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决不放弃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13本章字数:3310字

        他们三个人里面,也就看着师姐知道的事情要多一些。看见白童这样反驳,师姐的脸上有点挂不住。

        双手环抱在胸前,冷哼一声道:“说的你好像很清楚似的,那你倒是说说看啊!”

        让白童将事情给说话出来,白童还真的做不到。他看了看四周,对着师姐说道:“说我是说不明白了,但我感觉,这墙上一定是有机关的,只要我们仔细的去找,定会有所发现。”

        “行了,白童,我知道你难得又一次聪明的时候,但是有一点我想必须要提醒你。”有出去的机会,谁又不想出去呢?这一次,绝对不是师姐故意刁难白童,“在那条狗消失的地方,我仔仔细细的去摸过那面墙,上面除了挖洞留下来的纹路,什么都没有。且用力的往里面按,也依旧纹丝不动。最重要的是,上面根本就没有裂缝。”

        白童张了张嘴,他毕竟是只假设,师姐确实亲手摸过。

        “左右也是被困在这里了,那啥,还不如按着我哥说的去走走看,总比在这里傻站着好吧!”二娃子可能是吃多了人参,现在潮红着脸,喘着热气说道。

        白童看着师姐,这是在征求师姐的意见。

        都到了这一步,还能够有什么办法,轻声叹气道:“走呗,看我干嘛?”

        继续一路朝着前面走,白童和二娃子一人摸着一面墙,而师姐则高冷的走在中间。

        这一路不知道走了多久,总之吃下去的人参已经消化的差不多了。这又渴又饿又累的感觉,当真是难受的很。就连师姐都一反常态,无精打采的看着前面的直线,行尸走肉般迈动着步伐。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就是这么一回事情,自从发现发现这不是直线之后,他们老是觉得,一直都在绕圈。

        手掌一直放在墙壁上走着,都开始变得麻木了。前面依旧是没有尽头,一直一直往黑暗处延伸着。这个时候,哪怕能够看到一个光点,也是一种希望。他们就这么仰着脖子,只期待,能够找到一点点不同出来。

        “那啥,要不歇会吧!腿有点软。”二娃子看样子是真不行了,蹲在地上掏出烟来点上,又丢给白童。

        白童现在心烦意乱的,抽根烟冷静一下也好。可就在他手离开墙面那刻,突然觉得不对劲。

        白童手指前面不到两里面的地方,有一团黏稠的东西。手指轻轻一揩,顿时一块墨绿色的黏稠物体粘在了白童的手指上面。

        看到这样的东西,白童像是捡了宝一样笑了起来,也不抽烟了,将手指凑到鼻子下面闻了闻。接着,又将手指递到师姐面前,激动道:“你闻闻,味道对不对,是不是。”

        “一团粪便,你有病吗?”师姐赶紧将脸转开,“那个谁身上沾了那么多东西,你去对比一下不就行了。”

        二娃子差点被一口烟给呛到了,拿着烟异常尴尬的看着自己身上的脏东西,赶紧将话题转移开,苦笑着说道:“那啥,我叫白信,那个谁那个谁的,叫着不太好听。”

        然而,并没有人理会二娃子叫什么名字。师姐也像是看出了一点门路,只是实在不忍心用手触碰墙上少量的绿色东西。

        白童还真的不嫌弃,将墙上的东西不断揩下来,又抹在二娃子身上对比。

        “是这里没错了。”白童脸上因过度兴奋露出一抹潮红,“当初我们就是将二娃子从粪堆里面拖出来的,墙上沾着这种东西,应该是我们又回到了起点了。”

        说罢,白童迫不及待的往前面摸索着,人在求生的过程中从来就不会嫌弃脏。

        摸了半天,也没有摸出个所以然来。白童不仅有点失望,蹲在地上,将手指上的东西将墙上擦了擦,也顾不得脏不脏拿起二娃子打的烟抽了起来。

        烟雾缭绕,倒是让白童清醒了点。

        “或许,这是那个谁跟着我们走的过程中蹭在上面的,这种可能不是没有。”

        “不可能,这是没有可能的。”二娃子坚定的说道:“我身上疼的要死,怎么会没事往墙上靠,难道你们就没有发现,这墙上的纹路,真的好像一条又一条的蛇。我天生怕蛇,这种东西可不敢碰。”

        “我看你是太敏感了,这里根本不可能有蛇吧!”白童说着,将烟屁股在墙上按去,果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白童做完这个之后,又站了起来,嘀咕道:“从我们下来的入口到这里,也没有多远的距离,我们带着二娃子走后,这边的凹陷也跟着消失。一定是我们在走路的过程中,触碰到机关的。”

        白童神神叨叨的往回走,估摸着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又赶紧回头。而墙壁依旧没有半点动静,只不过二娃子和师姐的位置变了变。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白童并不关心。

