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二章 大闹相府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6本章字数:3341字

        吕游偷瞄了一眼,才发现凤倾瑶和楚邀月都是穿着昨日的衣衫。

        敢情,是他想多了?

        “嘿嘿,殿下,你这招儿跟谁学的?”吕游不耻下问,趁着凤倾瑶去外间洗漱,才敢上前把楚邀月扶到轮椅上。

        楚邀月横了他一眼,“少废话,佟家这事儿很棘手,你想个办法,知会一下锦王。”

        “锦王殿下?”吕游点了点头,“好,我等下就去。”

        “不过殿下……”吕游皱了皱眉,“有件事儿很奇怪,我昨晚在盯梢儿的时候,发现五夫人院儿里也派人在芸娇阁外守了一夜,这是为什么?”

        楚邀月拧了拧眉毛,“相府的五夫人?”

        “就是凤妍的生母。”

        凤妍的生母么?楚邀月眉目一深。

        外间的凤倾瑶却是听到了这一句,插进话来,“她当然要随时关注了,这件事情的起因,原本就是因为凤妍,她和沐婉莹联合起来利用佟生想要害我,只不过没有人知道而已,她也是怕凤芸猜出什么来,所以才让人去盯着看,不止如此,在这个相府里,她更关心的,大概是我的死活吧。”

        凤倾瑶顿了顿,随即掀开帘子道:“我昨天一生气抽了凤妍两巴掌,估计这会儿她还不能见人。”

        “额……”吕游目光转向楚邀月。

        楚邀月扬了扬眉毛,唇角轻勾,没说话。

        此时,凤镇远的院子外,凤平领着四个护院站在门口,拦住了来势汹汹的佟家人。

        凤昨对着佟玉林几个人拱拱手,道:“佟大人,老爷卧病在床,昏迷不醒,实在不宜见客。”

        昨天下午,凤平已经拦下了佟玉林一次,那时佟玉林就非常气愤,可是他是外来客,主人不见,他也不能做什么,所以只能是甩袖离去,而今日,他再度要求拜访凤镇远,凤平觉得自己压力很大,僵硬的挺着脊背,凤平只能是冷沉着一张脸。

        佟玉林再一次被拦了外面,心下顿时一沉,本就森冷阴沉的脸,变了色,他怒不可遏,道:“凤镇远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先前我好心拜见,他称病不见也就罢了,可是现在,我知道了是他的女儿伤我生儿,想要来讨个说法,可他却仍旧闭门不见,怎么,他这是早有了准备,借病来挡我么?”

        “老爷,依我看,这个凤镇远就是有意的,他早就知道是他的女儿害了生儿,所以在我们还没来京都之前便假装生病,要我说啊,他们凤家没一个好东西!”

        王氏昨夜为佟生伤心了一晚,可伤心过后,也知道佟生再也回不去以前了,所以他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给儿子讨回一个公道。

        王氏咬牙切齿,盯着凤平的眼神儿充满了警惕和蔑视。

        佟玉梅在一旁听着,觉得心里不舒服,凤家没一个好东西,这话怎么听着就那么别扭呢?

        “大嫂,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什么叫做凤家没一个好东西,这岂不是连我和芸儿也一道骂了进去?”

        “哎,玉梅,昨晚可是你说今天要带着我们来找凤镇远要人的,怎么一到了这儿,你就要变了?”

        王氏满脸狞色,此时见佟玉梅立场不坚定,狠狠地瞪她一眼。

        佟玉梅张了张口,没再继续说,又看到佟玉林盯着自己的那十分责怪的目光,索性咬了咬牙,上前两步,“管家,你就进去告诉老爷一声,说是我娘家人来了想要见一见。”

        凤平为难的摇摇头,“三夫人,真不是老奴不帮你,实在是老爷还没醒呢,就算是我进去传话了,也只能是等着老爷醒了。”

        “大胆刁奴,我看你是成心的吧!”就在凤平满脸为难的跟佟玉梅解释的时候,佟玉林忽然冲上前,一下子揪住凤平的衣服,狠狠地瞪着他。

        凤平脸上的表情一变,目光森然,“佟大人,请注意你的身份!”

        “老爷,你跟一个下人计较什么!”王氏见佟玉林冲动的要揍人,连忙上前拉住他。

        佟玉林冷哼了一声松开凤平,愤愤拂了拂衣袖!

        他一早就猜出凤镇远是故意的,凤镇远的想法,就是想要躲避不见,让他想找人也找不到,可是事情哪里有这么简单,伤了他佟家的人,怎么可以这么躲着就行的。

        “我给你一刻钟的时间,若是凤镇远不肯出来见我,今日,我便要整个相府不得安宁!”佟玉林放下狠话,后背挺得笔直,他这是成心要大闹了。

        凤平脸色变了变,没想到佟玉林会这么不分青红皂白,他皱了皱眉,只能是继续道:“佟大人,三夫人,请恕老奴真的无能为力。”

        “老爷,要我看,既然凤相不想见我们,那我们也别找不痛快了,反正现在我们已经知道是凤倾瑶害了生儿,干脆,我们就直接去把那个凤倾瑶抓来好了。”

