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阴水池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14本章字数:3202字

        都到了这里了,难道还有说回去的道理。白童又不是不懂这些,看了一眼前面的路,无奈的往前面继续走。

        二娃子经历了额头上的事情,整个人都变得胆小了不少,一直跟在白童和张胖子的身后。

        前面的路又黑又深远,一条两米来宽的溪水平静的很。没有流动的水声也就罢了,甚至连一个涟漪都没有。

        越是往前面有,通道就变得越黑。走到后面不像是通往出口的,倒像是进了入口。

        “白童,怎么越往里面走,感觉越冷?”张胖子紧了紧自己的衣服,双眼眯起来看着前面。

        白童也有同样的感受,他踢了一脚地上的烂石头,“这鬼地方,冷就算了,水里面连条鱼都没有。”

        “你是说我们上次去给别墅修花园时吃的那种鱼。”张胖子咽了咽唾沫,抹了一把嘴巴上的口水,怀念道:“那鱼的味道还真的别说,太细嫩了。就是山洞鱼对吧,还清蒸的,想着那味道简直就不用说了。”

        “你们说的,是那种鱼吗?”白童和张胖子正在回忆鱼的味道,二娃子已经指着水沟,胆怯的说道。

        寻着白童的手指看过去,还真的别说,水沟里面正浮起来一条一指来长的鱼。通体呈现出淡淡的粉红色,双眼极小,肚子浮在上面,要不是奶白色的双鳍不住的张合,还真的以为是一条死鱼。

        白童和张胖子眼睛瞬间亮了,蹑手蹑脚的往那条小鱼靠近。这山洞里面的鱼长期没有见过光,双眼是看不见的。且反应也比较慢,只要小心一点,随便能将这鱼给抓住。

        哪怕是遇见那条怪蛇的时候,心情都没有像现在这么紧张。没有什么是比饥饿还要可怕的事情。

        “哥,胖哥,你们看现在我们的脚下都是什么,灰白灰白的。啊!那是不是人骨头。”二娃子开始说话还好好地,突然大叫。

        随即翻肚浮在水面的鱼受到了惊吓,瞬间翻身犹如水底。速度之快,咋样功夫水沟又是一片黑漆漆的。

        最奇怪的是,鱼这么快的速度犹如水底,依旧没有激起半点涟漪。

        张胖子和白童眼中只有清蒸鱼,这点小变化根本看不见。双手惯性落入水中,手指沾到水的刹那,脸色一白,立刻将手给缩回来。那水实在是太冷了,比刚刚融化的冰水还要低几度。

        鱼跑了比什么都重要,张胖子凶神恶煞瞪着二娃子,对他勾勾手指,“我说,你鬼叫什么,有半根人骨又怎么了,没见过吗?现在鱼跑了,是不是也想要将自己的腿骨给留在这啊!”

        “胖子,好像真也有点不对劲。”

        听见是白童在说话,张胖子心里才舒服点。

        白童拉着张胖子走到二娃子的边上,往地面一看。

        果然,不知道何时,他们地面的烂泥巴碎石头已经变了颜色,全是灰白灰白的泥垢覆盖了一层,其中夹杂着零零碎碎的骨头。就算没有真的看见过人骨,但猪骨头总是吃过的吧!

        现在这一路上全是敲碎了的骨头,好在没有人头,不往那方面想还是不觉得惊悚。

        “胖子你来看,这洞壁有东西。”白童见地上有人骨头之后,就感觉到不对劲。左瞧右看,果然在洞壁上看出了问题。

        洞壁上原本覆盖着厚厚的苔藓,也就白童指的这里,苔藓比较薄弱,能看清楚上面刻有字迹。

        “这是繁体字?”张胖子我不嫌脏,就着手将覆盖着字体的苔藓剥落下来。没想到越剥越多,三个小字过后,后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字。

        人的求知欲永远是最能带来动力的,张胖子也是来了劲,一口气将苔藓剥落之后,才看见五个指头上的指甲都给磨出血了。

        “白童,我书读的少,你来瞧瞧写的什么来着。”

        “就好像我书读的很多一样。”白童翻了个白眼。

        二娃子头上出现过东西之后,便怂了,老觉得里面一切都可怕。

        他也瞧见了墙上的字体,唯唯诺诺道:“我,我还能够基本辨认繁体。”

        “看不出来啊!”白童偏着头看了二娃子一眼,:“来,快来快来,给我们解读解读。”说着,白童将最佳位置让给二娃子。

        二娃子样子特别怂,看了墙面许久,确认了那里没有危险之后才走过去。

        三分钟后,二娃子的脸色变了铁青,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看完,直接跑到白童的后面,抓住的白童的背包,探出一个脑袋带着哭腔说道:“哥,我们出不去了,都得死在这。”

        “胡说八道什么?”白童听见死字就觉得浑身都不舒服,“上面到底写的什么。”

