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六章 逐出凤家,生死不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16本章字数:3453字

        凤镇远只觉得头顶上瞬间盖上一顶锅盖那么大的帽子,压的他直喘不过气来。

        他之前根本就没想到,他求见了好几次都见不到的凤家长老,竟然会主动出现,而且一出现就搞得这么大,他根本就猜不到这凤家长老想要干嘛。

        带着威严的目光扫向站着的几个人,凤镇远脸色一沉,冷喝道:“还不快见过凤家长老!”凤镇远拼命给她们几个使眼色,赵玉兰等人见凤镇远都这么说了,也只能是随着阮小梦三人跪下去,见了礼。

        三位长老的脸色这才好了些。

        “好了,都别跪着了,起来吧。”三长老摆了摆手,捋着胡须眯了眯眼,又侧头看了看大长老和二长老。

        大长老坐着不动,面无表情稳如泰山,二长老脸色不好看,鼻孔里冒着粗气,三长老淡淡一笑,端起茶享受的喝了一口,道:“我们三个老家伙多年不出世了,这一次,也是听说我凤家不小心得罪了人……”微微顿了顿,三长老放下手里的茶杯,看向已经站了许久的佟玉林和王氏。

        “这二位便是佟生的父母吧?”

        连佟生的名字都知道,显然,三位长老是有备而来。

        凤倾瑶这下微微松了口气,目光遥遥一望,看向佟玉林。

        佟玉林冷哼一声,上前两步,“没错,我们便是佟生的父母,不过我夫妻二人更好奇的是,三位老前辈的身份,更好奇三位老前辈能否对凤家的事情做主?”

        “啊哈哈!”三长老嘻哈一笑,摸着胡子,“这个你自然不用担心,凤镇远做不了主的事情,我们都能做主!”

        “哦?”佟生眼睛微微一亮,下意识去看佟玉梅的方向,却见佟玉梅微微别开眼,佟玉林脸色一沉,冷道:“既如此,那我也就直说了,你凤家长女凤倾瑶,害的我佟家唯一的继承人失去了身为男人最重要的东西,对于这个问题,不知道几位前辈,能给出什么样的答案?”

        “这……”三长老眯了下眼,侧头看向其它两人,只见大长老许久不动的姿势终于有了些变化,他目光幽幽转动,褐色瞳孔看向凤倾瑶,道:“凤倾瑶,这个事情,你将前因后果说清楚。”

        嘎?凤倾瑶眨眨眼,这是要她说?

        连忙站起身,对着三位长老礼貌的福了福身,凤倾瑶垂着头,“三位爷爷,瑶儿……不敢说。”

        “为何不敢说?”二长老拧紧眉头,不解的看着她。

        凤倾瑶俯首低眉,道:“因为这件事,瑶儿是局中人,无论我说什么,大家都不会相信,只觉得我是在为自己狡辩而已。”

        大长老冷眸扫向她,依旧是半点儿表情也没有,只从嘴里吐出一个字,“说!”

        额……凤倾瑶觉得,这就不能怪她了,当着这几位老人精儿,她要是不说,估计日后也没什么好日子过。

        微微颔首,道了声是,凤倾瑶便直起身体,缓缓开口。

        “我承认,此事的确是因我而起,只不过佟生命根子被废掉,的确不是我下的手,那晚在碧湖,婉莹公主设宴,在所有人都去看莲花时,唯有我留在了大船上,然后佟生忽然出现,借机与我搭话,实不相瞒,那晚船上的香炉和酒水里都被人做了手脚,我也是事后才知道,那燃香和酒香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竟然会是催情烈药,佟生对我生出不轨之心,欲强迫于我,幸得一位武功高强的公子相救,又赠予解药,我才能幸免于难,至于佟生……”

        凤倾瑶想起那晚,北辰赫狂野性感的面容在璀璨的烛光之下迸发出一股超脱世俗的潋滟光华,心里不知为何竟有了些莫名的底气,她盈盈一笑,道:“我是真的不知道是谁对他下的手。”

        北辰赫无论如何也对她有恩,所以她不会将他说出去。

        “胡说,你若不知道,那为何整个京都的人都在说是你所为?”

        佟玉林双目圆睁,明显不相信。

        凤倾瑶只能是无奈一笑,满脸无辜,“佟大人,你说这嘴长在别人身上,我又能怎么办呢?”

        “哼,一派胡言,我看你们凤家就是联合起来要欺负我们,实在是太过分了!”佟玉林这一听,这凤倾瑶摆明了就是把自己推得一干二净啊,不止不是凶手了,反而成了被害者?佟玉林只觉得自己活了这么大岁数,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岂有此理,凤家简直欺人太甚,我管你什么长老不长老,还有凤镇远,你这个缩头乌龟,今日我也懒得跟你们在这儿理论了,我现在就要入宫面圣,让皇上来对此事评评理!”佟玉林说完便拉着王氏转身要走。

        这里他真是半刻也呆不下去了,如果不是因为这三个老家伙,恐怕他早就进了宫见到了皇上,说不定这会儿,处罚凤倾瑶的圣旨都已经下了。

        见佟玉林立刻要走,隐藏在门外的吕游忽然站出来。

        佟玉林看着眼前这个个子并不高大,但是却身怀武功的男子,脸色骤然一变,下意识便退后好几步,然后警惕的看着他,“你要干嘛?你……你凭什么拦我?”

