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胖子变异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13本章字数:3626字

        “胖子!”好不容易逮住这孙子,现在又跑,白童心里一急,便要冲进去逮住他。

        往前跑了两步,却被绊了个狗吃屎,低头一看,他们的身前不知何时多了一根细细的魂丝,当然,现在已经在脚后面。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会走路就别走,怎么就遇到你了。”师姐在另一边怒声说道。

        张胖子见到他们之后不仅不打,依旧是逃。飞速往另一边跑,跑了不到五米便又退了回来,怨恨的看了眼师姐。

        “臭婆娘,你真该死。”魅的声音从张胖子的喉咙里发出来,张胖子两颗蜡丸眼剥落下来,留下圆碌碌却没有眼白的眼睛。

        张胖子的眼角沾着一块眼屎一般的东西,却又像是一颗小小肉瘤。

        他用那满是泥的手在脸上胡乱的抹了一把,又用那尖尖的指甲,小心的将那两颗肉瘤给扯下来,放在嘴里吧唧了两下。

        白童看见恶心到口水不敢往下咽,赶紧站起来,袖子挽起来一点点。

        那里用透明胶粘着一根小指头大小的锥子,正是蒲团里面扯出来的东西。粘在这个位置上面,既不会掉,万不得已之下,也能有拿出来应应急。最重要的是,现在,师姐到底是什么人白童也不清楚,有些事情还是防着点好。

        张胖子将眼屎吞下去之后,身体也开始慢慢发生着变化,一声声冷笑从张胖子的喉咙里面发出来,他那又长又尖的指甲自动剥落下来,掉在地上,指甲重生,长出来的指甲却好看的很。一双泡涨变白的手,在指甲长出来之后居然有了一点光泽弹性。

        看着一双很正常的人手,这是,张胖子变回来了吗?

        还没等白童肯定心里的这个答案,师姐那边已经叫起来了,“不好,他吃了太多有灵气的东西,正在与张胖子同化。再这样下去,杀了他就等于杀了张胖子。他整个身体都会跟着变化,以后,都不会有张胖子这个人。”

        “什么?”白童心中一慌,吼道:“我该怎么做!”

        “怎么做,你是小学生吗?什么都要一步步的教,打呗,往死里打!”

        白童在心里将师姐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但还是找着机会上去对付张胖子。现在里面的人才是最主要的,等张胖子恢复正常,好好干装修,再也不去弄那些苦逼的事情。

        张胖子愤怒的看着这边的人,喉咙里面咯咯咯的怪笑着,不多时又是一对眼屎长出来,张胖子又照着之前的样子取下眼屎,往嘴巴里面放。随即,张胖子的眉毛也跟着脱落,张胖子那对浓密连到一块的眉毛全给脱落,一根根白毛冒了出来。

        这就是同化!白童心里更加紧张起来,再这样下去,不仅救不出张胖子,说不准还要将自己的命给搭进去。

        白童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拿出几张空白的黄纸,用朱砂笔画出自己脑子里面记的那些东西,轻轻地念着咒语,那符纸朝着张胖子直直的飞过去。上面画的是镇鬼符,先将张胖子给定在那里再说。

        张胖子见着符纸来了,也不避开,直到符纸飞到了他的额头上,他喉咙里面咯咯咯的笑声才停下来。

        白童心中松了一口气,好歹是将他给定在那里了,既然不能够动弹,那剩下的事情也好说。

        心里面是怎么想的,事情却没有那么美好。张胖子左手抬起头,就着符纸擦了擦脸,随后丢在地上,“再来几张,好久没洗脸了,正好用来擦擦这胖子冒出来的油。”

        这是怎么回事!白童冷汗都冒出来了,这符纸对他居然没有半点用处。

        师姐恼怒道:“你这半壶水的功夫小打小闹也就算了,这魅不是用不完整的符咒就能对付的。”

        画符一直是白童根据泐睢遗著自己琢磨出来,也尝试了好几次,都有用。但这次,还真的跟一张废纸的功效一样。

        这边的两个人都抹汗水了,二娃子关注的事情却完全不一样。

        二娃子的双眼都落在师姐包围的圈里面,那里的小人参真的好多。好好几株初具人形的小人参被张胖子刨出来,又很嫌弃的丢在了一边。连这种都不吃,真不晓得入了张胖子口中的,都是什么。

        居然有了形状的小人参也有了灵性,会趁着人不注意逃跑。

        二娃子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不断地收缩着,这些东西那得卖多少钱啊!到时候留下一根小的给老爹炖汤,剩下的卖上一笔钱,也能像白童那样衣锦还乡,装上一波。

        一边歪歪着一边看着白童,怪不得几年就能回家给奶奶修坟,感情是这样。

        白童瞧见张胖子不吃他符纸那一套,心里犯怵,这已经是他以前用过最好的招数,难不成正要吐血。吐血也要来个近距离才行吧!心里没底,白童背对着二娃子说道:“你就站在外面,师姐的阵他应该闯不出去,只要你不进来,都是安全的。”

        二娃子也不晓得到底有没有听见白童的话,贪婪的看着那些快要成形的东西。

        “小娃子,既然来了,你也就不用走了。”张胖子又说话了,他不急着动手,嘴唇也不动,声音全是从喉咙里面发出来的。声音忽男忽女,让人听着浑身不舒服。“你身上有我讨厌的味道,当年的血债,今日能还上一点。”

