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六章 我的女人我说了算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5本章字数:3505字

        沐流锦?他怎么会来?

        他不是被召回皇宫去了么?

        凤倾瑶满心好奇时,沐流锦却已经大步走过来。

        他的脸色不太好看,他的眼中氤氲着焦急和担忧,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恼怒,这些,凤倾瑶看的分明。

        “锦王爷。”凤倾瑶低喃开口,沐流锦大步走到她身边,一下伸出手将她拉到自己身边,男人警惕的目光看向北辰赫。

        “瑶瑶,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

        凤倾瑶的目光从沐流锦身上转移到北辰赫身上,恍惚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想法,“难道……你们认识?”

        沐流锦一张冷峻的容颜阴沉不已,盯着北辰赫就像是许久未见的敌人一般,而北辰赫呢?则是不屑的冷哼一声。

        “我当是谁,原来是锦王殿下,怎么,多日不见,你还想爷了不成!”

        北辰赫狂妄成性,曾经和沐流锦对阵沙场之时,便是一副糙样儿,行事作风张狂任性,完全不像是一军首领的样子,可便是这个男人,有着不败战神的称号,那一次,若不是因为北辰赫有事突然离开,他也不会那么轻易取得胜利,这一点儿,沐流锦非常清楚。

        北辰赫是个领兵的奇才,可他们却是天生的敌人。

        “北辰赫!”沐流锦紧咬牙关,北辰赫三个字在唇齿间一个一个迸出。

        凤倾瑶见他们之间气氛异常,忽然便意识到什么,看他们两个人看彼此的目光,像是要把对方生吞活剥了一样。

        他们两个人……该不会真的如她所想,有什么仇恨吧?

        “喂喂喂,你们干嘛啊?”

        凤倾瑶见气氛诡异,连忙跳出来在两人面前,一人扫了一眼。

        两人被她这么一打岔,全都扭头看向她。

        同时被两个气场都不小的人注视,凤倾瑶只觉得一下绷住一口气,紧张起来。

        沐流锦见她浑身脏兮兮的狼狈不堪,头发更是凌乱的很,一下就要将她拽到身边来看,凤倾瑶还没来得及躲开,却是北辰赫也伸出手,拉住了她的另一只手。

        “丫头,你跟他又是什么关系?”

        “我跟瑶瑶是什么关系用不着你管,松手!”沐流锦见北辰赫竟然抓住凤倾瑶的手,心下一急,猛地将凤倾瑶往自己的身边拽,北辰赫哪里肯放手,也是一拉,结果,凤倾瑶就被他们两个人拽成了一种拉锯式的关系。

        两条胳膊都被人拉着,凤倾瑶觉得,自己这会儿才是最狼狈的,而这两个男人看起来就是有仇,她夹在中间,百分之百是炮灰啊。

        “放开,你们两个都给我放手!”凤倾瑶索性闭上眼睛大喊一通,那两个男人听了她的吼声,互相对视一眼,却是都不松手,凤倾瑶无奈,真想呼天抢地。

        “我说你们俩有完没完,我胳膊都要拽断了,难道你们想要我成为断臂人不成?”

        那俩人一听,连忙松开手。

        凤倾瑶嘶嘶哈哈抱起双臂,哀怨的目光瞅了他们俩一眼,“这样吧,你们两个慢慢叙旧,我就不奉陪了,我先走了。”

        “瑶瑶?”沐流锦一下挡在她面前,满眼复杂的看着她,“对不起,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之前宫里来人说母后病重,我回到皇宫以后才知道,是婉莹假传圣旨,所以我一刻都没有停的就赶了回来,你告诉我,我不在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我刚刚看到邀月他很生气的走了,是不是因为你……”沐流锦充满敌意的看了眼北辰赫,“是不是他看见了你们在一起,所以才走掉的。”

        凤倾瑶微微叹了口气,楚邀月难道真的是因为这个走掉的?

        现在想想,貌似那个男人真的很小气的。

        “什么看到我们在一起才走掉的?”北辰赫站在一旁听他们讲话,听到沐流锦这样责怪凤倾瑶,他就不干了,一下站出来扯开沐流锦,满身戾气的逼视着他,“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沐流锦本就跟北辰赫不对盘,如今被他一扯,一下火就起来了。

        “北辰赫,你到底对瑶瑶做了什么?才会搞得她这么狼狈!”

        沐流锦看到凤倾瑶那副凌乱的样子,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北辰赫对她不利了。

        北辰赫听了,冷冷一笑,“我的女人,我愿意对她做什么就做什么!”

        凤倾瑶在一旁听得胆战心惊,这俩人是要怎么着啊?

        “你的女人?”沐流锦蓦地瞪大眼睛,忽然扭头看向凤倾瑶,“瑶瑶,他说的是真的?”

        狗屁真的啊!

        凤倾瑶刚要接过话,北辰赫就在那儿开口了,“爷做事向来顶天立地,我的女人我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你!”沐流锦气的猛地握起拳头,一拳就朝着北辰赫打过去。

        北辰赫见状连忙闪开,紧接着也挥起拳头。

        凤倾瑶想起北辰赫那一拳能打死牛的拳头,吓得浑身直冒冷汗,连忙大喊,“都给我住手!”

