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怒打凤妍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5本章字数:3256字

        “大姐姐,你……你胡说什么?”

        “我是不是胡说,你心里一清二楚,凤妍,别以为全世界就你聪明别人都是傻子。”

        一把揪住凤妍的衣襟,凤倾瑶冷冷的逼视着她。

        凤妍嘴唇颤抖,眼看着凤倾瑶举起手掌,那灌注了内力的一巴掌就要打下来。

        凤妍蓦地闭上眼。

        “住手,你在做什么?”门口忽然传来凤镇远暴怒的声音。

        凤妍听到这声音,就像是听到了救命的音符一般,连忙睁开眼,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样看着凤镇远,呼喊道:“爹爹,救我,大姐姐她要杀我!”

        “呵呵……”凤倾瑶低笑,揪着凤妍的手并没有松开,“凤妍,我倒是真的想要杀了你,不过,在杀你之前,这几巴掌,是我必须要讨回来的!”

        凤倾瑶虽然不知道凤镇远为什么会忽然出现,但是这也并不影响她要做的事情。

        高高的举起手掌,在凤镇远震怒的吼声和赵玉兰尖利的叫声中,凤倾瑶毫不留情的,啪的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凤妍的脸上。

        “啊!”凤妍被抽的眼前一蒙,直接一声惨叫,她几乎听到了自己牙齿松动的声音,还有那满嘴的血腥味儿。

        “这一巴掌,是为采月讨回公道,她没有得罪你,你却拿她出气,实为不应该!”

        “呜呜呜呜呜……”凤妍拼命地摇头,挣扎着朝着凤镇远的方向看。

        凤镇远看到凤倾瑶打凤妍的那结结实实的一巴掌,眼皮猛地一跳,他只是以为凤倾瑶乖张任性,却没想到,对待自己的亲人,她竟然也如此狠毒。

        “我叫你住手,住手听到没有!”凤镇远更是没有想到,凤倾瑶在自己的制止声中,竟然丝毫不理会,依然对凤妍下了手。

        他气愤的大步迈开,直直朝着凤倾瑶走来。

        凤倾瑶蓦地扭头看向他,凉凉的笑开了,“父亲,您确定您真的要管这件事么?”

        凤镇远蓦地顿时,眼中闪过疑惑,“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凤倾瑶淡淡一笑,忽然又转过头来,看向凤妍,“只是觉得五妹妹实在该打!”

        啪的一声,又是一巴掌。

        凤妍痛的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直接就是眼前一黑。

        赵玉兰在一旁看的心惊肉跳,她看到凤妍口中喷出一口鲜血,顿时心中一痛,“妍儿!”

        哭着喊着就扑了过来。

        凤倾瑶拎着凤妍的衣襟,眼看凤镇远就要走到自己跟前儿,连忙将凤妍用力一提,然后直接朝着凤镇远扔过去。

        凤镇远怎么说也是个武将,直接就接住了凤妍,此时赵玉兰也已经扑了上来,直接扑到凤妍的身上,便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

        “妍儿啊,娘的女儿……”

        凤妍整张脸都是又红又肿,若是普通的巴掌也就算了,可偏偏凤倾瑶打的这两巴掌,却是灌注了内力的,所以抽的凤妍几乎满口的牙齿都碎掉,脸颊上更是肿的像是猪头一样。

        此时此刻,凤妍全身上下,所有血液都往一处涌,她痛得连话都说不出来,尤其是看到凤镇远和赵玉兰,凤妍只觉得委屈又痛苦,直接眼前一黑,便疼晕了过去。

        “妍儿,妍儿!妍儿?”赵玉兰见凤妍竟然晕了过去,担忧的也险些晕过去,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晕,伤害自己女儿的凶手就在眼前,她怎么能够倒下去呢。

        赵玉兰心疼的看着已经晕过去的凤妍,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老爷啊,你要为妍儿做主啊,她给人打成了这个样子,你叫她以后怎么出去见人啊,还有不到半个月,妍儿就要嫁到昭王府去了,可是你看她这个样子……老爷啊!”赵玉兰又哭又闹,抓着凤镇远的胳膊,拼命地晃。

        凤镇远看着凤妍被打成那个样子,也是心头一痛,实在是不忍心再看,连忙叫人将凤妍抬走,然后站起身,满眼愤怒的瞪向凤倾瑶。

        “你说,你为何要打妍儿,她怎么得罪你了,你要下如此重的手?”

        凤倾瑶站在原地不动,冷冷的盯着凤镇远,道:“父亲只看到我打她,没有看到她是怎么欺负我的人的,自然问的出这样的话来。”

        凤镇远听了她这话,下意识看向躲在凤倾瑶身后的采月,脸色微微一沉,“所以,你就是因为一个丫头,所以才会打妍儿的么?”

        凤倾瑶挺直了背,并不回答这个问题。

        凤镇远见她的倔性子又上来了,愤愤一甩袖,怒喝道:“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昨晚上,好好地一个宴会,被你闹得鸡飞狗跳,你勾引佟生也就罢了,偏偏还要跟个来历不明的男人暧昧不清,今天一大早,就又在这里,因为一个身份卑贱的下人打你的亲生妹妹,凤倾瑶,我凤家怎么出了你这样一个孽女!”