        本来大家就比较饿,能省一点力气就省一点力气,蹲在那里看着白童跑来跑去。

        师姐揉了揉太阳穴,在这里困得久了觉得闷。拿出手指看了看,上面显示电量不足,而现在已经是七点了。

        黑暗对他们来说不是任何挑战,但对于某些东西来说,黑夜的到来,就是他们活跃的时候。现在这通道里看起来还很太平,可师姐是真的不知道,在这一丝阴气都没有通道里面,为什么会给她心悸的感觉。

        来回折腾了这么久,白童也有点气喘。

        回到师姐他们呆的位置上,单手撑在墙上喘了几口气,听着说话的语气斗志都降了一半。

        他看了看师姐和二娃子,说道:“我将所有可能性都给走了一遍,若是脚不小心踩到的机关,那我已经将所有能踩的地方都给踩了一遍。”白童看来确实有点累,说到这里停下来喘了几口气继续说道:“我实在是想不出还有什么可能性了。”

        “不,还有一种你没有试过。”二娃子挠了挠头走到白童面前,有点不好意说道:“你还没有背我。”

        “既然你怀疑视网膜离开这里之后无意之中碰到了机关,那你为什么不按着之前的路再走上一遍。”师姐难得站起来和他们一起讨论,她站起啦主动拿起背包。对着白童说道:“你将二娃子背着,我走你旁边。”

        “行。”现在但凡是办法,都要拿出来试一试,总不能够白白在这里困死吧!别到时候张胖子没有找到,还将他们三个人的性命也给搭进去。

        二娃子之前也想说出这个想法的,只是给师姐抢了个先。

        只要办法说出来,谁说都是一样。二娃子很主动的跳到白童的身上,为了能够在身后留下一双眼睛,白童只能背对背将二娃子背起来。这种背法本来就很费劲,加上白童消耗了那么多的体力,背起来多少有点吃力。

        被人背着走的感觉就是好啊!白童将二娃子背起来的时候,二娃子长长的舒了口气,暗叹一声好爽。

        师姐站在白童的旁边,一起朝着前面走。

        二娃子手中拿着烟,既然被人背着,再抽烟也却是过分了一点。随手将烟往墙壁上一弹,当烟头的红星触碰到墙上纹路的那颗,二娃子仿若瞧见那纹路似乎扭动了一下。

        “你又在干啥子。”白童背着二娃子本就吃力,感觉背上的人痉挛了下,不耐烦的问道。

        咽了一口唾沫,再次看着墙面又恢复如常。也许,真的是神经太紧张了产生的幻觉。因心虚二娃子的声音听起来也有点古怪,“没事,被烟头烫了手。”

        “没事别弄出大惊小怪的动作,现在已经是日落之时,这意味着什么你们应该很清楚。”师姐语气相当不友好,说完之后又感觉了一下周围,确定没有阴气之后,继续保持着之前的步伐朝着前面走。

        第一次路过这里的时候,心思都在找到洞口上面。没有像现在这么小心,而现在,估计一只蚂蚁爬过去他们都会发现。

        走到与之前差不多的位置上的时候,一声类似脚步声的轻响,二娃子突然从白童身上跳下来,兴奋的说道:“开了,那墙壁上开了道门。”

        听见二娃子叫喊,白童和师姐也同时回过头去,看着墙上的那个凹陷,脸上露出笑容。

        “不对,我们藏身的那个凹陷呢?”师姐看了前面的凹陷说道。

        只要出现一个对应点,剩下的事情也好办了。

        “先别管那个,我们先过去看看。”白童立刻朝着那边走去,奇怪的是,随着他们往回走,那个藏身的门,居然也跟着打开了。

        师姐愣了一下,淡笑道:“倒是小看了这里,看来这地下面的机关,也是根据体重打开关闭的。”

        师姐倒也是奇怪,说完这话之后,又跑到之前的路上,但,那道门却没有再关上。

        “先别管这个了,还记得那条狗是怎么消失的吗?”白童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跑到埋二娃子的那个地方看了看,带着笑脸又跑到对面摸索了一下。没有错,凹陷旁边果然那墨绿色的粪便,看来之前白童的猜测也是没有错的。

        “愣着干嘛,你也来看看,能不能找到点什么出来。”白童打了二娃子一下,示意他赶紧找。

        二娃子看着墙壁上那些纹路就是一身鸡皮疙瘩,更可况,之前他确实看见那纹路扭动了一下。

        师姐来回走了几圈也没有什么收获,到底还是放弃了。看着白童这边说道:“这里我摸过了,连一点缝隙都没有。”

        白童不理会师姐,固执的认为绝对有什么地方没有摸到。

        他抬着头准备催促二娃子动手找,突然放在墙上的手一疼,白童条件反射将手给缩回来在半空中甩了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