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唯一选择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14本章字数:3258字

        就在那些蛇离他们不到十厘米的时候,飘逸的动作嘎然而止,蛇身在半空中僵硬了一下,落到地面。

        白童在那些蛇冲过去的一瞬间抽出了龙头匕首,顶着箭雨一样的铁线蛇直接朝着大蛇冲了过去。

        他也算是看出来了,所有的蛇都是听那两个蛋蛋的指挥。白童也算是找准了要害,直接将匕首挥刀定在了两个蛋蛋上面。

        白童一手握住龙头匕首,一手不断的将挂在身上的铁线蛇给扯下来。白童现在身上就没有一处好的地方,哪怕是嘴唇上面都挂了不少蛇。

        大蛇两个蛋蛋被白童用龙头匕首定在了地上,整个身体挂在那里痉挛着。白童依旧保持这个酷炫的动作,一股淡绿色的液体顺着匕首冒出来。

        不管是到了的还是扑向师姐那边的。在匕首定下去的刹那之间定格了两秒。

        师姐张着嘴巴还来不及说话,蛇又动了。

        带着愤怒朝着大蛇迅速游走,直接避过白童朝着大蛇受伤的蛋蛋上面去。那么多的蛇覆盖在上面,不多时便瞧着有淡绿色的液体溢出来。

        “你没事吧!”好好的四个人就倒了两个,师姐看着白童全身变成了绛紫色,全身都肿了起来,担忧的问道。

        白童也觉得不太对劲,捏了捏自己的脚,揉了揉眼睛,在看了看手。完了,已经不用在看了。这只是这只手都能够说明一切。手上留下一个个毛孔大小的血洞,要不是铁线蛇突然消失,估计现在手上应该挂满了蛇才对。

        “不是说没毒吗?”白童说话的声音都显得闷。

        师姐头次不太好意思,“这是异类,再说你那体质咬两口也没事。”

        “换你试试?”

        师姐瞪了白童一眼,并不想在这上面纠结,冷声说:“想要冲上去不太现实,趁着那边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要么你去将大蛇了解了,要不将他们俩弄醒,逃命也要方便点。”

        “一条蛇,小意思啦!”既然毒不死他,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阴剑对付实体的东西是最没有用的,现在也只有那把匕首还能用。但匕首连同蛋蛋一起被定在地上,要将匕首拔下来就必须要将那一堆不知道在干什么的铁线蛇弄开。

        既然是赤沙将这些东西复活的,想来对付这个应该有用。

        白童提起那袋赤沙,准备让它们好好享受一下仙女撒花的。

        大蛇身体不断的蠕动,以前他们看见大蛇的脸从外面探进来,还冲着他们一个劲呢吐舌。看来也不是什么多难对付的东西。一把赤沙下去,说不定就能教他们学会重新做人。

        不料,这边不能动弹,搭在洞口外的半截身体可就活跃起来。

        身体一阵痉挛过后,慢慢的恢复平静。白童根本没有看见,就这么一小会儿功夫,压在尾端的铁线蛇堆得位置就没有涨过。

        看起来确实没有任何纰漏,但一直不断涌过来的铁线蛇又去了哪里?

        一袋赤沙在手中甩动,白童嘴角勾起轻蔑的笑,势必给这些丑陋的家伙最后一击。

        师姐也顾不上白童这边,这两人昏迷着,就算是有了出口都不知道怎么出去。

        “要怪就怪你将我们的路给挡住了,别了,下辈子就别做这种傻事。”

        还有半句话没说出来,白童就咬到了舌头。

        大蛇就跟人一样站了起来,接着蛇身弓起来。

        洞口不断的扩大,蛇头也是轻而易举的落下来。

        在看见蛇头的一刻,白童腿一软跌坐在地上。只是一万白童必须强迫自己坚信,出口一定还是有的。

        这里距离狗消失的地方没有几步,只是找了那么久没有收获,这才放弃了那里。

        现在白童重新回到那个地方,没有纹路之后,这里变得无比清晰。

        就在埋二娃子凹陷对面,那面墙上有些很明显的裂缝,弯弯曲曲,裂缝的纹路如同铁线蛇一般。

        白童心中一喜,就说之前怎么什么都看不到。原来铁线蛇已经将上面的裂缝给隐藏了起来。

        在一个人百思不得其解时,柳暗花明,有实验证明人就会在那个时候变得特别执着,以至于会短暂性忘了之前要做的事情。

        白童猴急的跑过去,弯曲的纹路看着造型应该是一米左右的门。正中间刻有一条手臂粗细的铁线蛇,应该是锁没有错。

        蛇头蛇尾都是一个样,略微往外凸起一点点。若不像白童这样几乎趴在墙上,根本瞧不出来。

        蛇头蛇尾大小一致,这是一个二选一的题吗?

        但是按左边还是右边,或者说同时按两边。白童有点纠结,也不知道错了会有什么惩罚。

        “能走了吗?”

