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拿钱走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12本章字数:3191字

        师姐到了别墅的时候便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走到门口瞧见二楼的少女没了,顿时脑袋发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李老板跟在师姐的后面下车,这一次李老板听说已经抓到了女儿了,便要求一起跟着来。师姐是无所谓,反正只是收尾的工作。

        “释大师,不对啊!我女儿在那呢?”李老板瞧了一眼二楼,玻璃倒是碎了一地,却没有少女的身影。

        师姐此刻心里也没谱,张胖子怎么倒在地上了,那少女去哪儿呢?

        “你先在这呆着,没叫你别进来。”好不容易做到了这个地步,本以为万无一失,现在却出了岔子,心中烦闷的很。快步走到胖子那边去,刚走到一般,师姐的表情又变了。少女好端端的躺在张胖子的旁边,也怪张胖子体积太过庞大,这才将少女挡在了身后。

        师姐脑门上的青筋突突突的跳了跳,踹了一脚死猪般的胖子,吼道:“你他妈的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开玩笑,师姐这一脚直重男人关键部位,张胖子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苦着脸深深地弯着腰,捂住下面声音发颤的说道:“小鸟飞了,小鸟没了。”

        “我看你是中邪了!”师姐正在火头上,抬起脚又给了胖子一下。

        命根处于摇摇欲坠的情况下,任由师姐打在哪里,张胖子都没有半点痛感。

        缓了好半天,张胖子吸了吸鼻子,红着眼睛怨恨的盯着师姐,咆哮道:“你这疯婆子到底要干什么?”

        “这是我问你的话,怎么将人给放下来了?不是告诉你等我们来。”要是可以,师姐眉头不住的挑动,手握了又放开,要不是还保留了一点儿理智,师姐真想要将张胖子变成一道孤魂野鬼。

        “不是你说的吗?”张胖子心里好不委屈,瞪着眼睛对师姐辩解道:“我给白童打电话,是你接的电话,也是你安排我这么做的啊!我说你这婆娘有没有搞错,胖爷我在这里废了这么大的劲才搞定这些,你一来就哔哔。”

        师姐深深地吸了两口气,很好,居然这样都还能够让张胖子产生幻觉。

        或许是气到了一定的地步,反而平静。师姐冷笑着说道:“我能告诉你白童现在还躺在医院输血没醒吗?你这个傻逼,这么容易就中招,真亏了你这一身肥膘,却一点防御力都没有……”

        “幻觉?”张胖子双眼涣散了一下,“你是说,之前我中了幻觉。”

        师姐就差没气的呕血,一直不住的抽着气,指着张胖子还想骂几句,想了想又将手给收回来,点点头告诉胖子等着。

        一般对付少女这样的,用魂丝捆好,凶器定位,暴晒过正午,少女身体里的东西也就没有半点反抗之力。到时候直接将少女拖出来,用定位匕首挑破少女食指,少女体内的东西便会顺着食指流出来。

        现在好了,匕首拔了,但为什么少女还在这里?

        师姐警惕着走到少女身体,从腰间抽出一张符纸,放在少女口鼻之中,等了片刻,却没有半点燃烧的迹象。不可能,邪祟怕阳,没到底敢在太阳下呆那么久,难不成已经被暴晒融化?

        想了想又摇了摇头,哪怕融化也不会一点迹象都没有。师姐就着龙头匕首在少女食指上轻轻一挑,一滴鲜红的血珠滴落在符纸上面。依旧没有半点动静,少女身体里面,已经干净。

        “死胖子,你说,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我向党和人民发誓,这女的是漂亮,但她都恶心成了这个样子,胖爷我虽然喜欢吃肉,但吃相绝对不难看。”

        “滚!”

        “释大师,我女儿没事吧!”李老板字在外面站了许久,这太阳毒辣的很,他受不住。

        “师姐,不管那脏东西跑哪儿去了,但这少女没事了,对吧!”张胖子一听李老板的声音就来劲了,赶紧站起来,双手挡在自己关键部位,腆着笑脸对着师姐说道。

        师姐将阴剑探出来,左右晃了许久,剑身还是那般明亮。最后,师姐只能够将疑惑的眼神放在胖子的身上,将匕首对着张胖子晃了晃,依旧没有半点反应。

        她眉头紧紧地拧在一起,一直都没能够想通一件事情。但这个档口也不是想问题的时候。少女经过这么久的折腾身体虚弱的很,若在这么暴晒下去,就算没被折腾死,也要被活活晒死。

        师姐长叹一口气,感叹道:“出师不利啊!第一次出门就遇到这事,以后这别墅不要住人了。”

