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 向皇上去说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6本章字数:3421字

        她素手用力一拂衣袖,侧身看向凤芸,唇角勾出一抹不屑的冷笑,“佟大人、佟夫人你们也说了,你们是道听途说来的,至于三夫人和三妹妹的指认……”凤倾瑶凉凉的目光夹杂着窥探一切的冷静,直直戳向凤芸,冷唇微启,“当晚事发,三夫人和三妹妹都不在现场,她们的话岂能相信?”

        凤倾瑶目光遥遥一转,再度看向佟玉林,“佟大人您不会这一点儿都不懂吧,而且,砸伤佟生的人,也不是我。”

        “你说什么?”佟玉林满眼疑惑的看向凤倾瑶,“不是你那是谁?”

        凤倾瑶讥诮的目光看向凤芸,唇瓣轻勾,道:“究竟是谁砸伤了佟生,砸的他到现在还昏迷不醒,关于这一点,我建议佟大人去仔细的查一查,比如凶器啊,指认的口供啊什么的。”

        凤倾瑶看着凤芸幽幽的笑,直看的凤芸心里发毛,她砸伤佟生的事情,没有几个人知道的,而凤倾瑶在这个时候说这话,只能是证明凤倾瑶可能知道实情,不行,她绝对不能给凤倾瑶翻身的机会。

        带着些许惊慌的目光蓦然一冷,凤芸当下下巴一抬,强硬道:“大姐姐这是要推卸罪责么?不管如何,佟生变成现在的样子,可都是因为你,大姐姐以为说一句不是你就可以了事了么?”

        “没错,凤倾瑶,你不要再狡辩了,凤镇远他称病不见我,就是摆明了不想管,我看你也没必要做垂死的挣扎了,现下,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你自我了断,此事我也不再惊动别人;二,我入宫求见皇上,求皇上为我佟家做主,孰轻孰重,你自己看着办吧!”佟玉林觉得自己已经是够仁慈够礼貌的了,按理说,凤倾瑶不过区区一个臭丫头,又是晚辈,他绝没道理对她如此客气,只不过想到凤镇远的身份,多多少少还是顾忌些的。

        佟玉林想拿皇上来逼她就范?凤倾瑶凉嗖嗖的笑了笑,道:“佟大人这可真是个好主意,不过我自问无愧于天地,也无愧于任何人,自我了断是不可能的,所以,便请佟大人出了门去皇宫向皇上去说吧!”

        “你!”佟玉林哪里想得到凤倾瑶竟然会这样说,若是寻常女子,做了这样的事,早就害怕的六神无主了,可是这个凤倾瑶竟然让他去找皇上?她是根本不怕,还是这其中另有隐情?

        “老爷,你不要听她废话,我看她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我们这就入宫去见皇上,让皇上来决断此事!”王氏红着眼,死死瞪着凤倾瑶。

        凤倾瑶扬了扬眉毛,“这就对了嘛,门口在那边,几位请便,哦,对了,还有件事,我是要专门提醒三妹妹的。”

        凤芸被点到名字,猛的心头一跳,“什……什么?”

        “唔……”凤倾瑶澄澈的大眼睛一派无辜的眨了眨,道:“佟生只是被砸晕了而不是死了,早晚有一天还是要醒过来的,所以三妹妹还是赶紧回去好好照顾他吧,好让他早日醒来指认凶手不是!”

        凤芸脸色蓦地一白,心脏几乎都快跳到了嗓子眼儿里,她直勾勾的盯着凤倾瑶,生怕她下一刻说出什么话来。

        可偏生凤倾瑶只生了坏心思而没挑明,她仿若一个局外之人,看着在场的其余四个人表情各异,坏坏的勾了勾唇角,伸手一指门口。

        “几位,好走不送!”

        眼看着凤倾瑶下了逐客令,佟玉林却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他目光一横,冷的看向佟玉梅,佟玉梅眼神躲闪,直接上墙扯了扯凤芸,意思是先走再说。

        可凤芸怎么甘心就这么走了呢!

        她站在原地不肯动,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凤倾瑶,那目光里的怨毒光芒,凛冽的佟玉梅都觉得心头发颤。

        “芸儿!”佟玉梅低低唤了一声,凤芸依旧不动。

        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看到这一幕的佟玉林眯了眯眼,愤愤一甩袖,哼道:“算了玉梅,她不走,让她留下就是,现下你马上让人去给我备辆车,我要入宫面圣。”

        佟玉林带着王氏徒劳而返,准备入宫去控告凤倾瑶,佟玉梅见状,也顾不得别的了,她只知道,这事儿若是真的到了皇上那里,不止是凤家,怕是连佟家也讨不到什么好处,无奈的松开凤芸,佟玉梅连忙转身追了出去。

        于是院子里只剩下了凤芸和凤倾瑶。

        凤倾瑶挑了挑眉,看向凤芸,“怎么三妹妹不走?”

        凤芸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凤倾瑶,你别得意,等舅舅告到皇上那里,我看你还能怎么办。”

        “我不想怎么办,只是替你觉得惋惜而已。”

        “你替我惋惜?”凤芸像是听到了好笑的笑话一般,咯咯冷笑出声,眸光一挑,一片赤红愤恨,“我有什么好惋惜的,我变成今天这样子,全都是你们逼我的。”

        凤芸仰起头看天,努力不让自己委屈的泪水流出来,她用力忍住,将所有的苦和恨全都咽下去,“我在别院的时候就发誓,只要我回来,我就将你们欠我的东西全都一一讨回来,不光是你,还有凤妍!”

