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轮回圣竹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12本章字数:3315字

        胖子被这阴深深的声音吓得撒腿往前跑,师姐应该就在前面不远处。

        可没跑出去几步,张胖子却一个东西给绊了个狗吃屎。

        “我操,什么东西。”胖子心中有火,一把抓住那东西,那东西软绵绵的,还挺有弹性,感觉像是一块肉。

        胖子正琢磨着自己摸了个啥,那肉却动了动。不仅如此,在肉动的同时,胖子的脚踝还被一只手给抓住。

        脑子嗡的响了一声,胖子大声吼道:“师姐,臭人妖,我操,我操,谁管管我。”

        “胖子……”一声幽幽的,虚无缥缈的声音传出来,那声音似有似无,像在脚边又像在遥远的地方。

        胖子抬手将落到眼皮上的汗珠擦了擦,嘴唇不住的哆嗦,睁开眼跟闭上眼也没区别,索性心一横,一脚朝着就近位置猛跺,管他是啥,胖子的重量下去,还不信那下面的东西会没有反应。

        果然,抓住胖子的那只手之前还越握越紧,但在胖子的狂轰猛炸之下,那只手终于松开。

        反正也看不见,有效果就好。胖子也不管脚下到底是些什么,一个劲的到处乱跺,还别说,真有种踩在肉上的感觉。

        “你干什么,你个神经病。”师姐的声音刚刚出来,胖子便感觉脑袋被人削了一下,顿时有点头晕,跌跌撞撞往后退了好几步。

        呲啦一声,人妖特制的火柴被擦亮,胖子一直处于黑暗中,突然来了亮光,还有些不适应,赶紧抬起头挡了一下。

        “小胖,奴家也是被你的举动震撼了,你自个儿瞧瞧,小童童都成了什么样了。”人妖将火柴递给胖子,用同情的眼神看着地面。

        小童童?胖子心中一惊,立刻举着火柴朝着前面照去,却照到一直惨白带血的手,那手上全是脚印。仔细一点,再看,还有个脑袋露在外面,就在脸的正中间,展示着一个大大的血脚印。而脖子上面,也有几个肥硕的指印,看样子之前胖子摸到的,应该就是那脖子。

        “白,白童。”胖子喊白童都带着颤音,脸都青了,用了多大的力气跺地上的人,胖子比谁都清楚。哪怕过了这么久,胖子的腿都还在发麻。

        地上的人彻底是一动不动,两只手落在外面,整个身子都被竹叶盖住。在火柴微弱的亮光下,瞧见那些竹叶都被血给染红。

        而此刻,师姐已经将白童身上的竹叶清理了出来,只见白童全身都是密密麻麻的伤口,小一点的已经结了血痂,大的还在不断冒血出来。

        身边更是躺着无数个残躯,之前被竹叶盖着,胖子没看见,现在看见了心跳都差点停在了那一刻。

        十来个如同小狗般大小的丑孩子赤裸着身子蜷缩成一团,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呈现出紫青色,大多地方都已经溃烂,完好的皮肤却光滑细腻的很。鼓在外面的眼睛翻着死鱼眼,嘴角还挂着血丝,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所有丑孩子的嘴巴,像是被硫酸融化了一般,少了大半边嘴巴。那溃烂融化的地方,还在不住的往外冒着黑烟。

        瞧着那么细小光滑的手,张胖子甚至都想上去摸摸,看看是不是之前捏他屁股的那只手。

        人妖看着胖子会心一笑,像是看出了胖子在想些什么,娇声说道:“小胖,刚才摸你的就是这种魅,想不到,这竹林里会有这么多。”

        胖子哆嗦了下,将手不住的在裤子上蹭。

        师姐伸出手探了探白童的鼻息,又摸出一颗黄色药丸塞进白童的嘴里,“这些魅居然选择自杀式的方法来来了解白童。”

        师姐说完,将趴在白童肚子上,都快要烂没了的魅推开,露出白童的肚子,那肚子上被开了条大口子,看样子是被锋利的牙齿咬住,硬生生扯开的。

        张胖子看着眼眶一下子便红了,立刻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将白童漏出来的肠子给塞回去,用衣服紧紧地捂住白童肚子上的大洞。声音沙哑的问道:“白童的血不是挺牛逼的吗?怎么会成这个样子?”

        师姐眉头都拧在了一起,封了白童几处穴位之后,沉声道:“白童的血一般的邪祟是触碰不得,这些魅便用数量对白童进行轰炸式的攻击,任由血溅在它们身上,他们便这样不顾死活与白童拼命,直到死。”

        “原本以为白童能够熬得过五六天,却不想这么这么多魅,还这般拼命。”

        张胖子的眉头一直在没有规律的挑动,这样的情况张胖子只看见过三次,第一次是张胖子的工地上死了人,第二次便是现在。

        人妖脸色也不太好看,一改之前的轻佻,蹲在白童身边,连眼皮都不敢去翻看,那脸皮上都是细小的伤口。

        白童跟在张胖子身边,虽然没有过上吃香的喝辣的生活,但好歹,还从没有人被欺负的这么惨过,当下红着眼睛捏紧拳头,闷声道:“什么五十万,不要了,劳资就是捡垃圾都不要趟这浑水,劳资这就带白童走。”

        说罢,便要上前抱走白童。

        人妖看张胖子这么激动,赶紧走过来将手放在胖子的肩头上,惋惜道:“小胖,不怪你,谁让你看不见呢?这样,给你看点有趣的东西吧!”

