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额头怪包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14本章字数:3195字

        这里应该是条地下河,至少以前是。这条道也不难走,两岸有碎石子。

        走出这个大水潭之后,便是一条洞穴,一直往前延伸。两边是碎石子混合着泥沙的道路,中间一条两米来宽的水沟。只是水面实在是太过于平静,瞧着根本就没有流动一般。

        他们也没有在意这些,此刻,只想要找到出口。

        越是往前面走,空间更加宽阔,时不时的还能够看见几根倒挂着的钟乳石。张胖子驮着二娃子也感到吃力的很,喘了几口出去,拧着眉头说道:“不是我说,你能不能够不要这么娇气,不就是呛了几口水,整的这么虚弱干啥?”

        二娃子脸色苍白的很,额头上全是冷汗。打了半天哆嗦,硬是没有挤出一句话出来。

        “二娃子,你是不是还有水没吐出来?”白童总算是发现不对劲,第一时间就将二娃子给捞了出来,再怎么呛水,也不至于这么夸张吧!

        二娃子摇摇头,就是这一个幅度这么小的动作,也差点要了二娃子的命。

        白童眉间皱成了个川子,“不对劲,不对劲,你仔细想想,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要不然你给好好地看看,他身上是不是染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张胖子也觉得邪乎,找个干净的石头让二娃子坐在上面,自己往后退了几步,对白童做出个请的手势。

        二娃子身上真的什么都看不见,连一点异样都没有。若说唯一的异样,怕就是二娃子的额头上有一个大包。

        这个大包他们之前就发现了,认为是二娃子摔下来的时候撞到了什么,也没放在心上。白童此刻认真的去看这个大包,便觉得不太对劲。哪有人的大包会肿的那么均匀,圆浑浑的像极了一个小型鸡蛋。

        大包的形状是越看越眼熟,一个激灵让白童往后退了一步。记得没错的话,在他们下来的时候,那条蛇也是这样的大包,只是变成了一个。

        “胖子,我可能找到原因了。”白童指着那个大包说道:“有没有觉得,他额头上的东西越变越大了?”

        二娃子听了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吓得,脸色更白。颤颤巍巍想要抬起头摸了摸额头上的包。

        “住手,谁让你碰了。”白童喝住二娃子,走到二娃子的面前,伸出食指用力往大包上面一戳。

        “啊!”这一声,绝对是阴深深的。二娃子的叫声失去了本性,他的声音叫出来让人感觉到冷,更最终的是,那声音是凄厉饿的女声。像是碎玻璃滑动木板一般,听得人鸡皮疙瘩直冒。

        二娃子是被吓得最惨的那个,脸色刷的一下白到了极点。他双眼瞪着,身体不住的摇晃,眼看着就要跌倒。

        有了那个叫声,也没有人敢上去搀扶二娃子。可怜二娃子在那摇摇欲坠,白童却束手无策。

        “他被附身了?”张胖子对附身特别敏感,就他现在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皆是拜附身所赐。别的不说,就张胖子那一对尖尖的耳朵,就很能拉仇恨了。

        白童摇摇头,“看着不像,二娃子还是有理智的,问题应该出在他的额头上。”

        “救,救我,哥。”二娃子听白童他们的对啊吓得抖得更厉害了,像是重度帕金森的感觉。

        “放心,不会不管你的。”白童无奈的说道,看着二娃子额头上的大包也是犯难。这种东西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弄。

        犹豫了半天,白童也算是豁出去了。左右不能够不救,当着他们的面将手上那一根铁锥子给拆下来,在二娃子的额头上比划一番。看电视里的,好像画一个十字架之类的东西,就能够将里面的东西给剥出来。

        “我一直都看着你手指上缠着个东西,这是个什么?”张胖子赶紧凑过来,眼睛贼溜溜的转起来。

        白童尴尬拿着铁锥,“你,你之前就看见了?”

        “废话,中指好几层透明胶粘着,有眼睛都能够看见。”张胖子瞧了几眼,这东西实在是平凡到了极点,没有半点特别的地方。

        还以为能够瞒过师姐,到底是他想多了。

        “哥!我头晕。”不说还好,一说二娃子头上的包不对劲之后,二娃子全身都就开始不舒服起来。

        白童深吸一口气,用手摸了摸手中的铁锥,朝着二娃子额头上的包轻轻一划。

        铁锥虽然有尖头,却像是蜡笔一般圆滑,对身体都构不成什么伤害。但割破大包的时候,那么钝的尖端,却比刀片还要锋利。

        二娃子双腿不住的抖动,皮肤被化开没有一滴血流出来。黄色粘稠的唾液跟着裂缝流出来,那如痰般粘稠的东西掉在伤口外面,也不见落下来,也不见血流出来。

        果然,这个大包有问题。

        张胖子看见这个情况,实在是不忍心。索性将二娃子的眼睛给蒙住,示意白童快点。

        黑暗,是让人最恐惧的东西。当一个人眼睛看不见的时候,来自想象的现状才是最可怕的。

        二娃子双眼一抹黑,哪怕是感觉不到半点痛,也是将牙邦咬得咯吱作响。

        白童一狠心,在原来的伤口上竖着划一刀,划出一个十字伤口。锥子刚刚离开皮肤,粘稠的液体跟鼻涕一般流出来挂在额头上,里面蛋状的东西动了一下,朝外面一挤。十字架伤口竟然往外翻开,像是花瓣一样将里面的东西给托出来。

