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惨烈

    更新时间:2018-08-09 17:10:14本章字数:3193字

        怎么会有血从那里出来,难不成是师姐出了什么事情?

        现在根本没有空闲的时间去管师姐那边到底怎么样?尸蛰怪笑了几声之后,水中铁链拖动的声音再一次响起来。

        张胖子都被现在的情况吓蒙了,赶紧抬手胡乱的将鼻子上面的血迹抹掉,惊恐对着白童说:“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会不会是那娘们儿故意将血丢在我身上的。”

        “很难说。”白童不住地去擦掉落在脸上的水滴,心烦气躁的说道:“他的意思是,尸蛰闻着我的血才会爆走,对吧?”

        “可能是血都会让他暴走吧!”张胖子说话的时候舌头都在打卷儿,他正面对着尸蛰,颤抖地指着白童的身后,“那个大兄弟,是在对你比中指吗?”

        白童赶紧回头,一看尸蛰不知道何时,已经取出了一个像是木棒一样的东西。看样子,应该是手。上面插满了链条,烂成了布片的衣服,希希落落的挂在链条之间。尸蛰口中衔着的黑鱼扭动了两下,张开了白色的眼睛。

        尸蛰此刻显得无比兴奋,举起的手机械性的舞动,链条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奇怪的是这么大的动静水上依旧是一丝涟漪都没有。

        手僵硬的浮在水面上,朝着张胖子那边一指。

        一截指骨从木棒一般的手中间伸了出来,居然还弯了弯。

        张胖子的心已经提到嗓子眼上面去了,看见指头正在弯动,顿时双眼发晕。腆着笑脸朝着尸蛰这边说道:“哥们,你看有些事情我们是不是该商量一下,毕竟这血也不是我的吧!”

        “你现在跟他废话有用吗?左右也有血将他惹怒了。”白童不知道这尸蛰是什么来头,他这根小锥子到底能不能够有用。

        咬着牙指了指地上的死活不明的二娃子,“将他背着,就看能不能够出去了。”

        也不等张胖子反应过来,白童已经先一步将自己的手指头咬破,挤出一滴血按在张胖子的眉心上面,再按在自己的眉心上。

        “这下完了,根本就没得商量了。”张胖子反手将二娃子背起来,朝着洞口撒开丫子跑。

        白童在跑的时候看了一眼,被铁链打出来的洞口。那边又多了一只眼睛。

        只不过现在出现在这里的眼睛变了,不是师姐那双黝黑灵动的眼睛,而是一只灰色的圆眼,带着妖邪之气打量着白童。

        这里居然不只是一只尸蛰?白童顾不得那么多,跟在张胖子的后面。

        在白童咬破手指那刻,尸蛰莫名的激动起来,水中铁链搅动的直响,他一口将黑鱼吐掉,露出没有一颗牙齿的嘴,咯咯咯的笑着。一串黑水顺着他的口腔向外面流出来,顺着流入黑水之中,将尸蛰面前的水染成墨黑色。

        看见白童他们逃跑,尸蛰也不见追,反倒是沉入水池之中。

        “妈的,终于冲出来了。”张胖子站在之前女鬼靠着的钟乳石下面,吐着唾沫星子说道。

        白童几乎是在张胖子落脚的一瞬间,站在张胖子的身后。他喘着气朝着后面看了一眼,不对,水面太平静了。

        尸蛰去了哪里?不是应该更兴奋才是吗?

        “你还管那么多干什么,先出去再说吧!”张胖子喘了几口大气,背着一个人跑确实吃力。

        将二娃子平放在地上,怒骂道:“狗日的明明是跑的最快的一个,现在却给我在这里装死。”说罢,啪啪啪三个大嘴巴子甩在二娃子的脸上。

        二娃子正在走一条无尽头的黑色通道,突然,脸上火辣辣的疼。

        那种疼痛无比的清晰,二娃子还能够感觉到,若是再不跑出这条黑色通道,就会无休无止的痛下去。

        他吓坏了,立刻朝着前面狂奔,突然瞧见一丝光明。

        张胖子正抡着胳膊准备给二娃子来一剂猛药,却见他突然睁开了眼睛。吓得跟进将手给缩回来,一脸关切的说道:“你总算是醒过来了,快要吓死哥了。”

        “我,我怎么了?”二娃子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脑袋嗡嗡作响,他捂住火辣辣的脸,好像还有点肿。

        张胖子将抬起来的手摸了摸脑袋,“你看你,醒过来就好了,之前你不是被吓昏,摔下去的时候正好碰着脸了。”

        白童低着头提着地上的石头,赶紧转移话题说道:“我看见师姐那边好像也出了状况,先离开这里。”

        “你们看,水里是什么东西。”二娃子双手捂住脸,正担心这样会不会毁容的时候,突然见水里冒出一根铁链。

        铁链漂浮在水面上,朝着他们这边飘过了,实在是太不科学了,这么粗的铁链是能够飘得起来的吗?

