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总有一天,你会比我还惨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4本章字数:3430字

        楚邀月这话多无情啊,他竟然一点儿安慰她的意思也没有,甚至还把凤倾瑶摘的一干二净,沐婉莹伤心欲绝,当她的目光与楚邀月对视的时候,她甚至感觉到他从心底里发出的那种冷漠和疏离,他生生的将她隔绝在他的世界之外,不给她一丁点儿靠近的机会。

        她不甘心,她是那么爱他,甚至因为他成了现在的样子,她还是爱他,甚至一点儿都不怪他。

        沐婉莹蓦地扭开头,不敢去看他。

        她竟然到现在还不肯死心,甚至还害怕他讨厌现在的自己。

        沐婉莹痛恨死了自己这个样子。

        除此之外,她最恨的便是凤倾瑶,明明她得到了所有的好处,得到了他的爱,可她却是那样的不屑一顾。

        凤倾瑶对楚邀月,就像是楚邀月对她一样,她不懂,凤倾瑶为何要那样高傲,她傲的那样令她讨厌,甚至想要不惜一切代价摧毁她。

        虽然,可以恢复容貌对她而言是个极大的诱惑,但是她也不会因此而放过凤倾瑶。

        楚邀月的那些话,她强行让自己忘记,深吸一口气,沐婉莹看向陵帝,“父皇,若您不答应赐死凤倾瑶,儿臣便不愿再苟活于世!”

        沐婉莹这话说的决绝,她就不相信,她用死来威胁,陵帝还会放过凤倾瑶。

        陵帝又怎么会不知道沐婉莹的心思,可是这事谁对谁错,他心里清楚的很,且不说凤倾瑶本身并无大错,便是有错,楚邀月已经请出了萧桓之,他也不能做的太过。

        陵帝无可奈何的看了眼沐婉莹,沉声道:“好了,此事朕自有定夺,萧神医已经答应帮你医治,你就不要再闹了,马上回去准备医治!”

        “至于凤倾瑶。”陵帝看了眼沐流锦,挥了挥衣袖,“重打三十大板,罚往安宁寺祈福七天!”

        “父皇……”沐流锦一急,连忙就要冲上去,却被凤倾瑶拉住,摇了摇头。

        而沐婉莹则是身体一抖,颓然坐在地上,一双怨毒的眸子恶狠狠的瞪向凤倾瑶,她不甘心,不甘心!

        “凤倾瑶,你别得意,总有一天,你的下场会比我还惨!”

        沐婉莹如同诅咒一样说完这句话,然后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的跑走了。

        沐流锦看着伤心而走的沐婉莹,真的担心她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陵帝看着这一儿一女,无力摇头叹息,随意摆了摆手,“好了,这事就这样处理吧,日后谁都不要再提。”

        “父皇!”沐流锦急急地喊了一声,“那三十大板……”

        陵帝也是心累无比,“你看着办吧!”

        抬头看眼蓝色的天空,陵帝浑身疲惫不堪,一夜未睡,上了早朝,又处理了这件事,他实在不愿意再继续下去,挥了挥手,吩咐他们退下,陵帝便进了太后的寝宫。

        徒留下几个人和一众宫女太监在院内。

        陵帝最后的话,何尝不是特赦令,直接叫沐流锦松了一口气,他转身看向凤倾瑶,笑道:“瑶瑶,这三十大板不用打了,你可以放心了。”

        凤倾瑶看着这样的沐流锦,只觉得心酸不已。

        她甚至不敢说出谢谢,只能是默默地点头,然后在沐流锦心疼而又失望的眼神中,做一只鸵鸟。

        最后,沐流锦也离开了。

        彼时,沐婉莹的寝宫内。

        “凭什么?凭什么凤倾瑶可以无罪释放,本宫却要在这里忍受这般痛苦,凭什么?”沐婉莹关了房门,怨恨的推翻屋内的桌椅,旁边的宫女在一旁低着头,谁也不敢上前劝阻。

        凤妍跟着沐流昭入了宫,好不容易找到沐婉莹的宫殿,刚刚踏上石阶,便听到沐婉莹在房间里大发脾气,她眉毛微微一挑,唇边不可抑制的勾起一抹深笑。

        以沐婉莹现在的状态,楚邀月无论如何也不会喜欢她的,何况,她那还是一张被毁了的脸。

        收起小腹提了口气,凤妍昂起头,缓缓迈上台阶,停留在沐婉莹的寝殿门口。

        门口守着的宫女拦住了她。

        凤妍微微一笑,“劳烦禀报公主殿下,昭王侧妃求见。”

        那宫女一听是昭王侧妃,连忙行了个礼,然后转身推门进去。

        屋内,沐婉莹还在一边咒骂着发泄不满,一边毁掉屋子里左右能扔的东西。

        “殿下,昭王侧妃求见!”进去的宫女小声通报。

        沐婉莹本就火大,也没听清是谁,直接就朝着她砸过来一只花瓶,喝道:“滚!”

        那宫女吓得一个激灵,花瓶飞过来也不敢躲,直接被花瓶砸到膝上,一下跌在地上,她强忍着痛爬起来跪在地上,浑身颤抖不已,“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公主饶命!”

        “饶命饶命,我有要你们的命吗?”沐婉莹的情绪完全爆发,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向着凤倾瑶,楚邀月是,四皇兄是,就连父皇也向着她,明明被毁容的是她,可她却被所有的人认为是丢了东陵的脸。

        她不甘心,她怎么能甘心!

