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遗忘的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13本章字数:3183字

        “抽什么风。”师姐最后去转悠了一圈走回来,就瞧见白童在那里甩手,冷声说道。

        白童无奈的看了看自己的手,上面有两个比针眼还小的洞。他苦笑着说道:“像是被什么给扎了一下。”

        这墙面本就不平整,别说扎,白童那么痴迷的摸来摸去,没给划出几条血口子都是正常的事情。师姐也没有过问,不停地对着这个凹陷比划。看样子,是想要算出掉下来的出口在什么位置。

        眼下确实是出去比较重要,白童却在这里纠结狗绝对是实体,绝不对是鬼狗。这里绝对有机关,而不是凭空消失。

        就因为他的固执,死活在这里纠结。

        “哥,你的手是不是肿了?”二娃子实在不愿意去摸那墙面,碍着白童已经发话了,便低下头左看右看。

        也是一晃眼的功夫,二娃子看见白童被扎到的手肿了起来,呈现出一种紫青色。但很快的,这种紫青色又慢慢消失,恢复正常。白童的手也在跟着消肿,感觉像是一个气球突然被吹大,接着又放气的过程。

        “别逗,连疼都没有还肿?”白童嘴上这么说,还是将手抬起来。肿胀感倒是有一点,若是说肿还真没有。

        二娃子见白童的手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有点尴尬的将脸转过去。

        “人参吃多了容易产幻,哥不怪你。”白童无奈的看着二娃子。

        用另外一只手捏了捏手,确实没有半点肿的感觉。有点酸酸麻麻,可能是保持一个姿势过久。看了看被扎出来的两个小洞,有点没对。两个小洞倒是没有问题,只是里面流出了两滴血珠,都是暗黑色的了。

        “你的血这么浓稠,成都生活有没有那么好,都快要吃成高血脂了吧!”二娃子也注意到了白童手掌里冒出的血珠子。

        白童白了二娃子一眼,有些苦到底还是不能说出来的。

        将手收回去,随手将那血在屁股上擦了擦。没有人看见,那血接触到布料的时候,就像是硫酸一样,在白童的裤子上灼出两个洞,露出蜡笔小新的眉毛。

        师姐还在那里计算出口的距离,看师姐的样子也是不想他们插手帮忙。

        白童之前也折腾的够呛,现在坐下来歇口气也不错。

        二娃子更是没事可干,变戏法一样拿出一个手机出来,胡乱的看着通话记录。

        “哥,你说我的手机哪里了。按照你说的,这地上到处都是机关,会不会我们走在前面也触动了什么机关,手机给推到另一边去了。”二娃子给白童说话的时候,将手中的电话反面按在了地上,白童并没有看清楚二娃子手里的东西。

        之前吃的人参早就消化干净,白童现在饿的有点发晕,懒洋洋的说道:“你那手机不要也罢,呆会儿出去弄点吃的,去了城里哥给你弄个好的。”

        二娃子不以为然的转过脸去,“你以为那手机不值钱,你知不知道有些东西的性价比早就超越了他本身的价格。”

        “你是想说你那老古董是绝版吗?”白童从二娃子的背包里抽出一截短短的人参吧唧了两口。

        这东西师姐都已经要了,白童吃多少二娃子都没有意见。他满脸伤感的说道:“手机固然不重要,但里面存了好几十个妹子的电话号码,你知道吗?我梦幻西游的三个老婆都还在等着我给他们打电话呢?”

        白童好歹没被一口人参给呛死,“你能不能出息点,网恋这东西你也玩?”

        “哼!土鳖。”二娃子骂了一句转过头去,将那手机给拿起来,碎碎念:“你懂什么懂,感情这东西,你懂什么?”

        与不管不顾的拿出手机,便开始拨号。

        “卧槽,这不是我的手机吗?”白童立刻站起来就要抢手机,这是他新买回来装逼的麦芒,怎么落到二娃子手里去了。

        二娃子反应不慢,立刻将手机放回裤袋里,“你自己随便乱丢,这是我半夜起床尿尿在枕头下捡到的。”

        这样争夺着,本来二娃子也是无聊准备给自己打个电话的,但还没想到,这争夺之间,居然将号码给拨了出去。

        更想不到的是,电话居然响了。

        Nokia标准铃声突然响起。

        在这安静了这么就的通道里面就跟打雷一样。

        铃声就在师姐前面一米的顶端响起,伴随着铃声还有绚烂的光芒一闪一闪的。

        而铃声的发源地,好像也被这铃声吓得不轻,“啪嗒”一声手机也掉了下来。

        一个全身赤裸的跟着手机跳了下来,好几米高的距离,他下来的很轻松。

        但师姐看见这个全身赤裸的背部,那一个大肥臀,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眼前光溜溜的肥胖身躯,皮肤的颜色都已经和通道融为了一个颜色,他掉下来之后,头顶便有一个碗口大小的洞口。

        这便是他们一直苦寻的洞口,想不到被这个胖子给堵住了。

        “是张胖子吗?”白童很不确定的叫了一声,这全身一丝不挂是怎么回事,这一身的泥色又是怎么回事?

