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八章 玉活之死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1:27本章字数:3099字

        “我只是奇怪他出入萧家的频繁,不过如此一来,倒也能说得通了!”楚紫离道,“只是此事你要不要和你哥哥……”

        “不要!娘!你也不许和他说!”楚沐风和楚紫离的情况不一样,楚紫离是要一直留在她身边的,她不想瞒着她。而楚沐风不日便要回南楚,她与凤染天的事情还没有最终确定下来,现在告诉他,只能白白让他担心!

        “好!好!你不让我说,我便不说!”楚紫离说着又拿起针线开始忙碌起来。

        “娘!”楚夕颜看着楚紫离道,“我还有一件事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哦,什么事?”

        “娘之前一直要留在萧家是为了掩盖自己的身份,等着哥哥,如今我们也找到哥哥了。娘,你想离开萧家吗?”楚夕颜试探着向楚紫离问道。

        楚紫离将目光从礼服上移到楚夕颜身上,“现在我心中除了你,便再没有什么牵挂。所以,你若想离开萧家,我们就离开。你若是想要留下,我们就留下!只是若要离开,还要想一个万全之策!哎哟——”

        “怎么了?”楚夕颜不由往楚紫离手中看去。

        “青色的丝线用完了!”说着,楚紫离便叹了口气道,“我回去一趟去取些丝线,再看看玉活那丫头将你礼服上的碎花绣好没有,这都一整天了!”

        “哎呀!娘!”楚夕颜环住楚紫离的脖颈道,“这还用你亲自跑一趟呀?”说着,她便扬声唤道,“温心!”

        见温心应声进来,楚夕颜当即吩咐道,“你去紫离院向玉活要一些青色的丝线!顺便看看她快忙完了没有?”

        “是!”

        温心出去之后,楚夕颜这才又向楚紫离道,“娘!你看这样如何,你先离开萧家,我随后看情况而定!”

        “不行!我不能将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楚紫离断然拒绝道,萧家的这潭水有多深,她是知道的,她怎么放心楚夕颜一个人在这里。

        “娘!你就考虑一下嘛!”楚夕颜可怜兮兮的央求着。

        “好好!我想一想,不过你先将这黄色的丝线和蓝色的丝线缠在一起,这样绣出之后就是双色的!”楚紫离应着楚夕颜咳瞬间便转了话题。

        楚夕颜也不戳穿楚紫离的心思,一边帮她缠着丝线,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起来。

        “小姐!”过了没多久,温心的声音便在门外响起。

        “拿进来吧!”

        温心应声进来将丝线交给楚紫离道,“姨娘!玉活姐姐就快好了!”说着,她不着痕迹的便向楚夕颜丢了个眼色。

        楚夕颜了然当即心领神会道,“哎呀,娘,我都忘了,刚才苏奈来,我煮了一些白茯青凤茶,我这就去给娘端一杯去!”

        出了厢房,关上房门,楚夕颜才压低了声音向温心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这么神神秘秘的?”

        “小姐,玉活死了!”温心到现在还是有些后怕道。

        “你说什么?”楚夕颜不可置信道。昨晚她见到玉活的时候,她还好好的,怎么会?

        “奴婢刚才去紫离院,敲了半天门,没人应。后来见门开着,奴婢便自己走了进去,结果发现玉活吊死在姨娘的厢房中。奴婢没敢声张,偷偷取了青色的丝线便悄悄出来了!”

        吊死?玉活好端端的怎么会上吊呢?

        “你等下,我们一起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嘱咐了温心之后,楚夕颜才又走到东厢房门口向屋内的楚紫离道,“娘!苏奈姑娘的香囊落下了,我去给她去送去!”

        “哦!路上小心些!”楚紫离的声音从房中传了出来。

        “知道了!娘!”楚夕颜应着,向温心丟了个眼色,两人便匆匆出了院门。“花影!你不必跟着我,暂时留在这里,若是有人鬼鬼祟祟进来,给我将他拿住!”

        “是!”一个女子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小姐?”温心惊疑的打量着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影。

        “没事,是花影姑娘,凤公子的人!”楚夕颜向温心低声简单的解释了一句,便与她一起急急往紫离院而去。

        倘若玉活不是自杀,那显然就是他杀。被人杀死之后还要伪装成自杀的假象,凶手不是为了逃脱罪责,便是还有别的阴谋。如此,她们若是去了紫离院,剩楚紫离一人在楚院,怕是就有些不安全了,所以她才将花影留下。

        只是尽管温心已经提醒过她,但当楚夕颜跨入紫离院东厢房,看到那悬挂在房梁之上的玉活的尸首时,心中依旧猛的“咯噔”了一声,一瞬间就好似有一块巨石压在她的胸口,连呼吸也变得艰难。

        “快将玉活放下来!”