        “是尸蛰。”白童就说,他怎么可能会放他们走。

        原来是从水底下潜过来,想不到他的速度这么快。二娃子发现的时候,铁链还在水池中间。白童说完话的时候,已经靠岸。

        “咯咯咯。”尸蛰怪笑两声将他的脑袋冒出来,慢慢的浮出水面。

        白童根本就没有心思去观察尸蛰出场的方式,推了他们一把,示意快跑。

        尸蛰浮出来的时候,脚下踩着一条黑鱼,他全身都被缠上铁链,根本就看不出来原本的体型是怎样的,只能够大致看得出来是一个人。

        在胸腔,腹部,男性生殖器,和双脚脚背都有链条穿过去。

        整个人都和铁链融合在一起,粗粗细细的链条将他弄出一个怪异的姿势,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正在摘桃子的猴子。

        他虽然没有牙齿,可是脸颊却没有凹陷下去,扯出一个像是笑的表情。跟一只大猩猩一样,双手趴在地上,后腿用力一蹬,朝着他们这边射了过来。

        白童感觉到背后有破风之声,一边跑一边回头,双瞳之中那个铁块朝着白童这边飞了过来,“嘭”的一声撞在白童的后背上。

        “噗”

        白童瞬间飞到了张胖子他们的前面,仰面飞出一段距离之后撞在一块石头上,翻着白眼瞧着张胖子和二娃子,艰难的伸出手。

        张胖子和二娃子看见这样,双双停下脚步,惊恐的看着白童说道:“怎么回事。”

        “走!”白童一边吐血一边艰难的说道。

        张胖子冲到白童的身边招呼二娃子一起,将白童夹起来跑。

        身后又一次没了动静,尸蛰根本就不会走路。他的双腿无法分开,被铁链紧紧地缠在一起。

        看着眼前的三个人咕噜咕噜的叫着,他既看不见也听不见,仰着头,只有两个鼻孔挂在脸的中央。原本从里面流出来的黑水倒流回去。尸蛰的嘴角动了动,双手着地,高高地弓起身体。

        朝着张胖子的方向弹了出去。

        张胖子见尸蛰突然从原地消失,惊得立刻跳起来,扶着白童就开跑。

        “我靠!”白童真没想到,尸蛰下一个目标居然是张胖子。

        此刻想要阻止也来不及,白童咬牙提起劲来一把将张胖子推开。自己却落在张胖子原来的位置上。

        根本就没有白童可以逃跑的机会,尸蛰那光头又一次撞在了白童的身上。

        这感觉,跟胸口碎大石没什么区别,除了吐血,白童真不知道该怎么表达,他无法承受这种力道。

        “果然是好基友,要不要这么煽情。”二娃子一把将白童的胳膊甩开,躲在张胖子的后面去,又去寻找尸蛰的位置。

        好在尸蛰撞了白童之后,就会翻身退回去一段距离,继续寻找目标。

        白童现在说话都觉得疼,他不住的翻着白眼,就着吐出来的血,扯下衣服在上面画着图案。口中含糊不清念叨:“拜请本坛关圣帝。堪称五虎第一尊。身骑赤兔驹龙马。威风手执青龙刀。桃园结义扬千古。诛戮魏吴显全功。起居剿灭黄巾贼。秉烛怛礼礼可钦。颜良文丑统兵围。筵酒未冷可酬曹。千里寻兄忠义气。五关斩将谁敢当。古城集会表忠义。雷鼓之中斩蔡阳。单刀赴会真豪杰。水淹七军沙庆梁。三国之中龙虎将。敕封为汉寿亭侯。弟子炉前清香三拜请。关圣帝君速降临。神兵神将火急如律令。急急如律令。”

        这是白童强行背下来的,现在不管有没有用,先用上再说。

        念完之后,布片抖动了几下飘在半空之中。

        尸蛰在看见布片飞起的那刻也迟疑了一下,往后退了几步。黑洞洞的鼻孔又开始流出黑水,铁链抖动着,望着水池退去。

        白童实在坚持不住,每一次念咒语,明明只是嘴巴动几下,却比一百个俯卧撑还要累。

        他本就身上带伤,这一下更是坚持不住,趴在了张胖子的身上。

        白童趴下之后,布片也跟着怂了。明明已经悬在半空之中,摇晃了两下,隐隐有着要落下来的趋势。

        “白童,你给坚持住啊!你那布片范怂了。”张胖子见原本后退的尸蛰又尝试着朝前面移动,惊得汗珠子直坠,不住的摇晃白童。二娃子也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帮着张胖子抱住白童。

        布片就要落在地上了,张胖子也是无奈,哪怕白童整个下巴都是血,张胖子也只能将眼睛一闭,对着白童就是两巴掌。

        “我操,我脸就是这样肿了的吧!”二娃子激动地很,立刻要问张胖子要一个说法。

        “得了,你看现在是内杠的时候吗?”张胖子一把将二娃子推开,又是一巴掌甩下去。