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章 佟生挨砸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5本章字数:3501字

        佟玉梅见她伸手去触摸额头,才发现自己刚才着急之下伤到了她,连忙上前扯开她的手,心疼的道:“芸儿,都是娘不好。”

        凤芸扯了扯嘴角,“娘,我没事,不过表哥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现在要写信告诉舅舅么?”

        佟玉梅立刻摆摆手,“先不能告诉你舅舅。”

        若是现在告诉了佟家的人,他们一定会离开赶过来,到时候难办的就是她了,之前因为凤芸的事情,她被凤镇远冷落了好久,如今刚刚有点儿破冰之势,但毕竟她还没有重新夺回凤镇远的心,所以,眼下,这档子事绝对不能闹大。

        “芸儿,你表哥他人,现在在哪儿?”

        凤芸摇摇头,“我不知道,我马上出去找一下。”

        凤芸说完要去找,刚走到门口,就撞见了一个丫鬟,那丫鬟连忙低头给她行礼,然后急急忙忙的跑到佟玉梅面前。

        “三夫人,不好了,表少爷被老爷抓去前院问话了。”

        “什么?”佟玉梅一惊,这么快凤镇远就知道了么?可是,凤镇远若是知道了,为什么要抓佟生去问话呢?

        凤芸踏出去的脚,因为这句话收了回来,她快步走到那丫鬟面前,冷冷的询问道:“我爹为什么要抓表哥,发生了什么事?”

        那丫鬟擦了把额头上的汗,低着头道:“是……是因为今天早上,表少爷在花园里调戏了大小姐的丫鬟,然后五小姐去找大小姐的麻烦,结果被老爷知道了。”

        “又是她,又是凤倾瑶这个小贱人!”啪的一声,佟玉梅一掌拍在桌子上,愤愤道:“我还就不信了,怎么凤倾瑶就这么阴魂不散,她是上辈子跟我们有仇,所以这辈子来寻仇的么?”

        佟玉梅呼呼喘了几口气,精致的妆容顿时生了几分凌厉和阴狠。

        她冲着那丫鬟挥挥手示意她出去,然后抬眼看向凤芸。

        “芸儿,你去你爹那儿瞧瞧,有什么情况回来告诉我。”

        凤芸点点头,“我知道了娘,但是你……”

        佟玉梅冷哼一声,道:“我们佟家的人,哪里有那么好欺负的,这一次,我要亲自去会会凤倾瑶。”

        她已然忘记了之前几次从凤倾瑶那里吃的亏,也忘记了自己在府里已经没有什么实权,此时此刻,她只有想从凤倾瑶那里讨回公道的决心。

        “可是……”凤芸皱了皱眉,担忧的看向佟玉梅,“娘,现在凤倾瑶什么都不怕,您这样去……”

        “怎么了?”佟玉梅的手臂用力一挥,手腕儿上的镯子碰到椅子,叮当响动,佟玉梅满脸狞色,“你娘我是站在理字这一边,就算凤倾瑶她再胡搅蛮缠,也应该知道,这天下,还有公理所在!”

        佟玉梅说完这话,便走到院子里,随手点了几个丫鬟,然后气势汹汹的朝着瑶居的方向而去了。

        凤芸咬了咬嘴唇,想劝一下,却又止住了。

        她伸手招呼了一下自己的丫鬟,在她耳边低语几声,然后深吸一口气,转身去了院子里的小厨房。

        半个时辰后,凤倾瑶面对在她面前不断叫嚣、破口大骂如同泼妇一般的佟玉梅,抱着肩膀冷笑。

        采月见佟玉梅一时半会儿也停不下来,索性搬了张椅子给凤倾瑶坐。

        凤倾瑶悠闲地坐下来,嗑着瓜子喝着小茶,偶尔还和采月讨论一下泼妇是怎样炼成的的案例。

        采月听了忍不住哈哈大笑,她太好奇小姐是哪里来的这些奇葩的想法。

        佟玉梅骂够了骂累了,却见凤倾瑶满面笑容的和自己的丫鬟说说笑笑,佟玉梅瞬间有种被人忽略的感觉。

        双手往腰间一插,喊道:“凤倾瑶,我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

        凤倾瑶挑了挑眉毛,这才幽幽看向她。

        “呀,三姨娘啊,您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说一声呢?门口的护院干什么吃的,怎么三姨娘来了也不通报一声?”

        门口的护院听到这声音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佟玉梅却是才反应过来,原来从她进来到现在,凤倾瑶竟然一直没看见她?

        怎么可能?她站在这儿唾沫横飞半天了,凤倾瑶怎么可能没看见她?

        佟玉梅的脸色阴了阴,也猜到凤倾瑶是故意的。

        横着她刚才那半天的话都是白说了?凤倾瑶一句都没有往心里去?

        佟玉梅气的胸口起起伏伏,她心脏都要炸了,可凤倾瑶却还是云淡风轻的……实在是太气人了!

        “凤倾瑶,我果然还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的脸皮竟然厚成这样!”

        凤倾瑶吐出嘴里的瓜子皮,接过采月递来的湿帕子擦擦手,然后站起来,挑眉看向佟玉梅。

        “三姨娘说完了?”

        佟玉梅怔了怔。

        凤倾瑶继续道:“三姨娘说完了就回吧,我这里不管中饭!”

        “凤倾瑶,你!”佟玉梅双眼一瞪,直接伸出手指向凤倾瑶。

        凤倾瑶被人这样指的次数太多了,实在是有些受不了这招数了,无奈的耸耸肩,凤倾瑶笑道:“三姨娘,拜托下次要找事儿就换个新鲜的招数,还有,佟生是什么样的货色我想你身为他的姑母,比我要清楚,说我勾引他?我劝您还是回去让他撒泡尿照照镜子吧!”

