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阴谋酿成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4本章字数:3488字

        “殿下,我错了,你饶过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想看到凤倾瑶那么好过,而你又恰好因为邀月殿下饱受相思之苦,所以我才想了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后来的事情,我根本就没有预料到。”凤妍退缩着颤抖着,她甚至不敢抬头去看沐婉莹的那张脸。

        胃里还一阵阵翻滚着恶心的酸水,但是她不能呕出来,她必须要强忍住。

        沐婉莹见她因为自己的脸吓成那个样子,心里一痛,手上力道一紧,狠狠地甩开她!

        “连你也瞧不起我这个样子,被吓到了么?”沐婉莹幽幽笑着,一步一步走上前,看凤妍不断地后退,沐婉莹笑一脸阴测测。

        凤妍紧紧咬着嘴唇,满脸惊恐地看着沐婉莹。

        她真的丝毫不怀疑,此时此刻的沐婉莹,会把她给弄死。

        脑海中飞快的旋转,凤妍一边后退,一边思索。

        就在沐婉莹要一下扑倒她身上的时候,凤妍忽然开口,猛地对上沐婉莹那怨毒的目光。

        “公主殿下,我知道你不甘心,可是你就要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凤倾瑶得意么,看着她与邀月殿下双宿双栖?”

        这话,同昨晚在御花园里凤妍骗她的时候差不多少。

        沐婉莹冷冷一笑,“你别想再蛊惑我了,我不会再上你的当!”

        “我没有,我说的是真的,邀月殿下请来神医萧桓之来为公主恢复容貌,换取凤倾瑶无罪释放,可是公主你就没有想过么,即便是你恢复了容貌,整个东陵,也都知道你的容貌曾经毁过,以后,还有谁会愿意娶你?”

        凤妍抱着孤注一掷的决心,鼓足勇气说出这番话。

        尤其是最后一句,她明知道会惹怒沐婉莹,却还要说,不过是为了赌一把,她赌沐婉莹心中的恨,也赌她自己的命!

        沐婉莹浑身一僵,脸上的表情也是莫测不明。

        是啊,凤妍说的没错,即便她恢复了往日的美丽,可是经过昨晚一事,那么多官员都看见了,她的事情早就传遍整个东陵皇城,甚至连别国的使者也都知道了,将来她若再嫁人,还有谁愿意娶她?

        “那你说怎么办?”沐婉莹一想到自己将来嫁不出去,成为皇宫里的笑柄,顿时心底一慌,下意识的就问向凤妍。

        凤妍心底松了口气,之前因为紧张和害怕而握紧的拳头也松开,手心里全是粘腻的汗水,她揪住衣衫,将汗水阴干。

        深吸口气,缓道:“其实很简单,公主只需要向皇上提出,再嫁邀月殿下便好。”

        “再嫁给他?”沐婉莹心头一颤,想到昨晚在大殿上,楚邀月拒绝了自己,“不!”她猛地摇头,“不可以,邀月哥哥他不会答应的。”

        “公主,只要你能让皇上赐婚,他答不答应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圣旨一下,他想赖也赖不掉。”凤妍循循善诱,看着沐婉莹的思绪再次被她左右。

        她深知沐婉莹的心理,因为对楚邀月爱的执念太深,所以沐婉莹才会那么容易就被她利用。

        可沐婉莹到底是也是在皇宫的阴谋权斗中生存下来的公主,即便再单纯,也不是傻子,所以,她不能做的那么明显,她必须要用真心去感动沐婉莹,让沐婉莹觉得自己是真的为了她好。

        见沐婉莹犹豫了,凤妍从地上站起来,紧盯着沐婉莹脸上唯一的好地方,便是那双眼睛,道:“公主殿下你要明白,楚邀月他对你有愧疚,你的脸是因他而毁,所以皇上的赐婚,他不会拒绝,待日后公主恢复了容貌,还怕楚邀月他不倾心于你么?”

        “即便是他的心里还没有你,出于愧疚,他也不会不管公主,到时候日久生情,一切就都有可能了。”

        沐婉莹犹豫了,凤妍的话,真心说到她的心里去了。

        可是一想到自己丑陋的面容,沐婉莹就心情烦躁,尤其是凤倾瑶,这个毁她容貌的直接凶手,竟然还逍遥法外,还能跟楚邀月朝夕相处!

        一想到这些,她的嫉妒之心就像是沼泽里的杂草,疯狂的生长。

        凤倾瑶,她怎么能那么轻易就放过她。

        “好,就算如你所说,邀月哥哥他没有拒婚,但是日后,我要怎么跟凤倾瑶相处,难道本公主要跟她一同去争宠么?”

        要她跟凤倾瑶去争楚邀月的宠,岂不是更大的羞辱,她做不到。

        “当然不会,公主嫁给楚邀月自然是要做正妃的,至于凤倾瑶,她没有资格去北燕,更没有资格成为邀月殿下的正妃。”

        凤妍眼里燃烧着妒忌的小火苗,她是绝对不会让凤倾瑶活的那么痛快的,尤其是凤倾瑶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仗着嫡女的身份处处欺压她,还抢夺了本该属于她的嫁妆。

        “那你想怎么做?”沐婉莹幽幽看向凤妍,神情里夹杂了一丝薄凉的阴狠。

        凤妍阴阴一笑,“公主殿下,不如我们这样……”