        说罢,懊恼的看了一眼这别墅,朝着外面走去,直奔宾利走去,上了副驾驶。

        张胖子将指头一伸,瞧着那肥胖短小的指头乐了起来,大发了。

        也不嫌弃少女身上那沥青一样的东西脏,抱着少女欢快的一跳一跳朝着外面跑去。

        李老板见师姐已经出来了,赶紧凑上去,但师姐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朝着车去了。

        “李老板,您看,您女儿这就给您送出来了。”张胖子标准笑容挂在脸上,贼眯眯的眼睛泛着铜臭。

        李老板已经顾不得怎么去看人了,瞧着女儿几乎瘦脱了骨,心中一酸,哽咽的叫了一声“淼淼”。走到张胖子的面前,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接过那又脏又臭的孩子。

        气氛都这样了,张胖子也不好提钱,笑容凝固在脸上,嘴角抽动了几下,耷拉着朝着宾利走去。

        少女送到医院便拉去抢救,眼中脱水,贫血,胃中有太多不易消化的东西。血压过低,发烧,等等。

        李老板一刻不离的守在抢救室的门口,张胖子也在抢救室门口徘徊了好几圈,最后回到了病房,守着他白童。进了病房,让张胖子意外的是,师姐居然也在病房里,不知从哪儿又变出一个iPhone,蹲在陪护床上玩着游戏。

        “钱拿到了吗?”

        张胖子一直想的是,师姐左右也不知道,与白童就将师姐那份给黑了。

        哪知道进门就听到这话,张胖子尴尬的在门口住了脚,不太确定的看了师姐一眼,小心问道:“师姐,啥钱?”

        师姐头都没抬一下,手指不断地在屏幕上变化着,让张胖子只看到了一道残影。

        啥游戏这么牛来着,张胖子将脖子往前一探,师姐却突然将手机往旁边一放,将屏幕盖在下方,露出一个迷人的笑容,“胖子,当然是属于我的那份,一人一百万,你说,我的大头应该拿多少。”

        张胖子右眼皮跳的厉害,口齿不太伶俐,“大头,大头是多少?”

        “不是你说的吗?可怜的你们这些打下手的,最多就能够分到五十来万便不错了。”

        张胖子颓废的坐在床沿上,掏了半天才从兜里掏出半包烟,点起一根,狠狠地吸了一口。下一刻,他的眼中已经盈满了泪水,转过头看着师姐说道:“呵呵,师姐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原本还想着能够将那小门市买下来,现在看来,将租金交了就不错了。白童奶奶去了那么多年,一直想着发达了,把那土包子给修一修,也学着有钱人立个碑打个水泥坝子。罢了,去了半条命,也算完成了心愿了,左右都吃了那么多的泡面,再吃几年也不见得会死人。”

        师姐被张胖子说的一愣一愣的,张了张嘴,正想说话。张胖子却背过师姐偷偷地抹了把泪。

        “我老母亲六十七了,有点老年痴呆,前年送养老院了,三年没回去看过。本想着能够接回家请个保姆来着。没事,有个瞎子给我妈算过命,说能活到九十岁,也还能够等几年。”

        之前张胖子只是想着演一把,但说到自己母亲的时候,张胖子眼睛是真的湿润了。

        出门打拼这么多年,为了就是一天衣锦还乡,最近几年不景气,自己肚子都填不饱。三年没敢回家过年,老家电话一响,能推就推,不能推就不接。

        这些年,也是够了。

        师姐铁了心认定张胖子的眼泪是烟熏的,但后来那几下,师姐心软了。

        到底是女人,听不得这些话,师姐皱着眉头将脸撇过去,“行了,你们得一百万吧!我那一百万替我捐给西部山区。”

        张胖子也顾不得伤感了,猛地抬起头,“你就这么捐了。”

        “怎么,你有意见?”

        “不敢!”张胖子很想说有意见,但瞧着师姐将那龙头匕首在短裤上擦了擦,张胖子,还真不敢再有意见。

        李老板还算是个诚信的人,女儿脱离了危险期便赶了过来。在白童的病房里,开了一张支票。

        张胖子抱着支票亲了亲,说了几句客套话示意李老板可以走的时候,李老板却犹豫了。

        别墅不能够住人是小事,但李老板就是害怕有后遗症,万一以后遇到点什么,可就不好了。

        只要别墅一天还在那里,李老板的心里就不踏实,依照他的意思,是想将那别墅给推了。

        师姐在一旁冷笑一声,“推了,估计那个村子就没了!”

        冷不丁听到张胖子后面冒出来一句话,李老板还吓了一跳。张胖子将师姐给完全遮挡在身后,进来这么久,李老板还没看见这人。

        晓得这个女人才是他们的主心骨,李老板对着师姐客气了几句。

        可惜师姐只是冷笑一声,“那别墅你别管,以后我们会来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