        温心应声抱着玉活的腿将她的头从房梁之上悬挂的白绫中解出,然后将她的尸体放在地上。

        楚夕颜只望了一眼玉活脖颈处那触目惊心的青紫色勒痕,她的一颗心便沉入了谷底!玉活果真是被人杀死之后又吊在房梁之上。因为她的脖颈处有着一深一浅明显的两刀勒痕。而真正上吊自杀的人应该只有一道痕迹。

        “温心!今天接我娘去咱们院子的时候,怎么没有带上玉活?”楚夕颜颤抖着声音向温心问道。她心中又是难过又是后怕,倘若今日楚紫离没有离开,那此时被挂在这里的会不会就是楚紫离?

        “奴婢是请玉活姐姐一起去来着,可玉活姐姐说咱们院子中没有绣花夹子,小姐礼服上还有一处绣花要用秀花夹子綳起来绣才好看,她说她做完就过来,没想到……”温心的声音也低了下去。

        “礼服?”楚夕颜眼眸猛然一亮道,“温心!你来取丝线的时候可曾见到我的礼服?”她及笄是所穿的礼服一共是有三套,如今楚紫离带到楚院绣的那套礼服是及笄时加第二簪时所穿,而玉活手中绣的那套是加第一簪时所用。

        “奴婢好像没有见过!”她进来见到玉活的尸首悬挂在房梁上之后,整个人便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所以也记不大清楚了!

        “找!快找!”若害玉活的人进来时,玉活正在绣她及笄时所穿的礼服,挣扎间,或许会有什么证据留下。

        “是!”温心应声起身便开始四处翻找起来,片刻她冲楚夕颜唤道,“小姐!小姐!您快来看!”

        楚夕颜当即走向靠窗的暖榻走去,榻上摆放着一个矮几,矮几上摆着凌乱的放着针线、剪刀的簸箩,而簸箩旁却是一件已经被绞成了一块一块的朱红色锦裙。

        “看来这个凶手是恨透了我!”楚夕颜望着那朱红色礼服的碎片道,“不然他也不可能杀了玉活之后又将这礼服绞成这样!”

        “是呀!大后天小姐就要及笄了,到时候小姐要穿……”

        “那只不过是一个形式,穿什么有什么打紧?关键的问题是找一找凶手有没有漏下什么东西?”不等温心将话说完,楚夕颜便打断道。只可惜这里没有现代的方法,不然只从这剪刀上取下指纹便可以揪出凶手了。

        “小姐!没有什么发现!”温心将这榻上所有的东西都翻检一遍后看向楚夕颜道,“这个凶手太谨慎了,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有证据要找到凶手,没有证据也要创造证据找到凶手!只是,”说到这里,楚夕颜的声音忽然就低了下去,“只是这样一来,玉活的事情就瞒不住我娘了!罢了!此事她早晚也是要知道的,若是我能抓到杀害玉活的凶手,说不定我娘心里也能好过些!”

        “小姐要怎么做?”温心不知道只凭玉活的尸首怎么找到凶手,但她家小姐说她有办法,她就相信她一定有办法。

        “让我想想!让我好好想想!”沉吟了半晌之后,楚夕颜才看向温心吩咐道,“温心!从这里离紫竹轩最近,所以,你先去紫竹轩找世子,让他帮我找一串紫色的葡萄,去皮、去籽,然后将葡萄捣成汁液,再将汁液用棉布过滤之后给我带来。”

        “顺便再让世子的人去通知安王殿下,让安王殿下过来的时候叫上萧管家,最好能多带些萧府的人大张旗鼓的来这里。而你,将这些话转告世子之后便回楚院去将我娘接来!”

        “可是奴婢若是走了,这里便只剩小姐你一个人了?”温心有些不放心楚夕颜。

        “我们来了半天了都没有人闯进来,想来也不会有人来了,你快去吧!然后顺便……”楚夕颜又在温心耳边低语了两句。

        温心离去之后,楚夕颜便将玉活的尸首挪到榻上,然后打了盆水,取了一块干净的帕子,一点点的给玉活净面、净手。最后,低声对她道,“玉活!你放心!无论害你的凶手是谁,我都绝不会放过他!血债,必须有血来偿,人命,也必须有命来偿!你,就安心的去吧!”

        “夕颜!”楚夕颜的话音刚落,云轻的声音便在门外响起,“我已经让墨雨去通知安王!你要的葡萄汁液一会墨雨也会一并带来!”他一听到温心传来的消息,当即就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