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三章 发生意外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12本章字数:3218字

        张胖子浑身一颤,眼睛里面的腊片剥落了下来。

        手中的抢一晃,所谓箭在玄上不得不发,张胖子到底还是朝着师姐打出了一枪。

        破晓的来临,注定了是邪魅的噩梦。正阳之气笼罩而下,哪怕这是阴地,邪魅也只有回到竹林里面去。

        少女挣扎了几下,当阳光刺到她身上的刹那,那股凶气消失了不少,只是眼瞳依旧是两颗蜡丸,在眼眶之中滴溜溜的转悠。

        张胖子那一枪擦着师姐的头顶飞了过去,击中了跑在最后的那只魅身上。

        别墅里除却阴气还是那么重,倒是没有害人的东西钻出来。那几只被打死或定在那里的魅,见到阳光,开始慢慢的融化,最后化为黑烟消散在天地之间。

        师姐睁开眼睛,慢吞吞的站起来,转过身看着胖子,揪住张胖子的衣领,有气无力道:“注意你开枪的位置,别对自己太自信。”

        话还没有说完,师姐身体又是一软,半跪在地上,嘴角溢出血来。

        白童在轮椅上意识有些模糊了,师姐现在也是一副昏昏欲沉的样子。只剩下张胖子一个人还好好地,张胖子只是看了一眼少女,便觉得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根本不敢动弹半分。

        “胖子,你在这里盯着,我们没回来之前千万别动她。我和白童去趟医院。”

        让人欣慰的是,司机还在外面等着他们出来,昨晚怎么就没有发现,原来这个司机长得挺帅的。

        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一个神志不清,一个喘口气都累的厉害,哪里还有时间去欣赏美男。

        “两位,昨夜闹的那么厉害,您们还能够活着回来,真是让人佩服佩服。”司机不管白天黑夜都带着一副墨镜,似笑非笑的看着后排坐着的两个人。

        师姐脸色一变,冷声道:“你是什么人。”

        “我,我不过就是一个开车的司机。”那男子笑了笑,说道:“两位是去医院吧!得咧,立刻将你们送去。”

        当到了医院门口的时候,李老板似乎早就在这里等好了,几乎护士抬着担架早早的等在了这里,车一停稳,立刻将白童给抬了出来。而师姐也在护士的搀扶之下走了出来。

        她站在车子外面,拧眉再一次看了那司机一样,依旧没有半分异样。

        难道,真的是自己疑心病?师姐这般想着,摇了摇头,转身朝着医院里走去。

        而就在司机离开的那一刻,司机将眼睛摘了下来,细长勾人的桃花眼配上那高挺的鼻梁,宝蓝色的眼睛配上那微薄的红唇,整个就是一妖孽。他一抬头,对着后视镜妖媚一笑。

        “妈妈,你快看,那车子里有一只大狐狸。”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孩头上扎着输液管,一只手抓着一个包子,一只手拉了拉一旁的大人,兴奋的说道。

        年轻妈妈顺着小孩的视线看过去,却瞧见一张比明星还要帅气的脸,顿时脸一红,低下头不好意思的推了推自己的孩子,“傻孩子,看来你发烧还是没能好,不要胡说八道了,那,那分明是一个混血帅哥。”

        小插曲过去,便是胖子在那里苦苦的等着十二点的到来,师姐交代过,正午之时,阳气最盛,哪怕是这里,阴气也会被暂时压制下去。而少女暴晒到正午,会对少女本身伤害很大,但却能够最好的压制少女身体里面的东西。

        一个电话打过去,听见白童已经在输血,师姐在也病房里挂水,张胖子悲痛欲绝的坐在地上,知不知道对一个胖子饿两顿,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太阳越来越大,照在张胖子的身上,拉出一个诡异的影子。

        张胖子就着衣服擦了擦汗水,晒到十点的时候,有一种油珠在往外面冒的感觉。

        太阳光往身上一晃,张胖子整个人都不好了,开始头晕目眩,恶心气短。师姐走的时候让张胖子坐在匕首旁边不要离开,没有师姐的命令,张胖子也是不敢挪动半步。但他被阳光照射着就觉得难受,比死还难受。

        若是张胖子身后有人,一定会瞧见,张胖子此刻头顶上不断有着白烟冒出来,那白烟刚刚钻出张胖子的头顶,被太阳一晒,也就消失在空气之中。

        整个人感觉都像是要被撕扯开一般,张胖子也不是第一次在太阳下暴晒了,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铁定是这里邪乎的原因。

        别墅建筑本就主阴,哪怕太阳暴晒之下,阴暗的地方依旧多的很。

        师姐千叮万嘱说过,那阴影之中不知道呆着什么东西,贪图凉快将命给搭进去,可就得不偿失了。

        有了师姐这话,张胖子是怎么都会听的,感觉出现自己压制不住想要乘凉的冲动,便在自己的身上咬上一口,一直熬到了十一点半,张胖子半条胳膊都没有完好的地方了。

        瞧着快要十二点整,张胖子整个人都被晒黑了一圈,摇晃了几下站起来,对着二楼的少女说道:“小妹儿,别怕啊!哥哥这就来解救你了。”