        前面的那个“人”听见白童说话颤动了一下,脑袋动了动,朝着他们这边转过来。

        师姐脸色瞬间白了,犹豫了一下,立刻退到白童身旁,又走到白童身后,利用白童的身高挡住前面的人,嘴里还骂着下流。

        二娃子心里也有点犯怵,紧挨着白童。

        那人转过身来,不是胖子又是谁。这才几个小时没见,张胖子都已经脱像了,他双眼完完全全就是两颗蜡丸,脸上的皮肤皱巴巴的,眉毛光秃秃的。就连头发也秃了,几根像是枯草一样的头发稀稀拉拉的搭在上面,耳朵冒出尖尖角,眼窝深陷,嘴角流露着口水。

        他很愤怒的看着白童,干涩机械的声音说道:“本来想将你们困死在这里,想不到还是要我亲自动手。”

        是那个魅的声音。白童才想不到,这里倒真是一个O形的路,只是没有料到,出口一直在他们的头顶。

        “捡了我们的手机,让我们进入误区,也真亏你想的出来。”白童折腾了那么久,特别是看见张胖子成了这个样子之后,彻底爆发了。怒声道:“玩了这么久,你是不是该将张胖子还给我们了。”

        “这么好的身体,我怎么舍得丢。”准确的说,是魅朝着前面挪动了一步,抬起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盯着白童说道:“若不是你的血容不下我,你倒是个更好的容器。”

        “有本事你来上我的身啊!”白童暗暗地将铁锥摸到手心里,他深知现在这铁锥最能够伤到魅。

        哪晓得张胖子自顾自的摇了摇头,每一个动作看起来都很机械,他每一次扭动显得特别困难。才刚刚走了几步路,便停下来喘气。

        “不行了,看看你们干的好事,好好地一张皮给弄成了什么。”张胖子说着留恋的摸了下他的脸,又摸了摸他的屁股,心疼道:“若不是被你们发现,我还真想等着这皮好好地恢复一下,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我的啊!”

        张胖子说着,一丝乳白色的液体从张胖子后颈窝钻了出来。

        先是像水珠一样冒出个头,接着就像是一根白色的蛀虫,不断地扭动着从张胖子身体里钻出来。

        “师姐,有东西要从张胖子身体中出来,乳白色的。”白童料到师姐不敢看张胖子,连忙不说。

        “不好,他这是要从新找个身体。”

        师姐意识到不到,就着这样对着前面冷声说道:“你不是想上我的身吧,只怕会有的让你难受的。”

        “胡说,那不是还有一个人吗?”张胖子现在变得特别奇怪,只有半边嘴巴还嫩动,另外半边嘴巴像是死人一样闭着。一只眼睛闭上,有液体钻出来的那边,那只蜡丸一般的眼睛就睁开。

        师姐估计他想说的是二娃子,嘲弄道:“你应该知道,你是受不起他们的血脉的。”

        “你怎么知道,他的血脉我受不起。”张胖子嘴唇僵硬着说出这话,突然跌倒在地。而那一根像是白色虫子一样的液体,凝聚不散飘在半空之中,慢慢的蠕动着。

        二娃子心中发虚,要是成为张胖子那样的人,他宁愿死。一边想着一边在包里摸索,他记得师姐说过,他包里的塑料袋绝对不是普通的东西。

        白童也在心底发笑,就怕你不出来,呆在张胖子的身体里白童还要顾及一下,可出来,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师姐听见张胖子到底的声音,突然从白童身后站出来,冷冷的看着那个不断蠕动的液体。

        “你们小心点,他动起来,比闪电还要快。”

        魅蠕动了几下,果然还是朝着二娃子,直接扑了过去。

        二娃子脸都吓白了,赶紧往后退了好几步,藏在白童的身后。

        魅就像是挑衅几个人一样,在他们三个人的面前晃动了一圈,最后朝着二娃子那边冲了过去。

        二娃子的瞳孔不断放大,他双瞳之中只剩下一个小小的白点,而魅的轨迹,二娃子的眼力根本就躲避不开。

        “快闪开。”白童一把将二娃子推开。

        魅的速度真快,白童没想过能扑捉到他的轨迹。白色飞快蠕动朝着二娃子射过去。但,就在魅冲过来的那一刻,那白色的的轨迹不断放慢,最后竟然清晰的出现在白童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