        张胖子只是看了托出来的东西一样,眼睛都瞪直了。捂住二娃子眼睛的手加紧了几分。

        “什么情况,是什么东西,哥,胖爷,你们别吓我啊!”二娃子身体一软靠在张胖子肥胖的肚子上面,不住的哭喊。

        “别闹,就是化了点脓,挤出来就没事了。”白童拿着锥子的手也是不住的抖,一边恶声警告二娃子,一把紧紧地拽住自己的手。看着大包里面的东西,硬是忍住心中的震惊站在原地。

        说着额头上是大包,大不如说是二娃子打开了另外一个肚子,这包里住着的就是胎儿。一个拇指大小的孩子蜷缩在大包里面,这鸡蛋的形状便是一层层薄膜般的透明皮质,将小小孩子层层包裹在其中。

        兴许是感觉到有人在看她,那小孩子有动了动,蹬了蹬她的双腿,尝试着从黏液中钻出来。

        也是为了不让二娃子害怕,白童和张胖子才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可现在这小东西要往外钻,就容不得白童不动手了。

        和张胖子对视一眼,张胖子眼神凶狠的点点头。

        不等那小东西露个脸,白童手中的锥子很随意竖在小东西的头顶。

        小东西瞬间躁动起来,不住的想要从粘稠的东西里面冲出去。双脚不住的的踢着透明的皮质薄膜,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竟让她钻出来一点缝。

        白童被这个现象吓得不轻,再不敢犹豫,将锥子落下去。

        “不。”一声惊呼从额头上发出来,那声音熟悉到了极点,却又想不起来是谁。

        小东西费劲了全部力气转过头来,怨毒的看着白童。

        可惜一切都已经来不及,铁锥已经刺入胎儿脑袋上。白童在铁锥落下去之时,来不及确认那熟悉的相貌,铁锥已经插爆了整个脑袋。

        大包迅速的枯萎,拇指大小的婴儿有白变黑,枯萎成一块皮屑黏在二娃子的额头上面。

        这里本就空旷,那一声“不”,在山洞之中回荡回荡直到虚无缥缈。

        白童双手不住的抖动,心脏差点从嗓子里面跳出来。他瞪大眼睛回想着只看了一眼的画面,这分明是师姐缩小版的脸。

        “胖子,你看见了吗?”白童带着颤音的问张胖子。

        二娃子本就差的不轻,听见一个女人大喊不的时候,口中冒着白泡,没了反应。

        张胖子索性松开手,嫌弃的看着二娃子额头上的东西,“看见你捏死了一只蛋白虫子。”

        “蛋白虫子?”白童惊讶的看着张胖子,“怎么可能?我明明看见是一个婴儿来着,且还有着和师姐一样的脸。”

        “我想你真的是累了。”张胖子从地上捡起铁锥,将二娃子额头上的皮屑和黏液弄掉。直到有血冒出来,这才扯下一块布将伤口包好。

        白童依旧不信自己看错了,但张胖子更坚信自己的眼睛,还信誓旦旦说自己眼睛都没有眨过,一直看着虫子是怎么被弄死的。

        兴许,真的是看错了吧!

        因为一直都在怀疑师姐,这才会出现这样的幻觉。

        二娃子白沫子是吐得不少,只是被吓着。张胖子给他剔东西的时候,二娃子就已经醒了。

        白童坐在一旁抽烟,一杆接着一杆。回头看了一眼擦着眼泪的二娃子,“这个地方确实有些邪乎,我们还是先出去。”

        亲身经历了这个的二娃子是举双手赞同,扶着张胖子站起来,激动地说道:“现在就走,立刻出去,我他妈的再也不要回到这。”

        张胖子将白童的伤口清理了之后,也流了不少血。二娃子不仅没有更加颓靡,反倒精神好了不少。

        双手紧紧地拽住白童的胳膊,一把鼻涕一把泪吼道:“哥,只要你将我活着带出来,以后做牛做马,就你一句话,任由你差遣。”

        “哎!”

        “行了,往前走吧!”这里谁不想出去,张胖子拍了拍正在叹气的白童,指了指前面,示意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