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这是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13本章字数:3143字

        一团又一团白肉从洞里给掏了出来,张胖子将它们丢在地上,重重的穿着粗气,这几下似乎已经去了他一般的精力。

        白童哪里敢给他喘气的机会,铁锥不离手,势必要一招解决张胖子。

        而挖出这么肉团之后的张胖子变得更加灵活,明明前一秒就在这里,铁锥却刺了个空。

        “小子,这东西可不是这么用的。”张胖子露出嘲讽的笑容,“糟践东西。”

        “我知道怎么用的,你早就滚出了张胖子的身体了,还留你在这里哔哔。”白童立刻转身面对着张胖子,不管不顾的刺过去。

        张胖子无可奈何的捂住胸口,一转身,朝着前面跑去。

        白童眼睛都直了,不是说好了这阵法张胖子是出不去的。疑惑的看着师姐,顿时怒了。

        不直何时师姐已经晕倒,二娃子将师姐平放在地面上,双手覆盖在那一对巨峰之上,正轻轻的往下一按一按的。

        最可恶的是,他居然已经闭上眼睛,那般陶醉的慢慢俯下身子,要去亲师姐。

        要不是白童一只鞋已经飞到了二娃子的头上,他差点就信了,师姐这朵大鲜花就要被二娃子给糟践。

        “唉哟!”二娃子立刻捂住头,卧槽,用草鞋布鞋什么的做做样子也就罢了,这一双44码的运动鞋甩过来是个什么鬼。

        “卧槽,你没看见她已经命悬一线了,书读的少就不要说话,我这是为了救她牺牲自己给她做人工呼吸!”二娃子一手拿鞋,义愤填膺的说道。

        白童扬起下巴一挑,“我有说你错了吗?你还小,这人工呼吸,该哥来!”

        看见白童和师姐就要小嘴对大嘴的时候,二娃子痛心的双手抱头蹲在了地上。到底是自己的哥,有些时候还是要让着点。

        “啪!”的一声,白童激动地无可自拔之时,师姐准确无误的给了白童一耳光,接着又是一耳光。

        “你好好的,装什么死,给你做人工呼吸还打人。”白童猛地跳开,与师姐保持一定的距离。

        “混蛋,居然趁着我被麻醉的时候动手动脚,豆腐是不是很好吃,现在我就让你尝尝铁豆腐的味道。”师姐双脸通红,之前明明只是被短暂的麻醉,身体发软视力模糊,感到什么东西一直压在直接胸口上面,结果一醒来……

        二娃子长长的松了一口气,默默地捡起师姐掉在地上的龙头匕首递给师姐,“到底是我哥,给他留条命。”

        “二娃子,你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家伙。”白童脱了另外一只鞋朝着二娃子脑袋上丢。

        师姐一把接住鞋子,往旁边一丢,“就说什么东西那么臭,白童,你真是将泐睢人的脸都给丢光了。”她也是气到了头上,冰清玉洁这么多年,就被这个小兔崽子给……

        手中拿着匕首,今日,非要将他的手给跺了。

        “师姐,张胖子已经跑了,你的阵法无用,现在,我们还是去追张胖子吧!”大难将至,白童赶紧转移话题,希望有用。

        然而,效果好像并不明显,冷光闪过,师姐刀起刀落,分分钟要了白童的双手。

        “等等,那些肉卵呢?”白童汗水都流下来了,二娃子突然感觉没对,赶紧喊道:“我看见掉了七个下来的,怎么少了两个。”

        “你是说,魅调出来的媒介?”师姐的注意力被吸引过去,“媒介是张胖子和魅分泌出来的精华,有着最好的美容效果。落出来之后,根本不会消失,在唐朝的时候,还曾经盛行过一段时间。听说那杨玉环便是酷爱媒介,曾有道人特地抓魅制造。”

        师姐走到哪白白的肉球面前,用脚尖踢了踢,“二娃子,你仔细想想,是不是数错了。”

        “就算这个数错了,我的人参了,记得有是三根大的,现在一根都没了。”二娃子刚刚才发现这个问题,顿时怒了,连忙站起来要去揪出偷东西的贼。

        白童拍了拍胸口靠过来,对二娃子竖起大拇指说道:“戏演得不错,救命之恩哥记住了。”

        “记个头,真没了。”

        白童这才意识到不对,阵法还在的时候,一直都是好端端的,怎么阵法一消失,这些东西也跟着消失了?

        他赶紧走到那几团白肉面前,捡起一块最小的拿在手中,就在他将肉给提起来的那一刻,突然一个劲跟着扯了一下,那团白肉就在白童的手中凭空消失,接着,地上的肉团一个个的跟着消失。

        “地上有东西。”白童赶紧与师姐和二娃子汇聚在一起。

        三人背靠背的站在一起,师姐小声问道:“阴剑呢?”

