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跟你的主子一样都是贱货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5本章字数:3502字

        凤倾瑶见开门的是凤平,笑了笑,“管家。”

        凤平见她一身脏乱不已,立刻担忧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您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凤倾瑶摆摆手,“我没事,三小姐五小姐都回来了么?”

        凤平点点头,“回来了,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回来就都骂骂咧咧的,把老爷也吵醒了,尤其是五小姐,回到院子里以后,又哭又嚷的,这不,这会儿还在闹呢。”

        凤倾瑶嘲弄的笑了笑。

        她也不知道是哪里得罪了凤妍,她竟然和沐婉莹一个鼻孔出气,恨不得弄死她,今晚,她们的计划落空了,所以凤妍才会大发脾气吧。

        进了门,管家落了锁,跟在凤倾瑶身后,凤倾瑶走了几步,停下来,看向凤平,“若是今晚有人问我回来没有,就说我没回来。”

        凤平颔首点头,“大小姐放心吧,我会办妥的。”

        凤倾瑶打发了凤平去休息,一个人趁着夜色,悄悄回了瑶居。

        这会儿已经太晚了,所以她没有去打扰采月,只是自己进了房间换了衣服,便躺在床上,一觉睡到了天明。

        天色大亮时,凤倾瑶被院子里的一声惨叫惊醒。

        猛地坐起来,浑身都是冷汗涔涔,内心惊悸,也不知道这一夜做了怎样可怕的梦,只是梦里没有丝毫的安稳,皆是阴谋重重,让她应接不暇。

        定了定心神,缓了缓梦里带来的惊悸和痛苦,凤倾瑶才恍惚想起刚才院子里的那一声惨叫。

        她这院子里没有别人,只有她和采月,莫非刚刚那一声,是采月的叫声?

        她还没来得及出门看,就听到院子传来凤妍恶毒的声音。

        “你个贱丫头,就跟你的主子一样不要脸,一大清早的就不安分,竟然敢跑去勾引佟生,我看你是活腻歪了,信不信我将你打个半死然后卖到怡红院去,专让你去接那最最低等的客,让你受千人骑万人骂!”

        “我没有,是他跑过来抓着我不放,五小姐,就算你是昭王侧妃,你也不该诬赖我!”采月捂着被打的脸颊,咬紧牙关,眼泪在眼眶里不住的打转。

        凤妍本身就因为昨晚的事情而一肚子火气没处撒,加上昨天晚上,从碧湖离开以后,沐婉莹直接甩了她一巴掌,说她出的馊主意,不仅没有杀掉凤倾瑶,反而让凤倾瑶又多了一个帮手!

        凤妍想到昨晚的那一巴掌,又想到,这一切都是凤倾瑶带给她的,她既然不能拿凤倾瑶出气,那就拿她这个疼到心里的丫头撒撒气也是不错的。

        “你还敢狡辩?明明就是按捺不住寂寞,想要勾引男人,还说什么佟生主动抓着你不妨?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的身份,你也配!”

        凤妍冷哼一声,看着采月像是一只蚂蚁一样趴在地上,心头大快,指挥着自己身边的丫鬟,道:“去,给我将这丫头的嘴撕烂,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胡说!”

        那丫鬟微微一怔,随即道了声是,走上前。

        采月拼命地摇着头后退,“不,你不能这样做,你敢伤我,小姐回来不会放过你的。”

        “你还指望你的小姐么,你的小姐眼下正在跟别的男人风流快活呢,哪有时间顾忌你,我看你还是别做白日梦了,乖乖的享受本‘侧妃’赏你的酷刑,然后再去朝着你家的小姐摇尾乞怜去吧。”凤妍最痛恨别人喊她‘侧妃’,若不是因为凤倾瑶,她也不会落得一个侧妃的身份,凭她的容貌和才情,配给昭王,为正妃也不为过,偏偏因为庶出的身份,只能趋于侧妃之位。

        所以,她发誓,她一定会将凤倾瑶狠狠地踩在脚下,她会不惜用尽一切手段,毁掉凤倾瑶,让她再也做不了凤家嫡女,最好,还让凤家长老,将她逐出家门,她就不相信了,一个败坏门风的贱人,还能够被容忍么?

        凤妍满眼都是怨毒和阴狠,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采月,仿佛此刻,她俯视着的,不是采月,而是凤倾瑶。

        见自己的丫鬟还没有开始动手,凤妍的脸色阴沉了些许,“还愣着干什么,动手啊!”

        那丫鬟连忙低下头,走到采月身边。

        采月看着她缩了缩身子,那丫鬟抬起了手,犹豫了一下,咬紧牙,忽然闭上眼,眼看着一巴掌又要抽下来。

        忽然间,嘭的一声,一只茶杯从凤倾瑶的卧室里飞出来,啪的一下,打在那丫鬟的手心里,那丫鬟哇的一声痛叫,捂着手堪堪后退。

        凤妍眸色一凛,目光如剑般射向凤倾瑶的房间,“谁,谁在里面?”

        “小姐……”那个房间里,除了凤倾瑶,只有凤凌会进去,而眼下,凤凌还在养伤,那么里面的,一定就是凤倾瑶。

        采月这么一想,心中立刻一喜。

        她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就要朝着门口跑过去。

        凤妍心思一转,莫非里面的真的是凤倾瑶?

        狠狠的咬紧牙,凤妍不相信,昨晚她叫人盯了一宿,根本就没有见到凤倾瑶回来,所以,屋里的应该不可能是凤倾瑶,没准就是凤倾瑶的哪个奸夫!