        提起凤妍,凤芸心里更恨,她咬着牙,似乎已经看到自己将凤妍踩在脚下时的样子,就算佟玉梅不让她报复凤妍又如何,她照样有办法把凤妍拖下水。

        想到自己那近乎完美的计划,凤芸幽幽笑开,那笑宛若从地狱岩浆之下而来的复仇鬼魅,怨毒而诡异。

        她就用那诡异而怨毒的目光,看向一身清华无谓的凤倾瑶,缓缓道:“我亲爱的大姐姐,妹妹我为你们准备了一份丰厚的大礼,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说完这句话,她便仰起头咯咯的笑了,她的笑声里有无尽的委屈、怨恨,以及即将报复成功的快感。

        她转身的瞬间,衣袂翻飞,裙角飘扬,脚下的步伐仿佛都充斥着怨恨。

        凤倾瑶就那么看着她,十分不安。

        “凤芸你站住!”她低声一喝,唤住了她,“如果你是因为上一次求我帮你而我没有出手相助而恨我的话,那你就太没必要了。”

        孰是孰非,难道她的心里没有衡量的标尺么?

        想起自己穿越来时,那死去的凤倾瑶,心神一凛,“欠我一命的,是你!”

        凤芸的肩膀动了动,她却没有转身,而是更加坚定的迈开步子,头也不回的离开瑶居。

        凤倾瑶不知道怎么就心里起了一股火,一转身,便踢翻了摆在院子里的一只木桶。

        木桶倒地翻滚的瞬间,吕游推门出来,见凤倾瑶脸色不好,连忙冲着门口唾骂,“这个恶毒的女人,我咒她出门撞树上!”

        凤倾瑶眼睛斜了斜他。

        吕游好没意思的摸了摸鼻子,讪讪开口,“主子,我是替你抱不平,不过这事儿,难道真的由着他们入宫跟皇上告状么?”

        “不然呢?”凤倾瑶一屁股坐在院子里的台阶上,抬头看天,“看这样子,凤芸是要把凤妍也供出来,我就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如此看来,凤芸果然也在里面掺和了一脚。”

        吕游咂舌,也没想到凤芸会是这么一个女人,他回头看了眼门内的楚邀月,楚邀月眸光深邃,对着院子里的某处失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就在此时,凤平忽然出现在瑶居门口,他一进来,便担忧的上前问道:“大小姐,佟家人有没有为难你?”

        凤倾瑶摇头,“还好,都被我挡了回去,不过他们说要进宫告御状呢。”说到最后一句,凤倾瑶眼睛亮晶晶的半开玩笑笑着。

        凤平却是神色一凛,“什么?进宫告状?万万不可。”

        他脸色微变,看着凤倾瑶格外凝重,“大小姐,此事绝对不可以捅到皇上那里去,刚刚长老们命人来传话,说是要出面帮助大小姐处理此事,现下这会儿,长老们已经到大门口了。”

        凤倾瑶瞪大眼睛,“你说凤家长老来了?”

        凤平郑重的点头,“没错,大小姐,你收拾一下赶紧去前院,我马上命人去拦住佟家人。”

        “吕游!”凤平话音未落,楚邀月便开口,与此同时,吕游已经如一道光一般闪了出去。

        凤平这才发现,楚邀月竟然在这院子里,连忙转身上前,拱手一拜,“邀月殿下!”

        楚邀月微微抬手,面色平静,道:“管家无需多礼,你既是凤家人,又效忠瑶儿,不用如此客气。”

        凤平侧头看了看凤倾瑶,见凤倾瑶点头,他才微微颔首,道了声儿是。

        “我已经让吕游去拦人,这是凤家的事,我不便插手。”楚邀月抬眸看向凤倾瑶。

        凤倾瑶扯开嘴角笑了笑,“当然,凤家的事情,我自己解决就好了。”

        跟楚邀月道了别,凤倾瑶便跟着凤平直接去了前院,他们去的时候,吕游已经拎着叫嚣的佟玉林进了前院大门。

        佟玉林被吕游拎着衣襟,几乎是一路被拖回来的,他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待过,所以格外愤怒。

        当吕游松开他的时候,他二话不说,愤怒的直接挥出拳头,却是被轻功极好的吕游闪身一躲,佟玉林没打着人,反倒是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

        王氏在一旁眼疾手快的扶住他,然后在他眼神的示意之下,直接哀嚎痛哭。

        “凤家欺负人了啊……”

        “闭嘴!”凤镇远的房间忽然传出一声冷喝,紧接着,吱嘎一声,房门被打开,凤镇远披着衣服走出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三个头发胡子都白的像是雪一样的老头儿。

        三个老头儿身穿着雪白色的袍子,跟在凤镇远的身后,看起来大概也有百十来岁了,可是却身形笔直,步伐矫健,看起来比凤镇远还要精神。

        尤其是他们三个人的目光,锐利而充满洞察一切的睿智,那是饱经沧桑之后才能拥有的。

        他们三个人的目光,越过凤镇远,直挑挑的看向院子里的凤倾瑶。

        凤倾瑶对上那三个老头儿的目光,眼睛不由得亮了亮。

        好健朗的三个老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