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苦熬破晓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12本章字数:3221字

        “白童,这咋下雾了。”张胖子揉了揉眼,瞧着面前的浓雾,刚刚不是还好好地吗?

        师姐震惊的看了张胖子一眼,“你能看见?还能看见什么?”

        “还有些灰影。”

        “不错。”师姐点点头,脸上挂着高深莫测的笑容,像是大姐姐逗弄小弟弟一眼,对胖子说道:“会使抢吗?”

        胖子的笑容老古怪了,别别扭扭的说道:“师姐,这话咋说来着,你问一个男人会不会使抢,这不是在侮辱他吗?”

        师姐眉头轻轻一皱,也不晓得有没有听懂,冷声道:“会使就好。”

        说罢,拿出一把仿真枪递给胖子。

        张胖子接过仿真枪,感觉手中的枪沉甸甸的,枪身是金属材质,和普通塑料玩具枪明显不同。张胖子拉枪栓,感觉需要用很大力量。把玩了一下,奇怪道:“你说的使抢,是这个?”

        “嗯,如今管的严,不好弄到真枪,先用这个凑合一下。这是高仿的,射程在五十米,子弹是朱砂弹。”说罢,师姐再一次递了两百来颗朱砂弹给胖子,“记住,呆会儿那些魅兴许会出来,你必须要做到精准。”

        张胖子脸上染上一抹怪异的红,他还以为是使那个枪呢?掂了掂手中的家伙,心中冒着苦水,枪法什么的,他怎么会?也就在路边摊上玩过打气球的。枪已到手也不好推辞,总不能够告诉师姐,自己想歪了吧!

        雾中的灰影越聚越多,不管不顾的朝着血雾里面钻。

        白童又是一口血喷出去,舌尖上的痛多么的提神醒脑,让白童整个人清醒到了一定的境界。

        张胖子手里拿着家伙,当手摸到那些朱砂弹的时候,居然有着很细微的白烟冒出来,而张胖子的视力,也会随着白烟冒出,变得弱上一点。

        白童的血雾彻底阻挡了那些灰影的救援,几口血吐下来,白童都不知道自个儿的舌头去了哪,而少女也彻底被激怒了。

        每一次眼看着能够获救,又一次被阻拦,这种心情,当真是崩溃到了极点。

        少女呜呜哽咽起来,哭声如同万爪挠心,光是听到这些哭声,就让人够呛。

        竹林伴随着少女的哭喊,也发出一阵阵呜咽之声,那些声音像是婴儿再死的那一刻汇聚而出的怨气,这些声音听得多了,倒让人连站都站不住。

        竹叶打着卷漫天飞舞,一只苍白的手悄无声息在胖子的屁股上拧了一把。

        这劲大的离谱,胖子感到左半边的臀部瞬间变得麻木起来。

        身体忍不住颤抖一下,回头对着屁股的地方就是一枪。不确定有没有打中东西,好在放在屁股上的那只手缩了回去。

        “师姐,我后面有东西。”张胖子急迫的喊道。

        师姐在张胖子开枪的那一刻便已经回头,但张胖子身后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别大惊小怪的,看着前面,那些魅要出来了。”

        张胖子拽着铜钱的那只手往屁股上一摸,上面确实还残留了一些黏稠透明的液体,为何师姐就看不见?

        此刻已经由不得胖子再去多想,就在他抬头的一刻,一只魅探头探脑的从竹林里面钻了出来。那浓雾不过是漆黑竹林的幔帐,魅像是个爆发力极强的猴子,从竹林里跳了出来。

        “魅来了。”

        张胖子和白童立刻盯在那里,特别是白童,当初就是这些东西给他开膛破肚的。

        白童也顾不得伤势重不重,见了仇人,分外眼红。双手竖起,眼看着就要给那魅来个定字诀。师姐却突然伸过手来挡了一下,“你看好少女就是了,这些魅不过就是一些喽啰。”

        “就是,白童,看我的。”张胖子赶紧拉了枪栓,但凡魅敢接近五十米的距离,胖子就是一枪。

        白童真不是看不起胖子,问题是白童有一次陪着胖子去打气球,一百发子弹就中一颗。白童哭丧着脸吼道:“怒给自个同意强拆所踏花。”(你给脑子中一枪再说大话)

        可白童舌头疼的不轻,说话都不利索。张胖子哈哈一笑,对师姐说道:“你看,这白童一个劲的夸我枪法好。”

        白童立刻便要跳起来,这臭不要脸的东西,知不知道这样会害死他们。

        张胖子却直接无视白童的抗议,将头往旁边一歪,吹着口哨不看白童。反正呆会儿魅蜂拥而上,乱开枪也能打死百八十个。

        “胖子,打死它。”张胖子正歪歪的时候,那只魅已经进了四十米的范围,对着这边的三人不住低吼。

        张胖子眼睛都直了,“昨儿个不是还成群结队的来,今天,今天咋就只来一个了。”