        “啊——”撕心裂肺的大吼一声,沐婉莹一把扯下屋子里挂着的纱幔,用力的撕破,仿佛那纱幔就是凤倾瑶一般。

        旁边伺候的宫女们都吓坏了,沐婉莹的贴身宫女绿翘担忧的上前,想要劝她,“公主……啊!”

        啪的一巴掌,沐婉莹直接就甩到了绿翘的脸上,一双眼猩红又带着怨怒,“给我滚出去,通通给我滚出去!”

        绿翘捂住脸,眼眶里盈满了泪水,她低着头,带着一众宫女跌跌撞撞的退出去。

        凤妍见她们全都被赶出来,不由得握紧了拳头,现在沐婉莹正在气头上,难免不会把火撒到她的身上,可是没有办法,沐婉莹毁容这件事,也有她的份,难保沐婉莹极度愤怒之时,不会把她供出来。

        深吸口气,提起裙角,凤妍迈进沐婉莹的寝殿。

        沐婉莹情绪崩溃,跌坐在地上,听到有脚步声走近,只当是劝阻她的宫女,愤怒吼道,“我不是叫你们全都滚出去!”

        凤妍脚步蓦地顿住,沉默片刻,才福了福身,道:“臣女凤妍,参见公主殿下。”

        凤妍?沐婉莹忽然沉默了,她双手睡在身侧,死死地握紧,原本无助的眼神,瞬间一片冰冷。

        她想起自己这一身的残破不堪,想起她为了楚邀月落得如此地步,而凤妍,凤倾瑶的妹妹,这个给她出主意的人,却置身事外,一点儿事儿也没有?

        呵呵……真是好笑!

        “你来干什么?”沐婉莹不欢迎她,甚至有些讨厌她,凤妍这个女人,心思不是一般的恶毒,如果不是她给她出的馊主意,就不会有现在的一切,双拳紧紧握起,沐婉莹恨的牙齿都欲咬碎。

        凤妍听出她语气里的厌恶,并没有什么反应,反而是淡淡一笑,道:“我来了有一会儿了,听到殿下在发脾气,殿下可是因为凤倾瑶的事情而生气?”

        “你明知故问!”沐婉莹甩了甩袖站起身,华丽衣衫下包裹着满是疤痕的身体,脸上遮着白纱,唯露出一双充满不甘的通红的眼。

        她转身看向凤妍,冰冷的目光里夹杂着对凤妍丝毫不隐晦的厌恶。

        “凤妍?呵,凤家五小姐,你到底有什么目的,将我害成这样,你可还满意?”昨晚宫宴,就是这个女人给她出了诱惑楚邀月的主意,结果不仅让她功亏一篑,反而让她面目全非!

        沐婉莹痛恨眼前的凤妍,更恨自己。

        “我并没有什么目的。”凤妍目光直视着沐婉莹,“我不过跟公主一样,痛恨凤倾瑶。”

        沐婉莹眉目一深,冷笑,“凤倾瑶可是你的姐姐。”

        “那又如何?”凤妍微抬下巴,想起凤倾瑶那碍眼的存在,恨道:“她是相府嫡女,而我是庶女,我们的身份,天差地别,可是她凭什么?因为她是嫡女,所以她可以与王爷有婚约,还是正妃之位,而我,即便是与王爷两情相悦,也只能是个侧妃,公主殿下您说,这样,我能不恨她么?”

        “所以,你便要借我的手,除掉她?”原来她是给人当枪使了么?沐婉莹有一种被人利用的愤怒和屈辱感。

        “凤妍,你胆大包天,竟敢利用本宫,你以为本宫会放过你,你错了!”沐婉莹恶狠狠地盯着凤妍,“我之所以醒来的第一时间没有说出是你在这背后谋划一切,是因为我觉得你是在帮我,可我没想到,你根本就是为了你自己!”

        揭穿了事情的真相之后,沐婉莹只觉得自己太傻,爱而不得,反而被人利用。

        “我要去告诉父皇,这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指使!”沐婉莹伸手怒指凤妍,一双眼睛里怒火奔腾,她愤愤的放下手,作势就迈开步子朝着寝殿外走。

        她要去告诉她的父皇,让他狠狠地惩罚凤妍,她动不了凤倾瑶,区区一个凤妍,难道她还惩治不了么?

        “公主殿下!”凤妍见沐婉莹动了真格,心底一急,直接冲上去拦住了沐婉莹。

        “让开!”沐婉莹怒视她,凤妍不动,沐婉莹伸手就要打她,却被凤妍一下抓住手腕儿。

        “公主殿下莫要冲动,昨晚的事情,我可是真心帮殿下的。”

        “真心?”沐婉莹嘲笑,“你的真心不过是为了满足你的报复感,却害的我容貌尽毁,我现在这样,你是不是很开心呐?”沐婉莹疯了似的一把扯掉面纱。

        面纱之下,原本一张娇美可爱的脸蛋儿,此时就像是地狱里爬上来的恶鬼一样,坑坑洼洼像是黑炭一般,血肉模糊分辨不清。

        “啊——”凤妍被眼前那张脸吓得猛地尖叫,沐婉莹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反手一握,捉住想要跑开的凤妍,面目全非的脸,寸寸逼近她,阴阴笑道:“怎么,害怕了,这可是你的杰作,你怎么能害怕?”

        凤妍脸色煞白一片,此时的沐婉莹,哪里还是什么高高在上的公主,她完全就是一个丑恶的魔鬼,眼睛里带着血红的恨意和怨毒,像是复仇的怨灵一样。

        凤妍怕了。

        她后悔了,她真的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