        张胖子现在还听得进去谁的话,奈何人妖的手放在他肩膀上会后,任由张胖子怎么使劲,都动不了半分,两只手在半空乱挥。

        见张胖子“安静”了,人妖不慌不忙的从怀中摸出一个黑褐色的木牌,“这个是暹罗角,用火燃烧之后,哪怕是凡胎肉眼,也能够瞧见特别的事情。”

        人妖将暹罗角举到胖子手中的火柴上晃了晃,顿时,一缕青烟缓缓地冒了出来。那青烟飘出来却不散开,当青烟聚集的原来越多的时候,张胖子的视线也开阔了。

        这里哪里是竹林,根本就是一个死人堆。

        张胖子吓得连口水都不敢往下咽,赶紧停止挣扎,只见每一根竹子上面,都依偎着一个“人”,那人带着恐惧的眼神看着他们几个,想要躲开,却又舍不得那根竹子一般,跪在竹子之中一动不动。

        每个人脸上或笑或哭,或渴望或绝望,人间疾苦通通在他们脸上展现出来。

        人妖像是会读心术一般,指着那些竹子说道:“那些都不是真正的人,它是竹子的灵。”

        “竹子的灵?”

        “对!”人妖见青烟飘的差不多了,将这暹罗角又收起来,耐心对胖子解释,“若是看的没错,这些竹子应该叫轮回圣竹。”

        “就这鬼气森森的竹子,你还给他冠个圣字,你有病吧!”

        “不知道就闭嘴,别将你的无知弄得人尽皆知。”师姐检查完白童,见没有致命的伤,也就肚子上的口子比较严重,这才松了一口气。

        “轮回圣竹原本种在寺庙周围,长年受到佛法的熏陶,慢慢有了灵性,感悟出轮回之苦。一些无家可归却又投不了胎的孤魂野鬼,此刻便会被轮回圣竹吸引过来,若是运气好,找到相应的命运,说不定还能够重读轮回,投胎做人。”

        若是换了以往,张胖子定会当做神话故事来听,但此刻,那竹子上一张张人脸,由不得张胖子反驳。

        “既然是点化魂魄的,还这么邪乎。”张胖子唾了一口唾沫,要是这样,谁还敢去寺庙。

        “小胖,话不是这么说的,圣物也要看放在哪。这在寺庙有了佛祖罩着,来的孤魂野鬼当然有了新命运。可在这至阴之地,圣洁的力量便会乎其微,反而成了勾魂引魄的好东西。”

        “哈哈哈哈,哈哈哈。”人妖正在说着话,之前那声音再一次出现了,离得那么近,如同在背后一般。

        可就在声音响起的同时,“怀”着“人”的竹子无风自动起来,竟然隐隐像是有梵音吟唱一般。

        师姐和人妖表情都变了变,不由自主和白童靠的更近了一点。

        “先将小童童送医院吧!小胖,搭把手。”

        “都别出去了,在这里陪我们。”一阵冷风从张胖子的耳畔飘过去,幽怨的声音回荡在那空间之中。

        “别走出有血的地方,白童的血,还能抵挡一段时间。”师姐见张胖子不住的往后退,赶紧提醒了一下。

        人妖就着张胖子的衣服,将白童的肚子勒紧,肠子都出来了,真不晓得,这人还活得了多久。

        张胖子眉头直跳,有种不好的预感,就瞧着人妖靠他最近,赶紧凑到人妖身后。

        “出来吧!人都成了这样了,不让你留下点什么,让我怎么替师傅交代。”师姐将指头放在口中轻轻一咬,之后将手垂下,一滴血从师姐指尖冒了出来,凝而不散,缓缓滚落到指甲盖上,顿时,指甲盖有了微不可见的黄光流动。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从竹叶下面发出来,只是距离他们这里比较远。

        师姐缓缓地抬起手背,横在师姐手背上的尖刀发出“呜呜”低颤。

        “喂,将白童带出去,这一次的事情便算了。”师姐说话的同时,尖刀上已经印出一张惨白的脸,那脸长得极其清秀,只是眼角流出的两行血泪,太过骇人了一点。

        师姐也不废话,直接凭空往后面一抓,一大把细小的蝎子被师姐抓在手中,不住的挣扎,此刻,那指甲突然有着细小的符咒闪了闪,瞬间,那一把蝎子化为几股黑烟。

        而身后,依旧是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小胖,过来,站在我的后面,不要掉队哦!”人妖淡淡的看了师姐那边,简单的处理了白童身上比较大的伤口,将白童打横抱起来,向着师姐相反的方向走去。

        身后惨烈的叫声不断响起,却听不到师姐半点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