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差之毫厘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13本章字数:3388字

        一说吃的,所有人肚子都非常配合的叫了一下。

        从早上到现在,怎么说转悠了这么久,估计也是五点左右。水都没喝一口,还折腾了这么多刺激的事情,肚子早就空了。

        白童吧唧了下嘴巴,在林子里找不到张胖子,至少事情还会有转机。现在别说是找人,再找不到出路,就要饿死了。

        “白童,把那个谁的包给我。”

        二娃子听见师姐要自己的包,之前还萎靡不振的。立刻站起来,像个母鸡般护在白童面前,准确的说是他的背包面前。警惕道:“你想要干什么?我告诉你,那里都是我私人物品。”

        “人死了这些留着也没用。”经过师姐这么一提醒,白童也醒悟过来,谁说没有吃点,这不是有现成的吗?

        从背包里面扒拉出一根人参,就着衣服将人参上的泥擦了擦,递给师姐,“凑合着吧!”

        “不行。”二娃子瞧着那人参的个头,冲过来就要抢回去。这一刻,也顾不得师姐又多么的牛,一把去抢东西。

        师姐眼皮都没抬起一下,直接将人参塞进了嘴里。

        而白童那边,也在进行着同样的动作。二娃子这边还没有抢回来,那边又在开动。

        二娃子眼睁睁的看着那两株人参被吞进他们二人的腹中,双手拿在半空中不住的抖动,全身发抖伴随着腹鸣瞪着他们。

        人参这东西虽然好,却多吃不得,要不然会被活生生的给补死。

        白童一边清理着嘴里的泥,一边宽慰二娃子,“吃点吧!就你那跟打雷一样的声音,还不知道要招惹多少东西过来。”

        二娃子双眼泪汪汪地抢过自己的背包,也顾不得身体能不能受的,将背包给背上,悲伤的朝着前面走。

        “欸!一颗人参一万,你吃不吃。”师姐被靠在墙壁上,望着正前方。

        二娃子连忙回头,哈巴狗一样看着师姐,“姐,瞧你说的,不就是吃根人参吗?我能收你的钱,来来,要吃多少您拿。”说着慷慨的将背包拉开,露出起来好几根人参。腆着笑脸继续说道:“那啥,之前已经吃了两根了啊!”

        “你吃点,剩下的留着,这地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去。”师姐瞧着二娃子瞬间失望的表情,补充道:“你点点有几根,都给算我的。”

        当看见二娃子塞了两颗人参之后,师姐默默地将放在兜里吃剩的半颗递出来,轻声问道:“还要吗?”

        白童以为自己已经是吃的多的了,他那一根晒干了少说也有十几克。不料二娃子这么拼。

        “我听说,一日最好吃3克,你这……”白童为难的挠了挠头,低声说道:“补得这么好,有发泄的地吗?”

        二娃子擦了擦嘴,从师姐手里面拿走那半颗人参,激动的说道:“我呆会儿将卡号给你,一共十一株。你知道,我们这个情分,我是不会催着让你结账的。那啥,出去之后,就在我们县城里转账吧!”

        师姐惊讶的点点头,示意可以继续出发。

        吃了点东西垫底,胃里面到底要好受点。人参这东西比米饭提神,哪怕每吃多少,也要有精神气点。

        白童在摸到的那个缝隙上做了个标志,也没有合适的东西,这里除了石子,就是泥。师姐拿出一张作用不大的符咒夹在那缝隙里,示意可以继续往前面走。

        出发的时候,师姐还特地看了看时间,五点半。

        期间,白童又摸到了好几条缝隙,也分别用黄色符咒做好了标记。

        好在,东西消失的事情是再也没有出现过了。那一条黄色符咒弄出来的线,也是弯弯折折的延伸开去。

        白童看着后面,拧着眉头说道:“你们确定,我们走的真的是一条直线吗?”

        “别逗了,那啥,你放符咒的时候确定是放在直径的最中间吗?既然不是,你怎么能够指望这些符咒能够在一条线上。”二娃子吃多了人参,老是在打嗝。他听见白童说的话,还是忍不住插嘴。

        “符咒歪歪斜斜的,自然在情理之中,但我们又怎么能够保证这条路是直的。”白童说着,摸了摸墙面,看了上面的纹路,笑了起来。

        之前他一直以为,这些纹路是挖通道的时候留下来的,但现在看来,这些纹路未免也太整齐了一点吧!