        凤镇远怒火冲天,这些日子,因为凤倾瑶,他已经不止一次大动肝火了,凤倾瑶把凤家弄得乱七八糟不说,还把皇宫也搅和的鸡飞狗跳,现在整个朝野上下,都在传凤倾瑶的事情,尤其是她昨晚的丑事,什么勾引不成反而踢坏了人家的命根子,又与碧湖上来历不明的游客苟且,凤镇远觉得,自己这一辈子,从来都没有像现在这么丢脸过。

        整个早朝时间,他都一直低着头,他生怕自己受不了那些冷嘲热讽的话,直接找个地洞钻进去。

        他这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啊,生了这么一个孽女!

        “凤倾瑶,你做的好事,丢光了我凤家的脸,这一次,你不仅败坏凤家门风,还殴打庶妹,身为凤家家主,我绝不能容你!”

        他觉得自己对凤倾瑶已经百般容忍了,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要求见凤家长老,让长老们出来做个决定,凤倾瑶,凤家,已经容不下她了。

        冷冷一哼,凤镇远用力甩袖,随即大喊一声,“来人,即日起,大小姐在瑶居闭门思过,你们给我在门外严格把手,不许她踏出一步!”

        “是!”四个凤镇远精心培养的护院一声应下,齐歘歘的便走到门外站起岗来。

        凤镇远冷冷的盯着凤倾瑶,想到凤妍刚刚的那一副惨样子,只觉得自己这人生处处悲哀。

        深吸一口气,凤镇远怒瞪凤倾瑶,“你就给我在这瑶居好好反省,若是妍儿有个三长两短,你休怪我不念父女之情!”

        父女之情?

        凤倾瑶嘲弄的勾了勾唇角,她跟凤镇远之间,哪里还有父女之情,早就已经是水火不容的地步了,如果不是他忌惮自己手里的那本手札,记录着他的罪证,恐怕现在的她,下场也不会比之前的凤芸好到哪里去。

        见凤镇远只是如此便处罚了凤倾瑶,赵玉兰自然不依,连忙上前站在凤镇远面前,哭哭啼啼道:“老爷,难道就这么算了么,妍儿被她打成那个样子,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老爷,就算你不顾忌妍儿是你的女儿,你也该顾忌她昭王侧妃的身份。”

        提到昭王侧妃,凤镇远重重的拧起眉。

        这的确又是一件棘手的事情,若是昭王不追究还好,若是追究了,整个相府都跟着脱不了干系!

        凤镇远无力一叹,“此事容我想想再说!”

        言罢,便摆摆手,示意赵玉兰离去。

        赵玉兰心有不甘的离开了瑶居,一心记挂着凤妍的伤势,而彼时的瑶居内,凤镇远挥退了其它的人,对着凤倾瑶冷声道:“人都走光了,你说实话,你为何要打凤妍?”

        凤倾瑶扬了扬眉毛,凤镇远这是什么意思?

        他态度的忽然转变,让凤倾瑶一时之间摸不着头脑。

        “我刚才已经说了,凤妍打了采月,所以我还手了。”

        “瑶儿!”凤镇远忽然喊了她的名字,道:“现在已经没有人了,你还不肯说实话么?”

        “实话?”凤倾瑶嗤笑,“父亲觉得什么是实话?我若说,凤妍联合婉莹公主利用佟生害我,您会相信么?在你眼里,凤妍懂事识大体,是你最得意的女儿,而我,不过是空占了嫡女的名头,任性妄为,目无礼教,这不就是父亲眼里所看到的一切么?”

        凤镇远眸色复杂,盯着凤倾瑶,“在你眼里,我这个做父亲的便是如此么?”难道一直以来,在凤倾瑶的眼里,他就是那样的不分青红皂白么?不问事实缘由的么?

        若说凤倾瑶杀人放火目中无人他信,但是说她勾引佟生、与人苟合,他自然不信。

        凤倾瑶怎么说也是他的女儿,即便他这么多年没有关心过她,但是对于她的脾气秉性,他还是知道的。

        一个昭王凤倾瑶看不上,楚邀月凤倾瑶更是不屑一顾,佟生那样的痞子,凤倾瑶又怎么会看的上,所以,这件事,不管是凤妍说了谎,还是有人故意针对凤倾瑶,都不会是凤倾瑶能做的出来的事情。

        这也是为何他会留下来,质问凤倾瑶真实原因的。

        可若原因真的是凤倾瑶所说,是凤妍联合沐婉莹故意陷害她?沐婉莹陷害她说的过去,但是妍儿,她为什么要那样做呢?

        凤镇远想不通,也不相信!

        “瑶儿,我知道你对妍儿有意见,可是她怎么说也是你的妹妹,你也不该下那么狠的手去伤害她,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凤倾瑶冷冷的回答凤镇远,随即一笑,“父亲今天问的话真奇怪,我差点儿以为父亲最宠最爱的女儿是我了,怎么?父亲难道一下子想通了,记起我才是您名正言顺的嫡女,所以,想要补偿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