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反栽赃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5本章字数:3526字

        凤倾瑶没想到他竟然能够识破她的招数,脸色微微一变,连忙趁机后退,躲开他的钳制。

        两人隔开了距离,凤倾瑶理了理衣衫,笑意盈盈的挑起一双水眸看他。

        “怎么,你经常被人这么对待么?不然怎么会一下就识破我的招儿?”

        北辰赫哈哈大笑,望向凤倾瑶的目光充满了满满的兴味,这个女人带给他的惊喜真的不是一点半点儿,他对她越来越感兴趣了。

        狂热而炽烈的目光看着她,北辰赫道:“整个天下也没人敢这么对我,而你,是第一个,所以,你注定是爷的女人!”

        北辰赫开心的满脸都是笑,凤倾瑶面对这样霸道的男人,只能是无语再无语!

        她是上辈子桃花死光了,所以这辈子犯桃花劫么?

        “北辰赫,对吧?”凤倾瑶环起双臂,警惕的看着他,“为什么救我?”

        这个男人,在她被佟生算计时出手相救,在沐婉莹搜查时,没有供出她,实在是奇怪的很。

        北辰赫挑挑眉,性感的唇勾出一抹明朗的笑,“看你顺眼,所以便救了。”

        是他闲的无聊,又恰好有人意外闯入,所以便心血来潮救了她。

        这个理由,当然不足以让凤倾瑶相信。

        不过人家好心救她,她也不能不感激。

        凤倾瑶吸了口气,“虽然这个理由有些牵强,但我还是谢谢你了。”

        透过船舱的窗户,看见外面天色愈来愈晚,凤倾瑶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搁了,刚才沐婉莹等人没有找到自己,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若是自己还不出现,估计明日又会是一场大麻烦。

        “时间不早了,我要走了。”瞟了眼北辰赫,凤倾瑶淡淡一笑,转身便要朝着船舱外走。

        “等一下。”北辰赫在她转身的刹那,忽然喊住她,然后大步迈到她面前。

        他一双大掌搭在她的肩头,粗厉的指尖轻撩起她脸上垂下来的细碎头发,眼里便出现了跟他气质完全不搭的温柔。

        “丫头,你还没告诉过我,你叫什么名字?”北辰赫目光灼灼盯着她,看着少女柔美而娇的面容,握着她肩膀的手愈发的用力。

        凤倾瑶顿了顿,眨眨眼,刚想说出自己的名字,船舱的门便被人嘭的一下踹开。

        北辰赫下意识的反应便是将凤倾瑶搂入怀中护住,结果这一幕偏偏被门口的几个人看见。

        沐婉莹面纱下的嘴角勾起一抹阴冷而毒的笑。

        “凤倾瑶,你果然在这里!”

        凤倾瑶看清门口几个人的时候,面色一冷,紧紧皱起了眉头,尤其是看到轮椅上那一身雪白衣衫的男人,浑身都散发出一股冰冷至极的气息。

        凤倾瑶心头咯噔一下,更是恍惚间意识到,刚刚情急之下,北辰赫是将她护在了怀中的。

        娘哎!凤倾瑶低咒,这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挣扎着要从北辰赫怀里跳出来,北辰赫却是将她一箍,低下头,满眼深意的看着她,“你认识他们?”

        “废话!”凤倾瑶瞪他一眼,不认识她脸还能变色。

        咬着牙使劲儿掐他胳膊上的那肉,可这男人那浑身的肌肉就像是硬石头一样,硬邦邦的根本掐不动。

        外人哪里懂得凤倾瑶的苦啊,北辰赫这厮典型的狂妄霸道,她不是对手,细胳膊扭不过粗大腿,可在外人眼里看来,凤倾瑶被那威猛高大的男子箍在怀中,倒像是郎情妾意,两相含情脉脉似的。

        沐婉莹的眼底闪过一抹深深地嫉恨。

        站在沐婉莹身边的凤妍,典型的唯恐天下不乱,嘴角噙着得意的笑,瞥了眼楚邀月,讽道:“大姐姐,你这是在做什么?莫非,你心里喜欢的其实是这位公子?”

        凤妍看到楚邀月一脸阴沉,便知道凤倾瑶此番绝对不会讨到好处,何况今日凤倾瑶被这么多人看到她跟别的男子在一起,这名声,是无论如何也保住了。

        凤妍笑的得意,笑的欢畅。

        凤倾瑶听到凤妍的声音,霍的侧过头来看她。

        凤妍迎上凤倾瑶冰冷而怒的目光,眼角的弧度更甚。

        “喂,女人,她是你妹妹?”北辰赫自然将凤妍的话听到了耳朵里,盯着凤倾瑶,问道。

        凤倾瑶皱了皱眉,点头,“对,所以,你先放开我!”

        北辰赫犹豫了一下,随即放开她,但是并没有后退,而是站在她身边,充当守护者。

        凤倾瑶的妹妹,之前那位公主前来搜人的时候,她便跟在身边,这会儿,又是她,只不过,这一次,不一样的是,多了个坐轮椅的男人。

        北辰赫的唇边勾起一抹冷笑。

        别人他或许不认得,但是这位不良于行、倾国绝艳的天下第一美男,他还是晓得的,楚邀月,便是他么?

        北辰赫的目光落在楚邀月身上,却发现楚邀月也看着他,楚邀月看他的目光,远比他看楚邀月要冰冷的多,那目光里,有疑惑、有愤怒、还有嫉妒……

        嫉妒?

        呵呵……

        北辰赫微微扬了扬眉毛,结果耳边就传来凤妍再度挖苦的声音,“大姐姐,就算是你喜欢这个男人,但是你也不要忘记,你还是邀月殿下的未婚妻,你这样……这样公然跟别的男人在一起,难道,就不怕邀月殿下伤心么?”