        陵帝答应了楚邀月的条件,同意无罪释放凤倾瑶,但是却要凤倾瑶入安宁寺祈福七天。

        而那三十大板则是被沐流锦领了。

        萧桓之被留在了皇宫,为沐婉莹诊治。

        出宫之前,萧桓之给了凤倾瑶一盒药膏,说是治她脸上被鹤顶红伤到的地方。

        凤倾瑶接过药膏,道了声谢,又想到早上自己对他的态度不太好,抓了抓头发,抱歉的道:“早上的时候……”

        “被人冤枉火气大,这道理我懂!”萧桓之很欠揍的呲牙一笑,对着凤倾瑶扬了扬眉毛。

        凤倾瑶强忍着翻白眼的冲动,转身看向楚邀月。

        楚邀月唇瓣含笑,眸子发亮,宛若星光聚集在眼底,柔声道:“事情已经解决了,瑶儿,我们走吧。”

        “走!”凤倾瑶洋洋一叹,仰天长望,“不就安宁寺么,吃斋念佛,有利于身心健康!”

        楚邀月和萧桓之对视一眼,前者眼里包含无尽的宠溺,后者也是惊讶过后,带着释然的笑意。

        在皇宫分离后,楚邀月和凤倾瑶回相府,准备收拾行李去安宁寺,萧桓之暂时住进太医院,为沐婉莹的治疗准备药材。

        楚邀月本来要送凤倾瑶回相府的,却被凤倾瑶拒绝了。

        两人分别时,凤倾瑶语气薄淡的说,“楚邀月,我没有办法跟你道谢,因为这一切皆是因你而起,由你来解决,自然是理所应当,至于陵帝的惩罚,我只当是给自己一个修身养性的机会,我去安宁寺的这些日子,希望我们互不打扰。”

        她话说的分明,直接将两人至今的距离拉开好远,让楚邀月想要亲近却半分不得,只能是被她心底的警惕远远弹开。

        楚邀月眉目分明,眼底有黑色的光,沉敛了许多无奈。

        他轻轻摊开膝上的毛毯,俊美若妖的五官有些异样的苍白。

        “对不起,如果这是你心里想的,我自然会遵从,七日之内,我不会去打扰你!”

        他像是一只孤独的老鹰,好不容易找到可以一同搏击天空的同伴,可是那同伴却不愿意与他为伍,此时此刻,他竟无比怀念幼时那个没有失去记忆的凤倾瑶,那时的他们亲密无间,相府的梨树下,她用稚嫩而欢快的语气说,“月哥哥,我们永远都陪在娘亲身边好不好……”

        记忆成殇,她早已不再是过去的她。

        吩咐忠叔推他,楚邀月没有再看凤倾瑶,两相背离相行,临走时,忠叔眸色复杂带怒的瞅了凤倾瑶一眼,凤倾瑶咬紧唇瓣,并不觉得自己有多过分。

        她和楚邀月之间本就没有他们以为的那种类似爱情的东西,如此,已经是她最大的忍耐。

        回到相府,管家凤平正现在门口,脸上的神情有些着急,见她回来,顿时松了口气,迎上来,“大小姐,你可回来了,怎么样,他们有没有为难你?”

        知道凤平担心她的安危,凤倾瑶轻松的笑了笑,“管家,我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凤平长舒一口气,“没事就好,对了,老爷他在大厅,一直在等着,方才宫里来人传信了。”凤平意有所指的看着她。

        凤倾瑶挑了挑眉,点头,管家是在提醒她,皇宫里发生的事情凤镇远都知道了。

        凤倾瑶索性也不犹豫,想来安宁寺祈福七天的圣旨已下,她也有必要跟凤镇远打声招呼。

        大厅中,凤镇远来来回回踱步,茶水已经换了好多遍,他愣是一口也喝不下去,生怕凤倾瑶捅出什么大娄子,搞得他颜面全失,殿前失宠。

        这不,凤倾瑶刚走进院子里,他就看见了,然后大步走出去,满脸愠怒。

        “你竟然还有脸回来,你这个孽女!”啪的一巴掌,凤镇远直接就朝着凤倾瑶挥过来。

        凤倾瑶脸色一变,侧身一躲,凤镇远一下子打空,脚下一乱,一个踉跄就要倒地。

        凤平眼底精光一闪,连忙上前扶住他,“老爷小心,莫要气坏了身子!”

        凤镇远喘着粗气,愤怒的看向凤倾瑶,“你这个孽障,你竟然敢躲?”

        凤倾瑶眼神冰冷,

        扯扯嘴角,“父亲说的真好笑,我若不躲,还等着挨打不成?”

        “你……你……”凤镇远看不了凤倾瑶这样狂妄的样子,恨得直咬牙。

        “反了反了,你在皇宫里都敢放火,是不是有一天你还要欺师灭祖,连我这个父亲都杀了么?”

        凤倾瑶最讨厌凤镇远这副自以为是的嘴脸,明明是他这个父亲不尽职,没有尽过一点做父亲的责任。却要要求她尽子女之孝,她当然做不到,也不会去做。

        “我当然不敢杀了父亲,只不过我也不会允许有人欺负我,我娘生我是要我好好活着,不是要我在这个世界上任人欺凌来的,所以,谁若欺我,我必百倍还之!即便你是我父亲,不由分说的想要打我,抱歉,我不能承受!”

        凤倾瑶一套煞有其事的理论,直叫凤镇远听的一愣一愣的。

        “这些东西是谁教你的,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竟然还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凤倾瑶,你真当凤家没人管得了你么?”

        凤镇远气的胡子都要立起来了,他怒指凤倾瑶,火冒三丈,额头上瞬间就拱起了火疖子。

        “老爷莫要生气,小心身体,大小姐毕竟还是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