        之前和张胖子打斗的时候,那阴剑就掉在地上。现在他们三人距离阴刀不近,若是要过去捡,难免会留有空子。

        到底还是自己弄丢的东西,白童无奈的叹息一声,这个时候,也只能够硬着头皮去捡了。

        小心翼翼的走过去,伸手去捡阴剑的刹那,一个白影从阴剑上晃了过去,阴剑旁边的白肉也跟着没了。

        白童的捡阴剑的手麻了一下,就像是被水母电了一下,一看手上又没有伤口。他抓住阴剑往旁边虚晃,却毫无阻拦,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可手上的感觉是不错的,更不可能是幻觉。

        白童捡起阴剑之后赶紧退回去,小声的在师姐耳边说道:“有东西,是白的,会放电。”

        师姐接过阴剑戴在手上,很有规律的晃动着,她那好看的眉毛拧的紧紧地,时不时的停顿一下。

        “会不会是张胖子。”张胖子跑的时候,白童也没有刻意去看他哪儿去了。或许他根本就没有跑,而是留在了这里。

        地上的白肉还在一块一块的减少,只是消失的速度上面,慢了不少。

        周围有着小小的漩涡旋转起来,明明连风都没有,那些漩涡居然朝着他们靠了过来。

        白童心中一紧,那些看样子就不是好东西,站在这里真的好吗?他推了推师姐,“那些漩涡需不需要躲开?”

        “你看见有漩涡?”师姐脸色一白,唇角微微抖动着说道:“在哪?”

        二娃子的表情跟师姐也是差不多,看来都是没有看见那些东西。白童将手指了指师姐的前面,再指了指自己的面前,还有二娃子的面前,三条漩涡已经将他们包围,靠近的速度却很慢。

        见到白童的手居然还值了他的面前,二娃子冷汗顿时下来了,往白童这边挪了挪。那漩涡瞬间就跟上了,依旧对准二娃子。

        “没用的,你去哪,漩涡就跟在哪?”白童无力的说道。

        二娃子立刻变了颜色,就差没哭出来了。他往白童这边靠了靠,小声说道:“哥,你将那镜子给我用用,我见奶奶用过。”

        “没用的,阴剑都看不到的东西,那镜子没用。”师姐感慨道:“想不到,还真有点名堂。灵气汇聚之地,珍宝如泥,这话倒是一点都没错。只是往往事情都有个相对论,好地方,自然也有惹不起的东西。”

        “没说这些,先说说该怎么办!”二娃子已经着急了,他眼中的火苗子都要燃烧起来,人参,又少了。

        要是有什么办法师姐还不早用了,她摊开自己的手,手心里的伤口还没能完全愈合,鲜血正渗透出来。

        她将这些血抹在几张符纸上面,做出天罡决,口中念道:“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

        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

        乾罗答那洞罡太玄斩妖缚邪度人万千

        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诵一遍却邪延年

        按行五岳八海知闻魔王束首侍卫我轩

        凶秽消散道炁长存

        。”念完之后,三张符纸悬在半空之中,正好挡在那三道漩涡的前面。

        师姐念出来的东西白童有印象,是叫净天地神咒。难不成师姐还妄想用这个来与那些东西沟通,妄想度化他们?

        符纸好像也起了一点作用,至少能够看到那三道漩涡的去向。

        二娃子一直很紧张地盯着地面上的那些人参,白肉消失也就消失了,但时不时的,人参还要跟着消失。你让二娃子怎么能够容忍这些事情的发生。

        终于二娃子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一把抢过白童腰包里面的铜镜,朝着人参那里跑去。

        漩涡瞬间跟了上去,毕竟漩涡是看不见的,反倒给人一种符纸是跟着二娃子的错觉。

        二娃子见那符咒跟着,心一横反手将镜子朝着后面对准。

        林子里本就投进来斑驳的阳光,二娃子的镜子正好将一缕阳光给折射向符纸。瞬间,那符纸冒出绿幽幽的火光,瞬间将符纸烧成了黑灰。

        黑灰不散,倒是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

        那漩涡还赶不及二娃子大的一个哈欠大,却有着冷气从漩涡里面冒出来。当漩涡显露出来的那刻,它散发出一股吸引力,让人的注意力忍不住集中在漩涡的身上。

        白童心中一惊,这漩涡此刻的颜色,和之前看见的黑丝,实在是太相似了。

        与此同时,二娃子手中的镜子也有着景象。并不是一个手心大小的漩涡,而是一根黑色的发丝,轻轻摇曳。

        若不是发丝在动,还真让人误以为是师姐的头发落在上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