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凤芸回府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4本章字数:3550字

        “嗯?还有一张,说的什么?”凤倾瑶扔掉手中的毛笔,好奇的看向凤凌,凤凌目光在纸条上扫了一遍,眉梢微扬,唇瓣不经意间露出一抹浅笑,“说凤镇远被凤家长老闭门不见,”

        “哦?”凤倾瑶惊讶失笑,这可是有意思,凤镇远想要将她逐出凤家,结果凤家长老却压根都不见他?

        她猜不出凤家长老是何意图,侧目看向凤凌,“这消息是谁传来的?”

        凤凌放下手中的便条,浅道:“我爹。”

        微微顿了顿,凤凌开口,“我爹应该是见过长老们了,所以长老们拒绝见凤镇远。”

        如此便也能说的通了,凤倾瑶低低一笑,“这下凤镇远总算是知道,真正的家主与抢来的之间的区别了。”

        “凤主,难道我们真的要在这里呆上七天?”凤凌回头看了眼立在窗外的那个尼姑,眼神阴冷的眯了眯。

        凤倾瑶目光也看去,见那老尼姑在门口打盹。

        凤倾瑶嗤笑一声,“太后让人把我看的这么紧,可不单单只是想要让我在这儿吃斋念佛,瞧着吧,会有好戏上演的。”

        至于什么好戏,她猜不到,不过肯定不会简单就是了。

        翌日清晨,安宁寺的钟声敲过之后,昨晚看着凤倾瑶的尼姑拎来一桶水,一把扫帚,毫不客气的扔到禅房门外,重力敲响门,“喂,里面的,赶紧出来去扫院子,给你半柱香的时间,扫不完,不许吃早饭!”

        反正太后娘娘已经吩咐下来,这七天之内,不进要让她抄经书,还要把寺里所有脏的累的活儿都给她干,总之就是屋里这个,是太后娘娘吩咐要好好‘招待’的。

        可是她喊完半天,却不见有人出来,她扒门往里看,却什么也看不见!

        皱了皱眉,那尼姑又敲了敲门。

        “你是不是睡着了你,赶紧给我起来,要是过了时辰完不成任务,小心我扒了你的皮!”

        市井泼妇般的吼叫,令还在沉睡中的凤倾瑶不耐烦,她还真是有些高估太后了,就这么点儿能耐么,找个尼姑时时刻刻为难她?

        也太小儿科了。

        凤倾瑶无奈伸了个懒腰,从榻上爬起来,四下望了眼,凤凌不在屋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了。

        砰砰砰!

        门又被敲响,就在那尼姑又要一通唾沫轰炸时,凤倾瑶吱呀一声拉开了门,那尼姑的手敲了个空,整个人直直向前栽,凤倾瑶侧身一躲,那尼姑咚的一声趴进了屋,整张脸都与地面亲密接触了。

        满地灰尘飞溅。

        吧嗒吧嗒两声,有两锭白花花的银子滚在了地上,滚到了那尼姑的脸边儿。

        那尼姑心中怒火省藤,刚要从地上把脸抬起来,凤倾瑶突然惊叫一声,“谁的银子掉了,十两银子呐!”

        银子?尼姑心中一动,脸从地面上抬起来,灰不溜秋的只有一双眼睛发着亮光,两锭白花花的银子啊,就摆在她的面前。

        “我的银子……”

        她伸手刚要去拿,两锭银子突然凭空飞走了,她抬起头,就见凤倾瑶手里颠着银子,笑嘻嘻的看着她。

        “想要这银子?”

        那尼姑皱皱眉,“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凤倾瑶弯下身来,低头俯视着她,“你说太后让你这么看着我,无非也就是给你些好处,不如我给你出个招儿,你既能拿到太后的那份,也能拿到我手里这一份,如何?”

        这条件着实令人心动,那尼姑转转眼睛,琢磨了起来。

        太后只是发话不要让凤倾瑶好过,并没有说别的,也没有让人来看着她,而凤倾瑶也给她好处……

        “好,我答应你。”尼姑牙一咬,连忙点头,伸手就要夺过凤倾瑶手中的银子。

        凤倾瑶却蓦地抬高,“想拿银子可没这么简单,哎呀,我昨晚抄了一宿的佛经,脖子和腰都快断了,这样吧,你帮我抄一天,顺便把我今天的活儿都干了,而我呢,只休息一天,这十两银子就归你,而且我们谁都不跟太后说,如何?”

        利益当前,这尼姑又不傻,如何不动心。

        只是思索了片刻,那尼姑便立刻眉开眼笑的接过银子,满口答应了。

        凤倾瑶拍拍手掌,幸好她让凤凌打听了一下,这个尼姑最爱银子,无利不贪,否则,这七天怕是真没那么容易度过的。

        与此同时,相府,凤芸一大清早就被悄无声息的接回相府。

        彼时凤镇远正好入宫去上早朝,凤妍自认为一切皆在掌握之中,假装与凤芸不期而遇,在相府后门,凤妍从厨房里端出一叠糕点,就那么掐算好了时机,撞见凤芸归来。

        凤芸下了马车进了后门,凤娇四下朝着后院里张望,见空无一人,招呼着凤芸,“三姐,这会儿没人,我们快点儿回去,娘说了,我们不能被任何人撞见!”

