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敢动爷的女人,找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5本章字数:3380字

        沐婉莹听到楚邀月让自己住手的声音,又看到楚邀月那冰冷无情的目光,心中便是一阵酸楚蔓延开来。

        她凄凄一笑,满目哀怨,“邀月哥哥,我不会让他们停手的,今日,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凤倾瑶都必须死!”

        “婉莹,你冷静一点儿!”楚邀月没想到沐婉莹为了报复凤倾瑶已经几乎失去理智了,他连忙转动轮椅,想要移到沐婉莹身边,却被忽然站出来的凤妍挡住了去路。

        “邀月殿下,凤倾瑶她该死,而且她还背叛了你,这样的女人,你何苦去维护她?”

        “滚开!”楚邀月见到凤妍这张脸便讨厌,衣袖一挥,宽大的衣袍内,一道冰冷刺骨的劲风飞出,凤妍被那道风一刮,一下跌倒在地上,她不可置信的看向楚邀月,却见楚邀月已经转动轮椅,迅速移到沐婉莹身边。

        “邀月哥哥……”沐婉莹亦是满心震惊,她一直都以为,楚邀月是不会武功的,可是刚刚他对凤妍出手的那一下……

        不,沐婉莹不相信,难道一直以来,楚邀月都骗了她?

        “叫他们停手!”楚邀月的轮椅直停在凤妍正对面,他目光森冷而又带着威胁,令沐婉莹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沐婉莹不敢相信,眼前的人竟然是她的邀月哥哥。

        “你骗我,一直以来,你都在欺骗我,你骗了所有的人。”楚邀月的欺骗,比凤倾瑶毁了她的脸还要叫她伤心欲绝。

        沐婉莹心头一痛,只觉得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活在别人精心安排的谎言之下,她太傻了,她傻得将一颗心都扔给了人家,可是人家却不顾一屑,到头来,却是骗了她那么多。

        “为什么?为什么?”沐婉莹情绪几乎失控,她眼下发现了这个事实,早已忘记了别的,她眼里只看得到楚邀月,只记得他骗了她。

        楚邀月担忧的看了一眼不远处已经跟那群黑衣人打起来的凤倾瑶,暗暗焦急。

        “婉莹,你别胡闹了,我哪里有骗你,你赶紧叫他们停手,停下来,我就告诉你真相。”

        “不,我不会叫他们停的。”沐婉莹像是终于明白了什么,惶惶后退两步,看着楚邀月如同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

        “邀月哥哥,这么多年来,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清楚,可是你却一直在欺骗我,呵呵……是我太傻了,我太傻了!”

        “不是这样的。”楚邀月凤眸微眯,“婉莹,我没有骗你,从来都没有骗过你。”

        “你胡说,你明明会武功的,可是你却从来都没有使用过,还说没有骗我……”

        “我真的没有骗你,我没有使用武功,那是因为没有必要,而且,你从来也没有问过,婉莹,你别胡闹了,你难道想要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么?”

        楚邀月的语气蓦的一沉,凤眸里更是一片冷冽,他的掌心已经起了薄汗,他不止要制止沐婉莹对凤倾瑶下杀手,还必须保证今晚的事情不能闹大,否则,一切都会变得更加麻烦。

        不可收拾么?

        面对楚邀月那样冰冷的目光,沐婉莹的一颗心,在千疮百孔之上,又被洒了许多盐,是要有多疼,才会如此绝望?是要有多爱,才会觉得仿佛被全世界抛弃。

        她是因为心存幻想,所以才会被楚邀月伤的这样彻底么?

        邀月哥哥,你可曾有一丝真心实意关心过我?

        贪恋的看着楚邀月的那张脸,沐婉莹痴了,迷了,醉了!

        她用尽一个人所有的爱,去为他而不顾一切,可是得到的却只是这样么?

        亲眼看到他为了保护另一个女人,而对她那样冰冷的态度!

        沐婉莹顿时有一种心如死灰的悲切。

        她痴痴一笑,满眼复杂的从楚邀月身上移开目光,然后转身看向正在跟自己的手下缠斗的凤倾瑶,满目狠绝道:“今天杀了凤倾瑶的,重重有赏!”

        “是!”黑衣人一声应下,更是拼尽了全力。

        被黑衣人包围的凤倾瑶实在是忍不住咒骂,“沐婉莹,你它大爷的就是个疯子!”

        沐婉莹听到凤倾瑶话,只是凉凉的勾起了唇角,她凄凄一笑,转身走向船头。

        “婉莹!”楚邀月在她身后开口,她却是半分也不再为所动。

        楚邀月知道,沐婉莹这下是彻底下了决心。

        可今晚,他身边并没有别人,他满心焦急,却又无可奈何。

        且说凤倾瑶一人在黑衣人中辗转周旋,实在是吃力,方才那群黑衣人冲上来的时候,北辰赫非要帮她,是她制止了北辰赫,并且趁他不注意点了他的穴道,那男人满脸恼怒,却是也动不了。

        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凤倾瑶被那群黑衣人围攻。

        无谓赶回来的时候,就见自己家的船上一片打打杀杀的闹腾着,无谓心头一火,便窜了上前,结果就瞧见自家爷被人家点了穴站在一边动也不能动。

        无谓连忙上前解开了北辰赫的穴道。

        穴道刚一被解开,北辰赫就如同一道闪电般蹭的一下窜了出去,随即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在整片碧湖上。

        “草你大爷的,谁敢动爷的女人,找死!”嘭的一拳,一个黑衣人便被北辰赫直接捶飞了出去,扑通一声落入湖中,便不见了影子。

        “北辰赫!”凤倾瑶咬紧牙关,扭头瞪他,“谁许你多事的?”

