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借刀杀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4本章字数:3292字

        “教训?”赵玉兰眼睛里露出一丝阴狠,“她那么狂妄,谁能教训她,等你爹拿了鞭子出来,她早就逃之夭夭了,就因如此,你爹说要禀报族中长老,将她逐出凤家!”

        “这是真的?”凤妍眼中一亮,不想这一天而已,凤倾瑶就给了她如此大的惊喜。

        见自己的女儿那副表情,赵玉兰嗔笑着用手指去戳她的脑袋,“你啊,你是我生的,我还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凤妍笑着给她端了杯茶,赵玉兰接过来,叹了口气,“不过我们也不能指望什么,毕竟你爹说的是气话而已,凤倾瑶她怎么说也是这相府唯一一个嫡女,还是阮红绡的女儿,这事啊,悬了。”

        “娘!”凤妍看向她,“其实我们也不必如此悲观,你想想啊,爹爹要将她逐出凤家,是什么理由?还不是她目无尊长,不把父亲当回事儿,甚至在宫里犯下大错,凤家向来是礼教森严的家族,长老们知道了,哪里还容得了她,何况爹可是凤家家主,只要爹打定了主意,这事绝对就板上钉钉,任凭凤倾瑶再神通广大,也无力回天!”

        到时候,凤倾瑶这个所谓的嫡女被赶出凤家,府中必然要有人扶正,这个人还必须非赵玉兰莫属,到时候,她可就是名正言顺的嫡女。

        届时,昭王妃也是她的囊中之物!

        想到以后的美好生活,凤妍高兴的嘴角都快翘到耳后去了。

        “这倒也是!”赵玉兰仔细思索了这番话,赞同的点点头,“不过妍儿,那凤倾瑶也不是傻子,纵火伤人这么大的罪名她都能化解,万一到时候……”

        “娘,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凤倾瑶不是狂妄自大,以为她无所不能么,那我们就利用她这一点,让族中长老们好好看看,她是有多嚣张!”

        想起凤家族里的那些迂腐的老顽固,他们思想保守,若是见了凤倾瑶那副样子,说不定会一下子气死到阎王殿去!

        凤妍不可抑制的笑了。

        赵玉兰见她笑的如此开心,连忙拉住她的手,“妍儿,快告诉娘亲,你是不是已经有主意了?”

        凤妍淡笑不语,过了一会儿,才道:“娘,你最好想办法将爹要将凤倾瑶逐出凤家的消息透露给佟玉梅和凤芸。”

        赵玉兰不解,“为什么啊,她们知道了,岂不是会回来和我们争啊?”

        “娘,这你大可放心,我自有办法,让凤芸回来,不过是用她对付凤倾瑶,免得我们亲自出手,被爹看出端倪!”

        赵玉兰心中震惊,这样的阴谋,若换做是她,怎么也想不出来的,到底是她的女儿。

        “妍儿,你果然不愧是娘的女儿。”满意的拍了拍凤妍的手,赵玉兰连忙站起来,“娘这就让人去做这件事。”

        佟玉梅的院子里,自从凤芸出事以后,凤镇远就再也没有以前对她那样好了,即便是来了,听到她提起凤芸的事情,凤镇远就心烦,拿腿就走。

        后来,她也不再提了,可是凤镇远却再也不肯来了,甚至她主动去见他,也会很快就被打发了。

        她算是彻底失宠,只能拉着凤娇守在院子里,深居简出。

        今夜,又是同往常一样,明知没有希望,却依旧翘首祈盼,佟玉梅披着薄衫,站在窗前,手里捧着凤镇远以前送给她的玉如意,隔壁的房间里,凤娇无聊的绣着屏风打发时间。

        忽然间,院子外面,佟玉梅的婢女翠菊急急忙忙的跑进来。

        佟玉梅见她神色异常,连忙低声唤住她,“翠菊,你跑什么,发生什么了?”

        翠菊气喘吁吁地站定,然后胸前一起一伏的道:“三夫人,不好了,出事了。”

        佟玉梅心头一惊,手里的玉如意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出什么事了?”

        翠菊缓了半天,平复下气息,缓道:“是这样的,奴婢方才去取我们这个月的份例,在园子里听见五夫人院子里的丫鬟议论,说是老爷今天非常生气,因为大小姐在皇宫里故意纵火伤人,致使婉莹公主容貌尽毁,老爷大发雷霆,说是要把大小姐逐出凤家呢?”

        翠菊听来的,当然是经过凤妍加工过的,不过这版本已经足够让佟玉梅吃惊了。

        “你说的可是真的?”这对于她而言,绝对是个好消息呀。

        翠菊点点头,“是真的,今日下午,老爷已经去见过族中长老们了。”

        佟玉梅只觉得多日以来的阴霾终于可以散去,她喜不自胜,手脚都不知道开心的该往哪儿放。

        伸手指了指翠菊,吩咐道:“快去,马上把六小姐叫过来!”

