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碧湖之邀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5本章字数:3452字

        凤倾瑶确定凤凌已经没有事之后,便打道回了相府,由于凤凌不放心她,便让采月跟着。

        两人从相府正门进入,刚一进门,便撞见了人。

        那人一身宫装太监服,被采月冒冒失失的撞了一下,猛地一跳,骂骂咧咧的翘起兰花指怒骂:“哪个不长眼的狗奴才,竟然连本公公也敢撞?”

        公公?

        凤倾瑶抬起头冷眸一扫,粉面太监一个,什么身份,竟然在相府里也敢如此?

        “原来是皇宫里的公公啊,撞了您实在是抱歉,不过不晓得公公您是谁的手下?”凤倾瑶将采月拉到身后,直站在那公公身前。

        那公公轻蔑的扫了她一眼,斜着眼睛哼道:“你又是哪个,也有资格问本公公的事情?”

        凤倾瑶笑的乐不可支,“我嘛,自然是这府里的人。”

        “府里的人?”那公公这才正了眼神儿将凤倾瑶上上下下打量一番,然后忽的一个念头冒出来,“你……你莫不是凤大小姐,凤倾瑶?”

        凤倾瑶扬了扬眉毛,没想到她知名度这么大。

        随意抖了抖衣袖,凤倾瑶温和一笑,“没错,就是我。”

        那太监的眼神瞬间变得复杂起来,看着凤倾瑶说不清是恭敬还是鄙视,总之他就是对着凤倾瑶浅浅一拜,“凤大小姐,奴才是奉公主殿下之命,前来邀请凤大小姐参加今晚的碧湖夜宴,公主殿下有意与凤大小姐冰释前嫌,握手言和,还望凤大小姐能及时出席。”

        碧湖夜宴?沐婉莹……

        凤倾瑶才不会傻得相信沐婉莹想要求和什么的,依照沐婉莹的性子,她不给她下套子她就谢天谢地了,阿弥陀佛了。

        眨了眨眼,凤倾瑶凉凉笑开,“是么,碧湖夜宴呀,那么敢问这位公公,公主举办这碧湖夜宴,所为何事啊?应该不会只是为了和我释前嫌吧?”

        “自然不是。”那太监眯了眯眼,“奴才只知道公主殿下的脸被萧神医给医好了,好像是特意为了感谢萧神医,所以在宫外设宴,还邀请了许多人,对了,三小姐和五小姐也在邀请名单之中。”

        这样么?

        凤倾瑶弯了弯唇角,“好,我知道了,有劳公公。”欠了欠身,凤倾瑶回头给采月使了个眼色,采月连忙上前塞到那公公手里一锭银子,然后笑着赔礼,“公公,实在对不起,奴婢方才不是有意的,这点儿钱,公公就拿去吃酒吧。”

        那公公双眼放光,连忙将银子踹到怀里,还四下看看有没有其他人,见没有人看见,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没关系没关系,都是小事,凤大小姐太客气了。”

        凤倾瑶以笑回应,送走了那太监。

        “小姐,你晚上要去么?”

        采月一听到沐婉莹的名字,便觉得事情不太好,沐婉莹因凤倾瑶而毁容,她恨不得将凤倾瑶碎尸万段,怎么会好心请她参加晚宴还意欲修和?

        不待凤倾瑶回答,采月便道:“小姐,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去了,我觉得这件事有鬼。”

        凤倾瑶低低一笑,“采月,在秦楼那里你还真是长进了不少,不过今晚,我还真得去,我若不去,估计沐婉莹会疯掉吧,只是不知道她会用什么招数对付我。”

        不管沐婉莹用什么招数,她都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好了,别想了,赶紧先回瑶居。”

        采月点点头,跟上凤倾瑶。

        “大小姐!”进了院子,没走几步,凤倾瑶便被拦住了,凤平走到她身边行了个礼,道:“老爷要见你。”

        凤倾瑶颔首点头,让采月先回瑶居收拾一下,便跟着凤平去凤镇远的书房,路上,凤倾瑶犹豫再三,还是忍住没有把凤凌的事情告诉他。

        “大小姐,老爷这几天心情不错,皆是因为三小姐日日在身边伺候,你去安宁寺之后,三夫人便把三小姐接回来,因没能经过老爷同意,所以三小姐便假装是长了疹子的丫鬟蒙着脸伺候,是在昨天下午,才不小心被老爷发现,老爷感动她的孝心,所以原谅了她之前做的事情,并且恢复了她在府里的一切吃穿用度。”

        凤平一边走,一边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汇报给她,凤倾瑶听了以后点点头,“我知道了。”

        凤芸还算是个可造之材,不过她这动作,倒是完全背离了她在安宁寺时所提点她的那几句话,果然啊,她依然是个不甘于平淡的主儿。

        “对了,凤镇远还是执意要把我逐出家门么?”

        凤平叹了口气,“现在我也不知道他的意思,自从那日被长老闭门不见之后,他就再没提过此事,只不过知道你今天回来,叫我在那儿等着,你一入府,便让我将你带过去。”

        也不知道凤镇远这么急着见她所谓何事,凤平把她带到凤镇远的书房外面,便悄声退下了。

        凤倾瑶抬起下巴,面色清冷,上前敲了敲门,门内传来凤镇远的声音,“进来!”