        繁体也不难解读,白童虽然说认不全,但也隐约看见几个简单的字,什么人啊,什么池水之类的东西。

        从遇见王老板开始邪乎事就没有断过,大保健还要遇见扫黄。张胖子心里比谁都窝火,现在弄成个尖耳朵,还要听见二娃子那晦气的话。

        “在结结巴巴,我就将你丢进水里去。”张胖子依旧像吓唬一下二娃子,水里冰凉刺骨,给他个教训也行。

        二娃子的反应却大大的出乎张胖子的意料,二娃子听见要将他丢进水里,双腿一软蹲在地上,望着张胖子深呼吸说道:“别,胖爷,我说,我说。”

        二娃子在叙述墙壁上写的东西的时候,都是泣声说完的。

        感情二娃子读书那会儿为了把妹,硬是将字典上每个字的繁体给背了一遍。然后写成繁体的情书去勾搭那些小女孩,效果也挺不错。毕竟逼格比较高。

        也幸好是这样,才能够看懂上面都写的什么。

        这三个大字便是写的阴水潭三个字,上面讲诉了一个道士路过此地,见此地阴气过盛,尔后钻入山洞进行探险的经历。

        道士走进洞里面之后,又发现阴气被收敛起来,除了洞口还散发着稀薄的阴气之外,根本感觉不到半点阴气。

        道士开始以为是自己感觉错了,可之前在高山上明明感觉到这座山阴气过盛,绝对不可能错。

        越是往山腹之中走去,便觉得不对劲。只要往前面走了一个时辰,才看见一个巨大的水池。在看见水池的第一眼,道士便明白了这是一个什么地方,若是没错的话,前面应该还会有一个水池。

        道士果然猜想的没错,这条水池一直都有着一条河沟连接,尽头便是另外一个水池。道士立刻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情,这两个水池之上,应该是两个乱葬坑。只是在埋葬死人的时候,洒了厚重的石灰使阴气宣泄不出来。

        但正好遇上下大雨,雨水渗透过哪些尸体将这些怨气低落下来,跟着山泉低落在这两个水潭之中。长久以往,所有怨气都流入水中,汇聚成两个水潭。

        山泉原本圣洁,能够洗涤污浊。

        这那乱葬坑中皆是战死的怨鬼,与山泉混为一体。山泉不露邪,这山洞确实阴气冲天,也导致了隔山见阴气,靠近见圣泉。

        道士一直想要造一个阴水池,奈何条件有限。本来试图说服当地官员一切修建,定能保官员长生不老。哪晓得那官员是个清廉之人,一听到道士想要杀害那么多人去修炼一个荒谬的长生想法,立刻派人抓捕他。

        也幸好道士还有些本事这才逃了出来,且料老天爷都要帮助他。在逃亡的路上遇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道士心中大喜,立刻将这个地方据为己有,暗中将这个地方利用起来。

        他恨透了那个清官,待时机一到,用最残忍的方法杀死清官,丢入池水之中,让山洞鱼啃食他的肉。在当真他的面,将他一家老小都抓进来,剥了皮肉喂鱼,将骨头挫骨扬灰。让他成为最深的怨气,镇守在这阴水池之中。

        二娃子说完之后,白童和张胖子都沉默了。

        “这倒是当真是狠毒的很,不过就是因为逮捕他,他杀了一个还不够,连人家一家老小都不放过。”

        “古时候的一家,也有十几口吧!”白童看着地面,脚背都是一阵发麻。

        怪不得二娃子在水池里面呆久了会出现怪包,原来是水池搞的鬼,说不定是什么怨气寄生在二娃子的身上了。

        一想着这水里都是尸水,他们居然还想着吃里面的鱼,光是想想胃中就是一阵翻涌。实在没有东西能够呕出来,干呕了两口黄水之后,站在一旁不说话了。

        “看吧,我救了你们一把,你们还怪我。”二娃子委屈的说道。

        “别说了。”白童冷着脸说了一声,估计三年之类都不想再吃鱼了。

        张胖子依旧是笑嘻嘻的样子,他拍了拍白童的肩膀安慰道:“哪条鱼没吃过几口死人肉,以前你不是照样吃的开心吗?”

        “少呈口头之快,有种当时别跟着我一起吐啊!”

        “两位爷,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先出去了。”二娃子实在拿他们两个没办法,这个点上,还有闲功夫拌嘴。

        “经历了这么多,还怕鬼吗?”张胖子冷哼一声,揪住自己的耳朵,“你看我现在走出去,是不是比鬼还可怕。”

        二娃子看着张胖子咽了一口唾沫。

        张胖子现在双耳尖尖带着毛,白头发稀稀拉拉的搭在头皮上,眉毛是一根都不剩,双眼凹陷十分骇人。

        二娃子顿时不敢说话了,估计张胖子会被外星人研究协会的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