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一章 殿下爬床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6本章字数:3482字

        凤平将凤倾瑶送到门口,见院子里没人,凤倾瑶靠近凤平,压着眉,低声道:“找个时间,我想见一下凤家长老。”

        凤平了然的点头,“好,我找个时间安排一下。”

        “管家,辛苦了。”凤倾瑶对着管家柔柔一笑,随即撩了撩裙摆,便要迈下台阶。

        凤平顿了一下,随即跟上去,“大小姐,等一下。”

        “嗯?”凤倾瑶停下来回头,见凤平半隐在黑夜中的脸色有些不太好,有些担忧的问道:“管家是身体不太舒服么?还是……”

        凤平摇头,“我很好,只是我许久未曾见到凤凌了,又见他不在大小姐身边,所以,想问一下,他……最近还好么?”

        凤凌……

        凤倾瑶有些自责的敛了敛眸,父子连心的道理她懂得,凤凌是为了保护她受伤,但是这消息她却不能告诉凤平,免得他担心。

        想起凤凌的身体正在恢复中,凤倾瑶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凤凌啊,是我让他去外地办些事情,所以这几日都不在,管家你就放心吧,他很好。”

        凤平这才放心的笑了,“如此便好,那我送大小姐出去。”

        凤倾瑶有些不敢面对凤平的笑脸,心虚的点点头,然后快步离开凤镇远的院子。

        回到瑶居,只有她的房间的窗户上透出微弱的烛光,她关了门,落了锁。

        恰好吕游端了壶水出来,见她回来了,连忙上前,“主子,你去见凤镇远,怎么样了?”

        凤倾瑶一边往屋里走一边道:“凤镇远是真的病了,高烧不止,整个人都是昏迷的。”

        “凤镇远也会生病?”吕游听了大吃一惊,“他可是威武将军啊,虽官拜宰相,但好歹也是武将出身,这……里面不会有什么猫腻吧?”

        凤倾瑶听了吕游的话挑了挑眉,此时已经进了屋,楚邀月也摇着轮椅过来,狭长的凤眸幽幽挑向她,烛火明灭间,男人的脸上泛着一道令人心安的光。

        不知道为何,方才出去这一趟那始终不定的心,竟然在看到楚邀月时安定了不少。

        凤倾瑶走到他身后,把他推到桌子前,笑嘻嘻的问道:“邀月殿下,这事儿你怎么看?”

        楚邀月轻轻执起一杯清茶,吹开水面上漂浮的茶叶,啜饮一口,眸色深深道:“凤镇远……大概是怕事情闹得太大,所以借病躲开。”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凤倾瑶拉开一把椅子坐下来,用目光示意吕游也坐下来。

        “虽然我过去看他的时候,他的确是昏迷的,但是以我对凤镇远的了解,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把自己摘出去,置身事外,因为他清楚,如果这件事闹到皇上那里去,对他没有一点儿好处。”

        “所以……”吕游啪的打了个响指,冲着凤倾瑶和楚邀月挑挑眉,“你们的意思是说,这是凤镇远自己做的苦肉计?”

        吕游大大咧咧,完全忘记自己的身份,楚邀月幽凉的眸深沉的扫过他。

        凤倾瑶在一旁闲闲的喝着茶,然后偷笑。

        吕游还在那里自说自话,“这样看的话,凤镇远简直就是个老狐狸嘛……”

        老狐狸三个字刚落下,吕游就感觉到一股阴凉的目光像是刀片儿一样歘歘自己,连忙止住,结果就撞上了楚邀月的目光。

        “呃……殿下!”吕游讪讪的摸了摸嘴巴,连忙跳起来站在一旁。

        凤倾瑶轻咳了两声,扯扯楚邀月的衣服,楚邀月没看她,而是盯着吕游,“你去打探一下,看看佟家的人想要做什么。”

        吕游无奈心里低嚎,却又不能反抗,只能是求助的目光看向凤倾瑶,凤倾瑶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吕游颓然,低着头,“是,属下这就去。”

        吕游轻功绝顶,飞檐走壁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凤倾瑶起身关了房门,回头看向楚邀月,“为什么要把吕游支走,你有话要跟我说?”

        楚邀月勾了勾唇角,淡道:“难得有时间跟你独处一会儿,他杵在那儿碍眼的很。”

        呃……

        凤倾瑶傻眼,这算是理由,好吧,谁让吕游是他养的来着。

        继续坐回原位,凤倾瑶眨眨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盯着楚邀月,“你觉得,这一次,我能平安无事么?”

        “事在人为。”楚邀月薄唇吐出这四个字,随即凤眸一挑,笑吟吟的看向她,“瑶儿,天色不早了,我们是不是该休息了?”

        那男人目光暧昧不已,搞得凤倾瑶心跳莫名的跳漏了一拍儿。

        “你……你说啥?”