        凤倾瑶推门而入,一进去,便瞧见凤镇远坐在书案之后,手里拿着一本折子在看,他抬眼看了一眼,见来人是凤倾瑶,脸色顿时黑了下去。

        “大姐姐。”有温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凤倾瑶转身,见凤芸正在身后的小桌上煮茶,凤芸走过来,对着她福了福身。

        凤倾瑶扬了扬眉毛,并没答话,而是转身看向凤镇远。

        “不知道父亲唤我来所谓何事?”

        凤镇远哼了一声,“我有什么事能请得动你,不过是刚才宫里派人来传旨,今晚婉莹公主要在碧湖之上举办晚宴,邀你和妍儿芸儿一同去,你给我收敛着点,若是再敢惹出事情丢我凤家的脸面,小心我不认你这个女儿!”

        这等威胁,对凤倾瑶完全无用,凤倾瑶眼角抽了抽,笑道:“这自然不用父亲提醒,我会注意的,父亲若是没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混账,我让你走了么?”凤镇远本以为在安宁寺七天,她会收敛些,却不想,性子还是一如既往,目中无人的连他都不放在眼里。

        重重的一拍桌面,凤镇远额头青筋滚动,目光森寒的逼视着她,“作为凤家的嫡女,你瞧瞧你身上哪里有一点儿凤家人的样子,蛮横不知礼,狂妄自大,真不知道这些年,你都是跟谁学的!”

        凤倾瑶嗤笑一声,“父亲若是看不惯,不看就是了,也免得我污了您的眼不是。”

        “你!”凤镇远气的胡子一翘,猛地一下站起来,却不想眼前忽黑一下,整个人头重脚轻,像是踩在云朵上飘乎乎的。

        “爹爹……”凤芸见凤镇远捂着头站不稳,连忙跑过去扶住她。

        凤倾瑶眉头抽了抽,她该不会是把凤镇远气坏了吧?

        “大姐姐,你别说了,爹爹这些日子身体一直不好……”

        凤倾瑶无奈耸耸肩,“我也不是非要说的,不过你看他哪里有好气儿啊……”

        见凤芸将凤镇远扶着坐下,凤倾瑶嘲弄的笑了笑,凤镇远不是宣扬要将她逐出凤家么?可是今日却是半句也没有提,不过他不提,他就以为自己不知道了?

        真是笑话。

        凤倾瑶目光在凤镇远书房中扫了一圈儿,见凤镇远在凤芸的安抚下已经恢复了不少,也知道自己留下来不过是惹他生气,索性转身离开了。

        等到凤镇远彻底清醒了,才恍然发觉,凤倾瑶已经离开了。

        凤芸站在一旁,小声道:“爹爹,大姐姐她走了。”

        凤镇远重重的叹口气,“我是老了,管不了她了,她若是能有妍儿和你一半省心,我也知足了,可是你瞧她……”

        凤芸沉默不语。

        只是体贴的帮凤镇远倒了杯茶。

        离开凤镇远书房,凤倾瑶一路朝着瑶居走。

        佟生自打那日听说凤芸回来,前来相府做客,便一直没走,这不,方才他在佟玉梅的院子里陪着她下棋,结果凤妍就打发人来找他,说是要他去花园里相见。

        他在花园里等了半天也不见人影,正百无聊赖的原地转圈儿时,就瞧见迎面走来一个绝世美女。

        美女一身白衣,宛若九天而来的仙子,莲步轻移,缓缓走过来。

        佟生见她身段窈窕,纤腰细腿,不由得色心大起,待那女子走近,佟生更是看到了一张惊为天人的倾城容貌,吹弹可破的肌肤,明亮清澈的大眼睛,一张朱唇宛若染了桃花般粉嫩。

        相府里何时有这样的绝色了?

        一时之间,佟生心猿意马,摩拳擦掌上前,一下便拦住了那女子的去路。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凤倾瑶。

        她正走着走着,前面就忽然跳出来一个锦衣华服的男人,长得勉强凑活,穿的也是贵公子模样,不过他看着她的眼神儿却是有些过于炙热了。

        他拦住了凤倾瑶,一双眼睛丝毫不隐晦的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一番,越看越觉得满意。

        凤倾瑶蹙了蹙眉,相府里何时出现这样一个登徒子?难道是来做客的?

        “麻烦请让开!”凤倾瑶冷冷的看着他,那男人却是笑的满脸桃花开般。

        “这位姑娘,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敢问您是哪个院子里的?”明显的搭讪,令凤倾瑶不悦。

        “我也没见过你,你又是哪个院子里的?”

        佟生啪的一下,自以为超级帅气的打开折扇,扇了扇,冲着凤倾瑶挑了挑眉,“本公子是前来做客的,无聊时溜达到了这儿,却不想就遇见了姑娘你,敢问姑娘芳名为何?”

        凤倾瑶嗤笑一声。

        “原来是客人啊,可是怎么没人陪着你呢?”

        “佟表哥,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就在凤倾瑶刚问完,一个声音就插了进来,紧接着便有人匆匆跑来。

        凤倾瑶抬眼一看,凤妍正提着裙角小跑过来,见是凤倾瑶,连忙笑开,“原来是大姐姐回来了,方才听他们说,我还不信呢。”

        凤妍眸色怪异的看了眼凤倾瑶,然后侧身看向佟生,对着他眨了眨眼。

        凤倾瑶?

        佟生桃花眼眯起,色眯眯的眸子看向凤倾瑶那张绝美的小脸儿,原来,她就是凤倾瑶啊,果然,几年不见,竟长成了如此尤物般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