        北辰赫对着凤倾瑶咧嘴一笑,“爷就乐意怎么着,再说,爷都在你身上扣了戳,你就是爷的女人,谁敢欺负你,就是欺负我,看我不打的他连他娘都不认得!”说完,北辰赫便如同一头凶猛的狮子窜了出去,砰砰乓乓,几拳头下去,便又干掉几个敌人。

        凤倾瑶见他手段凶残,出拳迅猛,便知道一般人伤不了他。

        微微敛起眸子,眼角不经意撇过楚邀月,见那男人望着自己,凤倾瑶蹙了蹙眉。

        “小心!”耳边忽然擦过一道拳风,凤倾瑶腰间一紧,便落入一个宽厚的怀抱,北辰赫嗔怪的勾了一下她的鼻子,道:“女人,专心点儿,盯着别的男人看做什么,好看又不能当饭吃,还是爷实惠!”

        北辰赫大言不惭的勾起唇笑了笑,满目光华璀璨,随即松开她,再度混入战斗中。

        凤倾瑶收敛了情绪,也不再去管楚邀月还是北辰赫,专心投入战斗。

        这一战,甚是激烈,由于北辰赫那如同雷霆般的打法,打了没有多久,黑衣人便心中产生了惧意,如此强悍而又出手狠辣迅速的对手,他们也是第一次碰上,打到最后,黑衣人体力被消耗的严重。

        有人将目光看向沐婉莹,沐婉莹却是几乎咬碎了牙齿,“没用的废物,本宫养你们何用!”

        沐婉莹这样说,已经是将他们都当做了弃子,眼看着自己的人都不行了,沐婉莹也惊惧那个黑衣蟒袍男子的威猛和强大,连忙扯了扯凤妍,趁着别人不注意,下了船,不知去向。

        无谓见沐婉莹都逃跑了,连忙出声大喊:“别打了,你们主子都溜了,你们还打什么?”

        那群黑衣人一听,纷纷住了手,互相对视一眼,面面相觑的互相搀扶着受伤的人,狼狈而逃。

        北辰赫仰天大笑,畅快道:“舒服,好久没这么打过了,爷的筋骨还没松够,一群缩头乌龟,你们跑什么?”

        “爷……”无谓连忙上前一下抱住了北辰赫,苦苦哀求道:“我的爷啊,人都走了就别追了,事情闹大了不好收场!”

        北辰赫哼了一声,才意识到无谓这臭小子竟然抱着自己,浑身顿时一阵恶寒,北辰赫嫌恶的推开了无谓,转身一溜烟跑到了凤倾瑶身边,见她满头大汗,浑身狼狈不堪,连忙一下抱住她,担心的上看下看,“怎么样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凤倾瑶实在是受不了这男人无时无地的拥抱,连忙推开他,“我没事,托你的福,一根头发都没伤到。”

        北辰赫看了看自己空落落的怀抱,抽了抽嘴角,“没伤到就好。”

        凤倾瑶长松了口气,这才想起楚邀月还在旁边看着,然而,等她转头去看楚邀月时,却发现,那男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那家伙,跑到哪儿去了?

        凤倾瑶四下打量,都没有看到那男人。

        “你在看什么?”北辰赫突然身子一倾,挡住她的目光,炽烈的目光直直盯着她。

        凤倾瑶被他吓了一跳,伸手推开他,“没看什么。”

        “真的没有么?”北辰赫蹙了蹙眉,想起楚邀月那个人,伸手一下抓住凤倾瑶,“你的未婚夫,是刚才那个?”

        凤倾瑶眨眨眼,“刚才哪一个?”

        “楚邀月,北燕皇子。”淡淡说出这几个字,北辰赫忽然弯下腰来,刚毅十足的脸逼近凤倾瑶,“你喜欢的人,是他?”

        凤倾瑶心头猛地一跳,她喜欢……楚邀月?

        “没,哪有,怎么可能……”

        北辰赫满意的笑了,“就是,你这个姑娘嘴毒人坏,心又狠,怎么会看上那么一个废物!”伸出手指弹了一下凤倾瑶的额头,北辰赫站直身体,活动了一下肩膀。

        “对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虽然之前已经从那个什么公主的口中听到了她的名字,但是他更想听她亲口告诉他。

        凤倾瑶浅浅一笑,道:“凤倾瑶,凤凰的凤,倾瑶天下的倾瑶。”

        “倾瑶天下,好名字!”北辰赫黝黑的眸挑向她,道:“凤倾瑶,以后你便跟了爷吧,无论你做什么事,爷都会罩着你。”

        “啊……”凤倾瑶有些头皮发麻,这个北辰赫她算是看明白了,不是什么坏人,但是却霸道极了,一旦是他感兴趣的东西,他不会顾忌别人,完全是按照自己的喜好来。

        “我……”

        “瑶瑶!”

        凤倾瑶的话还没有说出口,耳边便传来沐流锦担忧的声音。

        凤倾瑶回头一看,沐流锦正站在船头,气息不稳的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