        她觉着自己的声音有点儿打颤儿,眼神儿更是不敢直视。

        啊啊啊,要死了啊……

        可是那男人却还在那儿用着温柔的声调儿道:“明天还有好多事儿要应付,所以需要好好休息养足精神……”

        “对啊对啊。”楚邀月的话还没说完,凤倾瑶就坐不住了,她像是火烧屁股一样站起来,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儿,才意识到这是自己的房间。

        猛地停在楚邀月的面前,凤倾瑶抓了抓头发,“那个,除了我和采月的房间,其它的房间都没有收拾,要不你就在我的房间睡,我去采月的房间。”

        “瑶儿……”楚邀月低低喊她的名字,还在她要转身的时候拉住了她的手,“麒麟令你已经收下了,便是答应了要跟我一起面对,无论任何事。”

        “恩,所以呢?”凤倾瑶抽了抽自己的手,却是抽不出,她有些恼。

        嗔怪的瞪着楚邀月。

        楚邀月嘴角牵出弦月般优美的弧度,一双眸子晶亮如星子,“我不放心你一个人,所以今晚,我们一起睡。”

        “一……一起睡?”凤倾瑶惊得喊了出来,眼睛瞪得大大的。

        楚邀月含笑道:“没错,从现在开始,我们要适应这种关系,瑶儿,你还有什么犹豫的么?”

        凤倾瑶没想到楚邀月这厮竟然这么不要脸,想到怀里的那枚麒麟令,她严重觉得自己被他给耍了。

        “楚邀月,你玩儿我……啊!”她羞恼的话说了半截,楚邀月便一下将她拉到了怀里,结果她就栽到了楚邀月的身上,男人一只大掌扣住她的腰,让她动弹不得,另一只手就摇动轮椅,直接进了内室。

        “楚邀月,你别太过分!”凤倾瑶恼怒。

        “呵呵……”男人的头埋在她的颈间低笑,温热的气息扑在她的肌肤上,瞬间撩起无数的汗毛,纷纷起立。

        凤倾瑶只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在颤抖。

        “瑶儿,你想歪了是不是?”男人闷闷发笑,轮椅载着两个人已经划到了床榻边儿,凤倾瑶咬紧牙正要反抗,结果楚邀月长臂一伸,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放在了床榻上。

        凤倾瑶挣扎着要起,楚邀月却是一下按住她,然后扯过被子盖住她,盯着她愤怒的小眼神儿,嘘了一声,道:“别说话,安安静静的睡一觉儿,我就在这儿陪你。”

        “……”凤倾瑶眨眨眼,所以说,这男人的意思竟然是……

        啊!她嗷呜一声,一下扯高被子捂住脸。

        他说的陪她一起睡,竟然是这个样子么?结果她真的给想歪了,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啊!

        “唔……瑶儿难道不满意么?”

        那男人还在被子外低低笑着,那声音听起来怎么都有幸灾乐祸的味道。

        凤倾瑶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捂着被子,凤倾瑶摸摸火烫的脸颊,想到那个男人在被子外面笑的开心,咬牙切齿的,“楚邀月,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好好,我不笑了,你睡吧,等下我就去外间的软榻上休息。”

        楚邀月温柔的声音传来,那声音里有着令凤倾瑶安稳的东西,也许是这一天真的太过疲惫了,所以沾了枕头,她的困意就不知不觉得来了,她只知道,自己还没来得及回应楚邀月,便去与周公见面了。

        这一觉,睡得极其安稳。

        早上的时候,凤倾瑶是被楚邀月叫醒的,她睁开眼睡眼朦胧之时,就见自己的床榻上有个样貌气质都是独一无二的美男,美男眉目含笑,皮肤好的比剥了壳的鸡蛋还要光滑,美男修长如玉的指尖缠绕着她的头发,半只手臂撑着耳后,侧身看着她,像是一只慵懒的狐狸。

        凤倾瑶怔了怔,意识到这美男竟然是楚邀月时,猛地惊坐起来,“楚邀月,你怎么在我的床上?”

        楚邀月嘴角勾起一抹邪厮的笑,“瑶儿,你忘记了你昨晚都做了什么么?”

        昨晚,做了什么?

        她抓抓头发,仔细回想,昨晚明明就是什么都没发生啊?昨晚,楚邀月逗弄她一番,把她抱到床上,然后她就困得睡着了,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我……我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昨晚,芸娇阁一片诡异的安静,可是这会儿,我看要出大事儿!”凤倾瑶的话音刚落,吕游就大步冲进来,见到榻上的两个人,吕游紧急刹车止住脚步,目瞪口呆的眨眨眼,然后刚要大喊出声,就被楚邀月一句冷冷的,“什么大事儿?”给打断了。

        吕游愣了一瞬间,便猛地转身,闭上眼睛飞速道:“我刚刚瞧见佟家人和佟玉梅凤芸几个急匆匆的去了凤镇远的院子,看他们的表情,一个个的,怕是去闹事算账的!”

        “啊,还有,殿下主子,我刚刚什么都没看见,真的什么都没看见!”说着,吕游就要躲离这里,明明一大早的时候,殿下是睡在外间的,怎么他就出去了一会儿的功夫,殿下就爬了主子的床了捏?

        吕游还在那儿琢磨,楚邀月却是沉了沉眸,“过来。”

        “啊?”吕游回头,却是下意识捂住眼睛,“主子你是叫我么?”

        楚邀月掀开盖在他和凤倾瑶身上的被子,拍了拍床头,“就是喊你,过来帮我一把。”

        吕游透过指缝看情况,凤倾瑶却是才反应过来,楚邀月根本就是故意爬上她的床,看他的样子,他大概是早上才上来的吧。

        捂了捂脸,凤倾瑶狠狠地剜了一眼楚邀月,然后凉飕飕的道:“吕游啊,你家殿下身体不好你不知道么,还不过来帮他。”

        说着话,凤倾瑶一下掀开被子,越过楚邀月跳下床,穿好鞋子,便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