        挥挥衣袖,凤倾瑶转身便进了屋,连一片儿瓜子皮都不带进去。

        佟玉梅看着凤倾瑶这副样子,实在是没招应对了,她没有想到,现在的凤倾瑶,竟然已经达到了这个地步了么?

        她忽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傻子,跑到这儿来叫嚣一通,结果,人家压根就没往心里听去。

        佟玉梅觉得脸都快丢尽了。

        她正打算灰溜溜的离开时,凤芸便捂着脸哭泣着跑来了瑶居。

        佟玉梅见她跑了过来,只以为是佟生出了什么事儿,一把抓住凤芸,急忙道:“芸儿,怎么了,发生了什么,是不是佟生他……”

        凤芸边哭便喘,满脸都是惊慌和害怕。

        “娘,怎么办,我把佟生表哥打了,他……他流了好多的血。”

        佟玉梅一听好多的血,只觉得一股血液直窜头顶,眼前一黑,差一点儿晕倒。

        她身旁的几个丫鬟连忙上前扶住她。

        待稳住了身体,佟玉梅才缓过神儿来,迈开脚步就往外冲,“快,他在哪儿,快带我过去!”

        佟玉梅几个人风风火火的跑掉了。

        采月在一旁听了热闹,便迅速跑到屋里告诉了凤倾瑶。

        “哦?你说是凤芸把佟生给打了?”

        采月坚定地点头,“没错,而且刚刚凤芸跑进来的样子,特别慌张,小姐,我觉得佟生那个混蛋这一次一定伤的不轻。”提起佟生那个王八蛋,采月咬紧了牙,咒骂道:“最好他一下死了才好!”

        凤倾瑶伸手捏捏她的耳朵,“好啦,这么好奇他的死活,不如我们去看看。”

        采月连忙点头,哼,若是能让她看到佟生那个混蛋最惨的样子,她一定会觉得大快人心的。

        且说,佟玉梅和凤芸匆匆赶回芸娇阁的时候,佟生满头是血的倒在凤芸的房间里。

        “怎么回事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佟玉梅又惊又慌,连忙扑上去查看佟生的情况,试探了一下他的鼻息,发现佟生还在喘气,佟玉梅紧忙松了口气。

        转身看向凤芸,却见凤芸吓得脸色苍白,浑身颤抖不已。

        佟玉梅瞪她一眼,“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大夫!”

        凤芸一听,连忙慌乱的点点头。

        “小姐,我去吧。”凤芸的丫鬟见凤芸神色不定,估计她是吓坏了,连忙站出来自动请缨。

        凤芸推了她一把,“快去,快点儿啊。”

        她的声音里都带了哭腔。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失控打了佟生。

        原本,她是按照佟玉梅的吩咐打算去凤镇远的院子里看看佟生如何了,可是想着要去凤镇远那里,如果遇到情况要给佟生求情的话,肯定不能空着手,加上这些日子,凤镇远喜欢上了她亲手做的吃的,所以她是打算去厨房做一碗莲子羹给凤镇远端去的。

        莲子羹做好了以后,她端着莲子羹刚要走出芸娇阁,就见佟生骂骂咧咧的走进来,佟生一看见她,眼睛就亮了几分,还上前讨好她,凤芸见他没事也是松了口气,只是忍不住好奇质问他为何要去碰凤倾瑶的丫鬟。

        结果佟生一提起这件事就不知道怎么,一下打翻了她手里的莲子羹,然后拉着她就进了房间,更过分的是,佟生拉着她一进房间,就直接把门锁住了。

        她被吓到了,问佟生发生了什么,佟生就说他们自小有婚约,这么多年,他从来都没有要求她为他做过什么,所以这一次,他希望凤芸能够帮他一把。

        凤芸问他什么事,可佟生二话不说,直接就将她扑到了床上,凤芸也是吓了一大跳,伸手推搡着佟生。

        佟生就说,他不相信自己真的被人给废了,所以他要证明一下,自己还是可以的。

        一听佟生要拉着她做那档子事,凤芸吓得魂儿都要散了,直说不行,佟生却是红了眼,不管不顾的就要用强。

        凤芸情急之下摸到了床头的铁盒子,抄起来就猛地朝着佟生的脑袋砸去,结果事情就弄成了这个样子。

        凤芸一想到,她砸佟生的时候,佟生那满脑袋里蹦出来的血,眼前便是一片猩红。

        “娘,怎么办,他……他会不会死啊?”

        “慌什么?”佟玉梅按捺住自己心里的惊慌,瞪了凤芸一眼,“你给我长点出息,还有,你给说说,你为什么要砸他,他是你的表哥啊!”

        凤芸死死地咬住嘴唇,半晌才开口,“是他先招惹我的,我本来是要去爹爹那里看情况,结果他一进来就把我拉到房间里,我……我是实在没办法才……”

        佟玉梅此时才发现,凤芸的衣衫有些不整,头发有些凌乱,忽的一下就想到了某些事。

        “芸儿,是不是佟生他……他想要对你做那样的事儿?”

        凤芸擦着眼泪点头,“是。”

        “怪不得的!”佟玉梅满面愁容的闭上眼,“我就说,你再不懂事,也不会去下手伤害佟生啊!”

        “娘,到底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表哥他昨晚已经……若是再因为今天,那么,舅舅是不会放过我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