        阴险的勾起唇角,凤妍心想,凤倾瑶,这一次,你不要怪我亲手抓到你的把柄!

        看着采月那副急急切切去寻求庇护的样子,凤妍阴阴一笑,她脚步移动,很快便跟上采月,就在采月要迈上台阶推门而入时,凤妍从她背后伸出手,一下揪住她的头发,用力一扯,“你个贱婢,还想要找人求救,你以为里面的会是你的小姐么,你错了,里面的根本就是凤倾瑶的奸夫,哪一个来着?”

        凤妍满脸嘲讽的盯着采月,不屑道:“哦,我想起来了,那个叫凤凌的对不对?竟然还跟凤家一个姓,他也配?”

        “啊……”采月被她拽的头皮生疼,又听到她辱骂小姐,羞辱凤凌,立刻反驳道:“不许你胡说八道,凤凌他不是!”

        “啧啧,我不过就是这么说说而已,你激动什么?难不成,他不是你家小姐的奸夫,而是你的?”

        采月脸色一赧,顿时羞怒不已。

        伸出手便是一通乱打,她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份了,只知道不能让小姐和凌公子被人侮辱。

        凤妍没想到这个采月发起疯来也是力气大的很,冷不丁的被采月挠到手背,一道血淋淋的口子瞬间火辣辣的疼起来。

        凤妍吃痛,啪的甩了采月一巴掌。

        “贱婢,你敢挠我?”

        采月被她一巴掌打到地上,下巴险些抢到石阶上。

        采月头发乱糟糟的,脸上也是通红一片,隐有血丝渗出来。

        她咬紧了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恶狠狠地目光瞪向凤妍。

        凤妍捂着手背,满心恼怒,抬起脚一脚就要朝着采月踹下去。

        “五妹妹真是好大的威风!”突如其来的声音制止了她的动作,凤妍朝着院门口一看,没有人。

        一扭头,却是凤倾瑶房间的门,被人一下拉开,凤倾瑶从里面走出来,满目冰冷的看向她。

        “凤倾瑶?你……你怎么会在屋里?”凤妍一下惊住,她根本就没想到,凤倾瑶真的会在屋里,她一直以为,在屋里会是之前的那个凤凌。

        “怎么,我的屋里,我不在,难道还能你在?”凤倾瑶轻蔑一笑,随即看向地上的采月,满脸心疼的弯下腰将她扶起。

        采月见到自家小姐,当然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下哭出来,“小姐,小姐你终于回来了,你再不回来,采月就会被她们打死了。”

        “你!”凤妍没想到采月竟然会恶人先告状,用力按住手背上的伤,凤妍怨恨的瞪着她,“凤倾瑶,没想到你的丫鬟跟你一个样,果然,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凤倾瑶嚣张蛮横,狂妄自大,而她的丫鬟,不过是一个下贱胚子,竟然还敢跟她顶嘴!

        凤妍捂住丝丝泛痛的手背,恨不得上前挠花了凤倾瑶的脸。

        凤倾瑶将采月扶起,护到身后,目光冰冷的盯着凤妍。

        “五妹妹这一大早的,是要闹哪样?”

        凤妍肯定是因为昨晚的事情才会在一大清早就来找她的茬,估计是没见到她的人,所以才会拿采月出气。

        凤妍哼哼冷笑,“我也不想闹得,可实在是你这个丫鬟不知羞耻,一大清早,便拉着佟生在花园里苟合,若不是我瞧见了及时制止,大姐姐以为,这个贱婢现在还能好端端的站在这儿么?”

        花园里苟合?

        凤倾瑶心底冷笑。

        “五妹妹亲眼所见是采月主动勾引佟生的么?焉不知是不是佟生为了证明些什么而想要欺负采月,五妹妹,明人不说暗话,佟生是什么情况,你我心知肚明。”

        “那可未必。”凤妍抬着下巴,眼中充满鄙视的看着凤倾瑶,“昨晚碧湖上发生的事情,大家可是看的分明,大姐姐你先是勾引佟生不成,恼羞成怒,后又跟陌生男子举止亲密,还进了人家的舱房,谁知道你们都在里面做了什么?”

        “我做什么那也不关你的事,还有,这里是我的院子,采月是我的丫鬟,而你,闯了我的院子,打了我的人,凤妍,你以为,我会放过你么?”话说到最后,凤倾瑶也实在是忍不住发了怒。

        这个凤妍明知道她不是软柿子,还一个劲儿的挑着她捏,实在是她对凤妍太过仁慈了,所以才会让她如此变本加厉!

        心头蓦地一冷,尤其是看到采月脸上的伤,自从她来到这个世界,认识了采月,决心保护她开始,就一次也没有让采月受过伤,而凤妍,竟然对采月下这么重的手,也真是够了!

        凤倾瑶心头泛起一阵阵的冰冷,她双眸一眯,盯着凤妍,满眼肃杀。

        凤妍被她眼中的杀气吓得一滞,身体猛地一颤,下意识后退两步。

        凤倾瑶却是阴阴的噙着一凉凉的笑,缓缓朝着她的方向走过去。

        凤妍死死盯着她,想到凤倾瑶是会武功的,凤妍便是心头一骇,“凤倾瑶,你……你想要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五妹妹不是清楚的狠么?怎么,害怕了,想想你跟沐婉莹联合起来害我的时候,难道心里就没有一点儿的害怕么?”

        凤倾瑶蓦地拔高声音,冰冷的嗓音,严厉的质问,吓得凤妍脸色直接白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