        整齐密集的东西,便会让人很难分的清楚,这一面墙壁到底是不是平整的。也会让人产生一种视觉上的错感,无法准备的靠着眼睛估计出来墙面的距离和平整程度。

        就像是他们在装修上面一般,很多时候便会利用颜色图案来改变一间房子,在视觉上的宽度。

        虽说张胖子那里生意不好,到底还是要维持房租。白童之前便遇到过一个类似的事情,在主顾的要求之下,白童利用主顾建议的图案刷了那一面墙,最后做出来的效果,却让人惊讶。

        那一面墙本来就微微有些倾斜的,但经过那个图案的修饰,只要不用水平尺去测量,根本看不出来墙面倾斜。

        白童一进来的时候,便发现了那些纹路,却没有想到,问题,很有可能就出现在这上面。

        “我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情了。”白童激动地看着后面的符咒对这师姐说道:“师姐,这些符咒都是你去夹的,你在放符咒的时候,有没有发现,每一条缝隙的宽度是不一样的。”

        瞧白童这个样子是有希望了吗?师姐回忆了一下,点头说道:“每一条缝隙看起来都是一样的,但是我在将符咒夹进去的时候,却发现有些缝隙比较大,只是里面填满了泥土不容易发现,而有些就比较窄。”

        “对了,这就对了。”白童的情绪很是激动,他蹲下去用手激动地去抠地面上那一条缝隙,随后说道:“就是这样没错。”

        “那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你说行不行,再这样得地方吊人家的胃口有意思吗?”二娃子从来就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的想要出去,出去之后就有钱了,他再也不要呆在这个鬼地方。

        白童没有理会二娃子,依旧保持着清晰的思路,从自己的包里将朱砂笔拿出来。

        “你还是怀疑这里是鬼打墙?”师姐面沉如水的说道,若是这样,那还是他们能对付的鬼吗?

        白童摇了摇头,将朱砂笔横在他们的面前说道:“看着,这笔虽然不长,但绝对是笔直,对吗?”

        “恩,这笔本就是老古董,也不个性,自然是直的。”二娃子不耐烦的说道,真搞不懂白童这个时候要弄什么。

        白童依旧保持着他的兴奋感,“若是有水平尺什么的,便再好不过。我们也只有就地取材了,现在便砍好了。”说罢,白童将那只朱砂笔平整放在墙上。

        三个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朱砂笔上面。

        神奇的一幕出现了,若是一条直线,除了笔尖,笔杆部分都应该整齐的贴在墙上才对。但只有一个点贴在了墙上,剩下的部分,差距几毫米那样倾斜了。

        “这墙,应该是一个弧形的。只是几毫米的弧度,实在是太小,加上这些纹理给的错觉,压根就看不出来。”白童证实自己的想法之后,激动的说道:“若是现在我们有一根竹竿或者什么,这样靠着墙将竹竿伸出去,就会发现,我们一直都在转着弧度特别小的弯。”

        “而地面的缝隙,便是给转弯错开的口子。若不是因为我每一次符咒的位置都放在不同的地方,也不会发现缝隙大小不一?”现在师姐也听出来问题,赶紧将自己的理解说出来。

        面对着能够出去,每一个人脸上都充满希望。

        哪知道白童却摇了摇头,“这可能只是一个很小的原因,还记得我们进来的时候吗?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L形的通道。”

        “这也是我们继续走的原因,便是认为,至少有一个是尽头。”

        “不,那个尽头早就没有了。”白童在这一刻,感觉自己就像是福尔摩斯附体,自信满满的说道:“我猜的没错的话,这种缝隙,不仅地上有,怕是墙壁上也有不少。”

        白童回忆着掉下来的经历,自己从上面掉下来,感觉上面有人。有赶紧靠在了另外一面,白童记得很清楚,他的背后确实是实体的墙面。之后便是朝着里面走,被师姐捂住嘴,看着脱毛狗……

        事情,很有可能就出现在他掉下来的那一刻。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白童指着墙面说道:“从一开始,我们便错了。错以为这是一条直线。其实,这个通道根本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圆。且,还是专门留给我们这种自以为不惧黑暗的人。就是因为我们太自以为是,这才会相信眼睛看到的,这是一条直线。”

        “掉下来的时候,我背靠着墙。可能就在那个时候,不小心触碰了什么机关。尔后,便是你让我去看脱毛狗,我们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狗那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L形的通道什么时候没有了中间的那一竖,变成了平行的。也是我们一直围着这个巨大的圆走,这才会有一种头晕的感觉。”白童第一次去思考这么烧脑子的事情,他想的多了又锤了锤脑袋。

        “你这么说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但白童,你想过没有,出口去哪了?”师姐听白童分析了这么多,倒感觉,他好像也没有这么废物。

        “出口早就没了,或许说,我们身边到处都是出口。”白童将手贴在墙上,“还记得,那条狗是怎么消失吗?”

        “凭空消失,应该是鬼狗没错。”师姐想了想说道:“一些动作活的久了,便会成精。而在成精道路上死去,便会留下魂魄,和人一样,成为鬼狗。”

        “不,他一定是活的。”白童头一次在专业知识上反驳师姐,“只是他已经熟悉了这里,知道怎么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