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公主的赔罪酒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5本章字数:3356字

        “这么热闹啊,在说什么?”有人蓦地插进来,语气里充满了看热闹的意味。

        凤倾瑶侧身看去,只见楚乾月器宇轩昂的走过来,胳膊上还搭着个娇嫩小姑娘,小姑娘一双漆黑黑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瞧见楚邀月时,一下扑上去从后面搂住他的脖子,“邀月哥哥!”

        脆生生的嗓音宛若清脆的小黄鹂般悦耳,娇娇嫩嫩的小姑娘浑身都是朝气。

        “邀月哥哥,凝乐今晚坐在你身边好不好?”

        她此话一出,楚乾月和北辰豫都下意识看向凤倾瑶。

        北辰豫更是难得找回刚才被抹掉的面子,幸灾乐祸道:“我说这位姑娘,你想坐在邀月殿下身边,是以什么身份呢,咱们未来的邀月王妃可是还在呢。”

        北辰豫唯恐天下不乱的趁机挑事儿,看向楚邀月的眼里,分明就是赤果果的挑衅。

        凝乐瞥了眼凤倾瑶,搂着楚邀月脖子的手臂紧了紧,“那又如何,反正我就是要跟邀月哥哥在一起。”

        “凝乐,别闹!你这样,凤大小姐会不高兴的。”楚乾月轻轻扯了扯凝乐的衣服,凝乐拨弄掉他的手,“太子哥哥,我都好久没见邀月哥哥了,我可想他呢,你就让我跟他坐一起嘛,至于凤大小姐,你可以让她跟你坐。”

        “那怎么可以?”楚乾月黑眸中精光一闪,随即看向楚邀月,“你邀月哥哥与凤大小姐是未婚夫妻,婉莹公主特意安排了这样的座位,你若从中插进去,像什么样子?”

        看似训斥的话里,却连半分训斥的意思都没有。

        凤倾瑶冷冷的勾起唇角,楚乾月对这小丫头十分纵容,可见这小丫头身份的特别。

        不只是楚乾月,便是楚邀月,那丫头那么亲密的搂着他的脖子,他竟然没有拒绝,可见,在楚邀月心中,这个凝乐也是颇有分量的。

        看着楚邀月依旧淡漠如水的表情,凤倾瑶缓缓笑开,“哪里用的着这么麻烦呢,就请这位姑娘坐在这里好了。”

        “真的吗?”凝乐顿时两眼一亮,十分不确信的看向凤倾瑶,“你真的同意?不过,我坐在这里,那你要去哪儿?”

        凤倾瑶无谓的笑笑,“这么大个的晚宴,哪里还担心没有地方坐,你们不用管我,我随便找个位置便好了。”

        “那可不行,凤小姐是本宫特意邀请来的客人,哪里能够随便找个座位呢。”沐婉莹一身华丽高贵的款款走来,脸上戴着白纱,停留在几人面前。

        她微凉的目光扫了几人一眼,最后停在凤倾瑶的身上,“凤大小姐是本宫邀请来的贵客,怎可委屈了她,这样吧,就在邀月殿下身边多加个位子,让这位姑娘入座。”

        沐婉莹刚一吩咐下,便有人迅速搬来一张椅子,放在楚邀月座位的另一面。

        沐婉莹冲着凝乐挑了下眉,“这样如何?”

        凝乐有些不高兴的嘟起嘴,其实她只想跟邀月哥哥单独相处嘛。

        可是人家公主都发话了,她自然不能再任性,勉强点点头同意了,“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

        沐婉莹面纱下的唇瓣阴冷的勾了勾,一双眸子略有深意的看向凤倾瑶,“凤大小姐对本宫这样的安排可还满意?”

        凤倾瑶无所谓的笑了笑,“我怎么都好,一切全凭公主殿下安排。”

        明明就是水火不容的两个人,却偏偏要如此客套的说这样的话,凤倾瑶只觉得沐婉莹经过大火毁容之后,瞬间段数升级了,她还真是一时之间猜不透她的想法。

        不止是凤倾瑶猜不透,便是置身事外的几个人也看不透沐婉莹的用意。

        北辰豫自大火那夜在大殿上见过沐婉莹一次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沐婉莹,如今终于可以近距离的接触她,虽然沐婉莹的容貌毁了,但是神医萧桓之的医术可谓是名扬天下,更何况,他要娶得是东陵的公主,至于沐婉莹容貌如何,他倒也没有什么在乎的。

        缓上前两步,站在沐婉莹身边,北辰豫对着沐婉莹拱了拱手,“公主殿下,事情已经解决了,不如让本王陪你过去?”

        沐婉莹俏眉冷皱,侧头看他,这个男人对自己如此殷勤,不就是之前说是要娶她的南华王爷北辰豫么?

        盈盈一笑,沐婉莹欠身回礼,“如此,那便有劳豫王爷了?”

        北辰豫得意的扬了扬浓眉,转身便跟上沐婉莹。

        楚乾月见此情况,深深一笑,“好了,事情解决了,那你们三位便入座吧,只可叹本殿下今日成了孤家寡人。”他颇为吃味的扫了眼楚邀月,心里却是筑起一道道冰墙。

        明明楚邀月什么都没有,还是个残废,可是只要他一出现便能夺得所有人的眼球,这叫他心里非常不平衡,楚邀月不过就是仗着他那张极好看的脸罢了,嚣张什么,也就这里是东陵,他不能让外人看北燕的笑话,等回到了北燕,楚邀月,哼哼!