        凤芸脸色有些异样的白,许是别院时间住的久了,性子也收敛不少,衣服更是穿的素淡,头上连簪花都没有,只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里略带着些小心翼翼,以及重回凤家的万般复杂心情。

        她对着凤娇点点头,身后的婆子丫鬟拎着她的行李,也进了院门。

        “这边儿!”凤娇早已经安排好路,引着她们打算用最快的速度回到芸娇阁。

        而凤妍等的就是这一刻,她站在树后,故意低着头走出来,“哎呀”一声,被脚下的石头绊了一下,手一松,手里的盘子就落地摔碎。

        凤妍的一声哎呀,吓得凤芸凤娇脸色骤变。

        凤妍满脸可惜的看着地上的糕点,假装不经意抬头,见到后院门口刚进来的几人,顿时大惊,“三姐姐?六妹妹……你们?”

        目光移到凤芸的身上,凤妍突然诡异的笑了,“三姐姐,你怎么回来了?”

        凤芸冷不丁的对上她的目光,分明看到她眼里那不怀好意的目光,心中有些慌乱,下意识抓紧衣角,嘴唇紧紧抿着,错开她的目光。

        凤娇也没想到会给凤妍碰见,明明她都用银子打点好了,这个时间绝对不会有人出现在这里,可谁成想,凤妍会突然冒出来。

        咬了咬唇,凤娇上前两步挡住凤妍,“你……你要干什么?”

        凤妍轻蔑的笑出声,“我能干什么?六妹妹,难道我是洪水猛兽,还能把你们吃了不成?”脚步轻移,走上前两步,凤妍阴凉的目光肆无忌惮的挑向凤娇。

        “怎么,六妹妹这是打算偷偷把三姐接进府里么?哎呀,不知道爹爹知不知道呢?”细长的指尖轻划过额角的头发,凤妍娇艳的妆容愈发的明媚。

        凤娇心头猛地一颤,抬头霍的对上凤妍的目光,惊慌道:“五姐姐,你……你不要胡说。”

        “呵……”看着凤娇惊慌失措的样子,凤妍了然的挑挑纤细的柳眉,“所以说,六妹妹你这是承认了!”

        这事本来就是她一手促成,她自然不会自己搅黄,只不过是想要给凤芸敲个警钟而已!百无聊赖的掰着手指,凤妍回头看了眼地上撒碎的糕点,唇角勾起一抹幽幽的冷笑。

        推开挡在身前那胆小怕事的凤娇,凤妍满眼挑衅的看向凤芸。

        “三姐你还真是个不吉利的人,你说不过就是那么点儿小事,也能把自己送进牢里,结果还落得个被父亲嫌弃的下场,如今好不容易盼到回府了,结果刚一进家门就害得我把新做的糕点给打了,你说这可怎么办呐?”

        凤芸咬了咬下唇,的确没错,回府这件事,她期盼了好久,在别院里,她日日读书练琴,反省自己过往的不足,为的就是重回凤家,如今好不容易守到云开月明,却不想一下就给凤妍撞破了。

        凤妍利用她害她至此,她心里恨,可是这么久的沉淀让她学会了忍,小不忍了则乱大谋,今日一见凤妍,她便知道凤妍又在精心谋划什么,所以,这一次,她绝对不能再入她的圈套!

        暗暗握紧垂在身侧的双拳,凤芸目光坚定的抬起,对上凤妍。

        “五妹妹,我们也有许久没见了,不过是一盘糕点而已,五妹妹深受父亲疼爱,如今又是深得昭王之心的侧妃,什么样的点心没有吃过,想来也是不会在意的,妥不过我回去见过母亲,拜过父亲,再去厨房为五妹妹重新做一样,正好,别院的这些日子,我学了几样新的糕点,趁这个机会给五妹妹尝尝。”

        凤芸以往脾气火爆,而且对凤妍说的话深信不疑,可是今天,面对凤妍刻意刁难,她竟然如此从善如流的对答上,并且还让凤妍忽然没话可说。

        凤妍心头猛地打了个寒颤,隐隐觉得有些不秒。

        她眸色复杂的打量凤芸,只觉得凤芸似有变化,变得似乎稳重而沉敛了。

        是谁在背后教她?佟玉梅么?

        凤妍脸色沉了沉,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三姐姐能如此,那便再好不过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一下三姐姐,这相府天气变化多端,三姐姐若身带晦气,最好摆个火盆过一下,实在不行,安宁寺也是个好去处,对了,大姐姐就在安宁寺祈福呢,三姐姐可以去安宁寺拜一拜,顺便也看看大姐姐在那里过得好不好,不过谁又知道呢,毕竟伤害公主可是大罪!”

        凤妍轻飘飘的说完这话,便扯了扯衣服,嫌弃的愁了眼凤芸那一身素淡的衣服,“估计这会儿父亲上朝快要回来了,三姐姐还是快回去换衣服吧,哦,还有一点我得提醒你,因为大姐姐的事儿,父亲心情可不怎么好。”

        她只是好心给凤芸个提醒,至于她会怎么做,那可不关她的事。

        挥挥衣袖,凤妍走了,只留下一地狼藉的点心和碎盘子。

        “三姐……”凤娇小心翼翼的走到凤芸身边,扯了扯她的衣袖,讪讪的看她的表情,凤芸面色清冷,眼底深处划过一抹深深地痛楚。

        她抬起眼,眼里没有一滴泪水,只有不能后退的决心。

        既然选择回来了,那么她只能是尽力保护好自己,绝对不能再让自己被耍的团团转,别院的生活,她再也不要过了。

        凤芸回府的消息是在中午时传到安宁寺的,彼时太后派来看着凤倾瑶的尼姑,正跪在禅房里抄写经书,凤倾瑶吃着凤凌从京都买来的又香又糯的糕点,听着他汇报相府里发生的事情,看着那尼姑屁股撅的老高,奋力疾书,简直好不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