        凤妍似有同情的看了眼身侧的楚邀月,唇瓣微勾,暗含得意。

        凤倾瑶幽凉的目光落在楚邀月的身上,楚邀月微微抬眸,淡漠的扫过她。

        那男人不说话,凤倾瑶也不是那种喜欢解释的人,索性不去看他,而是直直对视上凤妍,“你说够了么,说够了就闭上你那张嘴,凤妍,你别以为你做过的事情没人知道就会算了,你是怎么算计我的,你自己心里清楚,小心有朝一日,同样的事情,也会降临在你的身上。”

        凤妍脸色微微一变,连忙哼道:“大姐姐还真是会恶人先告状,是你伤了人逃跑在先,又与我有什么关系?”

        “好了,都闭嘴!”沐婉莹见凤妍跟凤倾瑶要吵起来的架势,连忙出言制止,一双怨恨的眸瞪着凤倾瑶,“凤倾瑶,你伤人在先,逃逸在后,若不是本宫早有防备,根本不知道你竟然勾结奸贼,来人,将凤倾瑶抓起来,带回皇宫,本宫要亲自审问。”

        凤倾瑶是越听越听不明白了,怎么就成了她伤人在先了?

        “等一下。”凤倾瑶冷声一喝,质问的目光看向沐婉莹,“公主殿下,这话您可得说清楚,我怎么就伤人了?”

        “大姐姐还不想承认么?”凤妍上前一步,伸手怒指,“之前我们都去湖心看莲,唯有大姐姐没有与我们任何人一道,而是同锦王一道出去,可惜锦王爷半路被人叫走,大姐姐独自回了船上,看见佟生在饮酒,大姐姐蓄意勾引,佟生不从,大姐姐便一气之下毁了佟生的……”凤妍说道此处顿了顿,满脸愤怒而又惋惜,“大姐姐,妍儿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歹毒,佟生表哥的这一辈子,全都毁在你的手里。”

        佟生!

        凤倾瑶终于知道了怎么回事儿,敢情他们竟然用这一手在来栽赃陷害她!

        也真是够够的了。

        “依你们所说,倒是我强迫佟生的了?”凤倾瑶觉得太好笑了,这些人歪曲事实,这是成心要把她的名声毁的一干二净。

        “难道不是么?”沐婉莹接过话茬,冷眸一挑,“佟生现在还在船舱里,凤倾瑶,这件事证据确凿,你休想狡辩!”

        狡辩?凤倾瑶嗤嗤一笑,“真是太好笑了,你们都已经这样定了我的罪,我狡辩有用么?不过公主殿下、五妹妹,我还是得奉劝你们一句,若是找理由,也找个合理的,我强迫佟生?试问,我一个女子,怎么能够强迫一个男子,莫非,你们觉得,邀月殿下还不如佟生么?我放着邀月殿下这么优秀的未婚夫不去找,而去找佟生?难道,你们的脑袋都被狗咬了么?”

        “你!”凤妍心头一恼,没想到凤倾瑶竟然会把楚邀月扯进来。

        凤妍无奈,默默看向沐婉莹,沐婉莹双拳紧握,看向凤倾瑶,“凤倾瑶,你休要强词夺理,事实已定,你便是说破大天也没有用,今日,本宫还是一样要将你问罪!”

        凤倾瑶哪里不知道沐婉莹是恨毒了自己呢,今晚这所谓的碧湖夜宴,哪里是真的为了宴请萧桓之表示谢意呢,根本就是沐婉莹为了对付她而找的借口而已,沐婉莹给她设计了一个又一个的连环计,目的就是要让她的名声尽毁,然后再借机惩办了她。

        这点儿手段,她如果看不明白,也就不是凤倾瑶了。

        幽幽一笑,凤倾瑶长叹了口气,“公主殿下,我知道你恨我,你很得不扒了我皮、抽了我的筋、喝了我的血,你想尽一切办法对付我我没意见,毕竟是我先毁你容貌在先,但是身为堂堂一国公主不择手段,歪曲事实,公主殿下,你就不怕让全天下人耻笑么?”

        看着沐婉莹那双越来越阴沉的眼,凤倾瑶继续道:“萧神医已经医治好了你的脸,你却不懂得珍惜,反而联合凤妍一起陷害我,公主殿下,这些真的是你想要的么?”

        “闭嘴!”沐婉莹被凤倾瑶说中心中的痛事,厉喝一声,“凤倾瑶,你说的都没错,我就是恨死了你,我恨不得亲手杀了你,所以,今天晚上,不管是谁要护着你,你都得死!”

        “来人!”沐婉莹大吼一声,便有一群黑衣人宛若从天而降一般,齐刷刷的降落在船板之上,个个手里都是寒光闪闪的兵器。

        看着那些黑衣人那熟悉的装扮和雾气,凤倾瑶心里一惊,难以置信的看向沐婉莹。

        “是你?上一次,也是你?”

        沐婉莹阴阴一笑,“怎么,怕了么?上一次给你逃了,这一次,凤倾瑶,我绝对不会再给你生还的机会!”沐婉莹一边一说着,一边后退,手臂挥起向前一指,那群黑衣人便蓦地冲上前。

        “婉莹,快叫他们住手!”说这话的是楚邀月,他在看见那群黑衣人出现时,便知道大事不妙了,他一直以为,这群暗位隐者是太后培养的,却不想,他们竟然是沐婉莹的手下,上一次,凤凌从这群人手下吃了亏,至今还未痊愈,这群懂得异术的隐卫,绝对不是凤倾瑶一个人对付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