        “不用了,我都听到了。”

        凤娇从门口进入,到了佟玉梅身旁,嘟囔道:“你们那么大声,恐怕连院子里的老鼠都能听见。”

        “死丫头,你乱说什么?”佟玉梅心情大好,竟然开始跟凤娇开起玩笑来。

        凤娇见母亲终于展露笑颜,也开心的笑了。

        “不过娘,为什么大姐姐要被赶出凤家,你那么开心呀?”凤娇典型的胸大无脑型脑残人士,问的话也几乎要让佟玉梅吐血。

        不过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们终于拨开云雾见青天了。

        佟玉梅挥退了翠菊,拉着凤娇的手,“你个傻孩子,这都不明白么,凤倾瑶被赶出凤家,那么嫡女的位子就会空出来,而你三姐便是凤家最长的女儿,嫡女之位自然就是她的了。”

        佟玉梅一想到,凤芸马上就有可能成为嫡女,满心都是激动。

        可是凤娇却歪着头,懵懂的问,“可是现在大姐姐不是还在别院嘛,爹爹把她赶到那里去了,还会让大姐姐回来?”

        凤娇虽然有点儿二有点儿傻,但是关键时刻,也能找出问题的关键所在,佟玉梅经她一提醒,连忙拍下桌子,“是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个时候,你爹心情不好,肯定是最需要女儿安慰他了,你三姐因为之前的事情,被你爹送出去,现在正是她回来的好时候,娇儿,这样,明日一早,你就去你外公家,让你二舅舅带你去接三姐,把你三姐接回府里来。”

        凤娇点点头,“好的,娘,我知道了。”

        “不过……”凤娇想了想,抓头,“娘,我们是不是要跟爹说一声?”

        佟玉梅一听,就无语了。

        凤娇什么都好,就是太单纯。

        “傻孩子,问了你爹,你三姐才是回不来,总之你不要那么多问题,就按照娘说的办,明日接回你三姐,从府里的后门进入,听到没有?”

        凤娇点点头,“我听到了,我又不是傻子!”

        低头搅着腰上的带子,凤娇把佟玉梅交代的事情在心里记了一便,然后抬起头打了个哈欠。

        佟玉梅拍了拍她的脊背,打发她去睡觉,然后忽然想起什么,连忙翻箱倒柜找东西……

        是夜,万籁俱静。

        帝都城外的北山上,安宁寺入夜的钟声敲响。

        凤倾瑶无聊的敲着木鱼,手上一串佛珠随意仍在地上,旁边,凤凌点燃了安神香,吹灭火折子走过来。

        “凤主,我在这里守着就好,你去睡觉吧。”

        凤倾瑶打了个哈欠,摇头,“不了,屋外那个老尼姑是太后派来的,她摆明了就是要为难我,我若是不在这儿靠一晚,那老尼姑明天不定怎么收拾我呢。”

        要说她也是够惨的,原以为上了安宁寺能够清静一点儿,结果,刚一来,就被一个老尼姑拦住去路,说是太后娘娘吩咐在这儿等她的,那老尼姑多余的话不说,直接将凤倾瑶拉到这禅房来,扔给她一大堆佛经,吩咐她要在三天之内全部抄完,而且还严重不许凤凌帮她。

        更过分的,那个老尼姑竟然还站在房间外十二个时辰不间歇的监管!

        靠之,明明就是囚禁好么!

        凤倾瑶觉得自己也真是醉了。

        碰上这么一堆极品,木鱼敲不动,随手扯过一张纸,毛笔蘸了墨汁,凤倾瑶随随便便写下一行字。

        要知道她的毛笔字超级烂,让一个天天用钢笔写字的人写毛笔字,就跟让皇太后下蛋一样困难。

        凤凌就这么陪着她呆了大半天,有些时候实在看不下去要帮忙,却被那老尼姑火眼金睛识破,直言要将凤凌赶出安宁寺。

        最后,是凤凌捐了一百两的香火钱,才被住持破例留下伺候她。

        禅房内烛火通明,开着的窗子外面忽然传来扑棱棱的声音,凤凌走过去,窗台上,一只信鸽宛若闲庭信步般迈着那小爪子,咕咕咕叫个不停。

        凤凌拆了上面的信件,将信鸽放飞,走到烛火下,打开纸条。

        “怎么了?”凤倾瑶知道这是相府里的探子传来的消息,早上跟凤镇远那么不愉快的结束,估计他肯定会暴跳如雷。

        想想就觉得好笑,凤倾瑶觉得自己真是坏透了。

        不过瞧见凤凌的脸色却是不太好。

        “凤主,凤镇远在你走后,非常震怒,一气之下说要将你逐出凤家,并且列了你的三大罪状,去求见凤家长老。”

        “就这样?”

        凤凌点头,“就这些。”

        凤倾瑶不屑的笑了笑。

        凤镇远真的就这点儿本事了么?将她逐出凤家?

        真是异想天开,要知道她可是凤家名正言顺的家主,凤家家主只有损坏凤家百年基业时,才会被罢黜,逐出凤家?

        而凤家百年来貌似从未有过这样的先河。

        “凌,你不用担心了,凤镇远的身份我们都知道,你觉得凤家长老是相信他还是相信家主?”

        凤凌看着她自信飞扬的眉眼,薄凉的唇角轻勾,“当然是相信家主。”

        “不过……”凤凌手里纸条的后面,又揭出一张小纸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