        之前师姐警告胖子,只要不要动匕首,将少女从楼下取下来,走到匕首的旁边,之后,再拔出匕首放在少女的脖子上。这样,便能够将僵硬不得动弹的少女带回医院。

        说起来也不困难,就是少女的表情狰狞了点,瞧着没有半分亲和感。

        烈日晒得胖子冒油,而少女每个毛孔中却有着黑色黏稠的东西冒出来,感觉就像是少女的身上涂了一层薄薄的沥青一般。

        张胖子可没有那跑酷的特异功能,在有阳光的地方四处寻觅了一番,最后,在一颗树下找到了一个长梯。

        搭着梯子爬上了二楼,张胖子抹了一把自己脸上的汗水,咧着黄牙笑道:“别一副比目鱼的眼睛看着我,马上就来解救你。”

        少女被太阳都晒焉了,就像是晾着的咸菜一般,若不是还有那魂丝牵绊着,恐怕早就倒悬在二楼了。

        张胖子对着黑乎乎的少女伸出那肥腻的手,身体摇晃了两下,总觉得脑后凉飕飕的。

        烈日当头,少女已经成了这个样子,真不晓得到底哪里来的凉风。

        “滴答,滴答。”

        “我操,哪儿在滴水。”张胖子后颈窝冰凉一片,像是刚刚融化的冰水一般滴落在胖子的颈窝里面。

        张胖子骂骂咧咧说了几句,一直手扶住梯子一只手往脖子上一摸,果然,有着水渍。

        水渍腥臭冰凉,且黏糊糊的。张胖子差点没有被这个味道给熏吐,赶紧将手在裤子上擦了擦,往后一瞧,后面空荡荡的,绿化做的这么好的别墅,居然连麻雀都没有一只。

        张胖子暗骂一声邪乎,死死的抓住梯子,身子不住的往前面探去,一只手拿的老长,试图能够抓住少女。

        就在这同时,张胖子的头顶就像是长蘑菇一样,慢慢的弹出来一个脑袋。

        那脑袋前额往前吐得很厉害,也没有眉毛,没有眼睑的双眼泛着红光往外突着,皮肤皱巴巴的,两排尖利的碎牙露在外面。

        那紫金色的脑袋刚刚冒出来,被太阳一照,又赶紧缩了回去,一溜黑烟冒出来。张胖子头顶一阵撕裂般的疼痛,赶紧拿手揉了揉,又是一滩带着腥臭的粘液。

        “不愧是老怪物,有点道行啊!就是这样,都还知道弄些法子出来。”

        任由张胖子怎么说,少女都萎靡的横挂在二楼上面。

        张胖子也不想多做耽搁,伸出手一把抓住少女,将少女往自己面前拖。

        少女还有两只脚掌在落地窗里面的,张胖子也是尝试性的拖了拖,要是不行,就砸了那玻璃。

        万万想不到,张胖子只是轻轻一拉,都还没怎么用力,玻璃便碎开,稀里哗啦朝着楼下落下去。

        少女身体轻到了不可思议地步,初步估计,还没有二十斤。这身体冰冷的厉害,张胖子刚刚抱着少女,还没来得及去感受苏玉少女的柔软温香,那刺骨的寒便让他差点脱手从楼梯上掉下去。

        得手后,张胖子便抱着少女一路朝着匕首走去,尔后,拔出匕首,放在少女的胸口上面。

        “大功告成,这次白童非要好好地感谢下劳资,领钱咯!”

        张胖子喜笑颜开的找自己裤兜里的电话,准备汇报一下现在的情况。

        就这一刻,张胖子身体剧痛,赶紧躬下身子,一只皱巴巴的手猛然从脏胖子的背上伸了出来。

        那手能够清晰的看见每一个关节,已经没了一丝血肉,只剩下一层干巴巴的皮包在骨头上面。手刚刚从张胖子的背上伸出来,便发出“嗤嗤嗤”的声音,就好像硫酸浇在地上一般。

        但很快的,手一把也伸入少女的胸口之中,艰难的从少女胸口里面拖出来一个不知死活的黑色小人。

        只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只手便已经出现一个个像是虫洞一般的东西,密密麻麻还不住冒出黄水。

        张胖子忍住疼痛,强行打直背,那手便直挺挺的从张胖子背上长出来,手中还抓着一个小黑人。

        张胖子转过身看着门口,正好李老板的车来了,张胖子骂了句,“奶奶的,总算是来了。”

        但这话却让手臂受了大刺激,梭的下缩回了张胖子的身体里面。小黑人起初还在表皮外面挣扎了几下,耐不住手力道太大,到底还是被拖了进去。

        “呕”张胖子胃部被什么顶的慌,干呕了一声,还来不及站起来,双眼一黑,直挺挺的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