        “佟大人!”清清朗朗的女声从身后传来,佟玉林和王氏转身,便见凤倾瑶从座位上站起来,目光直视他们,“是我让他拦住你们的。”

        佟玉林一听这话,便立刻换上一副鄙视的态度,“怎么,你们是怕我到皇上那里告御状,所以让你们凤家吃不了兜着走么?”

        他就知道凤家再厉害,也不敢在皇上面前耀武扬威,臣子就是臣子,即便是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如何,还不是得讲道理。

        “笑话!”二长老看着佟玉林那副不分青红皂白的脸面,冷冷一笑,“凤家是朝廷的股肱之臣,别说是我凤家的人不小心得罪了你们,便是杀了你儿子又如何,佟玉林,我们看在你也是朝廷命官的份儿上,对你客气,但是这不代表,你们就可以随意把屎盆子扣到我凤家人身上!”

        二长老是典型的威严加谨慎,更是震慑力十足,他这话一出口,直接让佟玉林红了脸。

        尤其是眼下这一群人都是凤家的,只有佟玉梅是他佟家人,可是佟玉梅见了这三个糟老头子就像是耗子见了猫似的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佟玉林心中有火没处撒,又惦记着佟生,免不得有些恼羞成怒。

        “什么扣屎盆子,我看你们凤家就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以为凭凤倾瑶几句自我辩白之言就可以扭曲事实么,我告诉你们,休想!”佟玉林声色俱愤,气的他唾沫星子都喷了出来。

        “佟玉林!”嘭的一声,凤镇远也是实在坐不住了,他拍案而起,伸手怒指佟玉林。

        “你口口声声说我凤家如何如何,我看你们佟家也未必好到哪儿去,你以为佟生那些破事我不知道么,现在外面都在传是我凤镇远的女儿不知廉耻,勾引佟生,可事实上,佟生这些年在京都的所作所为,谁人不知,他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就单说我府上的丫鬟,被他暗地里祸害的也不下七八个了,我是念在我们两家关系的份儿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现在,他竟然过分的欺负到我凤家人的头上来了!”

        凤镇远说完便剧烈的咳了起来,一张脸气的发青,病的发白。

        这件事原本他是不知道怎么处理的,加上又恰好生病,所以想要躲一下的,毕竟与佟家闹僵不是什么好事,可是却没想到,凤家那群平日里死活都不肯出来的老顽固们,这一次竟然全都出来了,而且看目前这样子,是要袒护凤家的。

        而他作为现任凤家家主,只有去迎合那些长老,尽量保护凤倾瑶,他心里也清楚,外面的传言多半是有人故意散播的,佟生那游手好闲的样子,凤倾瑶怎么会闲的没事儿去勾引他,他凤镇远的女儿,便是再不堪,也不会去招惹那样的人!

        “行了,镇远,你也不要动怒了!”凤镇远咳得厉害,脸色也难看,二长老不悦的沉下了脸,挥挥手示意他坐下,然后将目光看向一脸不平的佟玉林。

        “你们佟家口口声声说是我凤家倾瑶害了你儿子,却又没有证据,还妄想去皇上面前告御状,我倒是很想问问你们,你们是哪里来的自信,认为皇上就会相信你们的话?”

        “皇上是否相信,那自然是皇上的事情,但是你们凤家有心偏袒凤倾瑶,这是事实,那么多人都在指控凤倾瑶的所作所为,难道说这事还能有假?一个两个人能够造假胡说,可是那晚参加碧湖夜宴的人全都这样说,怎么,难道凤家还要偏袒她么?”

        “若凤家不偏袒她,你当如何?”二长老没想到这个佟玉林竟然这么轴,他目光森严冷冽,射向佟玉林。

        佟玉林身体微微一转,正对上二长老的方向。

        “若凤家不偏袒她,就请免去她凤家嫡女的身份,将她逐出凤家,生死不论!”

        佟玉林话音一落,厅中立刻传来许多吸气声。

        二长老怒而不言,三长老手里的茶杯掉在了地上,大长老则是严肃的目光刷的一下看向佟玉林,便是凤镇远,也是难以置信的瞪着佟玉林。

        而其他的人,排除佟玉梅和凤芸满脸喜色之外,其它的皆是惊诧和古怪,谁都没想到佟玉林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便是凤倾瑶自己,也以为佟玉林会坚持之前,要她以死谢罪什么的,结果竟然是要废除她凤家嫡女身份,然后将她逐出凤家?

        嘴角不经意勾起一抹讥诮的笑,凤倾瑶下意识把目光看向佟玉梅。

        佟玉梅心中欢喜,但是却极力掩盖自己的情绪,她看向佟玉林,也好奇佟玉林为何会忽然改变主意。

        佟玉林却是看了一圈满屋子人的表情,然后把目光放在三位长老的身上,道:“怎么,这个要求,莫非凤家做不到么,若你是你们按照我说的办了,那么凤倾瑶害我儿子一事,也可以就此了了。”

        “这……”凤镇远眉头拧成川字,看向座上的三位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