        “面对我奶奶的时候,怎么就没看见你这么牛逼。”白童心里顿时来气了,要不是当时占的是张胖子的身体,早让奶奶将这东西给抽死。

        说到奶奶,张胖子脸上也有几分不自然,但是很快,那不自然也变成愤怒,“我就要看看,她还能不能再上身一次。”

        “白童,别跟他废话,这是他在拖延时间。”师姐在外面护住阵法,不敢轻易进来,只得在外面干着急。

        “现在他和张胖子的身体还有排斥,正是最虚弱的时候。你毕竟不是你的祖先,别太看得起自己,有什么东西都用出来,快点动手,晚了我们都交代在这里。”

        若是前半句话白童相信师姐说的是真的,但后面白童却一度怀疑,这是不是又在诓他,师姐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原本已经抽出来的铁锥又给插了回去,他双眼注视着张胖子,朝着师姐那边移动,“师姐将你阴剑借一下。”

        师姐差点就骂娘了,这防备的也太过头了一点吧!但却又无奈的将护腕解下来丢给白童。

        张胖子根本没有理会他们,站在阵法的最边缘,重复着一个动作,长眼屎吃眼屎。

        也亏得是这样,白童才成功拿到了阴剑。

        到手之后,白童一刻不敢停留,哪怕没有学过正规的格斗,也是凭着感觉和一股大小就有的蛮力朝着张胖子冲去。

        张胖子见白童拿着阴剑过来,朝旁边挪了挪,吧唧着嘴巴,朝另外一边跑去。

        他们就好像是赛跑一般,出不去就就围着这个圈跑,张胖子的速度快的很,有种老鼠戏猫的感觉。白童在后面就是要累的吐白沫了,张胖子就跑在白童的前面时不时的摸下眼睛吧唧两下,时不时的停下里等等白童。

        师姐在那里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怎么会有这样的蠢货。

        奈何不敢离开,若是张胖子抓住空子跑出去,能不能救回张胖子已经不重要了,他们三个人能不能够活着出这个林子,还是另外一回事情。

        “你脑子是猪四肢也是猪吗?张胖子肿成了那样你都追不上他,你好意思活说你是泐睢后裔吗?”师姐尖酸刻薄的说了几句,摸出符纸,又在内圈摆上几个小阵,那小阵困不住张胖子,却能起到一个绊脚石的作用。

        “后裔的事情,你不说也没人听我说过。”白童一边喘气一边说着。

        瞧见师姐又加了把劲也不敢辜负这些符纸,再次站起来朝着张胖子追去。

        只是耽搁了这么一会儿,张胖子的变化不可说不大,不仅眉毛便白了,就连头发也脱落,正在用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白毛。

        他见白童追来,很无奈的朝着前面跑去。

        怪的是,他好像根本看不见地上那几个绊脚石一样的符咒,直接摔了满嘴的力。

        白童使劲吃奶的力气朝着张胖子扑过去,照着张胖子的后背心刺了过去。

        张胖子也没想着好好地会摔着,一愣神的功夫,才爬起来后背心却挨上了一刀。抽出阴剑的时候一点血也没有,这阴剑上的是邪祟,直接插入的是魂魄。张胖子疼的弓起了身体,喉咙里发出一阵阵的怪叫。

        刚刚长出来的白童像是打了除草剂一般萎靡,乱糟糟的搭在张胖子的头顶,随便一扯便是一大把。

        好不容易长出来的头发就这么枯了?张胖子小心翼翼的用手摸了一下,尔后双眼有点潮湿,愤怒的扯掉头上的枯草。距离白童刺入阴剑张胖子扯掉头发也就一瞬间的时间,白童刚刚抽回阴剑,张胖子一只手臂甩在白童的胸口上。

        白童如同被巨锤击中胸部,踉跄着退了好几步,还是没能站稳倒在地上。

        张胖子后背不断地冒出白烟,那眼屎也不长出来。他也不跑了,咆哮着钻过头,双眼布满红色的血丝。他像是九十度鞠躬一般,深深地弯着腰,那鼻尖都抵触到了膝盖上。

        突然张胖子那颗肥硕的脑袋抬起来,咬牙切齿的盯着捂住胸口的白童,喉咙里面冒出开水翻滚的声音。

        跌倒在地最好列子就是张胖子,只要给对手一个机会对手便会要你命。白童不敢犹豫忍痛站起来,照着面门就要给张胖子一下。

        然而事情却没有白童想象中那么容易,张胖子已经吃过亏,怎么还会任由白童闹腾,就在阴剑举起来的一刻。一抬头,往前一窜,敢在白童的前面,双手掐住白童的腰将白童给举了起来。

        此刻张胖子腰弯的那么厉害,肩膀像是上了齿轮般,超越人体身体结构与运动极限,竟然笔直的举起白童,看起来就像是挖掘机的手臂一般,白童双脚一离地,顿时少了安全感。企图用阴剑在张胖子手臂上来两下,不等他行动,张胖子又是一抛,将白童甩在地上。

        白童摔下去的时候,脊梁真好撞在一个石头上面,顿时疼的他冷汗直冒,呲牙咧嘴的躺在地上,挣扎着要爬起来。

        张胖子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瞬间跑到白童的面前,比沙包还大的拳头握起来,朝着白童的面门就要落下去。

        白童挣扎着将身体侧到一边,张胖子却先白童一步一脚踩在了白童的胸口。接着,一阵劲风袭面而来,这一拳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