        “这不过是他们试探性来的一个。”师姐看了看不断抖动的竹林,低声说道:“胖子,这些魅都是有智慧的,你必须做到一枪命中。否则,下一刻就是蜂拥而至。”

        白童冷哼一声,从怀中拿出一张小纸条,这个是他抄写的泐睢遗著最后一页的东西,摆放在腿上面。

        呆会儿保命便要靠它了,这便是泐睢遗著金刚护身符咒。上面写道此咒加在身上,百魔不侵,且清除周遭一米处的邪物。

        张胖子举着枪的手抖了抖,瞄着那只魅,豁出去了,闭着眼睛就是一枪。沉闷的枪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魅在自个儿身上挠了挠,流着唾液对着张胖子吼了一声。

        师姐眼睛都瞪大了,难不成朱砂弹对魅都没有丝毫影响?

        正绝望的时候,魅左侧五米的竹林动了动,一团莹白莹白的东西从漆黑中掉了出来。头上正冒着朱砂的红光,一枪爆头。

        师姐异样的眼光看着胖子,“想不到你枪法这么准,只是你怎么看见那里的魅?”

        “开玩笑,小爷是什么人,没几分本事怎么当白童的老板。”张胖子抱着枪得意一笑,趁着师姐不注意,一抬头擦掉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

        白童鄙夷的看了张胖子,咕哝道:“缺牙拔牙赛制碰到了一下。”(缺牙巴咬虱子,碰到了一下。)

        白童说话让人也听不懂,索性没人搭理他。只有张胖子表情不自在的看了白童一眼,感慨一声,“人艰不拆。”

        还别说,张胖子也算是歪打正着,虽说没有打中正窜出来的那一只,但好歹也给魅来了一个下马威。

        瞬间,少女的视线从白童身上转移到了张胖子的身上,双眼中流出来的黑血,在见到张胖子的那刻,缓缓地倒流进去。

        少女本就是长相不凡的校花,脸上没了黑血,除了有些失血过多的苍白,笑起来却是干净明媚。

        张胖子却因这个笑容,身上的血液仿若瞬间凝固一般,全身开始发冷,眉毛上也跟着结了一层薄霜。他哆哆嗦嗦的看着白童和师姐,只是那么一秒的时间,师姐和白童已经变成了一副骷髅架子,只有一颗心脏挂在胸腔里面,一下一下的跳动。

        已经变成骷髅架的师姐转过头来看着胖子,上下颚一张一合的,举起那还带着血的手架往张胖子的面门伸去。张胖子立刻将枪对准师姐,大吼道:“你我阴阳两界,别过来,要不然别怪我不念旧情开枪了。”

        师姐上下颚不住的张合,又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那只手依旧朝着张胖子伸过来,手骨架突然伸出一把利刀,朝着张胖子眉心刺去。但凡是人,在最危险的时候都会选择自保,张胖子毫不犹豫朝着师姐脑袋就是一枪,而下一刻,一股滚烫如同火焰一般的东西钻进了胖子的眉心。

        那火焰不熄,顺着张胖子的脑门钻进去,在张胖子的身体横冲直撞的燃烧。

        剧烈的疼痛撕扯着张胖子的神经,他想再抬起枪给师姐一下,但就这么一晃神的功夫,火焰瞬间暴涨,张胖子眼睛一黑,栽倒到底。

        “白童,胖子以前是射击队的?”师姐将镇鬼服贴在胖子的眉心之中,就在胖子要失去意识的那刻,突然抬头打了一枪,而那一枪,正好将出来探路的魅给打翻。

        白童比师姐更加惊讶,张大嘴巴看着卷成肉团的魅,一口的血牙看起来比少女狰狞的多。

        师姐一想到白童那口词不清的样子,失望的叹息一声,怎么就问到了这个家伙。转过头略带欣赏的看着张胖子,轻声说道:“真不晓得你怎么就被少女迷住了,没道理啊!你们之间没有媒介啊!”

        师姐一边说着一边将胖子的手给掰开,将张胖子手心里面的铜钱取出来放在地上,抽出绑在腿上的龙头匕首将铜钱插在地上。

        “就凭你们这些不入流的东西,也想对付我。”少女在瞧见龙头匕首的时候,有些明显感到害怕,奈何她又动弹不得。

        听到少女说话,师姐冷笑一声,不屑的说道:“本就没打算对付你,反正将你带回去就是了。”

        少女显得异常的愤怒,张开嘴一声一声的哀嚎起来,血水不断地从少女口中流出,干涩沙哑的声音嘶吼道:“你们就不怕这个女娃死吗?”

        “你觉得呢?我要带回去的,本来就是你。”

        少女突然闭嘴,似乎联想到昨夜师姐在取出红蝎,毫无犹豫往少女心脏刺去的样子。

        “行了,你钻进这少女身体之中,又将红蝎引上身当了护甲,你也该够了。”师姐不耐烦的看着少女,“你本来就是一道诅咒,何必非要挣扎着做人?”

        白童眼睛瞪的老大了,少女身体里的,不是鬼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