉声喝道:“大胆凤倾瑶,你可知罪?”

        凤倾瑶缓缓对上他的目光,“回皇上,臣女……不知!”

        “不知?你不知?”陵帝声音蓦地一高,顿时盛怒不已,威利的剑眉一横,“凤倾瑶,你好大的胆子,你联合楚邀月蓄意纵火杀人,伤的还是我东陵的公主,朕看你是不把我东陵皇室放在眼里。”

        “来人!”陵帝沉沉吼一声,殿外立刻进来人,陵帝指向凤倾瑶,“马上把她给朕拖出去,就地正法!”

        “父皇不可!”沐流风闻言连忙起身跪地,双手抱拳一拱,“父皇,此事涉及邀月殿下,万万不可如此轻率定罪。”

        陵帝也是因为沐婉莹而气的糊涂了,此事沐流风一提,陵帝恍然想起,凤倾瑶是楚邀月的未婚妻,而且还是他亲自赐婚。

        同时,他还想到了凤倾瑶的另一层身份,那便是阮红绡的女儿。

        陵帝神色复杂,僵滞了许久。

        他正打算收回成命,旁边的皇后突然扭头看向他,面色阴冷,“皇上,凤倾瑶杀人不成,却害的婉莹容貌尽毁,此事,绝对不能放过她!”

        陵帝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好看向皇后。

        “那皇后,你说,朕该如何治她的罪?”

        皇后阴狠的目光射向凤倾瑶,鲜红的指甲深深地抠进掌心里,她霍霍咬着牙,用力说道:“依臣妾看,她既然死罪可免,但是活罪难逃,不如就将她双眼挖去,容貌毁去,然后挑断四肢筋脉,贬为庶人。”永世不得翻身!

        如此狠毒?凤倾瑶满眼不可置信的看向皇后,却见皇后一双恶狠狠地眸子死死地盯着她,像是恨不得马上就将她处以极刑。

        沐婉莹又没死,不过就是毁个容而已,犯得着如此惨烈的惩罚她么?

        还是说,这其中还有其他的什么?

        皇后目光恶狠狠地盯着凤倾瑶,心里燃起无数的怒火,她恨凤倾瑶,因为她让沐婉莹毁了容貌,她恨凤倾瑶,因为凤倾瑶是阮红绡那个贱人的女儿。

        凤倾瑶和阮红绡,一个害了她的女儿,一个让她的丈夫对其半生念念不忘,她怎么能轻易放过。

        这样狠辣的皇后是陵帝从未见过的,就连沐流风也是满脸的诧异,皇后不是他生母,他生母早已去世多年,是皇后将他抚养长大,这么多年,他一直知道皇后手段狠厉,却从没想过,她竟然会残忍到这个地步。

        沐流风满脸的惊诧,他看向陵帝,陵帝也是有些难以置信,“皇后,此罚是否太过狠毒了些?”

        “狠毒?”皇后猛地看向陵帝,然后凄凄一笑,“皇上觉得臣妾的提议狠毒,那么婉莹呢,婉莹她还那么小,却被大火烧的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难道他们对婉莹就不狠毒吗?”

        陵帝被质问的没话说,想到沐婉莹也是心中一痛。

        可此事又的确很棘手,便道:“此事不如等找到邀月再议,现下先将凤倾瑶打入天牢……”

        “皇上!”皇后突然大声一吼,满脸悲哀的看向陵帝,她尖声质问,“婉莹才是你的女儿,她不是!”

        “够了!”陵帝怒吼一声,“皇后,注意你的身份,这件事,朕会好好处理,但是你若再引起其他的事,别怪朕没有提醒你。”

        “其他的事,皇上指的什么?”皇后伸手指向凤倾瑶,“难道皇上说的是是她么,皇上你根本就舍不得杀她对不对,因为她是那个人的女儿,因为你一辈子都没有得到过她,所以,她的女儿,你是不是也想要纳入后宫,然后弥补你此生的遗憾……”

        啪的一声,陵帝一巴掌甩出去,直接将皇后打的吐血。

        皇后痛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一双如蛇般怨毒的眸子,死死地瞪着陵帝。

        凤倾瑶和沐流风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变故,凤倾瑶更是惊讶的想要笑,谁来告诉她,不是要治她的罪么,怎么这俩人忽然就起了冲突,然后还发生了如此戏剧性的一幕?

        她内心甚是好奇,不只是因为这俩人,更是因为皇后的话,从她的话里,她似乎听出来,陵帝,貌似是对阮红绡有过什么企图?

        莫非,阮红绡,是陵帝的爱人?

        好奇的将目光看向陵帝,却见陵帝瞪着地上的皇后,怒道:“够了,皇后,你看看你自己都成了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