        王氏见凤镇远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咬着牙白了他一眼,然后晃了晃佟玉林的胳膊,劝说道。

        佟玉林想了一下,觉得也是,便冷哼一声,“夫人说的对,既然相爷生病了,那我们也不要打扰他了,直接去找凤倾瑶。”

        “不行啊,大哥。”佟玉梅在一旁连忙给凤平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进去请示凤镇远,凤平接收到她的目光,也明白她的意思,可是却没动。

        佟玉梅诧异了一诧,人却已经站在了佟玉林的面前,只能是硬着头皮道:“大哥,凤倾瑶是相府的嫡女,便是老爷也动不了他,你……”

        “嫡女又如何?”王氏声色俱厉的瞟向佟玉梅,“佟生还是佟家的嫡出少爷呢,玉梅,你别忘记,你可是姓佟的,若是你今日敢拦着,别怪我不客气!”

        佟玉梅咬了咬牙,“大嫂,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那个凤倾瑶,她……她并不好对付啊。”

        “呵……”王氏轻蔑一笑,“玉梅,几年不见,你怎么净顾着长他人置气灭自己威风了,你大哥好歹也是堂堂朝廷命官,怎么,你还担心他对付不了一个丫头片子么?既然凤相爷都打定主意不管这事儿,那我看,我们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不是么?”

        “没错!”佟玉林接过话,冷冷的看着佟玉梅,“我已经听了你的话,昨晚没有找凤镇远算账,可是今天,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再忍下去,玉梅,你若再敢拦着,休怪我这个当哥哥的不客气!”

        “我……”佟玉梅急的上前两步,却是不敢再继续说了。

        佟玉林目光四下一扫,见周围有不少看热闹的下人,目光一凛,冷道:“你们谁能告诉我,凤倾瑶住在哪儿?”

        他话音一落,那些下人便如鸟兽般迅速散开,佟玉林没想到自己竟然没人理。

        他勃然大怒,随手抓起一个丫鬟便逼问道:“说,凤倾瑶到底在哪儿?”

        那丫鬟吓得脸色一白,大气都不敢喘。

        凤平见下人们脸上都是惊骇的表情,暗暗握了握手,走上前,“佟大人,你这是要做什么,这好歹也是相府,您可不能乱来!”

        不能乱来?佟玉林眼底一片阴郁,他蓦地松开那个丫鬟,然后猛地逼近凤平,“想要我不乱来,那你就带我去见凤倾瑶,否则,今天不管是谁,我一样照打不误!”

        凤平见佟玉林如此天不怕地不怕,只觉得这尊瘟神实在是难以应付,偏偏凤镇远还在这会儿病了,可他又不能真的带他去见凤倾瑶,也不能让人出面阻止。

        凤平一时之间陷入两难的抉择。

        就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站在一旁的凤芸忽然站出来,大声道:“管家,你难道想要为大姐姐兜着么,可是您好歹也看看您的身份,您不过就是个下人,还真以为自己能当家做主了么?”

        凤平一听这话,忽然就不明白了,明明佟玉梅和凤芸都知道凤倾瑶住哪儿,可是她们却不告诉佟玉林,这是什么道理?

        “三小姐这话说的可是奇怪,老奴虽然只是个下人,但是却有掌家之权,可三小姐明明知道大小姐住哪儿,为何不告诉佟大人呢?”

        凤芸冷冷一笑,“管家你也未免管的太多了,我想怎么样是我的事情,不过你说的也没错,所以,我现在就带舅舅他们去找那害人凶手!”

        凤芸说完,便傲然的抬起头,然后对着佟玉林道:“舅舅,舅妈,你们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找凤倾瑶。”

        “芸儿!”佟玉梅没想到凤芸竟然会揽了这事儿,早上出门的时候,她一个劲儿的提醒她,让她不要多说话,可她这是在干什么?

        可凤芸哪里肯听她的话,领着佟玉林和王氏就直接奔着凤倾瑶的瑶居去了。

        “来了来了,主子,殿下,是凤芸带着人过来的。”

        吕游一直都在观察佟家人的动向,此时在树上远远地瞧见凤芸领着一群人过来,连忙跳下树。

        凤倾瑶和楚邀月互相对视了一眼,凤倾瑶道:“这件事你不要插手,我自己来解决。”

        楚邀月点头,“好。”

        他喊了声吕游,让吕游推他进屋。

        之前说好的不掺和,所以他选择躲在暗处,默默看着一切,他要看着她一个人对付那样一群人,更要看着她,是否有能够让她自己转危为安的能力。

        吕游哪里懂得楚邀月想什么,她只是觉得让凤倾瑶一个人来应付这件事,实在是有些不妥,便开口问道:“殿下,要不我出去帮个忙……”

        “不必,她能应付。”楚邀月淡淡开口,凉凉的目光扫了吕游一眼,吕游连忙噤声,小心翼翼的在窗户上做了手脚,让他们能够很清楚的看到外面,外面的人却看不到里面。

        他刚刚弄好,瑶居外,就已经传来那些人的脚步声,伴随着凤芸那听不出情绪的声音,“舅舅,到了,这便是凤倾瑶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