        楚乾月眼底闪过一道阴冷的光。

        凝乐讨好的看向他,吐了吐舌头,“太子哥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楚乾月垂在衣袖中的拳微微握紧。

        碧湖夜宴在一阵锣鼓声中正式开始,沐婉莹今日的贵客萧桓之被请到上座,一道道精美的佳肴和一壶壶醇香的美酒被摆上来。

        沐婉莹坐在上位,扫了一圈下面的人,目光不经意的掠过凤妍,凤妍对着她微微颔首。

        沐婉莹面纱下的唇瓣微扬。

        “感谢大家今日赏脸来参加本公主举办的碧湖夜宴,在座的诸位也都知道,本宫的脸在前些日子父皇的寿宴上被烧伤,容貌尽毁……”说到此处,沐婉莹顿了顿,嗓音有些发梗,底下的许多人互相对视,面面相觑。

        在座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名门权贵,哪一个不知道致使沐婉莹毁容的是凤倾瑶。

        有人瞧见凤倾瑶坐在楚邀月身边,不由得冷嘲道:“她怎么还敢来,把公主害得那么惨,她竟然还敢坐在那儿。”

        “就是啊,如果是我,我肯定躲在家里。”

        “真是不要脸!”

        “皇上怎么就没有赐死她,让这样的凶手还逍遥法外?”

        许多人凑在一起,叽叽喳喳的指责凤倾瑶,他们看着她的目光就像是看着什么十恶不赦的人似的。

        凤倾瑶听着耳边的那些指责的话,嘲弄的弯了弯唇角,漫不经心的侧头看向身边的楚邀月,结果目光却一不小心对上凝乐,凝乐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警惕,见她看她,凝乐紧张的抓住楚邀月的胳膊,“邀月哥哥,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恶毒?”

        凤倾瑶笑了,眼里没有丝毫的温度,她指尖把玩着精致的月光杯,目光掠过楚邀月俊朗无双的脸庞。

        那男人接收到她的目光,侧过头看了她一眼,然后看向凝乐,低声喝道:“凝乐,不许胡说。”

        凝乐撇撇嘴,冲着凤倾瑶做了个鬼脸,凤倾瑶摇头失笑。

        坐在上面的沐婉莹看到凤倾瑶并没有因为大家的流言而有半分的懊恼和惊恐,神色瞬间冷了下来。

        凤倾瑶,这样都不能让你羞愧么,哼,我倒要看看,你的脸皮是有多厚!

        恨恨的咬紧牙关,沐婉莹冰冷的收回目光,随手举起酒杯,站起身,缓缓走下来,走到萧桓之身边。

        萧桓之依旧是一袭青衫,雅致如竹,毒舌男不毒舌时候,也像是一枚翩翩公子呢。

        见沐婉莹站到了自己面前,萧桓之只好起身,礼貌的道:“公主殿下!”

        “萧神医。”沐婉莹举起酒杯,转身扫了眼众人,“是萧神医医好了本宫的脸,萧神医是本宫的恩人,这第一杯酒,本宫要先敬萧神医,萧神医,请。”

        萧桓之淡勾了勾唇角,并未答话,只是仰头喝了酒。

        沐婉莹换了第二杯酒,缓步走到凤倾瑶面前,“方才说本宫的脸被毁的时候,本宫听到有许多人都在指责凤大小姐,其实这件事也不全怪凤大小姐,本宫知道凤大小姐因为此事受了许多委屈,特意前来赔罪,凤大小姐,这一杯酒之后,我们之间的仇怨,皆一笔勾销!”

        凤倾瑶眨眨眼,端着酒杯站起来,一笔勾销什么的鬼话她才不信的,沐婉莹不想尽办法弄死她她就烧高香了,至于这一杯酒……

        在心底叹了口气,她只能是喝了。

        众目睽睽之下,她抬起酒杯刚要将这杯酒饮下去,叮的一声,凭空飞来一枚石子,一下打碎了她手中的酒杯,酒杯四散碎开,酒水洒了全身。

        “不能喝!”一个急切的声音从船舱外传来,众人转头看去,只见一身黑色锦衣华服的沐流锦大步走进来。

        沐婉莹死死的盯着那一杯碎掉的酒,口中的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她愤然抬头,冰冷带怨的目光直瞪向走来的沐流锦。

        阴阴笑道,“四皇兄,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你不希望我和凤大小姐冰释前嫌么?”

        沐流锦脸色阴沉,目光锐利的看着沐婉莹。

        他没有想到,他一向古灵精怪活泼可爱的小妹竟然会变得这么可怕,如果不是他无意间看见凤将妍一包药粉倒入凤倾瑶的酒壶中,他也以为沐婉莹是真心想要和凤倾瑶修好,但是那一幕被他撞见了,他的心宛若敌人的刀剑插入胸口一般。

        他的妹妹,东陵备受宠爱的公主,何时变成了这个样子?

        沐流锦深深地吸了口气,掩去眼中的神色,随即弯下腰取过楚邀月面前的酒杯和酒壶,倒了一杯递给凤倾瑶,“方才的那杯酒里掉进去了一只虫子,是我太紧张了。”

        他并没有回答沐婉莹的话,而是重新给凤倾瑶倒了杯酒。

        沐婉莹站在一旁看着,握着酒杯的手不住地颤抖,差一点儿,只差一点儿她就成功了!

        可是沐流锦,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出现?

        幸好,幸好她早有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