        二娃子弓着身体一个劲的呕吐,瞧着那阵势都快要将五脏六腑给吐出来了。

        让白童想不到的是,张胖子居然也醒了过来。

        他呆头呆脑的坐在地上,傻愣愣的看着白童。

        白童这才回过神来,除了二娃子的呕吐声外,四周安静的过头了。

        白童刚想要走过来,师姐突然挡在前面,大喝道:“别过来。”

        大蛇已经不知去向,墙上又开始出现之前的那种纹路。亲眼看了这些纹路变成了蛇,现在是没谁会将它当成单纯的纹路。

        “这是闹腾完了?”白童扶起呆头呆脑的张胖子,疑惑问道。

        师姐轻轻拱了拱鼻子,紧张的打量着四周,“说不定这就是一个开始,你先想办法找出口,那个洞口不用去了,你们没法上去。”

        白童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将张胖子扶到门口,指着铁线虫问道:“如果是你,你觉得哪个是正确的开关?”

        “白,白,白童。”张胖子双眼凝聚了一点,口吃的说道。

        白童指了指张胖子,紧张道:“这是,傻了?”

        ”没事,相当于后遗症,不必在意。因个人体质来决定恢复的时间。”师姐说完看了一眼白童即将发火的表情,冷声道:“他能醒过来就不错了,被上身这么久,差点就被占用了肉身。要不是他太重,我才舍不得用那么宝贵的药将他弄醒。”

        师姐话音刚落,张胖子摸着嘴巴,傻乎乎的说道:“好吃!”

        现在该不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白童无奈的转过身,指着墙,耐心的诱导,“来,将手指头放过来,看看你想按哪一个?”

        “哥,你这是玩什么?”二娃子摇晃着站起来,也不敢扶墙,双手支撑在墙上,干呕了两声说道。

        “呆会儿就知道了。”

        “怕是呆不了一会儿了。”师姐趁手的家伙被白童插到了地上,阴剑对这些蛇也无用,符纸之类的更是不用多说。

        让师姐赤手空拳对这种冰冷滑溜的东西,简直就是要了她的命。

        白童在那里耐心引导了许久,总算是起到了一点作用。张胖子还是那傻乎乎的样子,手指头却已经拿了出来,在头尾之间晃动。

        没了二娃子的呕吐声,更静了。

        白童将所有注意力放在张胖子这里,第一次面对这种古老的门,白童是既兴奋又担忧。

        背后空无一物,白童后颈鸡皮疙瘩顿时爬了起来,冰冷之气从身后袭来。白童心中一紧,来不及张嘴求救,条件反射伸出右手,握着铁锥。

        几乎就在手伸出去的同一时间,一个巨力撞在白童手上。

        铁锥往前一送,白童面前的空气扭曲了起来,一条七八米长的大蛇笔直的扑了过来。

        白童的手正在大蛇的肚子上面,一团绿色的液体流出来,白童抽出铁锥因大蛇撞击的惯力倒飞了几步,落在张胖子身边。

        “啊!”二娃子发出一声怪叫,看着大蛇又要晕倒。若不是师姐拧着他的肉将他从地上拽起来,估计师姐只会将他丢在这里喂蛇了。

        为怪不得二娃子吓成这样,眼前的大蛇如同巨蟒一样弓在百通的面前。蛇身上有个血骷颅正冒着绿浆子。

        绿浆子顺着蛇身流在地面上,泥地不断的冒泡,跟煮的开水一样。

        这毒性当即将他们吓得赶紧往后靠。

        大蛇被挨了一下接近暴走,蛋蛋上被人插了一刀就算了,现在身上还来一刀。

        不住地摇晃着蛇身,将一直撑在顶端的头垂下来。

        这一下彻底将他们吓蒙了。

        那根本就不是蛇的脑袋,而是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蛇头不住地甩动,压根看不清楚具体的长相。

        说好了都是美女蛇,怎么还有大叔蛇?

        师姐见到这蛇头之后拧着二娃子朝着白童这边来,神情少有的凝重,冲着白童吼道:“快将门打开。”

        出现了锁也证明了那狗并不是鬼狗,这后面定是有路。

        一直傻乎乎的胖子被师姐这么一喊,显然像是被吓着了,手一抖朝着左边那头就要按下去。

        白童心脏瞬间被提了起来,一把打掉张胖子的手,朝着相反的那头按下去。

        石板瞬间无声无息翻了下去,露出一个一米来寬的门。

        趁着蛇还在发狂,白童猛的一堆将张胖子给塞了进去,随后跟紧。

        当师姐最后一个爬进来,倒地的石板没有重物压着,瞬间弹了回去。

        紧接着,外面嘭的一声巨响,石门和墙壁上的泥直往下掉。

        好在泥土掉的不少,墙面依旧纹丝不动。

        张胖子真的是傻了,这么提心吊胆的时候,他拍死手掌,一个劲的叫好。

        见到这道石门能暂时挡住大蛇,众人松了一口气。

        “看不出来,你还有两下子,这就将门打开了。”

        面对师姐这看似表扬的话,白童不好意思的摸摸头,干涩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