        北辰赫的拳头就要砸到沐流锦的面门,听到凤倾瑶的声音,堪堪收住。

        他可不想在凤倾瑶面前怀了自己的印象,这女人很对他的胃口,他已经决定要把她弄到自己身边,所以,她的话,他自然是绝对听从的。

        凤倾瑶见北辰赫收住拳头,连忙松了口气,然后一下站到两人中间,“我不管你们之前有什么过节,都不许在今天算账,还有,锦王殿下,北辰赫他没有欺负我,相反,是他救了我,没有他,你现在见到的我,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还有北辰赫,锦王爷是我的朋友,你们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吵了不要打了可以不?”

        凤倾瑶这一番话说的又快又急,生怕这两个人一个年轻气盛,一个火爆脾气,搂不住再次打起来。

        她已经很累很疲惫了,没有心力再去阻止他们了。

        两个人听了她的这番话,也都收了拳头,北辰赫想到她才中了药解毒没多久,就又恶战一场,知道她的身体大概也是撑不住了,连忙关切的问,“丫头,你身体还好么,不行的话,爷带你进去休息!”

        他这话一开口,沐流锦就是冷眼一横。

        凤倾瑶连忙摆摆手,“不用不用,时候不早了,我必须得回去了。”

        北辰赫蹙了蹙眉,“那你要回哪儿,我跟你一起去。”

        凤倾瑶心头一骇,这位爷是要闹哪样儿啊?

        “北辰赫,你不要太过分了!”沐流锦在一旁看得火大,他很好奇,凤倾瑶是怎么跟北辰赫认识的,瑶瑶说北辰赫救了她,这一切都是疑问,但是北辰赫这厮死不要脸的,还有他看着瑶瑶那种势在必得的架势,实在是让他恨不得撕碎他那张讨厌的脸!

        “锦王爷。”凤倾瑶唤了他一声,制止住沐流锦,然后抬眼看向北辰赫,“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哪天你来望江楼,我请你吃饭,但是今天,我必须得走了。”

        北辰赫挑了挑眉,知道也留不住她,只不过一想到这女人身边有那么多男人,他咋就这么愤怒呢?一个楚邀月是个残废也就罢了,偏偏还有个沐流锦。

        这个沐流锦还是他的死对头,北辰赫随即心中郁闷,不过转念一想,也释怀了。

        “望江楼!好,爷等你!”北辰赫对着凤倾瑶露出一个自认为让她十分难忘的笑,然后从自己的怀里摸出一枚玉佩。

        他上前两步,拉过凤倾瑶的手,将那枚玉佩放在他的手心里,“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凤倾瑶,下一次再见面,我会让你知道,谁才最配做你的男人!”

        这男人一贯的霸道自信,将玉佩塞给凤倾瑶,便转身大步走进船舱。

        凤倾瑶眸色复杂的看了眼那玉佩,玉佩上刻着一个精致的‘战’字。

        沐流锦看到那个‘战’字的时候,脸色骤然一变,他猛地握住凤倾瑶的手腕儿,直吓得凤倾瑶差一点儿把那枚玉佩扔掉。

        “怎么了?”

        沐流锦知道自己失态了,连忙松开她的手,淡淡道:“没事,瑶瑶,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会弄得这么狼狈?”

        凤倾瑶将那枚玉佩收起,她知道这枚玉佩贵重,当然不能收下,只不过,看那北辰赫那副样子,若是她不收,北辰赫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所以只能是等下一次再还给他了。

        而至于沐流锦的问题,她为什么会弄得这么狼狈?

        微微吸了口气,想到沐婉莹与沐流锦的关系,他们两个人,一母同胞,沐流锦如此护她,她自然不应该说沐婉莹的坏话。

        “没什么,是我不小心,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府了,锦王爷,告辞!”微微福下身子,凤倾瑶转身欲走。

        沐流锦却是大步跟上来,随在她的身侧,边走边道:“瑶瑶,我早就说过,你不要跟我如此生熟,你连南华的战王爷都直呼姓名,为何到了我这里,一口一个王爷叫的生疏?”

        南华战王爷?

        猛然想到方才那枚刻着‘战’字的玉佩,又想到北辰赫的名字,凤倾瑶恍然一惊,“你说北辰赫是南华的战王?”

        沐流锦蹙起眉,“难道你不知道,他没有告诉你么?”

        凤倾瑶摇头,北辰赫一直没有告诉她他的身份,怪不得他敢在沐婉莹面前那么张狂,原来他的身份并不比沐婉莹低。

        心中暗暗抽了口冷气,凤倾瑶只觉得脑子里一团乱,今晚的事情就已经够乱了,如今,却是乱上加乱了。

        凤倾瑶抓抓头发,烦躁不已。

        沐流锦见她心情不好,自然也开心不起来,不过想到北辰赫连真实身份都不肯告诉凤倾瑶,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还有,不曾听说过北辰赫要来东陵,如今,他人都已经来了,东陵却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收到?

        这事儿,难道有什么古怪?

        凤倾瑶和沐流锦一路默默无语,沐流锦多次想要开口说话,可看见凤倾瑶非常不好的脸色,便把想要问出口的话都吞了回去。

        将凤倾瑶送回相府,沐流锦便独自离开了。

        这会儿,已经是大后半夜了,凤倾瑶浑身疲惫不堪,加上因为在碧湖上的打斗,将一身衣服弄得脏兮兮,这副乱糟糟的样子,实在是难受。

        她站在相府门前,伸手扣了扣门,有人听到声音打开了门,见是她,惊讶道:“大小姐,你可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